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Chapter5 【槍牌】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LOL英雄聯盟衍生,CP為葛雷夫×逆命,相愛相殺好基友www
*歡迎留言來玩//



「喲、外頭貼滿了你的照片,果然人帥什麼照片都吃香啊。」

高碩的身影隨著揶揄的嗓聲一同出現,反手將門板帶上,熟門熟路的模樣看在逆命眼中便止不住胸口翻騰的惱怒。
明嘲暗諷是何等尖銳,面對男人又一次的不請自來,逆命手上持續忙碌著頭也沒抬,不冷不熱地反問:「你來做什麼?」
「身為這麼久的朋友,我只是來關切一下,不知道成為通緝犯的感受如何?」
「你做這些事到底想得到些什麼?」
「你說呢……」
嘴角噙著不明所以的笑意,一直以來葛雷夫的答案都是語焉不詳。

雖說始終摸不透男人的目的,逆命仍不是任人欺負的主,眼尾一挑,「滾!滾出我的視線內!」手中的三色卡牌同時擊出,生生在閃避不及的男人面上留下一道不深的血痕。
即便受了小傷,葛雷夫眼底寫著挑臖得逞後的暢快大笑離開。


無人的公路一望無際,新月和星子綴在墨色夜空中時明時滅。
左手斜靠在車門上,逆命嘴裡叼著並未點燃的菸,單手操控方向盤的愜意模樣看上去一點都不似逃亡該有的狼狽模樣,後座堆滿了乾糧、酒水、儲備用油等等必需用品,逆命自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自己的準備可謂十分充足。
純黑色的經典款老爺車一直以來都是逆命的最愛,而今香車名酒一應俱全,獨獨缺了美人……逆命心頭正在為此遺憾,沒料一路光明的車燈竟讓不知什麼給擋個正著。

該死……
距離出事的小鎮還沒多久,自己的運氣究竟是何等糟糕才在這種黑燈瞎火的地方碰著人?這些日子諸事不順遂讓逆命忍不住暗咒出聲。

手腕一翻,卡牌落入指間隨時戒備。
擰著眉,思尋著若真是碰上那群橡皮糖似的煩人警察該做何反應,畢竟那可不是能夠乾脆滅口的對象,然而沒讓逆命有更多時間遲疑煩惱,眼見車子距離目標物越發靠近,卻赫然發現那抹魁梧身影意外的熟悉。

「麥肯‧葛雷夫該死的怎麼是你!」
前一秒鐘還緊繃的神經驟然鬆懈,緊攥手中的卡牌在同一時間收回袖口的暗袋,藍眸衝著來人大大翻了個白眼。
「不然你以為是誰,警察或是其他追兵?不如你就乾脆點承認看到我的時候大大鬆一口氣吧……」說著,在逆命反應過來以前葛雷夫已經自顧自地開門上車。
「欸你做什麼!」
「不會讓我搭個順風車也不肯吧?」
面對逆命的白眼葛雷夫彷彿沒瞧見似的,兀自說得愉快:「嘿我可幫你順道帶了宵夜,貝果漢堡搭配厚實的牛肉別說你不喜歡。」
也不管車主滿腹疑惑和警戒,葛雷夫東摸西摸地給自己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窸窸窣窣拿出紙袋內的熱狗和甜甜圈便吃了起來。
只見副駕駛座的男人一口雞柳一口漢堡吃的津津有味,饒是逆命再不願意,濃厚的起司味也在頓時充盈了整個鼻腔,然而葛雷夫那是厚著臉皮搭便車,反觀逆命則是必須餓著肚子繼續開車,磨了磨牙,逆命不禁在心頭腹誹

「餓了嗎?要不要來一口?」
斜睨那雙帶笑的眸瞳,逆命張口便惡狠狠地咬上男人送到嘴邊的熱狗,尖銳的目光和咀嚼的力道彷彿是將嘴裡的肉塊當做葛雷夫這人狠狠咬碎。
「嘿這麼大口,我還要呢……」
沒讓葛雷夫來得及把話說完,逆命張嘴又是咬了好一大口,有些挑臖地低哼了一聲,帽緣下的藍眸閃著報復成功的得意神采,而逆命沒注意到的是身旁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在無奈之於是何等包容。

