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Checkmate 【地風】──終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喬葛‧大地X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Checkmate

 「希歐、希歐…欸?」

  揚了揚眉半瞇起琥珀色的眸子,鷹似的銳利目光將空無一人的臥室掃視了一遍,在帶上門前還不放棄地看上幾眼,仍是半點影兒都沒瞧見讓大地有些失落,踩著有些焦躁急促的步伐直走向筆直長廊的另一端。

  正處在煩躁與惲怒臨界點的男人顧不了圖書館是該維持安靜而不該喧嘩的地方,沒遇警地唰一聲打開古樸但不失華麗的木製門板,讓數雙眼睛同時注目得褐髪男人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不作聲地只是默默地將視線帶過在場的每個人,白色、紫色、黑色──…
  偏生就是沒瞧見那以大空色為基底的長髮青年。

  皮靴根部敲擊大理石地面的響聲何其清亮,那顯然意見的焦躁讓人無法忽視,總在眾人面前一臉溫和的儒雅男人此時的面上瞧不出半點與紳士氣息,緊鎖的眉間不展不開,半瞇起的瞳眸閃著危險的虹采,往下掉拉的嘴角清楚地表明褐髮男人的不悅和煩躁。
  房間、圖書館、交誼廳、聖殿外操場──…
  耐心地從各個可能尋著青年的地方一一探訪,走遍了所有想的出來的地方就是獨獨沒瞧見那抹天藍色的頎長身影,由此,聰明如喬葛‧大地豈會不理解自家的戀人那小腦袋瓜子裡頭的那點小心思──希歐他在躲他、絕對的!
  思及至此,男人腳下的步子已步步重得幾乎能讓地板為之震動,拉長了的一張俊臉寫滿了生人勿近的警告,那沒有半點掩飾的明顯不悅散發出駭人的氛圍,激得旁人不禁寒毛直豎





  因為昨晚讓褐髮男人壓著迫著要他早睡的青年今個兒起了個大早,平日絕對是忙得沒半點空閒的暴風因為得來不易的優閒時光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整個人蜷曲在柔軟的被褥中,一雙碧澄色的眸子瞅著挑高的天花板沒有焦距,青年整個放空的心神不由自主地飄到幾天前的事兒。

  前幾天有些像是被男人設計陷害似地告白雖有些戲劇化,但總的來說是個完美的轉捩點,告別以往的曖昧不明兩人間的關係明朗化,即便是對於情愛方面絲毫沒有概念的希歐亦是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與喬葛是處於一種所謂的『熱戀期』,遲鈍的青年仍是覺得少了些什麼,自有記憶起,男人對自己便是體貼和容忍,除了溫柔還是溫柔,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情緒──…啊、這個!

  一直覺得少了些什麼卻總是抓不著頭緒,原來就是這個癥結點,男人總是一昧地對自己溫柔,此時想想好像真的沒見過大地在自己的面前有除了笑顏與溫柔以外的表情和情緒,難道、自己就那麼不可靠不值得信任嗎?
  思及至此,蒼髮的青年習慣性地皺了皺鼻頭,有些不悅地噘起嘴巴,正煩惱著該如何向那溫柔的褐髮男人開口時,一抹燦金色的身影冷不防地飛快閃過紊亂的腦海,希歐發出一聲有些輕快的驚呼,一個俐落的翻身下床離開柔軟而溫暖的被褥。




  「西亞、西亞…格里西亞…」
  禮貌地輕叩著門板,不大的嗓聲聽上去柔柔溫溫彷彿清風徐徐拂過面龐一般,儒雅的方式讓人幾乎要為他懷疑房間裡頭的人是否會有反應,呆站了半晌在暴風舉起手猶疑著是否要再敲一次門的當兒,門板由內被打了開來,入目的是稱不上熟悉但也絕對不陌生的黑髮男人,下意識地伸手拉過門把然後將門板帶上,一氣呵成的動作流利地讓裡頭的男人來不及反應便被隔在木門的另一頭。


  掌子捂上撲通撲通跳的有些快速的左胸口,剛剛瞧見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幻覺!

  那濕淋淋看上去就是剛洗過的頭髮還有那彷彿還氤氳著霧氣的赤裸上身,最有代表性的還是非男人繫在腰間的浴巾莫屬,更遑論審判所不自覺散發出的費洛蒙和那富有穿透性的色氣,饒是不及成年的孩兒亦能輕易理解方才那似乎還隱隱透著麝香的房間裡頭是做了些什麼。
  連忙拍了拍因為突如其來的刺激而充血發燙的面龐,幾次深呼吸做足了心理準備才危顫顫地伸手推開門板。

  再次映入眼簾的仍是那並非房間主人的黑髮男人,唯一令暴風感到欣慰的是繫在審判腰間的浴巾換成騎士袍的褲袍了,然而少了那已經消散的差不多的氤氳水氣,男人光裸的上身零落地散佈著曖昧的紅紫瘀痕,薄面皮的蒼髮青年忙迭低垂下目光,正吱唔著要說些什麼便讓審判給出聲打斷。

