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Blanc Reine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大地X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Blanc Reine
最喜歡你了…



暴風雙手捧著方才那能幹的副官亞戴爾給他送來的頗具份量的公文,只是信手翻了翻便發現並不是自己隊上的範疇。方皺起眉梢正思忖著要如何如何,便眼尖地瞧見太陽那易認耀眼的燦金色長髮,希歐忙踏出步子欲追上前去。

「西亞、」幾近及腰的蒼穹色長髮隨著暴風的疾走小幅度地飛揚,「噯、格里西…哎……」,甫一開口便見著那抹儷影熟稔地連門都不敲地走進該是屬於審判的與西亞比鄰的房間,向前探出的手有些頹然地垂下,語音隨著輕不可聞的歎息隱沒。

伸手揉了揉因徹夜未眠而酸澀得緊的眸子,暴風有些無措地、亦可以說是茫然地佇立在審判的門口,正以那未獲得適當休息的遲緩腦袋思量著該怎麼辦。



「…哼哈…慢、雷瑟…你慢嗯──…」

好半晌,失神得近至沉寐的暴風被妖嬈甜膩的低吟給喚回了神,長睫扇了扇,迷濛的紺碧色眸子盡是疲倦。腦中一片混沌的暴風做不出立即的反應,下意識地本能地去分辨那有些熟悉卻又妖媚的染了情慾的嗓音。

──…是、是西亞!?

終是辨出發聲的人兒和意會房裡頭正在上演的激情戲碼,僅僅是瞬間,暴風那本就素白的面皮寫滿了赧色,白皙的頸項給緋染了個透,一臉尷尬地杵在原地,眼觀鼻、鼻觀心,垂首低視那被自己絞弄得可憐的長袍下襬。




「希歐、你杵在那兒做什麼?」,搭救可憐暴風的是那溫儒的低沉嗓聲和那穩健的步伐聲,被點了名的少年滿懷感激地一雙綠眸子水霧霧地望向來者──笑得無害的大地騎士長。

彷彿溺水者尋著救命浮木似的,暴風忙迭伸手將喬葛的臂肘扯進懷裡死死地摟住,生怯怯地囁嚅:「你聽。」微微昂起直視大地的臉旁仍是燒得燙紅。


「哈…唔、雷哼嗯……」
黏膩嬌媚的吟嚶若有若無地由門板地另一頭傳出,彷彿隔靴搔癢似地帶著哭腔的誘人喘息撓得人心猿意馬,直想將礙事的門板拆了去好直視那滿室的旖旎。

大地真不愧是聖殿眾騎士們票選出的真痞子,俊臉上饒是玩味絲毫不見應有的尷尬羞赧,相反地,珀色的瞳仁熠熠地閃著狡黠的精光。
毫不避諱地直接道出那被人偷聽的兩位當事人,「太陽和審判他們怎麼了嗎?」,褐髮的優質青年伸手撫上人兒靛藍色的長髮,「希歐是有什麼困難嗎?」低沉溫柔的嗓音彷彿誘哄。

都是亞戴爾副官害的!噢、不。是這整疊公文惹出的麻煩!
聞言,不知所措的暴風忙迭將抱在懷中的整疊公文望喬葛懷裡塞去,好不容易鬆了口氣的人兒悄悄地在心底腹誹。

茶褐色的眸子快速地掃視了幾行字,性感的薄唇了然的揚起,是直白的興味。
「是要給太陽兄弟的對吧?」,如期然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大地溫柔地抽回被人兒篡在懷裡的臂肘,予那滿是複雜神色的目光報回儒溫的微笑,安撫性質地伸手捏了下暴風的鼻尖。


象徵性地叩了叩門板,未待裡頭的主人回應便推門而入,喬葛態度坦然地彷彿本該就是如此,俊帥的臉龐絲毫沒有因為擅自打斷滿室的旖旎氛圍而感到歉疚,褐髮青年唇邊噙著的笑意痞極。
對於眾女仕殺傷力甚強的溫吞淺笑此時看在雷瑟眼中刺目的緊,潭般幽深的墨色眸子刃似地直狠狠地想在大地那逸氣面龐瞪出個窟窿。

視那擺明了送客威嚇目光為無物,咱們的大地騎士朝雷瑟摟在懷中以薄被籠了個全的人兒昂了昂下頜,嘴角勾起的弧度更為玩味,「聽說太陽兄弟在這兒,怎麼沒瞧見人呢?」,半覷茶色眸瞳閃著直白的挑臖和揶揄,好看的眉挑得老高,朝雷瑟揚了揚手中的公文,「呶、審判兄弟,看這公文是要給你送進去還是你親自出來拿?」不改惡質地用那以溫吞為著的緩慢語調問道。

