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3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歡迎留言來玩//


與外頭的吵雜不同,包廂內顯得安靜而昏暗,幾個身材姣好的陪酒小姐圍坐在男人周圍,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淫靡的酒氣。

「東西都安排好了?」啜了口紅酒,斜倚在長沙發上與女人調情的男人驀地揚起頭來。
「是的。」
「賣家那邊的狀況如何?」男人的手掌貼在女人白皙的大腿來回游移,語調輕鬆。
身材壯碩的男人畢恭畢敬地答道:「已經和對方談妥,貨源沒有問題,只等交易的時機。」
只是點了點頭示意聽見,男人不再多說些什麼。

正事已安排妥當,男人與女人嬉戲自然不遺餘力,「美人兒,為了慶祝我的生意順利,我給你開瓶酒如何?」調笑道,不規矩的掌子早已探入女人的胸口,顯然很滿意自己所觸及的豐盈和柔軟。



「小丑軍團橫行高譚,噩夢重演!」
頭版上頭斗大的標題就是想沒看見也不可能,記者使用的文字寫的相當煽動人心,左一句噩夢重演,右一句高譚淪陷,將一個簡單的搶案形容成是世界末日,除了強調匪徒戴有小丑面具以外,其他的細節倒是什麼都沒寫清楚。
不過案件經過大抵是與日前發生的幾樁搶案大同小異,全都是戴著小丑面具的惡徒,趁夜搶了化學工廠、診所或是醫院等地,一連三起搶案手法如出一轍。

在幾次案件中,逮著幾個沒有來得及逃離現場的漏網之魚,然而戴著面具的匪徒卻是一問三不知,別說是否知道首領是誰,他們甚至連搶的是什麼都不清楚。
目前警方釋出的消息仍然含糊不清,說不準行兇者的身份和目的為何,不敢斷定是否真的是關在阿克漢的小丑遠端遙控犯罪,又或是其他模仿犯意圖誤導警方。
然而對媒體而言,小丑的靶子醒目而顯眼,危言聳聽的言論想必讓報紙的銷售量高了至少三成。

將閱覽完畢的報紙摺疊整齊,又拿著骨瓷杯走進廚房清洗乾淨,一系列動作完成後布魯斯這才正式告別自己的日間身分。
外頭眾說紛紜,然而對蝙蝠俠而言,有些問題男人更希望能夠親口聽聽最大嫌疑人怎麼說。
先前小丑以好幾起的爆炸案逼自己重批蝙蝠裝甲,當時他的目的已經達成,沒道理這回故技重施。



獨立於本島外的納羅斯島上最有名的自然屬阿克漢瘋人院莫屬,功能近似於監獄的阿克漢外觀算不上高聳,整個院區佔地很大,每一處都有圍有通電的防護網,唯一的出入口更是派有重兵站崗,任何車輛通過都需核對身份。
當然那些關卡針對的是尋常人們,依靠高科技的協助下,蝙蝠俠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狀況下輕易潛入阿克漢。

避過監視器和巡邏的護理師,蝙蝠俠熟門熟路地透過空調系統潛入小丑的房間。
「喀。」男人落地的細碎聲響曝露了行蹤。
「誰?」
聞聲回首,映入眸底的身影令小丑不自覺瞪大了眼,詫異的精光一閃而逝。
出乎意料的訪客令小丑有些興奮,「因為太久不見,小蝙蝠這是特意來看我的嗎?」大大的咧開嘴笑,小丑一張口就是調侃。

「你自己清楚我為什麼來找你。」
「你夜探阿克漢的理由還要我來解釋,這說得過去嗎?」
你一句我一句,似諷刺更似揶揄的對話方式向來是兩人所熟悉的,並非預期中的反應,男人的沉默讓小丑敏銳地察覺到不對勁。
小丑先是一愣,隨後轉念一想,原因呼之欲出:「啊哈,是因為前幾天的動亂?」
除此之外還會有什麼?
在男人沒有察覺的角度下小丑臉色微變,揚了揚下頜,「這不都是我平常在幹的事情嗎?有什麼好特意讓蝙蝠俠出現了呢?還是小蝙蝠你只是在生氣自己沒有成功阻止動亂發生呢?」理所當然尖銳而刻薄的譏諷。
「你……」
「好吧,所以你現在是特地來把我打一頓的嗎?還是你是想逼我招供?」隨著語調拔高,小丑嘴角的鮮紅色妝容顯得越發猙獰,「來吧,打我一頓啊!打我啊!打我啊!除了打我一頓以外你還能夠對我做什麼!」除了言語,小丑雙手大張毫無防備的舉動更是濃濃的挑釁。

