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Demande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喬葛‧大地X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Demande
什麼都能夠予你…
只要是你說的,即便是這世界、亦會雙手奉上。
但、請不要將分離做為請求──…



徐徐的舒爽微風由未被闔上的木窗櫺進入,將純羽色的窗幃吹揚,在半空中劃下一個個完美的弧狀,不算刺目卻仍是燦爛的陽光灑在地上,為房裡彷彿停滯的氛圍帶來有機的生命氣息。

仰躺在草綠色被褥上的蒼髮人兒一吐一納的均勻呼息頻率很是緩慢,彷彿能夠見著薄膚下青色血管的眼瞼靜靜地掩下,姣好的白皙面龐綺麗的彷彿不似人間應有的高貴神祈,稍稍上揚的嘴角是饜足的甜蜜。


小扇似的羽睫微微地騷動,略啟的櫻色唇瓣無意識地吐出嚶嚶的嗔音,甫睜開的碧青色眸子朦朧,半瞇著打量四周。

唔、是喬葛的房間…

怎麼會在這呢?
素白的掌子揉了揉仍是惺忪的雙眼,皓腕上昨日被纏綁的痕跡仍是隱隱泛著紅,拉開覆在身上的青綠色薄被,喬葛試圖起身卻渾身使不上勁,尤其是腰部過分的酸軟,索性放棄掙扎地癱軟在綿柔的床褥上。

希歐摸了摸身上的紺碧色薄衫,是大地平日慣穿的睡袍,給自己穿看來有些稍稍的不合身,大了一些,人兒紺壁色的琉璃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半舉的肘臂,袖口都長得垂下來了…眨了眨眼,雙掌突然大動作地似是要證明些什麼地在自己的身上摸了個遍。

看來喬葛幫自己好好清理過了,昨晚渾身讓人不快的黏膩被清爽取代,就連股間的…

啊─…門齒忙扣住下唇好抑住險些脫口的驚叫,好看的眉侷促地攏起,紅潮襲滿面,蒼色的眸瞳慌亂地掩下,下意識地將紅透了的顏面埋進柔軟的枕頭。
為了清理留在自己體內的白濁,喬葛又…手指一定又伸進去了!絕對…又、又伸進去那連自己都羞於說出口的部位,一下一下地刮搔掏弄…

啊──…
希歐不知所措地忙張口啃上羽色的軟枕,緊掩的長睫一顫一顫的盡是羞赧,本就泛緋的嫩白頸項又染上更沉的殷紅。

沉溺在自己混亂思緒的藍髮人兒何其失神,連木製的門扉被打開然後闔上都未做出反應,直至──…

「希歐,身體不舒服嗎?」
琥珀色的眸子甫映出暴風瑟縮在一塊的身子,大地忙將端在手上的瓷盤擱下,大掌溫柔卻不失堅持地將人兒埋在枕頭裡的面龐抬起,「是發燒了嗎?臉好紅…」,俯身微微地欺前,長指習慣性地撥開少年覆在前額的髮絲,無遲疑地將額貼上。

兩掌的掌心端在人兒面頰旁,珀色的曈仁不住地巡視,「希歐有哪裡不舒服嗎?」語氣裡是濃濃的擔心。


一張過分熟悉的俊逸臉龐驀地在眼前放大,希歐的面頰又不爭氣地多了層緋,忙迭垂下眼睫好逃開那過分直白熾熱的目光,小幅度地搖頭。

他是喬葛,是打小和自個一塊長大的喬葛‧大地啊!
希歐‧暴風你什麼時候成了個見著自己兄弟還會同女人似地臉紅心跳的傢伙了?
是因為意識過剩吧…因為昨晚…
嗯?等一下──…有誰會和自己的兄弟做…做、那種事…?




茶珀色的瞳子直盯著垂首發著愣的蒼髮人兒,掩不住的是由衷的擔心和強烈的不安…

果然、被自己料對了吧…
就算是希歐,就算是再好再信任的朋友…也、也沒辦法接受昨晚的事吧?

