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Impasse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喬葛‧大地X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Impasse

  過了溫暖午後的悠閒時光,近傍晚時的涼意讓大地立馬決定將趴蜷在貴妃椅上睡的香甜的人兒攬腰抱起,放緩了步子就怕大動作的顛簸會吵醒好不容易睡著的淺眠青年。

  將力度放到最輕好讓外部的騷擾減到最低,小心翼翼地呵護就怕懷中的人兒受到那麼一點驚擾,側躺在暴風身旁的男人半瞇起眸子望著本能蜷在被褥中的青年,琥珀色的瞳仁滿溢別於面對他人時的狡黠或是冷睨,有的祇是綿密的寵溺和疼惜。


  來回撫順暴風鋪散在背脊後的髮,伸手描繪著青年的濃淡合適的眉、挺立的鼻、微微噘起的粉唇│…望著人兒嬌憨睡顏的瞳仁有些渙散,膠著在遠方的目光彷彿透過青年在看些什麼。
  若是確確實實地失去了希歐,自己那壓制隱藏多年的情緒是否撐得住?
  遑論情人,連朋友的地位存在也會一併被抹滅,不複承認──…




  整個人趴在枕頭上,懶懶地支著下顎半瞇著眼偷瞧著身旁睡得香甜的大地,這還是希歐第一次見到總是拐著哄著自己休息睡覺的男人的睡顏,單肘支起身子,側躺著好由上往下凝視男人此刻罕有的安詳,伸手悄悄地朝毫無防備的男人逼近,已幾乎相觸的幾釐米距離停下,沿緣著深邃的輪廓描繪著,劍眉、挺鼻、然後是性感菲薄的唇瓣。

  彷彿是受了誘惑,指腹不受控制地按壓上男人的唇來回摩娑,良久,將手移開後隨之熨貼而上的是水潤的櫻唇,四瓣緊密地相貼不帶任何情欲地輕輕輾磨,在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如何反常地偷襲一個熟睡的人,欲蓋彌彰地幾乎在瞬間忙迭抽身退開,掌子捂著嘴來回擦拭好掩蓋方才稱作偷襲的罪行,薄面皮整個紅透了。


  見大地沒有要清醒的預兆,希歐將臉怯怯地靠近,就怕男人一個瞬間就突地睜眼把自己給抓個現行,輕手輕腳地湊上前去,以唇幾乎貼上耳廓的近距離。
  「喜歡…最喜歡…喬葛了」,一句沒幾個字的話讓羞赧的青年說的坑坑疤疤,即便沒有人看見,而唯一一個,即是告白的對象正睡的香甜,暴風仍是不爭氣地羞紅了整張臉。

  又盯著男人看了好半晌,終是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似乎有些出格,咬著下唇忙迭要翻身下床,卻不料腰桿沒預警地讓人給攬住,回過頭果不其然地瞧見笑得正歡的褐髮男人,琥珀色的瞳仁炯炯有神清亮的很。

  「希歐、要去哪?」
  手上一個使勁將人兒帶進懷中,下頜抵著青年的頸窩,臉貼著臉親暱地磨蹭,惡質地朝敏感的耳畔邊呵氣,「怎麼可以偷親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刻意放輕早晨特有的低啞聲線,滿意地感覺到懷中的暴風因為自己的揶揄僵住了身子,低垂的面顏滿是羞赧,曖昧的緋色蔓延至白皙的頸項。



  被知道了!
  剛剛趁喬葛睡覺時偷襲被發現了,所以連、連剛剛自己說的喬葛也聽到了!
  喬葛知道了…知道我喜歡他──…

  歸納出的結果讓希歐侷促地咬了咬下唇,掌子揪扯著衣袍前襟坐立不安,羞怯的緋色倏地刷白,渾身僵直地等著身後的男人再說些什麼。


  察覺到懷中青年的異狀,褐髮的男人忙迭將暴風轉過身來好對上彼此的眼睛,溼潤潤的翡翠色琉璃流轉著膽怯和驚疑,心疼地在有些發紅的眼瞼上落下一吻,用力地將希歐錮在懷中,手勁之大是要將之揉入筋骨融為一體的力度。

  「我也最喜歡、最喜歡希歐了噢…」
  大掌在暴風背脊來回拍撫,湊在耳際邊的低語並不只是安撫的表面話,平日的巧舌如簧舌燦蓮花通通派不上用場,說出口的盡是由沒有經過修飾最是直白最是純粹的單詞組合而成,拼拼湊湊地傳遞至幼時便存在隨著年齡而不減反增不斷膨脹的情愫,那在純粹不過的真摯感情。