面對小丑的質問蝙蝠俠再次選擇沉默。
只是想當面和你確認是否真如大眾所想的那般,謀劃了這場動亂?如此容易的一句話,在面對小丑理所當然且毫不反駁的態度時,卻怎麼也問不出口。
雖說小丑身為動亂的最高嫌疑犯,然而這個推論也並非沒有疑點存在,其實最令蝙蝠俠在意的一點是沒道理小丑的行蹤在自己掌控之下,卻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與外界聯繫,至少在小丑溜出阿克漢的同時自己就會收到回報,然而這次卻毫無聲息。

「小蝙蝠你以為和我幹上了幾炮就可以改變我了嗎?別說笑話了,我就是我,我喜歡混亂,喜歡刺激,更喜歡看人們陷入恐慌,你一直都知道的不是嗎?」

是了,小丑這話更是提醒了蝙蝠俠。
小丑向來喜歡親力而為,不論是幕後的籌劃或是第一線的實際操作,一直以來小丑都不願意漏掉任何一個能夠欣賞自己作品的機會,而這次的事件卻恰巧與此牴觸。
放任小丑近乎失控的大叫大笑,男人只是杵在原地,思忖著針對小丑的監控系統出錯的可能性有幾分。
……也許比起在這裡浪費時間,更應該去找盧修斯討論補救的方案?


經過連日的蹲點警戒,在第四回搶案發生時,即時趕到現場的蝙蝠俠一股腦兒抓著了近乎半數的面具小丑,雖說這些拿錢辦事的傢伙什麼也不知道,但或許是一次摔得狠了,不定期的搶案倒是沒有再發生。
線索不足,案件亦始終查不到與小丑的實際關聯,警方目前僅能以盲崇小丑而導致模仿犯罪的說法暫時結案。
搶案告一段落,又與盧修斯確認監控系統仍然安穩運作,排除幾個可能的危害之後,蝙蝠俠這才緩下氣來,然而咱們的高譚騎士並沒有輕鬆太久。

「今日早晨,高譚電視台收到一封來自小丑指定要給蝙蝠俠的遊戲邀請函,信內表示要蝙蝠俠於18日凌晨至指定地點開始遊戲,若是蝙蝠俠拒絕遊戲,小丑則揚言會讓高譚市民更不開心。目前檢警已經加強搜查邀請函的來源……」清婉的女聲聽在布魯斯耳中宛如來自地獄的喪鐘,低垂下眉眼,褐髮的男人面色凝重。

指定蝙蝠俠參加遊戲這種鋪張而諷刺的行為極有可能是小丑所為,然而布魯斯卻沒來由地感到一種違和感。
一連串的事件下來,這次的邀請怎麼樣也不可能只是巧合,雖說所有的線索全都指向小丑,在布魯斯心底,始終埋著一個不可為外人道的疑惑──謀劃這些與平日迥異動亂的……真的是小丑嗎?

十八號很快來臨,眼見月亮高掛,指定的時間已然接近。
走進書房,不意外瞧見一抹熟悉的高瘦身影,「這可能是個陷阱少爺。」嗓聲是一貫的溫和。
「我知道,但就算如此我也要去收拾這個爛攤子,畢竟我責無旁貸。」
逕自走向書櫃旁的鋼琴,熟悉地按下三個琴鍵打開蝙蝠洞的通道,布魯斯沒有回頭,只留給老管家一個背影。
「願你一切順利……」

望著恢復原狀的書櫃,阿爾弗雷德陷入沉思,腦海中盤旋的是方才沒有問出口的問題。
你的責任,是為了高譚還是為了那人……?




高譚中城區的南城公園正是小丑預告中指定的遊戲地點。
凌晨兩點,早已過了公園的開放時間,偌大的腹地沒有人煙,夜梟響亮的叫聲為今夜的遊戲拉開序幕。
公園內佔地面積並不小的湖泊邊種滿了樹,為了方便遊客更是不少長椅錯落其中,依照預告所言,其中一張長椅正藏有小丑所謂的入場卷,遊戲時間則以一小時為限。

環顧四周,蝙蝠俠正思忖著自己該從哪個方向開始著手搜查,沒料身後傳來樹葉被踩過的窸窣聲。
「不用擔心,我讓他們去找了,高譚泰半的警力都讓我調來支援,很快就會有消息了。」聞聲回首,不意外入目的是一抹熟悉身影。
「他沒讓你來。」
「但他也沒不讓我來啊,不是嗎?」俏皮地眨了眨眼,男人掛著眼鏡的面孔飛快地閃過狡黠。
「多事。」
「大家都怕了,案件一間接著一件,現在誰不是聽到小丑這個詞就頭痛,偏偏案情一直沒有進展,這下好不容易有了線索怎麼可能放棄。」望著不遠處兩人一組正繞著湖岸邊搜尋的警察,高登的語氣有些無奈。