「找西亞的話,他因為累著了在睡覺,可能短時間內是不會醒的。」

  得了個出乎意料的答案,一下子沒了主意的暴風咬著下唇沒做聲,好半晌的沉默流轉在平日就不算太有交集的兩人間,甫一抬首正要說些什麼的當兒卻讓人由後無預警地摟住,下意識地舉起手肘便要攻擊,卻聞著後頭傳來那最是熟悉的低沉嗓聲和那總是能令自己心安的氣息。
  「…欸?」
  本能地便要回過頭去,卻忘了自己為什麼今天特意起了個大早刻意避開自己平日會在的地方是為了什麼,在猛地意識到原意的當兒腰間早讓男人強勢橫過的臂肘扣的死緊,幾下的扭動在牢固的鉗制下起不了作用。
  正要說些什麼便讓大地早一步搶白,「審判、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和希歐就先走了」,還來不及反應便讓褐髮男人半摟半推的帶離有些尷尬的景況,想當然爾,正忙著掙動的暴風漏看了兩個男人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間,深邃的眸底閃著精光,彷彿在對視的霎那間交換了些什麼訊息。


  「希歐、希歐…希歐…」

  低垂著頭,任走在前頭的男人拉著自己的手不知要走去哪裡,低喚自己名字的嗓聲仍是一般的溫柔,即便得不到回應那語調仍是沒有半點的不耐,喬葛總是這麼溫柔,不管自己再怎麼任性再如何胡鬧亦是能夠心平氣和的對待,這是不對等的關係啊……
  思及至此,蒼髮的青年彷彿想通了似地,停下步子連帶地拉住了跟前的男人,一雙绀碧色的翡翠石閃著虹彩直勾勾地盯著看上去很是疑惑的茶珀色瞳眸。
  「喬葛…」,得到的是一如往常的溫聲回應,明明是預期中的回應卻不免要有些失落,不悅地鼓起腮幫子偏開臉不看男人帶了點疑惑的面龐。

  伸手捧上青年的面龐略帶強硬卻不失溫柔地扳過好正視那雙绀碧色的眸子,微微俯身前額相抵鼻尖輕觸,「…希歐、怎麼了?說過了什麼事都不要憋在心頭的不是嗎?」,溫潤的聲線帶著不容反抗的堅定,灼熱的視線讓暴風閃躲不開,只能有些狼狽地沉溺進男人琥珀色的溫柔。
  回答男人問題的是好半晌沉默,門齒扣咬著下唇,半啟的唇口一張一闔無聲地翕動,然後才斷斷續續地吐出蚊蚋似輕聲的碎語:「…喬葛總是溫柔…難道、我沒有資格承受喬葛除此之外的其他情緒嗎?」,閃著耀眼虹彩的翡翠色琉璃直勾勾地瞅著男人瞧,掺著內斂情緒的目光隱隱帶了些控訴的意味。


  出乎意料外的問題讓大地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呆愣了好半晌才讓暫停運轉的腦袋恢復運作,茶珀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青年瞧,想要在那雙清澄的瞳孔中看出點端倪,入目的是青年眼底深處的執拗與前所未有認真,大有糾纏到底的打算。
  「希歐…你…」
  不能說對於人兒的發言沒有任何驚訝,大地斂了斂眉目,一改平日的玩鬧性脾,道出口的語句一字一頓彷彿是要壓抑些什麼:「…確定、要承受我…所有的情緒?包括…憂傷與憤怒…」,略略壓低的聲線隱隱帶了股慍怒,在瞧見暴風頜首的當兒猛地伸手把青年整個攬進懷中,臂肘緊緊箝錮的力度似乎是要將人兒融入自己血肉一般。
「…找不到你人讓我很生氣…很生氣…氣得幾乎要克制不住…就怕、在一切都塵埃落定後…就怕你就這樣的不見了」

  掌子在男人的胸膛前使勁推搡,終是將兩人拉開了點距離,青碧色的瞳仁定定地盯著大地,雙手捧在男人頰邊兩側,低柔地嗓聲是前所未有的認真:「若是只有你單方面的擔心受怕患得患失,那我們之間算什麼?喬葛你聽著…我不敢肯定地說我不會逃避,所以你要拉住我,而不是苦苦地在後頭追…」,話說了一半暴風頓了頓,長臂環上男人的頸項,輕闔上眼把唇送了上去。
  「…我們是兄弟…也是情人、不是嗎?」


  琥珀色的眸子映出青年頰邊不爭氣的酡紅,呆愣了一下才後知後覺地把蒼髮的人兒摟緊。
  低俯下頭狠狠地封住那張微啟的唇口,勾纏住被動的軟舌有一下沒一下地吮吸,門齒懲罰似地在青年的唇瓣稍稍放了力度輕輕囓咬,直到聽聞暴風輕聲的嗚哼聲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在兩人來不及闔上的唇口間牽出一條透明曖昧的銀絲。
  將下頜抵上暴風的肩頭,以兩頰相貼的姿態親暱地磨蹭,張口含住青年紅了個透的菲薄耳垂,熱息直接噴上敏感的耳廓,呢喃的低聲帶了一股莫名磁性的吸引力惹得懷中的人兒不自覺地瑟縮起輕顫的身子,掌子由勁瘦的腰肢緩地向下游移,在毫無防備的臀肉上掐上一把以示懲戒。


  「希歐…以後、再也不准你逃開│…」

  口頭的誓約,換得的是永遠的相伴。
  為你…自由什麼的,我不悔。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