花名遠播的痞子大地適才端著瓷盤在房門外不斷猶豫躊躇了大半時間,一如情竇初開的毛頭少年,覆在門把上的掌子開也不是、不開也不是,嘴裡叨叨絮絮地反覆念著倘若一開門便見著醒著的希歐該說些什麼,磨磨蹭蹭地演練了近一刻鐘。


平日總高高挑起飛揚自信的眉有些失落地歛下,強壓下心底不斷膨脹的負面情緒,薄唇扯起的弧度有些勉強,「希歐、肚子餓了吧?」輕聲問道。見著希歐小幅度頜首的回應,「來、別使勁。希歐你一個人坐不起來吧。」伸手扶上人兒昨夜過度操勞的腰肢,微微地使勁將藍髮少年的上身攬高,讓他能倚著身後柔軟的枕頭舒服地臥坐。

「來、這是我要寒冰特地做的稀飯。」
就著瓷盤一起將盛著糜狀食物的碗向暴風遞前去,適才才將蓋子揭開的稀飯仍冉冉冒著煙,「希歐小心點吃,還很燙…」方要出口提醒便見著蒼髮的少年眼裡噙著淚,吐出的粉舌被燙紅了一片,直望著自己瞧的澄青色琉璃投來求救的訊息。

男人接過暴風手上的瓷盤,單掌壓著床褥做為支撐點俯身欺近,張口將人兒探出的舌尖含入口中溫柔地輕吮,好半晌舌尖終是不捨地在粉唇舔了舔後離開,「真是,貓舌頭還不知道要小心…來、啊──」滔滔叨念的語氣滿是心疼與寵溺,舀了匙稀飯,細心地在嘴邊吹了吹,然後才送入暴風乖乖張開等著的口中,彷彿啾啾等著母親餵食的黃口鳥兒。


希歐舒舒服服地半躺半坐地倚靠在軟枕上,什麼事都不做地接受喬葛無微不至的服務,只要張口便會有食物送進來,是對待戀人似地悉心寵溺…

…嗯、什麼?
對待什麼──…戀人!

暗暗搖了搖頭,暴風幾乎是立刻就否決了自己這莫名奇妙的想法,什麼戀人嘛…他和喬葛可是從小到大的好兄弟呢!
…可是、兄弟間會摟抱、親吻,還有徹夜緊擁需索…嗎?



「希歐,我和你的小隊員說了,你今天身體不舒服要好好休息。」


將藍髮人兒由深沉思緒中喚回的是熟悉的溫醇的,自己最喜歡的喬葛嗓音。
眨了眨眼,青綠色的眸子直直地望著琥珀色的瞳仁,方被拉回神智的暴風有些沒法消化大地的話,「…唔、嗯?…」迷迷糊糊地虛應了聲,頓了好半晌才猛地伸手揪上男人的袖擺,「你和他們說我為什麼身體不舒服?」語氣中滿是激動。


慌亂的反應讓喬葛很是受傷,茶珀色的瞳仁飛快地縮放,心口似乎驀地被揪緊,隱隱泛著疼。

果然還是不希望昨晚的事情曝光吧?
畢竟、是如此不堪地被自以為的好朋友那樣的…強上了啊…


大掌覆上人兒因過度使力而有些泛紅的手,安撫性質地拍了拍,「沒事的。我同他們說暴風騎士長昨晚喝多了還在宿醉。」

見希歐瞬間鬆了口氣,喬葛低歛著眸子,強忍著想摟著人兒入睡的衝動,替暴風拉了拉被單,叮嚀道:「還很累吧,乖乖睡覺別想些有的沒的」寵溺地揉了揉人兒硬染上的靛蒼色髮絲,慣性地俯身在希歐的額間輕印了下。

忙將瓷碗稍作收拾,大地腳下地步子幾乎是逃也似地飛快,「對了、希歐你的被單我拿去洗了,大概晚上就能用了,到時我會抱你回房的。」頭也不回地只是在反手帶上門前交代幾句。
背脊倚著門扉,將所有的重量都壓至其上,只要身子稍稍地不穩便會順著門板滑落。

喬葛‧大地你不是堪稱面皮較盾牌還厚嗎,怎麼就承不住這般程度…?






還好還好、沒有同他們說…
否則他喜歡喬葛的事不就整個聖殿都知道了…
──…嗯、喜歡?




啊──…
下意識地將被單拉高好掩過臉,突然的大幅度動作一個不慎動著了痠軟的腰桿,希歐只能可憐兮兮地咬著被單好遏止幾乎就要脫口的驚呼。


唔、好疼。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