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4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歡迎留言來玩//


「今天起比較晚呢,少爺。」
慢悠悠步入飯廳的男人頂著仍然惺忪的雙眼,「早。」邊說邊打了個大呵欠,睡意當前,什麼優雅和禮貌全都被拋到九霄雲外。
「果汁還是牛奶呢?」
「牛奶。」
半瞇著眼享受由落地窗照進屋內的光線,略啞的聲線透出幾分慵懶。

簡易的餐點很快就上桌,雖說時間已是中午,但剛睡醒的男人很顯然並不適合太過油膩的食物,簡單的總匯三明治搭配雞肉沙拉既清爽又無負擔。
滿意地看著自家少爺將最討厭的綠色蔬菜一片片吃下肚,阿爾弗雷德關切道:「昨晚不順利嗎?」畢竟布魯斯的生活作息總是規律,這種睡晚了的狀況十分罕見。
「不,只是對方人數有點多。」
日前阿克漢遭受不明人士,許多罪犯趁亂逃脫,為了早些恢復高譚的安寧,這幾天蝙蝠俠可說是超時工作。
一個又一個的混亂製造者,彷彿滿街跑的老鼠,抓都抓不完。

「我想你會記得小心不要受傷吧。」
「咳、那當然。」布魯斯嘴上說得理直氣壯,笑容卻有些心虛。
沒有拆穿自家少爺的謊言,老管家只是瞥了匆匆低頭佯裝忙碌的男人一眼,目光寫著縱容和無可奈何。

將自己吃完的餐盤收拾妥當,穿著寬鬆睡袍的男人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撲向客廳的長沙發,「酒足飯飽,阿爾弗雷的我覺得現在應該是午睡時間。」一改平日的穩重,男人用臉頰蹭了蹭沙發的扶手,懶洋洋地模樣彷彿曬著太陽昏昏欲睡的貓。
「如果少爺你想把辛苦練起來的腹肌付諸流水的話,我自然不會阻止。」
「阿爾弗雷德,你絕對是魔鬼。」
皺了皺鼻子,望著正在泡茶的老管家,男人不滿地嘟囔道。
「茶几上有幾封少爺你的信。」輕輕將添了紅茶的骨瓷杯擱下,阿爾弗雷德總是知道如何輕易轉移話題。
果不其然,前一刻還賴在沙發上的男人已經正坐起身,低垂著眉眼,手裡拿著信件神情很是專注。


扣除再平常不過的帳單或廣告,最令布魯斯好奇的是一封是來自邀請蝙蝠俠派對的邀請函,漆黑的卡片上頭除了寫有時間和地點外,更印有一個熟悉的蝙蝠圖案。
蝙蝠俠派對?
『你是否對蝙蝠俠有所憧憬呢?你是否也想披上戰袍打擊犯罪呢?那你一定不會錯過蝙蝠俠派對,也許你就是下個超級英雄。』
看著電腦螢幕上搜尋的結果,布魯斯忍俊不禁,說穿了就是那些年輕孩子們的聚會,但男人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這種聚會會給自己寄邀請函呢?
「是他吧,是小丑。」以指腹摩娑著夾在邀請函中的丑牌邊角,布魯斯陷入沉思。
亦許是動亂後的效應,小丑一詞甚至已經成了高譚市的禁語。
雖說布魯斯清楚地知曉前陣子的動亂與小丑無關,但很顯然市民們並不在意這點,他們只是需要一個標靶渲洩滿腔的憤怒和恐懼,而小丑正是最直接的選擇。

是否該應對方的邀請出席呢?
摸不透給自己寄信的人到底想做些什麼,然而幾天下來阿克漢的罪犯已經抓了不少,但警方始終無法掌握小丑的行蹤,這回或許能夠因此碰著小丑的誘因實在太大。
即便可能是個圈套,猶豫再三,布魯斯最後決定在夜巡之前到派對走一趟,就算沒有收穫,至少還可以親眼看看打著自己名號的派對是什麼樣子。



