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Addiction【雲月】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白雲X孤月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Addiction
滲入骨髓、沁入心脾。
一如罌粟、痲非悄然不自知,甘願沉淪…
成癮。




帝摩斯無意識地跟在太陽後頭隨著之步入交誼廳,幾乎是在踏入交誼廳的瞬間,直襲而來的是混雜了各式酒精的濃烈氣味,足薰得人欲醉且嗆鼻。掩在額髮下的眉不著痕跡地擰緊,本能地抬起眸子略微巡視觀察了交誼廳內或坐或站的眾人。

沒錯,毫無意外地交誼廳內顏面酣紅喝得醺醉的是咱們備受崇敬愛戴,在大眾面前深具公信力極付民意的──聖殿騎士長。噢、還有前騎士長!




「噢噢、真是酒池肉林啊──…」剛好是讓全廳聞的清晰的嗓音,全然調侃的語氣讓在場的眾位現任騎士幾乎都在瞬間睨向發聲處,「…這般糜爛昏庸的景況讓人瞧見了還得了?」雙雙瞠得老大的眸子死盯著笑得妖冶絕美仍是不停口地叨叨揶揄的格里西亞。



首先發話的是自幼時便和太陽不對盤的褐髮青年,雖是與嗜酒著稱的前太陽騎士對飲了近乎整日,別於其他的騎士兄弟,或許是天賦本性使然,大地的面龐仍是不染絲毫緋色酒氣。

看似老實無害實則狡黠若狐的痞氣青年悶哼一聲,到出口的是毫不保留的挑釁:「呦、咱們的小公主回來了?怎麼,審判那傢伙捨得放你下床…」,刀削似的眉揚的老高,琥珀色的眼瞳半瞇,雖是隱起大半卻仍掩不住其中透出讓人無可忽視的彷彿野獸一般的邪佞與威脅。

言未迄,尚未來得及脫口的嘲弄被一只覆上膝蓋的嫩掌給硬生截斷,「…喬葛,別又和西亞吵起來。」


因染了酒意微薰而略為低啞的嗓聲竄入大地耳朵的瞬間,褐髮的青年下意識地低頭望向因不勝酒力而枕在自個兒腿上的藍髮人兒,幾乎在眸子觸著希歐嫩頰滿是緋酡半瞇著迷濛眸瞳的嬌憨模樣都要酥了骨頭,到嘴的調侃怨言什麼的早給拋到九霄雲外去,直想將惹人憐愛的暴風摁在軟褥上好生疼愛一番。

眉頭鎖得死緊,碧色的靈動眸子溢滿了被惡意挑起的慍怒,張口便要發作的霎那眾人的注意力──包刮正要冷言挑撥諷刺的太陽──被百年難得一見的幾乎可被譽為奇景的白雲的腳步聲給吸引了去,超過五雙共十隻的眼睛同時好奇而疑惑地望著直向交誼廳內其中一張貴妃躺椅大步走去的粉髮青年。

然而最最最讓眾騎士訝異幾乎要直呼〝噢、這真是太神奇了!〞的是──他們竟然聽到了…
──白雲騎士的腳步聲!!!


眾人險些壓抑不住伸手掏掏耳朵好仔細聽聽是否聞的真切確實而非集體幻覺的衝動,有生之年竟有幸聽到那個彷彿幽靈一般存在,總是默默地潛伏在你身旁而你從不會發現幾乎是沒有沉穩的幾乎自閉且沒有存在感的白雲騎士的腳步聲!


而讓眾騎士更為驚駭的似乎不只那彷彿天啟的跫音,而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彷彿凡事不上心世事不垂淚的帝摩斯‧白雲竟然面帶擔憂更甚是心疼,腳下步子紛亂毫無素日半絲的沉著冷靜。





蹲跪在貴妃椅的旁側,本能而毫無抗拒的舉動一如宣示對女王永遠忠誠的騎士,「維瓦爾、維瓦爾…」低著身子欺近似乎是醉倒了而趴俯在椅子上一吐一納均勻呼的孤月騎士,鼻尖幾乎相對的距離,低聲呢喃著人兒的名。

過輕的呼聲恍若囈語,青年的心思不禁昭然若揭──他心疼喚醒正在熟睡的人兒。


嚶嚶的哼嗔由略啟的櫻色唇瓣流瀉而出,扇似的羽睫翕動,半張的眸子迷濛,嫩掌子不客氣地貼上近距離的俊逸面顏摩娑探索,「唔、帝…摩斯?」,紫羅蘭色的瞳仁終是有些吃力地聚焦。

「別睡在這,會著涼的。」
下意識地伸手為甫轉醒神智仍不很清醒的人兒將垂落在額前的髮絲撥攏,道出的短句是平日用的語氣,殊不知這在其他眾騎士耳中聽來是何其曖昧與寵溺,「能走嗎?」。


白雲低語而呼出的熱氣悉數噴在敏感的頸間,維瓦爾不安分地扭動著,「…咯、會癢…」孩子氣地咯咯輕笑,撐著椅子上的軟墊坐起身來,出乎交誼廳眾人意料外地孤月衝著蹲跪在跟前的男人慵懶地打直兩臂,唇角綻出朵妖冶的靨花微歪著頭以近乎命令而非請求,或許說是變相地撒嬌會更為精確的聲調說道:「帝摩斯背我回房間。」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