為了籌劃完善的逃亡計劃,逆命不眠不修又是張羅車子又是打通關係忙得不可開交,空虛大半天的肚子在食物誘惑下,逆命也不在意自己任男人你一口我一口的餵食舉動是如何曖昧。
很快地食物讓兩人分食完,隨意收拾過後葛雷夫打了個呵欠,整個人躺進勉強稱得上舒適的椅座便要進入夢鄉。

眼皮方才落下,卻又在下一秒鐘驀地睜開。
由紙袋中撈出一把小巧槍械,也不管逆命正在開車便扔進男人懷中:「這給你。」
「幹什麼?」被打個正著的男人口氣自然不善。
「搭便車的費用我可給你了,司機你可得好好開,我要睡了。」無視逆命橫眉豎目,葛雷夫就要闔眼睡覺。
「嘿這東西我……」
「別說你不會用啊,槍不是必備的防身物件嗎吉普賽流氓。」一句話堵得逆命險險咬著舌尖,望著逆命有些怨毒的目光,葛雷夫仰頭就是笑得毫無遮掩。
「要不要我教你啊。」
「滾!拿開你的東西,防身的事情不用你來操心!」逆命惱羞成怒,將近乎女士槍般小巧的武器扔回男人懷中。
「算了,不喜歡就還我吧,到了再叫我。」聳了聳肩,葛雷夫也不在意,隨意將相較一般左輪更為精緻小巧的槍械塞進腰間的槍套,倒頭便呼呼大睡。

瞪著男人平靜的睡顏,逆命眉間緊蹙。
……葛雷夫到底想要做什麼?口口聲聲說要來尋仇,也說了不會放過自己卻又遲遲沒有下手,雖說總是使計阻撓,卻又像是搗亂一般只是為了讓自己陷入麻煩,始終沒有將自己逼入絕境。
而最令逆命想不透的是葛雷夫為什麼非要纏著和自己一起逃亡,男人公路上有預警的攔車自然不是巧合,然而在葛雷夫有心陷害下逆命落得通緝的身分,但這和男人其他的行為卻又有所牴觸,而那把堪稱是搭便車費用的左輪又隱含了什麼樣的意思?

懷著千愁萬緒,線條優雅的黑色車身融在夜色中,彷彿矯捷的豹子無聲無息地奔馳在無人的公路上。



除了必要的加油和食物補給,逆命沿著公路一連開了數天來到幾乎沒什麼觀光價值的偏僻小鎮。
將車子和可能留下行蹤的東西處理完畢,兩人一身輕便地走近巷末不起眼的小旅館,敗破的程度和鎮上其他旅館不相上下,但周圍店家隨意堆放的木材和垃圾若是碰上了什麼危機事件都是很好的掩護。

老舊的木質地板在有人行走的同時總不免會發出細碎的聲響,一前一後走進房間,砰一聲將門帶上,確認阻隔外頭視線的同時,逆命幾乎是迫不及待地發難了:「為什麼只要了一間房?」
「我沒錢嘛,還是你要替我另外出房錢?」眉一挑,說著無賴發言的葛雷夫一臉理所當然。
深吸一口氣,面對流氓逆命自知多說無益,「你睡沙發,蹭吃蹭住的人沒有選擇權。」身為金主的逆命忙迭先一步取得床鋪的使用權。