  「從小時候就喜歡了,所以希歐不需要擔心不用不安,喬葛最喜歡的就是希歐了…」,沒有半點漂亮的點綴或是矯情的討好,有的祇是小心翼翼地將感情表達的真切。

  「所以、剛剛聽到希歐說喜歡,我高興的幾乎要跳起來了…」
  拉過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暴風的掌子覆上自己的左胸,那一下一下的跳動硬是較平日多了那麼點紊亂和雀躍,臉貼臉的輕輕磨蹭,以不成熟的方式訴說積累了多年的情衷,低沉的聲線隱約帶了那麼點細微的顫動,「希歐趁我睡覺偷親我的時候,這裡…跳動的速度快得幾乎不受控制」


  ──…感受到了嗎?這是我對你的熱情,獨為你一人的鼓動和澎湃。

「是希歐、你救贖了我,在那失控的夜晚……以只有你能做得到的方式……」
  臂肘緊緊地環住青年稱不上盈弱的腰肢,將整個臉埋入暴風懷中磨蹭,生怕一個不注意眼前的人兒便會由指縫間溜走,以懺悔一般虔誠的姿態,告解的低聲字句無不隱含著掙扎和依戀:「好怕、好怕……怕希歐你會就此離開,而我們之間就連朋友都再也不是……」

  稍稍頓了頓,讓自己有些激動的情緒平復才繼續說下去,「看到你和太陽在交誼廳接吻,我氣的幾乎要衝上前去把那傢伙給推開,險些克制不住要掐死太陽的衝動……」,邊說邊將青年的腰桿摟得更緊,似乎要證明心愛人兒的存在一般地死命環住。


  僵直的身子隨著男人的自白逐漸放鬆,伸手回抱住情緒有些激動的大地,低俯下臉好埋進稱不上細柔的褐色髮絲,輕聲:「是喬葛在宴會中拉住了我的手,記得嗎?」

  半瞇起眸子,紺碧色的眸子有些渙散,透過沒有焦距的瞳孔在懷想些什麼,「……在那我理所當然應該要表現的舞會裡,我怯場了,在眾人將目光凝聚在西亞身上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為那熟練優雅的舞步和應對為之驚艷……喬葛你對我伸出了手、只有你……」

  「因為有喬葛才有現在的我噢……」,將額抵上由自己懷中起身的男人的額,四目相交,靜靜地對望毋需言語。


  撒嬌似地將頭埋入大地的頸窩,磨蹭了幾下挪了個好位子舒服地窩進男人懷中,「所以、是喬葛的話怎麼樣都沒關係……」,翡翠色的琉璃定定地凝視琥珀色的瞳孔,無關乎情愛而是全然地信任與託付,接近奉獻犧牲的情操,不求回報不問付出。

  「昨天在交誼廳我想試試,想試著釐清對你的想法對你的情感,而且……」
  暴風支起身子出乎大地的意料外地羞澀的青年酡紅著一張臉有些微顫著湊上自己的唇,輕輕地熨貼然後分開,忙迭別開頭避開男人透著喜悅的驚訝目光,菲薄耳垂不爭氣地燒的燙紅,「……我和西亞沒有接吻,因為審判出現把西亞帶走了……所以、只有喬葛──……」

  正因為人兒罕有的主動心頭美滋滋地雀躍,卻讓下一句話給狠狠地打回原形,猛地伸手扣住青年的肩頭,琥珀色的眸子瞠得老大,目露凶光的模樣說有多駭人就有多駭人,偏生在男人面前的是自幼寵慣了的暴風,什麼人都怕就是不怕喬葛自己,一雙翡翠色的琉璃閃著不解水靈靈地瞅著男人瞧。


  用力地將仍在狀況外的希歐摟進懷裡,狠狠地攫住泛著水光的淺色薄唇,熟稔地撬開青年沒有防備的齒,捲住濕軟的舌便是瘋狂的吸吮,執著地掃遍口腔中的每個角落,終是在讓自己吻腫的唇瓣懲罰性質地輕囓了一口,「所以說……那時候只要審判沒有出現你們倆就會接吻了、沒錯吧?」

  在見著人兒一如預期地頜首,大地險些沒有氣得衝去把那自幼開始的對頭抓起來狠狠地搖晃,邊大吼著『別以為有審判撐腰我就拿你沒輒!!要怎麼胡作非為都沒關係,只要對象不是自己捧在心頭寵著的青年』

