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Subconscious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喬葛‧大地X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Subconscious
迷濛、將一切築於慾望,妒意的全然支配。
交纏、索求,徹夜。
──…悖德是黎明的情緒



兩個單詞輾轉在相疊交纏的唇齒間顯得斷續曖昧,「希歐、希…」,按住少年後勺的掌子一次次地將人兒壓近自己,不予之任何機會推拒,一次次的變換唇瓣相貼的角度,本能地婪求暴風口中的唾沫和氧氣,野獸似地掠奪,毫不留情的。

軟舌被深吮,彷彿要擰斷似的揪疼,嗚嗚的低吟未有出口的機會便被褐髮的青年狂暴地吞沒,低垂羽睫一顫一顫的半掩紺碧色眸中的迷濛,蔥指無力地揪扯著大地的衣襟,微屈發顫的雙腿彷彿失去跟前人的支撐便會癱軟在地。

終是不捨地,一條水亮亮的銀絲自好不容易分離的唇瓣扯出。


喬葛甫睜開眼,琥珀色的瞳仁對上的便是如此誘人心蠱惑人犯罪的綺麗畫面──希歐嫩白的面龐是微薰的櫻色,被吻得嫣紅的唇瓣一張一翕地輕喘著、唇角邊滲下的水痕沿著姣好的下頜滑過前頸,然後隱沒在被衣領遮住若隱若現的鎖骨處。

由衣擺探入有些急躁地扯拉著暴風的腰帶,另只掌子自也沒閒著,一次一顆地隻手解開衣袍上設計繁複的鈕釦,三兩下便麻利地褪下希歐的騎士袍。
瞧大地這俐落的手法,想來便是平日拿女人練習慣了吧!

未待蒼髮的少年做出任何反應,喬葛伸手在希歐的肩頭一推,後者一個踉蹌便跌近柔軟的床褥,幾乎是同一秒,理智被妒意侵蝕殆盡的男人豹似地欺上前去。
單掌扣住不斷揮舞推拒的雙腕,舉高過頭,用方才扯下的腰帶一圈圈地綁牢。


「…希歐」似嘆息亦如囈語。

大掌熟練地沿著腰側往胯間探去,滿是慍怒的大地隔著底褲揉捏摩擦的動作有些粗暴,異於對待女人們慣有的溫柔和耐心,喬葛乾脆狠地將暴風的褲子就底褲一起扯下,掌子直接覆上因為刺激而有些勃發的嫩莖,手下套弄的速率或快或慢,惹得身下未經人世的人兒不住的輕顫。

希歐扭著身子好抗拒陌生的快意,卻管不住弓起腰身貪求舒坦的本能,「…唔、喬…停下…」被缚綁的雙手掙不開梏桎,男人的重量全壓在自己的下身,唯一自由的是未被封住的口,「…哎、放開…喬哈啊…」甜膩蝕骨的吟哦自一張一翕的櫻唇流瀉而出,抗拒的單詞毫無說服力,滿佈潮緋的白皙臉龐盡是誘人犯罪的妖媚。

被壓倒在床褥上下其手而不住喘息的暴風仍是理不清楚現狀。

方才只是在瞧見滿臉慍怒的喬葛推開自己房門便要進入,下意識地喚了聲,只見他猛地轉身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喬葛一會兒面上的情緒便一下子鬆懈下來。
半張的口正要提問便被大地猛地曳入房內,不由分說地扣著自己後腦,未經自己同意便狠狠地將舌伸入強迫翻攪,一雙手還一邊俐落地剝除自己的衣袍。
然後,落著現在的狀況。




「…喬葛、你給我唔──…」…停下

覆上希歐半張的檀口好堵卻不中聽的語句,吸吮、囓咬著,舌尖挑逗似地劃過很是敏感的牙齦,門齒懲罰性質地輕嚙了下人兒唇瓣,「希歐…只能、是我的…」囈語似地低喃。

或重或輕的吮舔,由頸弧綿延而下直至前胸彷彿殷紅的野華綻放在雪地般地冶艷,滑至股間的長指繞著穴口有一下沒一下地撩撥,突其不意探入一個指節,刮搔著炙熱柔軟的內壁,緩慢地撤出然後再更為深入。

碎吻與似地落在蒼髮人兒糾結攏起的眉間,「…希歐沒事的…」,另只掌子不忘安撫著因疼痛而有些萎靡的嫩莖,生了薄繭的指腹拗直地磨蹭敏感的前端,「…哼、哈嗯…」滿意地聞著少年因自己而有的青澀反應。

大地挪了挪位置,一個俯身靈巧的舌尖捲上人兒染滿透明液體的的嫩莖,毫不猶豫地張口含入,長舌有些困難仍是討好地舔舐吸吮,即是不甚熟稔的吞吐也惹來希歐激烈的反應。

趁著快感支開少年注意的當兒,埋在花穴緩慢抽插的長指增做兩枚,磨人似的緩慢,一下下總拗直地要觸著了深處才又幾乎撤出,隨著嫩莖被吞吐的頻率,或快或慢時重時輕。


喬葛口腔內的溫潤濕熱讓希歐柔韌的腰桿無法自主地擺動,下身的快意電流似地竄遍四肢百骸,那種彷彿連指尖都麻痺的醉人快感,「哈…喬嗯啊…很、髒嗯…」將靛髮人兒僅存的微薄理智懸在崩潰邊緣,半掩的羽睫一顫顫地幾乎承不住過份的刺激,雙腕被纏綁的暴風尋不著依靠的支柱,細白的蔥指揪扯著被單一如溺水之人的救命浮木。