「放到一旁的桌上去。」

瞧著平日冷靜的審判惡狠狠地怒視著自己,那咬著牙敢怒不敢言只能沉聲回答的樣子讓大地的心情很是愉悅,前幾日被太陽的調侃也算是抵銷了。


將公文往桌上一擱,甫一轉身便見著一綹蒼靛色的髮絲在門板邊若隱若現,應該是希歐在外頭待的不耐終是決定看個究竟。一個快步迎上前去,大掌準確卻無比溫柔地在藍色眸子觸及任何畫面之前掩上,「哎、別!見著了不乾淨的東西可不好。」

攬著蒼髮人兒細韌的腰側半摟半推的將暴風送出門外,反手帶上門板前不改惡質地,喬葛〝好心〞地提醒道:「審判兄弟、別說我沒提醒你。是說〝辦正事〞時可得小心點,可不是?」頓了頓,才又輕笑出聲,「…還有、那太陽兄弟的公文,別慣壞了他吶!」眉梢細微地挑起,琥珀色的瞳仁飛快地掠過一絲別於平日的罕有肅氣。




就著兩掌緊密嵌合的姿勢,大地領著臉蛋上頭寫滿倦意的暴風緩步走向長廊的另一端,「希歐、太陽那傢伙的公文多的是人能夠處理,別由著他們偷懶。」伸出另只掌子寵溺地梳揉著靛青色的長髮,語句裡多是心疼暴風過分的操勞。

熟稔自然地推門而入,正垂首悵然若失的褐髮青年錯過一旁的藍髮人兒眨著眸子盯著殘有餘溫的掌子直瞧的失落模樣。
晃了晃腦袋,孩子似地興奮地撲向那以海藍色為基調的床褥,找了個好位置,還穿著長靴的暴風微蜷起身子便要沉沉的寐去。

「希歐、你的袍子和靴子,脫了再睡。」
被打擾的人兒無意識地低嗔了聲,翻個身不予理會。

又低低地喚了聲,「…希歐」語氣中滿是寵溺。
半寐半醒的暴風終是睜開的蒼色瞳子迷濛地瞧著坐在床緣的褐髮青年,懶懶地朝喬葛伸出雙臂,「吶…喬葛幫我脫…」人兒的唇角邊掛著全然依賴的弧度。

「你這傢伙…」嘴角邊的笑意無奈且溫柔,大掌一把撈起仍賴在床上的人兒。
任暴風倚在懷裡不安分地扭動,大地俐落地挑開騎士袍前襟繁複的釦子,掌子由肩胛順著背脊撫下示意人兒打直腰桿好方便自己伸手解下希歐繫在腰間的束帶。

垂首瞧著被扯落的腰帶,暴風呵呵地輕笑出聲:「喬葛好色噢…」蔥指調皮地滑過大地的眉間和鼻樑,粉琢的面上是純真的嬌憨,被長睫掩下的蒼穹色眸瞳滿是睏意。
珀色的眸子沒有忽略人兒眼底的疲倦,「手張開打直。」視暴風的囈語為無物,大地平淡地道出指令。

僅是幾個動作便將穿脫皆不便的騎士長袍替暴風輕鬆地褪了下來。

將睏倦地寐去的希歐隻手攬腰抱起,柔地放上蒼藍色的床褥,大地一個俯身欺近人兒,長指順撫著近及腰的髮絲,嘴角邊的弧度很是溺愛。指腹輕掠過因未充分休息而有些紅腫的眼瞼,對待高貴神祈般膜拜似地,薄唇輕柔地印上希歐光潔的額首。

謹慎而小心地起身,深怕稍稍的騷動便會驚擾沉寐的睡人兒,緩步走向暴風那仍是堆滿公文的桌子,拉過椅子便埋首處理如山似的待辦事項。





「…喬葛、…」
夢中的人兒輕聲的囈語,微微揚起的弧度是因為那永遠溫柔的褐髮青年。

吶、大地大地…
被緊緊牽著的手很溫暖,你唇邊的笑靨很燦爛,那厚實的肩背是能擋下一切的盾……
偷偷和你說噢,我最喜歡喬葛了。

所以、要一直在一起──…


「…喜歡」
褐髮的青年驀地回首,琥珀色的眼底映著人兒熟睡的臉龐,淡笑。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