  沒給青年有說話的機會,稍嫌粗糙的指腹抵上暴風柔軟的唇瓣來回摩娑,琥珀色的眸底飛快地閃過狡黠,將收回的指靠近自己故意噘起的唇。

  「如果、希歐肯像剛剛我吻你那樣吻我的話……我就考慮原諒你噢」,偷瞥著似乎是讓自己的發言給駭住滿臉通紅的暴風,探出口的舌尖以富含暗示的方式纏捲上方才撫過青年唇瓣的長指,由根部至端部或含或吸時舔時吮,茶褐色的瞳仁挾帶著色氣直勾勾地瞅著傻愣愣的人兒瞧。



  「唔嗯……」
  門齒侷促地扣著下唇,寫著羞赧的面頰不爭氣地燙紅,翡翠色的眸子閃著嗔意,有些惱怒的瞪視讓大地自動歸類為欲語還休的誘惑。

  慵懶地倚靠上床頭,褐髮的男人也不出聲,只是一雙眸子噙著笑意直勾勾地望青年的方向瞧,有意無意地將舌尖探出舔了舔下唇,掩在眼睫下的琥珀色的瞳仁隱隱閃著異彩。

  受蠱惑似地,蒼髪的青年以緩慢地幾乎讓人煩躁的速度爬近男人,靜白的薄面皮被緋紅染滿,危顫顫地昂起臉將唇湊近男人,扇似的纖睫不安地翕動,绀碧色的琉璃流轉著羞澀直向大地投去求救的信息,孰料男人不僅止視若無睹還惡質地衝自己揚起嘴角,深邃的眼底更是閃爍著戲謔的光采,彷彿挑臖似地直盯著自己瞧,面對人兒少有的痞氣此刻運用地淋漓盡致。


  「希歐剛剛都敢偷親我了,怎麼這會兒就唔──……」

  無意識地皺了皺鼻頭,聽聞著喬葛擺明是故意的揶揄,暴風賭氣似地欺上前去印上男人的唇,四瓣僅僅只是相貼沒有更進一步的接觸,猛地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與方才大地故意提起的偷襲相似,蒼髪的青年羞得連頸子都紅了,怯生生地在灼熱催促的目光下將粉舌探入男人微微開啟的口中,學著男人平時的方式溫吞地描繪過齒列,仔細地掃遍口腔內的每一個角落。


  青年不熟練的溫吞動作即便不帶絲毫情慾卻輕易地撩起自己的反應,終是耐不住人兒那隔靴搔癢的磨蹭動作,一把扣住較自己單薄了一些的肩頭,狠狠環摟住的力度幾乎是要將人揉進骨肉一般,捲纏著羞怯的舌尖便是一陣吸吮,沒用上多少力道便勾拉著軟舌直闖入青年沒有防備的口腔,與溫吞截然不同的動作帶了點急躁,激烈的翻攪讓唾沫來不及嚥下。

  依依不捨地在希歐染了水光的嘴角啄吻,鼻尖相抵親暱地磨蹭,把頭埋在青年肩窩低喘著氣,硬是要在人兒的嫩頸上好生留連偷了個香後才肯離開。

  褐髪的男人伸手捏了捏青年的面頰,俯身附在耳畔邊低聲:「如果希歐再用那種眼神看我的話……希歐你今天就要請假了噢!」,語畢,映入眼簾的是暴風飛快地向後退開,不爭氣的面皮紅了個透,大地嘴角噙著笑意直盯著青年瞧,眼底的興味帶著一絲並非玩笑的情慾。

  愣了幾秒,終是反應過來的希歐忙迭跳下床舖好遠離隨時都在發情的危險男人,胡亂地在衣櫃中抽出幾件替換的騎士袍正要換上,卻猛地意識到身後那灼熱的幾乎燙人的目光,連忙拉緊已經大開的前襟,羞紅著一張臉對著似乎完全沒有離開意願的喬葛嗔聲:「喬葛你、你轉過頭去!」

  沒什麼底氣的發言聽在痞子耳中不痛不癢,佞笑著翻身下床幾個大步走近衣服正退到一半的暴風,長臂越過青年抵上門板,一把將下意識蹲低就要溜掉的人兒摟進懷裡,也跟著蹲下好方便整個人更為欺近暴風。


  低俯下頭在泛紅的頰邊偷了個香,在希歐做出反應前悶笑著將人放開,跨出房門前還不忘回頭對正要換下褲子的青年拋了個媚眼,更是惡質地吹了聲調戲意味十足的口哨,搶在整個人幾乎要燒紅了的青年爆發前將門板帶上。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