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Chaotique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喬葛‧大地X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Chaotique
啊──…
究竟是為什麼?
…為什麼聖殿裡每個人都知道我、喜歡喬葛…?




來者蓄了頭妖異的紫羅蘭色長髮,不低不亢的嗓聲和那明顯較一般男子更是纖細的骨架讓維瓦爾看起來更為陰柔。

暗紫色的眸子瞥了眼渾身無骨似地攤賴在以軟褥疊鋪的華麗長椅上頭看起來有些沉悶的藍髮少年,下意識左右張望的行為是擺明了在找些什麼,偌大的交誼廳幾次逡巡後是明顯地沒有其他人想當然爾其中也包括咱們孤月騎士想找的人。


漂亮的薰紫色琉璃熠熠閃爍的飛揚霎那間有些黯淡,隨意揀了一旁的單人座位坐下,直視著今日抱病告假的暴風騎士長,道出來意:「欸、暴風怎麼只有你,太陽那傢伙呢?」

因腰股處酸軟不適而倦懶無力的希歐慢悠悠地將望著挑高裝飾富麗華美的天花板的目光轉向發聲處,「西亞啊…他被審判扛走了,就在我們打算要接吻的當下。」平日總是清澈明亮的紺碧色瞳仁承載著苦惱。


哎、都怪審判突然出現…
不然現在我早就可以分釐清對喬葛的感情究竟有哪裡不同了。




幾乎是在那柔嫩嗓音傳入耳中的當下,孤月險些無法維持該有的優雅高傲而衝動地起身將那看起來病厭厭的笨傢伙抓起來用力搖晃,在他耳邊大吼問他是不是腦子出了些問題亦或是純粹想要玩命而已。


更何況,暴風這傢伙不是歸大地那痞子管轄的嗎?
怎麼會──…
難不成是因為昨晚徹夜的荒唐歡愛讓這溫純的少年打擊過大?
亦或是嚐過了成人的滋味覺得不夠刺激,所以想試試爬牆偷腥的快感?


過多的疑問霎時間如泉似地湧出,一下子無法處理的大腦顯得有些遲緩,連問出口的話句都斷續結巴的不像話,更遑論要維持身為孤月騎士該有的高傲。
「嘛…所以、你們只是…未遂囉?」妖異的紫眸眨了眨,直勾勾地瞅著暴風瞧,等著蒼髮的少年回覆答案。


「因為審判突然出現了啊…」一張一翕的粉唇嘟囔著,不悅和惋惜滿溢其中,「如果早那麼一些就好了…」低垂的長睫下掩著的翡翠是真真切切地感到扼腕和後悔。

瞠大了眸子,維瓦爾聽著了暴風的發言幾乎要為這不知道自己方纏是與多麼凶險的危機擦身而過的少年捏把冷汗,看來就是他這般的遲鈍純然讓審判那妒夫放過他的吧!
──當然前提是〝未遂〞。



啊──…幾乎是接近失控的抱頭尖叫。

噢、當然是在底心。
他孤月騎士可是永遠維持優雅高傲的形象。


算了、這天然的無害少年和我無關,畢竟他後頭的靠山可不是這般好惹的不是?
如果插手的話對不準還會被那全聖殿公認最是腹黑的痞子以為我想要對他家可愛的小羊做些什麼,這豈不是得不償失?
──…嘛、…還是去和那痞子提醒提醒,免的他說我這孤月騎士不厚道。



內心世界的激烈拉扯衝擊終是做出了個決定,與底心那般失控全然迥異地優雅地撥了撥披肩的長髮起身,維瓦爾步出交誼廳前轉身對那仍是趴俯在長椅上頭的暴風叮嚀道:「暴風你好好養傷,畢竟柔韌的腰桿經不起那般徹夜折騰的嘛。」





維瓦爾離去前的善意叮嚀透過耳膜傳入希歐腦中幾乎是瞬間就轟地一聲──爆炸了!


門齒無力地咬著下唇,半掩的羽睫一顫一顫地根本蓋不住青碧色瞳仁承載不住而滿溢的依戀,細緻的面龐寫滿了羞赧,被曖昧的緋色染了個透。


…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每個人都知道、…知道昨晚的事?
…那、那他們也知道我是如何在喬葛身下因為他的觸碰發顫…也知道我是用何種聲音靠在喬葛耳邊呻吟著讓他慢些…的嗎?
所以、也都知道我喜歡喬葛嗎?


…唔、好丟人。
希歐乾脆闔上雙眼好逃避或許聖殿的大家都知道他和喬葛的關係,下意識地將身子貓似地蜷起好獲得多那麼些安全感。


如果、聖殿的…大家都知道,那喬葛呢?
──喬葛他…也、喜歡我嗎?






眼尖地維瓦爾瞧見一抹頎長的身形以本該是暴風的專才──風一般的疾步──飛快地走向與交誼廳全然反向的聖殿大廳,「哎、大地、大地!」忙迭出聲喚道。

幾聲呼喊見那平日素行不良的痞子絲毫不為所動逕自以那快速地很是過分的步伐前進,就在維瓦爾僅有的耐性要被磨光掌子已不知何時將掛在腰際的長鞭揚起幾乎要揮出之時,褐髮的痞子緩下的步子轉身面向發聲處。



孤月強忍著要將手中的長鞭望那擺明是不耐和無趣的俊臉使勁揚去的衝動,「你知道暴風那傢伙玩命似地勾撘上太陽?」姣好形狀的下頷以完美的角度昂起,隨意交疊在胸前的臂肘讓此刻的維瓦爾看起來與〝女王〞這詞兒更加符合貼切。

茶褐色的眸子半瞇著卻仍是掩不去底下隱隱閃爍的危險,好看的薄唇揚起的是一貫的弧度,唯一不同的是此時的喬葛不帶絲毫的溫度波動,冷睨著跟前不明所以而且不挑時間專程來踩他地雷的可憐傢伙,微微往前傾了傾身,「不知道又如何?」淡道出的語句沒有給予切確的回應。


平日的喬葛痞子可是很好相處,可是這生得和女人很是相似的傢伙偏偏選在這個時間來硬生生地望他痛處踩,這可怪不得腹黑痞子不顧念十二聖騎的同袍情誼。


該如何整治這傢伙呢?順帶當作平復方才瞧見那令人不悅的畫面的消遣也不錯。


欺負?玩弄?
──亦或是直接強上了?
反正生得和一般的女人相去不遠嘛,是不?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