將蝙蝠車停在有些距離的暗巷內,步行至派對舉辦的酒吧,出示邀請函,沒有多受為難蝙蝠俠便順利進入派對會場。
親眼所見的派對與男人的想像沒有多少出入,還算寬敞的酒吧內燈光昏暗,播放著時下年輕孩子喜歡的搖滾音樂,中央舞池滿是隨著節奏扭動身體的人們,一旁的吧台則是提供五顏六色的氣泡調飲。

不過令男人驚訝的是,望眼所及,幾乎所有出席者的穿著都十分雷同,就是沒有成套蝙蝠裝的孩子也至少都戴上了蝙蝠面具。
望著一個個與自己體型不一的縮影,蝙蝠俠忍不住悶笑出聲,也難怪自己一套夜行衣在這種場合顯得完全無違和。
或許正如阿爾弗雷德所說,我不如就雇用這些小蝙蝠們替我巡邏,我也樂得輕鬆好好睡覺。打趣完,該辦的正事還是要繼續,男人自然沒有忘記自己特意來這兒是為了做什麼。

「嘿你的盔甲是用什麼材質做的,很貴吧?看起來真不錯!」
走過吧台,叫住蝙蝠俠的是介於少年和兒童間特有的青稚嗓聲:「欸我這裡有最新的好貨噢,想不想嘗試看看?」
蝙蝠俠自然不會不明瞭少年所謂的好貨是什麼,不外乎是大麻、冰毒或是一些刺激神經的亢奮藥丸,對於毒品在青少年間的猖獗感到不悅,然而此刻卻不是個修理毒販的好時機。
男人僅是瞥了發聲處一眼,便跨著大步逕自走上酒吧的置高點。

雖說高處的視野不錯,但僅能依靠一明一滅的迪斯可球燈光勉強視物。
蝙蝠俠張望了半晌,所幸在放棄以前,眼尖地瞧見隱在不顯眼角落,穿著和眾人都迥異的細瘦身影,除了蝙蝠面具以外,那一身鮮亮的紫色西裝男人說什麼也不會認錯,也只有小丑才有那個膽量在非常時期穿著幾乎是自身標誌的服裝出現在公眾面前。

無睱多做他想,側身閃過有些擁擠的人群,蝙蝠俠大步流星朝小丑的方向走去,沒料在經過吧台時無預警地一股沉重的力道由身側撞了上來。
裝甲吸收了泰半的撞擊,蝙蝠俠只是震了震,反觀撞上男人的少年捂著吃痛左肩倒在一旁。
抬眸朝人群的方向望去,只見另一個同樣身著蝙蝠俠裝束的少年忿忿然地轉身離開,顯然是兩人不知為了什麼起衝突。
「還好嗎?」朝少年伸手。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少年的臉上寫著難堪,狠狠拍開男人釋出善意的手,拾起落在一旁的蝙蝠面具,自己爬起身來。
「是嗎,那就好。」揚了揚眉,這種無傷大雅的插曲男人自然沒放在心上。
然而蝙蝠俠沒料到的是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人群,小丑早已不見人影。
是因為剛剛的騷動……

「該死的!」暗咒了聲。
男人咬了咬牙,一甩披風,也不管舞池內滿是人群,「讓開!」一聲低吼,粗魯地撞開每一個閃避不及的少年,如摩西一般硬生擠出能夠通行的空間。


「那個聲音……是蝙蝠俠!」
「難怪他的裝甲看起來好真實,他是真的蝙蝠俠!」驚呼不知由何出傳出,幾乎是同一時間,應和的尖叫隨之而來,「對對、就是他!我曾經在新聞上看到他!」親眼見著了偶像身影,這些少年自然不可能太過冷靜。
「你是真的蝙蝠俠嗎?」
「別拉著我。」
用巧勁甩開拉著自己披風的少年,男人此刻滿腦子都是那個該死的綠髮罪犯。
和這些因為親眼見到偶像而陷入瘋狂的少年相比,不知何時又會製造動亂的小丑顯然重要許多,只差那麼一步,說什麼也不能讓小丑在自己眼皮底下溜了。



