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Valse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大地X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Valse
前點、跨步、併足…滑出然後旋轉。
別不開臉,在那舞池裡祇映得出你──蒼靛色的快拍華爾滋。



快拍的小舞曲、輕鬆的宴會、左擁右摟的美人……
一切一切都如此的完美,為何他喬葛‧大地會這般焦躁!

大地掛在唇角邊的溫吞弧度較平日僵了幾分,拿在手中的高腳杯幾乎要被自己不受控制的力道給捏碎,和眼前伶人對話的內容似乎也無趣了不少。

半瞇起琥珀色的眸子,喬葛強迫自己別開總會自主地下意識地追尋那蒼藍色身影的目光,賭氣似地昂首將杯中的赭色液體一飲而盡,藉加酒之名向跟前的女子話別,轉身前還不忘裝模作樣地舉杯送秋啵。


腳下的步子似是有意識般直望方才同暴風聊天的鬈髮麗人走去。

加上方才那黑色短髮的女人已經是第四個了!
是的、自宴會開始後不到兩小時咱們溫雅的大地騎士便不斷地重覆相同的行為,灼熾的目光離不開藍髮人兒五秒,總在暴風方離開不久便向前迎去,高挺的身形總站著巧妙的角度將被希歐迷的一愣一愣的女人的垂睞目光給擋個全。

「親愛的女士,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與妳一同共飲?」
唇角揚起〝騙遍天下〞的溫吞笑靨,柔聲說道。

手中的高腳玻璃杯分明是空的仍是一派輕鬆地睜眼說瞎話,這是痞子喬葛的絕活之一!

視線被阻斷的女人張口便要怒喝,猛地昂首對上大地俊逸的面龐後鯁在喉間的〝問候〞便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當然當然。」方才如夜叉般凶狠的尊顏瞬間笑顏如花。
褐髮的青年矯柔地驚訝道:「噢、酒杯空了!女士是否願意與我同行去添些酒呢?」不待女人回應便順勢將之領往與暴風全然相反的方向。


沒錯、妳們這些女人離希歐越遠越好!



明明所有的一切都一如今晚的宴會般地完美,就連籠在上空的墨色夜幕都綴滿了星子美得令人陶醉,那令人討厭的太陽也沒來惡質地打擾他〝遊戲〞的興致,可是、究竟是為什麼呢…?
再一次,咱們風度翩翩閱人無數的大地騎士暗自思量今晚一反常態的理由。

珀色的眸瞳不受意識控制地直勾勾地瞅著舞池中那抹顯目的藍影,及腰的長髮隨著旋律劃下完美的弧度。那含笑面對佳人的俊顏明媚,那撫在佳人腰側的掌子合宜,那領著佳人旋轉的舞姿優雅──很完美、完美的無懈可擊,再再都符合希歐身為暴風騎士長該有的既定印象。

喬葛以只有自己聞的著低音輕哼一聲,一個昂首將已不知是第幾杯的褐赭色液體飲盡。

哼!想當初暴風為了學華爾滋的基本舞步我陪他練了多久,那時而會踉蹌跌入自個兒懷中的希歐總會紅著臉說抱歉,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可是…妳這女人該死地把手從他的腰間移開!
還有別用那讓人不舒服的笑容對著希歐直送媚眼,當然不只妳,妳、妳、妳…妳們這些女人別用那極欲將希歐拆吃入腹的表情死盯著他看──!!!


眾女仕們公認的褐髮紳士正溫儒地同跟前的短髮麗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當然是方才有幸與暴風騎士共舞早算不出是第幾個的那位。狼爪子不知何時早摟在人兒的蠻腰,俊面上漾著的優雅弧度與心中不斷暴出的腹誹形成極大的對比,一派輕鬆地飲啜著又新添入的紅酒。




「喲、咱們花名遠播的大地騎士怎麼一個人呢?」膽敢同明眼人一看便知正在氣頭上的喬葛打哈哈的便是那聖殿中出了名不怕死又愛惹是非的太陽騎士莫屬。
琥珀色的眸子冷橫了太陽一眼,褐髮的青年不耐地撥開格里西亞故作熟稔搭在他肩上的臂肘,「閒著沒事做?那我去同審判說你今天中午纏著魔獄還〝不小心〞摔進他懷裡」,揚了揚好看的眉,喬葛一臉溫良的說出陰狠的威脅。

努了努嘴,格里西亞小聲地嘟囔著什麼好心反被狗咬之類的…
一個回頭發現喬葛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直望向一個方向,順著大地的視線看去不意外地映入眼簾的是舞池中的蒼靛色身影,翠碧色的瞳仁飛快地閃過一絲狡黠,「怎麼、風流倜儻的喬葛也有碰釘子的時候?」佯做沒望著那顯目的暴風,格里西亞惡質地調侃道,語氣中是直白的激將與挑臖好回敬方才大地的威脅。


眼睫低垂好掩下眸子裡顯而易見的慍怒。
大地騎士該是溫吞且紳士的,並非此刻如此的容易看穿理解──暗暗地甩了甩頭,喬葛不斷地在心底叨念著好強壓下那股迅速膨脹得過分幾乎要吞噬理智的莫名的情緒,一種煩躁。

「我說、親愛格里西亞ˇ」正愁無處可發洩的喬葛半覷起茶褐色的眸子,些微俯身欺近此刻正笑得妖冶的金髮人兒,「如果你繼續待在這兒…我這欲求不滿的野獸可是會不顧一切地強‧要‧你噢!」性感的薄唇揚起的弧度很是邪佞,讓人幾乎全然相信這男人會身體力行。

咱們的傲嬌女王不悅地鼓起腮幫子,眉梢高高地挑起,奧藍色的瞳仁嗔怨似地瞥了大地一眼,一張一翕的粉唇嘟嘟囔囔地低咒著,一個踱步轉身離開前仍是不改惡劣本性地給褐髮的青年扔去個足以毀掉其僅存理智的信息。

「呐、暴風他剛剛摟著漂亮女孩往聖殿裡頭去了。」





瞧、速度都要和希歐似風一般的腳程比快了吶!

可愛地眨了眨眼,格里西亞一派悠閒地捲繞著垂在前胸的髮絲玩,玩味地瞧著大地快步離去的背影,俏臉上漾著得逞的神氣。

暴風往裡頭走是真,摟著女人倒是假。
這種分明騙不過三歲孩兒的鱉腳謊言也只能拐拐被醋意酸得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喬葛。





該死、該死,真是該死!!!
妳這女人給我離希歐遠些,別給我碰他──…
竟然有漏網之魚!

我特意上前攀談搭訕目的就是要擋去這些鶯鶯燕燕,好讓她們離希歐遠些的。


「希歐、希歐──…」
甫一離開大殿眾人的視線內,腳下的步子不緩反快,什麼八竿子打不著的紳士風度早被拋到九霄雲外,褐髮的青年便不顧形象地在長廊大聲嚷嚷,直像是天要塌地要崩似地慌忙。

大掌甫一觸及門把便叩也不叩地要推開進入。


身後突然響起的嗓音是…





「哎、喬葛…?」
蒼髮的人兒有些傻楞地眨了眨眼,海藍色漂亮眸子寫著不解。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