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王與魔法師 NO.5 【HMH】中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C17糟糕可能有
*CP為Harry×Merlin×Harry,互攻設定


在性事上Harry向來坦率,隨著男人的捋動挺起腰胯,低喘著任由自己的慾望在對方手中持續脹大。
縱然Merlin的舉動透出幾分急切,但褐髮的騎士依稀感覺到對方仍舊保有理智,這份認知讓驕傲的年輕騎士甚為不滿,瞇起眸子揚起下頜,張口便是挑釁:「嘿、我說偉大的魔法師你都是這樣教那些菜鳥的嗎?」
拇指指腹重重撫過男人殘有葡萄酒香氣的嘴角,「安靜 (Quiet) 。」這般說著,下一秒語音便讓曖昧的水澤聲取代。


「記得我剛才是怎麼說的嗎?」
Kingsman首席後勤的聲音低啞,溼熱的氣息吹拂過敏感的耳廓,只要男人願意,Harry相信Merlin單就以正宗的貴族腔調便足以撩撥起任何人的興趣,及性趣。
「我要在玄關站著操你,直到你哭著求饒,然後我會射在裡面……」

床笫間的Dirty talk男人自然不陌生,只是Harry從未想過當對象換成自己時會這般帶感。
一股無可言明的熱潮直竄向下腹,霎那間鮮有經驗的後穴甚至隱隱生出空虛的搔癢感,被稱為紳士代言人的Harry Hart此時像是個浪蕩的婊子,扭著屁股期待被狠狠貫穿和填滿。
這是第一回,年輕的騎士對於自己即將被另一個男人佔有的事實如此心癢難耐。
「別光說不練。」
見男人仍埋首在自己頸窩,索性將腿搭上軍需官的腰際,腳背在尾椎的位置催促似地磨蹭。

步調讓人打斷的男人不悅地擰起眉,咬合的齒列多用了幾份力道,在鎖骨的位置烙下清晰的牙印,末了又吮上吻痕這才甘願抬起頭。
翡翠色的眸瞳倒映出年輕騎士那張染上慾念的臉面,即便是這種時候,男人眉宇間的驕傲仍舊不變,唯有屬於紳士的包裝稍稍脫落,顯出更加真實的並非完人的本質。
「求我。」
玩性大起,後勤官張口吐出兩個單詞。

毫不意外地瞧見那雙琥珀色的瞳仁暗了暗,「要幹就幹,不幹就滾。」慾望在即,什麼道德禮教全拋諸腦後,往常壓抑的急躁脾性顯露無疑。
Merlin毫不懷疑,若是再惡意逗弄,此時還搭在自己後腰的長腿會在下一秒鐘將自己踹出門外。
思及此,Merlin忍不住低笑出聲,換來年輕騎士一個不滿的瞪視,而這令向來立場相反的魔法師更樂了,一口白牙全笑開了。
一如古代王者總喜歡以馴服野獸來展現自己的力量,名為征服的慾望天生就潛藏在男性的血液中,越發桀驁不馴的獵物越有征服的價值。


「如果平常也是如此就好了。」
隨口說著,邊取出口袋裡的保險套給自己戴上。
另一手沿著脊椎的凹壑撫下,來到隱密入口的指尖耐心地劃著圈兒好讓男人放鬆一些,這才就著潤滑的液體的一點一點地撐開緊緻的甬道,熱燙的內壁卻是本能地收縮試圖排拒外來的異物。

像是午覺被驚擾的豹子,男人瞇起一雙染上水氣的淺褐色眸子,仰著頸項調整呼吸,強迫自己久未如此使用的部位快些適應擴張的手指。
「哈、唔……是誰說了要射在裡面的。」
就算體內的異物感並不好受,年輕的騎士仍然不會放過這個能夠調侃對方的機會。

「Galahad別讓下半身成為你的主宰,你有保護好自己的責任。」
捏了捏男人的臀肉,語音落下的同時將自己脹大的陰莖頂進已經被稍稍操開的後穴,Merlin知道潤滑並不夠,被性器貫穿時必然會帶來疼痛,然而沒待Harry緩過氣,Merlin一開始便發狠似地大幅度抽插。
「聽見我說的嗎,Galahad?」
大掌牢牢掐在男人的髖骨處好阻止對方逃開,一下重過一下的進犯透出幾分懲罰意味。

「停止Merlin,這可不是任務中閉上你那張總是煞風景的嘴唔……」
好不容易熬過最初那彷彿要被撕裂的劇痛,褐髮的騎士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反駁男人並不陌生的訓斥口吻,然後換來狂風驟雨般的進犯作為回應,與平日的溫吞不同,此時的後勤官無疑是粗魯的。

「唔、該死的,Merlin你這是報復啊……」
悶哼著抗議著,Harry邊張口啃上男人的肩窩。
「不,我只是在執行諾言。」
紅腫的雙唇,眼角似乎隱隱噙著淚光,受制於人的年輕騎士看上去十分狼狽,屈起的腿被迫向外大大打開為方便男人動作的姿勢。
反觀Merlin成套的西裝除了有些發皺以外全好好地穿在身上,唯一裸露在外的性器則是埋在他人體內,退出而後插入,打樁似地硬熱的肉刃每一回都狠狠貫穿,直撞上深處的敏感點。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