將酒吧附近可能藏身的位置全都搜了一遍,拖著有些疲憊的步伐回到停放蝙蝠車的暗巷,沒料等待男人的又是一個驚喜。

「真是慢啊──」拖長了尾音,高揚的聲調滿是戲謔。
憑藉昏暗的路燈,只能依稀看出倚在車旁的人形輪廓,然而這並不影響蝙蝠俠辨別男人的身分。
花了大半小時的尋人未果,還在扼腕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而搞砸事情,蝙蝠俠怎麼樣也沒想到小丑竟會自己送上門來。

「派對的邀請函是什麼意思?是想讓我把你綁到警局讓那群暴民生吞活剝?」讓人耍著玩弄,男人的語氣自然滿是不悅。
「我特意讓你來看看那些小蝙蝠啊!穿著低廉服裝扮成超級英雄的孩子怎麼樣,可愛吧?」
「你做了什麼?」
「什麼都沒做,畢竟我捨不得看這麼多小蝙蝠受傷嘛。」只見小丑取下面具,蝙蝠俠有些意外地發現小丑面具下是罕有的原始容貌。
早已習慣男人總是沉默的回應,小丑揚臂攬住高譚騎士的頸項,身體的大半重量隨之壓了上去,「小蝙蝠這麼久沒見想我了嗎?對我特地安排的約會是否還滿意?」兩人靠的很近,鼻尖幾乎相抵的距離讓呼出的熱息輕易交融。

稍稍側過臉躲過小丑覆上來的唇,瞪著那張鮮少沒有畫上誇張妝容的面龐,蝙蝠俠沒來由地心頭一動。
僅在眨眼間,男人連忙扼殺胸口那已悄然滋長的不願言明的情緒。

「你不會只是讓我來這裡看這些假蝙蝠吧。」穩了穩心神,蝙蝠俠的語氣透出戲謔。
「沒什麼,亡命天涯的時候總會有些感傷嘛……如果我真的被處死了你會有點難過嗎,小蝙蝠?」眼稍微挑。
「禍害向來都長命,我只擔心你死不了。」
「小蝙蝠真無情。」
噘了噘嘴,嘟噥道:「雖然我早就知道了,聽了還是有些難過呢……不過算了我本來就不抱期望的。」即便沒有了驚悚駭人的妝容,小丑的表情仍是讓人瞧不出認真與否。
聳了聳肩,似乎是玩夠了,小丑轉身便要離開。

「你──」
說什麼也不能再放小丑離開……身體的動作總是快過理智,不讓罪犯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似乎已是本能。

轉過頭來,小丑看了一眼自己受制於人的手腕。
綠髮的罪犯也不著急,望向男人的眼帶著促狹,揶揄道:「怎麼,非要和我打一炮才甘心放我走?」見蝙蝠俠被自己激怒,小丑的笑容益發燦爛,猝不及防地欺身湊近男人,唇貼唇,這次讓小丑吻個正著。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打算晚些再回阿克漢。下次有機會再來一炮吧,我都有些想念你的粗魯了。」一吻方畢,小丑朝男人擺了擺手,離開的背影很是果斷。



阿克漢罪犯逃獄是何等嚴重的大事,一個個警察無一不是繃緊了神經,所以在連日超時工作下,阿克漢逃出的罪犯已逮著了大半,然而群眾最是在意的小丑卻仍然沒有消息。
畢竟小丑在逃,市民的安危自然受到威脅,高登在記者會上甚至為此向公眾道歉鞠躬。