逆命逕自說完也不待葛雷夫做何反應,兀自繞著房間仔細打量。
常年的騙徒生涯,養成逆命每到新環境總要率先觀察周邊環境的習慣,價格偏低的房間可說是十分窮酸,兩張個人沙發、一張床、一張木桌和一個不大的衣櫃,這意味房內沒有任何能夠藏身的地方。
嵌在牆壁上的老舊窗框狹小得甚至無法容納一名成人穿過,朝窗外望去盡是灰濛濛一片,常年堆積的灰塵大大降低了視覺可見度,即便瞇著眼仔細觀察亦只能勉強瞧見道路旁的輪廓,雖說並非毫無逃生方式,這卻無法改變本身環境惡劣的本質。
指尖在窗欞邊輕敲著,腦中預設了各種若是面對追兵能夠全身而退的方法,就算後頭沒有追兵,也無法肯定不會突然碰上什麼麻煩,至於那死纏爛打始終搞不清楚其目的的男人就先擱在一旁,畢竟對逆命而言放任葛雷夫在外頭悠晃不知何時反咬自己,還不如帶在身旁來的乾脆。
就是有什麼小動作,也至少是在自己眼皮底下……

「把手伸出來。」
「哼?」思緒被打斷,向聲源望去鼻尖卻堪堪撞上朝自己欺近的男人,「做什麼啊你!」飛快地向後竄開,大聲嚷嚷著試圖掩蓋自己的不自在。
「你左手臂的傷口還沒處理吧。」
「沒事。」
葛雷夫也沒說話,只是定定望著逆命的後腦什麼也不做。

良久,逆命敗下陣來,「又不是女人這麼嬌氣,這種程度的傷口就算放著不管也不會怎麼樣。」嘟嘟囔囔著將左臂交到男人手中,跟著葛雷夫到床邊坐下,逆命面上寫著尷尬和不情願。
嘩啦一聲將床單的撕成條狀,葛雷夫也不說話,拿起手邊還未喝完的酒瓶便往逆命的傷口倒,不意外聽到男人吃痛的抽氣聲,「還知道會痛啊。」低笑著嘲諷道,手也沒閒著給傷處上藥過後便狠狠地纏上布條。

「好了。」
說著,男人手下甚至不輕不重地在逆命傷口處輕拍一下。
男人的動作很粗魯,即便只是一個輕拍對傷口而言亦是會有些吃痛,逆命也不是傻子,葛雷夫這廝明擺了是刻意為之,然而逆命想不透的是男人惱怒的理由,傷口生在我身上,要不要處理和別人什麼關係……撇了撇嘴,逆命連忙給自己有些心虛的意志做建設。
「哼、包得還是和以前一樣難看。」在刀口上舔血過日子的人怎麼可能不會包紮,三天一小傷五天一大傷的規律讓葛雷夫就是不願也練得一手熟練的包紮技巧,逆命說的這話是明擺了雞蛋裡挑骨頭。
「那你自己拆掉重包。」面對逆命的刻意刁難,葛雷夫有的是方法。

讓葛雷夫一句話堵得無法回應,逆命悶哼一聲背過身去,悶不吭聲將手中的牌玩得飛快。

「變隻兔子或鴿子給我看看。」突如其來的聲音驚得逆命手中的紙牌險險落下。
「誰是魔術師啊!」
「嘖、都過那麼久了還一點進步都沒有。」
「你──!」
面對男人的惡意挑臖逆命半瞇起眸子,恨的牙癢癢卻又拿男人沒辦法,隨手將卡牌朝男人面上襲去,「閉嘴我要睡了,你這吃閒飯的滾邊涼快去!」也不在意是否擊中目標,逆命捲著被單倒頭就睡。

在逆命半夢半醒之間,只聞身後的門板讓人打開後輕輕闔上。



日子在平靜的假象下又過了幾天,逆命不禁暗諷自己彷彿讓人禁錮在高塔的公主,沒有自由沒有娛樂,就是食物也得從男人手中搶奪方能勉強糊口,當然逆命也不否認搶食過程算是這些日子稱的上娛樂的一部分。

老舊的木質地板嗄吱作響,沉重的步伐不難判別來人的體型魁梧高壯,由遠而近最末停在自己房門前。
動作如貓一般靈動,逆命輕手輕腳地走近門邊,背脊緊貼牆面,攥緊了手中的三色卡牌伺機而動,然而逆命這般嚴正以待的戒備卻不是為了警察或是任何追兵。

