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Noire Chevalier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大地X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Noire Chevalier
謹遵您的指令!



擦得黑亮的皮靴在純大理石的地面敲擊著規律的節奏,聽這過快的拍子顯然這靴的主人正以幾近奔跑的速度朝向一個目標前進…長廊底端、該是屬於暴風騎士的房間。

「希歐、希──…欸…?」
咱們以君子風範出名的大地騎士不知何時養成與自身貫徹的紳士風度全然迥異的壞習慣
──毫無形象地在望不著邊的迴廊奔走及嚷嚷。
是欲改變向來的敦厚溫和路線,亦是獨對一人的任性?

適才自己很是大聲的呼喊,沒獲得應有的回應讓大地有些奇怪,劍眉略揚了揚、總笑得不正經的俊逸面龐此時滿布疑惑。倘若是平日暴風該是早他一步──彷彿命定般的準確──打開門扉,有些無奈地探出頭,嘴也不忘叨念著什麼〝不該這般無禮地影響到其他騎士的作息〞或是〝要有身為十二聖騎的自覺〞一類的。
但、回應他的卻是…仍在長廊低迴的己身的聲音和那今日看起來尤其礙事的緊閉門扉。

大掌覆上門把直接省略敲門便兀自推開進入
──不符合紳士作為的罪行又加上一條:未經他人許可便擅自闖入。




一貫輕浮的茶褐色眸子在接觸到房內人兒的瞬間似是閃過了抹名做〝寵溺〞的情緒,反映出暴風孩童般天真的睡顏。總是閃著神采的紺碧色眸子掩在輕闔上的眼瞼下,似扇的羽睫纖長得讓人無法相信熟睡中的人兒是個有著驕陽般燦爛笑顏的大男孩。

頎長的人影悄聲走近俯在堆滿公文的辦公桌上休息的希歐,大掌似是跳過大腦這環節無意識地撫上較蒼穹更為耀眼的靛藍髮絲,如是對待神賜恩典的輕柔。

「…嗯…」
聞著似幼犬撒嬌般的輕嗥,青年先是愣了下,全然溫柔的顏面毫不保留地笑開,罕有的──獨為一人。
身體總較思考迅速些,長臂一攬隻手抱起熟睡中的人兒,動作盡可能地放輕不願驚擾好不容易偷閒休息的暴風。嗯?這傢伙、輕的過分吶…真的有好好吃飯?大地不禁暗忖,納悶之時大掌也不忘探上人兒的腰際捏上一把。

就連下意識的動作都能吃豆腐吃的如此從容而不自知,彷彿本該如此一般。大地真不枉為聖殿眾人私下一致票選出的偽君子真痞子,過分的痞氣不知何時早已鏤入骨中。


將懷中的人兒輕放在以海藍做基底色的的床褥。

好半晌,側坐在床邊的青年似是對於界在己身與沉睡人兒間的距離不甚滿意地挪了挪臀部。好看的眉一改平日溫吞有些張狂地揚起,還是那樣遠啊──…很是不耐地暗忖。
薄唇笑得似只野貓成功偷腥的曖昧,一個俐落的翻身喬葛就這麼順理成章地躺在毫無防備的人兒身旁,褐色的眸緊瞅著自幼看大卻仍覺得很是細緻的臉蛋瞧。大手毫無猶豫地、彷彿本該如此理所當然地撫上大地完美線條的肩胛,指腹隔著騎士長袍順著脊骨來回刮搔著。


所有的動作都不需再三演練便如此自然,果真是因為抱慣了女人。
這選項是絕對不會出現在聖殿外的任何人腦中浮出,因為大地騎士長在他們心目中是個〝總笑的傻氣且不擅長和女生相處的敦厚君子〞。

是、大地騎士不擅長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和女生相處!


長指在粉頰邊磨蹭舉動似乎驚擾了人兒,纖睫微顫了顫,似水般透明的眸子半睜了開,「…嗯、欸…喬葛?」,因睏意略啞的嗓音掺著暴風特有的慵懶,卻不難聽出語調中的心安。伸手揪住大地的胳臂,將之拉近甚是完全貼上自己的臉龐,同家犬撒嬌似的以面頰輕蹭著,貪戀一旁傳來的體溫般希歐整個身子向一旁的溫度偎了過去。

兩人幾近相擁的姿勢讓大地無法忽略懷中人兒規律均勻的吐息及那總較自身略高的體溫。望著暴風全然依賴信任的面龐,唇邊勾起抹寵溺的弧度,有些無奈地忖著:你根本還沒長大嘛…體溫和孩子一樣。




敲門聲總在讓人無暇且無心理會時響起。

「暴風兄弟,那天我──…哎呀、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顯然是來找暴風的格里西亞先是刻意地頓了下後佯裝驚訝地笑問道。
那遠近馳名、太陽騎士的和煦微笑此時在大地眼中是何等刺眼,褐眼死瞅著太陽那擺明就是〝喲、連自家十二聖騎都弄上床〞的揶揄表情。

狀似沒有接收到大地那〝閉上你的嘴然後快給我滾出去〞的眼神,兀自說道:「大地兄弟啊──…是說、你有沒有看到暴風兄弟?」,蒼穹色的眸子笑得狡詐,再次刻意忽略茶褐色眸子掩飾的火慍,「啊啊──大地、你要在這抱〝女人〞,有先經過暴風兄弟的〝同意〞?」

聞著那很是刺耳的調侃,平日溫敦的形象早被拋到九霄雲外,況且對這精明得過火的太陽騎士根本用不著那東西,咬著牙壓低聲量怕驚醒懷中熟睡的人兒,「該死的太陽,你給我──滾‧出‧去!」字字都承載著好不容易從齒縫間迸出的不滿。
「好、好、好,我走便是了。要溫柔的對待人家噢!」唇邊彎起的弧度越發燦爛,太陽似乎很滿意大地的反應,滿足似地轉身步出房間,帶上門扉前還〝好心〞地提醒道。

好你個格里西亞、說什麼女人嘛──…
暴風是個男的,十足的男人。
他當然會溫柔,他喬葛‧大地可是個君子,是有著正常性向的紳士!


茶色的眼眸死盯著那數秒前方被闔上的門扉,大掌煩躁地將一頭褐髮抓亂,思量著要如何回報這該死的太陽。
在他和審判親熱時無預警的闖門?亦或是在審判面前讒言太陽和魔獄是何等親密?
──…後者的功效似乎大些,又能進而增加他們兩人間的情趣!
瞧、就說大地騎士長不是偽君子。做事前總會替同袍精打細算…

「喬葛、喬葛…」
思緒驀地被輕柔的嗓音打斷,一只較自己嫩白許多的掌貼上前額,還未會意這莫名舉動的涵義,如蔥的指又探向青年高高攏起的眉間按撫著,「在想什麼?喬葛你表情變化很快很有趣呢!」暴風不知何時醒來,翠綠色的眸子望著大地輕笑。

大掌在少年藍得過火的靛髮上搓揉著,同方才與格里西亞說話時的惡狠迥異的溺愛:「你不繼續睡?分明很累不是。」翠綠色的眼瞳直視暴風明顯帶有睏意的眼底。
「…嗯。」暴風整個人乾脆蹭進喬葛懷裡,挪了個舒適的姿勢,又沉沉的睡去。

薄唇劃過人兒光潔的前額,淡笑著。


暴風不是女人,他同那些女人不同。
他是特殊的存在,想一輩子守護的對象──…
他、喬葛‧大地,一輩子只會追尋那抹靛藍色的影子,唯一的。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