就是男人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當時沒有及時攔住小丑。
派對已是幾天前的事情,然而這件事卻像是一堵大石重重壓在男人胸口,不只沒法與外人道,就是自己的認知也過不去。
懷抱著這種糾結而複雜的心情,夜晚巡邏時男人總顯得有些漫不經心,也幸虧除了一些小偷小搶以外沒有什麼事件發生,然而蝙蝠俠卻由空氣中嗅出風雨欲來的緊繃。

果不其然,在寧靜了數日後的今晚,沒預警的一聲驚天巨響劃破了夜空,起火點的化學工廠頓時陷入火海。

恰好在附近巡邏的蝙蝠俠搶在警消人員之前趕到現場,俯瞰著已經開始向一旁建築物開始蔓延的火勢,正愁沒有線索,卻沒想會瞧見數十個戴有小丑面具的人影不知從何處竄出,鬼鬼祟祟的躲進不遠處的暗巷。
悄聲無息地跟了上去,遠遠地只見相互推擠的男人們似乎分成兩派,因為距離太遠無法聽見聲音,但看上去很顯然是為了什麼起爭執。

正思忖著該如何應付這些小丑軍團,先前的案件斷斷續續逮了不少,卻因為對方只是聽令於人的囉嘍什麼東西也問不到。
「碰──」
一聲槍響打斷了蝙蝠俠的思緒,只見前一刻還揪著他人領子的男人已經抱著肚子躺在地上打滾,衣服很快便讓鮮血染紅。
情勢在轉眼間逆轉,眾人全嚇傻了,一時間所有人停下手邊的動作,直勾勾盯著開槍的男人直瞧。
第一個回過神的男人朝開槍的男人撲了上去,又是一聲槍響伴隨著慘叫,不意外那有勇無謀的男人也中彈了。
見自己人被放倒,其他幾個顯然是不同派別的男人顫抖著雙腿,十分沒有義氣地拋下躺在地上的傷者,跑得比兔子都還快。

原先十三人的小丑軍團,因為內鬨傷了兩個跑了四個,人數頓時銳減為七個。
出乎意料的發展讓旁觀的蝙蝠俠忍不住大呼驚奇,面具下的眉頭高高揚起,扯著嘴角搖了搖頭,只道這年頭連壞人也不是這麼好當的,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吶……
不過就蝙蝠俠的立場而言,這些不安分的傢伙鬥得越凶,自己也樂得越輕鬆。



也許能夠發現這些小丑們的作案目的為何,抱持著這種念頭,男人驅車跟在小丑軍團暗棕色的快遞貨車後頭,小心翼翼地保持著不跟丟,也不會被發現的距離。
推想過貨車的目的可能是紅燈區的酒吧、工業區的廢棄倉庫,或是出入複雜的碼頭,然而蝙蝠俠卻從未想過那裝滿化學藥劑的貨車會來到不多時以前才發生搶案的醫院。

下車步行,只見貨車停在醫院罕無人煙的偏樓,帶著面具的小丑們正忙著卸下車內一箱箱的物件分做幾趟運進醫院,熟練的動作不難看出小丑們對此相當熟悉。
還真是中大獎了!
暗暗歡呼一聲,原先只想著多少能夠尋些線索,這回倒是讓蝙蝠俠誤打誤撞找著了。

與認知中的窗明几亮不同,建築物內的燈光十分昏暗,雖說是大半夜,但四周除了冷氣運作的聲響外是一片沉靜,隨著越發深入,周圍的裝潢越發簡陋,黑暗的走道深處像是蟄伏了駭人的巨大野獸,隱隱透出不尋常的死寂氛圍。
悄悄跟在小丑軍團身後,繞過筆直的長廊和電梯,小丑們選擇了隱在茶水間後頭的偏僻樓梯,向下走至地下二樓,小丑們在樓梯口轉角處的巨大鐵門前停了下來。