在門板打開的瞬間,手中的卡牌擊出,在目標停頓的霎那啪一聲長臂一撈,將散發食物香氣的紙袋整個揣進自個懷中。
「哈!」任務一如預期那般成功達成,逆命衝仍佇在門邊的男人咧開得意十足的笑容,小模樣神似偷腥成功的貓。

「啊──又是漢堡和捲餅,我想吃牛排和熱狗,」
幾乎將臉整個埋進紙袋中,逆命翻動食物的動作彷彿餓極的幼崽,將薯條塞進嘴裡的同時邊抱怨道:「為什麼要買這種牛才吃的東西啊,我要肉。」除去外表和本事不論,逆命性格的本質有些近似於撒嬌鬧脾氣的孩童。
「你吃太多肉了,那盒沙拉是你的。」
無視男人死死瞪著沙拉彷彿有深仇大恨的怨毒目光,葛雷夫逕自取過逆命挑剩的捲餅和薯條,以牙齒撬開啤酒瓶蓋,仰頭便喝了大半。

「欸,你把我的火雞捲餅拿走了!」
只聞一聲驚呼,葛雷夫抬眸就見逆命整個人撲了上來,沒等自己做出反應,只覺得手上一緊,逆命低頭就著自己的手便啃了好一大口捲餅。
「唔嗯、蜂蜜芥茉醬真不錯,我用全新的沙拉和你換剩下的捲餅。」
「才不要。」
無視那雙閃著精光的潭藍色琉璃,葛雷夫三兩口就將捲餅塞進嘴裡,最末還不忘朝逆命投去挑臖的目光。

「欸葛雷夫你!」
阻止不及,逆命只能氣哼哼將悶氣撒在漢堡身上,咬了好一大口非要將兩頰硬是塞得鼓起。
「你要嗎?剩下兩口。」
見氣頭上的逆命仍紋風不動,葛雷夫又接著提醒道:「我可是只買了一瓶。」不意外瞧見男人面上有些動容。
「算了,我自己喝……」話還沒說完,手中的酒瓶便讓逆命一劈手搶了過去。
仰頸將近半瓶的啤酒一口飲盡,冰涼的液體滑過喉嚨帶來幾分細微的灼燒感,方才搶食的不快頓時一掃而空。

「笑什麼!」
聽聞葛雷夫的低笑,瞪大了眼,逆命惱得耳廓有些發紅,暗道兩人的敵人身分怎會在不知不覺間消弭,方才的瞬間甚至產生以往合作無間的錯覺。


而逆命不知道的是,除了自己以外,另一位當事人也產生了同樣的錯覺,正是這份若有似無的錯覺,驅使葛雷夫做出一個意料外的決定。


將字條壓在喝空的啤酒杯下,葛雷夫起身離開隱藏在巷尾幾乎沒有的偏僻酒吧。
除了上一回刻意拖延時間告知以外,葛雷夫這回甚至讓人傳遞了半真半假的消息,說穿了不為其他,只為了爭取更多與逆命的相處時間。
對別人來說可謂背叛的決定並未花費葛雷夫太多時間猶豫,畢竟購買情報的對方不過是個臨時的合作對象,當兩方利益有所出入時,選擇犧牲對方保全自己自然是理所當然──萬事隨心而已,這就是騙徒的生存法則。





愚人節沒什麼好發的
更新一下槍牌www
是說這CP的糧還是好少啊 明明都是官配了QAQ

題目:電玩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很喜歡這篇啊啊啊啊啊(倒地亂滾
兩個人的曖昧互動好美QQ
\官配萬歲/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很喜歡這篇啊啊啊啊啊(倒地亂滾
> 兩個人的曖昧互動好美QQ
> \官配萬歲/

他們兩個超高調的啊!!!!
相愛相殺超萌(艸
官方前陣子又幫他們正名大概要確定在一起了(???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