身體最是私密的兩處被同時刺激,分身被納在溫潤口腔間的絕頂快意與身後背異物進入的不適感形成強烈的對比,「哼哈…別啊嗯…」極端矛盾的兩種情緒幾乎要將蒼髮的人兒一分做二。
半張的綠青色眸瞳氤氳,渙散尋不著焦點,有的滿是情慾。

「…咿啊…要、要去哈啊─…」
連續不斷的刺激讓希歐無法自持的顫抖,似是埋在花徑的長指觸著了略微硬實的敏感點,早承不住更多地敏感身子反射性地弓身挺腰顫抖,終是宣洩在男人溫潤的腔內。

短暫的暈眩後腦中一片空白,半啟的唇口一張一翕地喘息,希歐提不起任何氣力抵抗由著男人將手指撤出,沾染了不知什麼後又送入自己的體內。
是什麼希歐不想也不敢去猜,聽著響亮的水澤聲,草碧色的眸子索性閉上,而那一下下隨著進出頻率發出的水澤聲卻分毫不差的傳入暴風耳中,更沉的櫻緋染上少年的面龐,窘得將顏臉整個埋進柔軟的羽色枕頭。


「希歐、我的…希歐…」
低俯在少年耳畔邊,因低喃而開闔的門齒有意無意地觸著了人兒菲薄敏感的耳垂。


一顫顫地睜開眸子,曖曖閃著不安的藍色琉璃終是對焦到上方的褐髮青年,「喬葛…嗯哼…」蚊蚋似的輕聲,弱弱地回應著,「哈、喬…葛的話,可以噢…啊嗯…」雖是不解大地如此失控的理由,蒼髮的人兒仍是選擇毫無保留地相信。

──…因為、喬葛是絕對不會傷害我的啊…






「希歐…千萬、別撩撥變成野獸的男人…」

扣著人兒的腳踝猛地一提,由喬葛的角度來看眼下這不得不說是相當綺麗而情色的光景,少年股間做足了充分擴張的櫻粉色穴口正一張一翕地考驗著男人的自制力。

突如其來的大動作讓暴風慌亂地瞪大了眸子,氤氳泛著水霧的碧琉璃羞赧侷促地望著大地,標緻的嫩白面龐因情慾染滿了緋,半啟唇瓣吐出的細弱嗔怨挾著明顯撒嬌的意味:「…唔、喬葛…別看、不要看…」


倒抽了口氣,大地強壓下腹間的躁動,單手挑開幾乎要被胯間的勃發撐破的褲頭,強忍著想一舉貫入狠狠抽插的衝動,小心翼翼地將慾望的前端送入花徑,幾乎是在喬葛侵入的瞬間,柔軟的媚肉便這麼吸附上去。

「希歐…別憋住呼吸…乖、希歐乖…」琥珀色的瞳子一瞬不瞬地直盯著身下人兒的面龐瞧,在好看的眉梢微微地糾結時大地便會不忍地將慾望撤出一些,而後再往更深處送些。
不斷重複相同退出進入的動作,男人勃發的菁柱終是沒根埋入,忍著想馳騁貫穿的衝動,嘗試性地小幅度晃動腰部。

微張的口急促地喘息,「啊啊──…」,被填滿的充盈感伴隨著略帶酥麻的快意以及幾乎被兩者掩蓋過去的痛覺一起湧上,希歐感覺到暈眩,腰間被喬葛牢牢扣住只能被動地承受體內嵌合的碩大緩慢磨人的抽送。

慾望被絲滑溫熱的緊緻內壁吸附著,喬葛清楚地感受到穴甬隨著自己抽插的頻率一下一下地緊縮,聞著殷紅唇瓣斷續流洩出的,一聲較一聲黏膩嬌媚的低吟,大地幾乎控制不住下身越趨劇烈的挺進速度。

「哈啊…嗯、別…慢些啊──…」一句話被狠狠地下頂的撞擊給撞的飛散,零碎殘破的單詞語句不知何時掺著哭腔自半啓的櫻唇溢出,男人幾個挺腰上頂的動作將希歐本就迷茫的意識搗弄得一片空白,淚水早因為失了規律的抽送而全然失控地不斷滑落。



結合處因快速抽送而響亮的水澤聲,身下人兒迷亂甜膩的吟哦,再再都刺激著喬葛薄弱的僅存的理智,感官主宰了下身狂亂劇烈的抽插挺身。


「嗯啊啊──…」
一次猛烈的貫穿,直觸及了深處略微硬時的一點,希歐驚叫著噴射出白濁。







環顧四周,滿是瘡痍,身下的穹藍色床褥一片白濁黏膩,喬葛苦笑地以單掌支著前額,長指溫柔地為熟睡的人兒撥開覆在前額的髮絲。

完全失控了啊…


那種莫名的焦躁、並非不懂,而是不願正視。
就怕那種沉重不純粹的情感會將希歐嚇著,多年的友誼會應聲崩塌潰裂。

希歐是你、救贖了我啊…
希歐是你僅用一句話就救贖了我啊…



希歐…你的全然信任,我無以回報啊…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