鍵入密碼,大門應聲被推了開來。
與外頭的昏暗不同,實驗室偌大的空間燈光十分充足,眾多叫不出名字的器械擺滿了桌子,一個個面無表情的人們似乎不在意來人,只是自顧自地低頭動作。

「東西拿到了嗎?」
穿過忙碌的眾人迎上前來,一身實驗白袍,掛著細框眼鏡的男人蝙蝠俠並不陌生──正是稻草人克萊恩。
「當然,我需要將東西放在哪裡?」
「自己決定,隨便找地方放吧,我現在正忙著。」擺了擺手,男人的語氣滿是不耐煩,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手上裝有不明暗綠色液體的試管。

幾乎是放下手中箱子的瞬間,為首的男人語氣驟變,「是嗎,那真不好意思我要打擾你的正事了──」高亢而尖銳的語調蝙蝠俠自然不陌生。
「什麼?」
「碰──碰──碰──」
一連幾聲槍響來的突然,研究室內看上去是保鑣模樣的男人被輕易放倒了大半,「小丑,是你!」前一刻還忙於調和藥劑的稻草人猛地抬頭,瞪大了一雙眼。

「當然是我,你的阿克漢好鄰居啊,你用我的名義做了這麼多事情,我說什麼都要來和你收一點租借費不是嗎?」將扯下的小丑面具隨意丟在一旁,刺目的鮮紅微笑映著蒼白的底妝,是小丑一貫的妝容。
「嘿等等、我們不如坐下來好好談談怎麼樣?」
忙迭將手上的燒杯擱下,事態轉變得太過突然,用作護衛的男人傷了大半,面對益發逼近的小丑軍團,沒什麼武力值可言的稻草人本能地向後退縮。


「我們真的需要好好談談,知道嘛,我還真有些在意你和馬洛尼打著我的名號幹壞事!」
小丑舔了舔嘴角,皺著眉,做出一付既無奈又認真的表情,「雖然我不介意我幹的壞事再多個一兩件,但是我不喜歡被人陷害的感覺。」
「不!這絕對是誤會我的朋友!」
讓幾個大漢逮個正著,前不久還意氣風發的男人此時披頭散髮得很是狼狽,「嘿、讓他們動作輕點。」即便這種情況下,克萊恩仍是牙尖嘴利。

「比起沒意義的哀號,我更喜歡你回答我的問題。來吧,說說你和馬洛尼那傢伙是怎麼勾撘上的?」

「連讓我感傷的時間都沒有嗎……」
四肢被分別綁在椅子上,許是雙手被勒疼了,稻草人使勁掙扎的同時,轉過頭對著一旁的男人便是大聲咆嘯:「嘿、你弄痛我了!」
男人掙扎的動作太過劇烈,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稻草人連人帶著椅子已經重重地倒在地上,幾乎是同時間,帶有硫磺氣味的白色濃煙瀰漫了整個實驗室。

「咳咳、咳咳你──」
脆弱的雙眼被濃煙燻出淚來,好不容易止住了嗆咳,小丑幾個大步朝始作俑者的方向走去,「你這傢伙還想耍什麼花樣!」扯著稻草人的領子強迫男人站起身來。
「我還真是想做些什麼啊!哈哈哈哈──」
然而小丑沒料到的卻是克萊恩竟在濃霧中掙脫了箝制,待到白煙逐漸散去,赫然驚覺男人不知何時已戴上稻草人頭套的同時已經太遲了。
神經性的毒素的對人體而言吸收得十分快速,整間實驗室的人無一倖免,伴隨著物品碰撞的聲響,沉浸在恐懼想像中的人們一個個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一時間尖叫此起彼落。


因為擔心行蹤暴露,而站得較遠的蝙蝠俠倒是意外逃過一劫。
煙霧剝奪了大半的視線,然而只聽聲音亦能夠感覺出實驗室裡頭情勢大亂,自腰帶取出解毒的膠囊匆匆吞了一顆,逕自向仍然濃煙瀰漫的實驗室走去。