在兩人閒談之時,高登手中的對講機沒預警地傳來一聲驚呼:「找到了!」
找到牛皮包裹的警察很顯然只是個新進員警,一身深藍色制服熨得筆挺,兩頰因為興奮而通紅,「長官,我在那邊的長椅座椅下找到的包裹。」雙手奉上的動作甚至隱隱有些顫抖。
「幹的不錯!」
伸手拍了拍小員警的肩以示鼓勵,無視眾多下屬驚愕的目光,將包裹遞給一旁的高譚騎士。

牛皮紙袋內只有一支再普通不過的手機,大概查看了下,蝙蝠俠播通手機內唯一的聯絡人號碼。
「恭喜你找到遊戲的入場卷。」電話很快被接通,由話筒傳出的聲音十分嘈雜,經過變聲器處理的聲線更是無法辨認。
「告訴我你想做什麼?」
「下一個關卡,找出藏在下城區巨石酒吧內的牛皮包裹,再用裡頭的手機通知我。」無視蝙蝠俠的問題,對方顯然不願多說,而是背誦似地將劇本念一遍。
「遊戲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蝙蝠俠你真的很在意遊戲獎品啊,不過身為遊戲參加者你沒有資格提問,記住你只有兩個小時。」
「你──」還要再說些什麼,回應的蝙蝠俠的卻是一片靜默。
兩人通話的時間很短,不足四十秒的時間就是身邊有反追蹤系統也來不及捕捉定位。

佇在一旁,褐髮的警察局長張了張嘴,琢磨著自己開口出聲的時間。
「趕去下城區,這次要搜查所有叫做巨石的酒吧,一樣是個包裹。」然而沒讓高登有說話的機會,只聞蝙蝠俠匆匆拋下一句話,「限時兩個小時。」沒等眾人反應,前一刻還在的男人已經消失無蹤。
「欸……算了,通知局裡去查下城區巨石酒吧,把所有名單列出來,一個一個搜!你們都聽見了,我們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沒有無奈的時間,高登忙迭吆喝著身旁的一干員警趕緊動作,上車時還在邊給給局裡打電話。
給了地點,甚至給了酒吧的名字,乍聽之下似乎相當容易,然而巨石這麼普遍的名字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家酒吧使用,更別說一群人浩浩蕩蕩從中城區趕過去不知又要花去多少車程。

「局裡已經傳來消息,同叫做巨石的酒吧共有二十三間,十個人一組分頭去找!把每間店都給翻過來找!有任何消息即時回報。」以無線電下達指令,眼見前一刻還排列行駛警車朝不同方向分頭行動。
距離指定時間還剩下一個多小時,取下眼鏡,伸手捏了捏眉心,望著窗外不斷飛掠的景色,有些年紀的警察局長頓時覺得有些疲憊。

也許比起對方指定的包裹,說不準那個來無影去無蹤的高譚騎士才讓我們好找……沒來由地一個想法閃過,忍不住悶笑出聲,常年高壓的工作環境倒是讓高登養成了苦中作樂的本事。
當然高登沒料到的是,前一刻還讓自己拿來打趣的念頭會在好不容易找著包裹,眼見時限將近的當兒發生。
一群人急得團團轉,想要讓人去找也沒個方向。
站在燈紅酒綠的酒吧外,手上拿著不久前才找到的手機,低著頭,高登正尋思著自己假扮蝙蝠俠與匪徒通話而不被識破的可能性有多少。

所幸在高登播出號碼以前,男人那輛張狂的改裝車即時出現。
白了一眼從自己手中搶過電話的蝙蝠俠,看著正在與對方交涉的男人,高登頓時連諷刺的力氣都沒了。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一直都是所有人關注的重點,不過很顯然對方並未有所回應,只聞蝙蝠俠的語氣越發不耐煩:「叫你老大來聽電話。」
「不,你不是小丑,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見男人死死瞪著手機不作聲,顯然通話已被對方切斷,毋需猜測,高登也知道此刻蝙蝠俠面具下的眉頭定然能夠輕易擰死一隻蒼蠅。

「對方怎麼說?」
即便對蝙蝠俠那句你不是小丑十分在意,但此時更重要的卻是另一碼事,人人都想抓到引起動亂的匪徒,但絕對不是在犧牲和平的狀況下。
「兩個小時為限,這次的包裹可能在任何一輛下城區的中學校車上。」
「該死,竟然在校車上!」
低咒出聲,粗魯地捋了把落在額前的髮絲,高登抿緊了唇,渾身透出一股子難掩的焦躁,「下城區誰知道天殺的有多少間中學校!」