一如預期,偌大的實驗室中躺了一地因為中毒滿地打滾的人們,僅存穿著實驗白袍的一人正蹲在小丑身旁,嘟嘟囔囔地不知在碎唸些什麼以慶祝自己的勝利。

默不作聲地走近,將毫無防備的稻草人一腳踹開。
蝙蝠俠俯下身,伸手拍了拍不斷掙動和囈語的小丑,語氣隱隱透出幾分不可查的緊張,「吞下去,吞下去你會沒事的。」粗魯地捏開小丑的兩頰,將盧修斯特製的解毒劑塞了進去,直到確認對方嚥下膠囊。

一系列動作結束,眼見小丑逐漸恢復神智,蝙蝠俠這才將目光落在一旁的男人身上。

「我有沒有看錯,蝙蝠俠竟然給自己的死對頭小丑餵解藥呢!」
稻草人並非不想逃跑,然而方才蝙蝠俠那踢在背脊上的一腳卻是讓男人幾度想起身也力不從心。
雖說男人居高臨下的凌厲視線讓稻草人害怕,但意外見著這種奇景說什麼也要表示驚嘆:「蝙蝠俠你該不會是特地來救小丑的吧,英雄救美是天性,但你救這個罪犯可是怎麼樣也說不通。還是說你們根本就勾結已久吧。」

「唔!」沒有預期中的惱怒,回應稻草人的是挨在腹上結結實實的一腳。
「說!你和馬洛尼做了這麼多事情到底目的是什麼?」痛處被戳個正著,面具下的臉色越發陰鶩,蝙蝠俠下手自然不會留情。
「呸、我就是不說蝙蝠俠你這個膽小鬼能拿我怎麼樣?」
「我會打到你說為止!」說著,揚手對著克萊恩已經沒了頭套的臉就是一記勾拳,見男人仍然不願鬆口,蝙蝠俠的拳頭一下又一下的招呼上去,細皮嫩肉的精神科醫師怎麼受得了這種罪,不一會便被打得滿臉是血。
「別、別打,我說我說……」
伸手抹去唇角滲出的血絲,被打得渾身是傷的男人可憐兮兮地蜷縮著身子,咬著嫣紅的下唇,如實答道:「馬洛尼想要讓我給他研發新的合成毒品,好讓他能夠──」

得到了想要的資訊,蝙蝠俠自然不再施暴。
在與高登聯絡後,將渾身哆嗦的克萊恩垃圾似地丟在警局外頭後,男人駛著蝙蝠車便直往納羅斯島的方向去。
累了一整晚,剩下的收尾動作理當由警察來處理。




鬧了一連數月的事件總算是在今晚有了突破性的進展,至少對蝙蝠俠而言可說是暫告一段落。
將小丑悄聲無息地送回阿克漢,佇在頂樓,男人仰望著形狀並不圓滿的月亮,或許是心境上的差異,只覺得異常明亮。

吹風吹了好半晌,男人正忖著果真冬天的晚風冷得夠嗆,應該讓盧修斯給自己的裝甲弄上一些保暖設備,暗笑自己大概是有些累了,否則怎會想到這麼不切實際的提議。
抬手欲抹把臉,卻沒觸著那熟悉的金屬材質,這才赫然驚覺本該穩穩當當戴在臉上的蝙蝠面具竟在不知何時不翼而飛。

駭得男人連忙回想今晚發生的所有事情,撞見小丑軍團的內鬨、意外發現小丑的行蹤,最後還逮著了稻草人,一切都沒有異狀,除了──

該死、是那個吻……
捂著隱隱有些發熱的嘴角,蝙蝠俠暗罵自己怎麼會沒有即時發現小丑的反常,竟然不吵不鬧,僅僅是在自己唇角偷了個親吻便乖順道別。
想當然,面具就是在那個輕忽的瞬間讓人悄然順走。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