「讓你的人去找,有事連絡我。」
「什麼?怎麼連絡你──」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個倒楣的小員警在沒有反應過來以前,別在腰間的對講機已經落在男人手上。
搖了搖頭,高登瞥了眼一旁同樣愕然的下屬,笑得無奈。

「長官,下城區的中學只有九間,但是每間學校的校車數量十五到二十輛不等,總數超過一百五十台的校車又各自停放在不同的位置,有些甚至在郊區。」說到最後,員警回報的聲調越發沒底氣。
「二十人為單位,大家都振作點,我們以人數取勝沒什麼問題的。」
高登自然知道下屬擔心的是什麼,這次搜查的範圍更大了,更別說郊區的距離光是來回車程就要超過兩個小時,若包裹真的藏在郊區外的校車上,要趕上時限可說是幾乎不可能。
然而這種時候,站在領導者的立場說什麼都不能顯出氣餒。
「好了趕緊出發!」
望著夜空中始終明亮的蝙蝠標誌,在無人注意的角度,高登暗暗攥緊了拳頭。

地毯式的搜查十分耗時,眼見天色已經顯出魚肚白,幸虧高登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包裹在下城私立中學的一輛廢棄校車上被找到,輾轉交到蝙蝠俠手上時距離預計的時限還十多分鐘。
奔波了大半個晚上,眾人體力已經有些不堪負荷,在蝙蝠俠連絡匪徒的當兒,一個個都抓緊了時間補充睡眠或食物。

「最後五分鐘讓你們找到了啊,來吧最後一關是──」
話筒傳出的聲音嘶啞而尖銳,聽清對方要求的同時,蝙蝠俠只覺得腦中嗡嗡作響,甚至連通話何時掐斷都沒有印象。
似是察覺男人的不對勁,高登急忙問道:「對方說什麼?」
「這次沒有包裹,而是炸彈。藏在捷運紅線可能會經過的各個站台,炸彈引爆的時間是七點半,正好是上班族和學生趕車尖峰的時間。」

「什麼!」
頓時抽氣聲四起,驟然提高的危機感輕易將眾人的睡意驅離,想到若是炸彈可能造成的傷害一個個全都頭皮發麻。
「剩下兩個多小時了。」
死死盯著錶面直瞧,跟著大夥忙了一晚上,就是連高登的語氣都隱隱透出幾分動搖。
「一個半小時後沒有找到就準備疏散吧。」
很殘酷卻也很實際的決定,不論是哪個地方的捷運系統炸毀了都能夠修復重建,任何人員的傷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即便會帶來極大的不便,也許此舉令高譚警察蒙羞,又或許意味著正義的落敗,但在攸關存亡之際,再多的名譽都僅僅只是一紙裝飾。

為了搜尋不知藏在哪兒的炸彈,高譚市的警力全都動員了。
由六點開始,各大媒體紛紛報導捷運全面停駛的消息,即便透過儀器已經鎖定炸彈可能安置的範圍,然而警方卻始終無法找出切確的位置,眼見時間益發逼近,苦無對策的眾人在最後十分鐘以前宣告放棄。
所有警力與一般民眾一樣,盡數撤離可能的爆炸範圍。
「離開,再複誦一次,所有的人馬上由捷運站撤離。」回頭望了一眼已經清空的捷運站台,高登的語氣很是沉重,間雜在褐色之間的花白髮絲一時間顯得格外醒目。

先是讓一群小丑軍團一連犯下多起搶案,抓著了幾個囉嘍後再無進展,而後,出動了大批警力上竄下跑和動亂份子玩了整個晚上的遊戲,最末卻以爆炸作結,癱瘓的捷運彷彿一記響亮的耳光生生打在高譚警察的臉上。
爆炸造成的巨響不止炸毀了部份的捷運系統,同時也炸開了人們心中的驚慌,不知是誰起的頭,抵制甚至處死小丑的聲浪在一夕之間鬧騰得幾乎無法平息。



群眾的憤怒透過報章雜誌和各種政論新聞,一路延燒到了仍未由屈辱回過神的高譚警署身上,
抗議的訴求來的太快太急,擋不住的警察幾乎是上級徹查的命令甫一批下來,便風風火火地趕到阿克漢。
然而,沒料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聯繫的納羅斯島上卻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風雲變色,本該嚴加戒備的阿克漢幾乎門戶大開,護衛的重兵或傷或亡,許多罪犯藉這個大好機會全溜得不見蹤影,而小丑自然包括其中。

消息一出,自然引起一片譁然。
因為爆炸案本就忙碌的高登更是焦頭爛額,逃獄的罪犯和抗議的群眾全都說好似的在同一時間鬧騰,一個接一個的會議開都開不完,經過數次劍拔弩張的討論檢警雙方總算有了共識後,等著高登的是更加難纏的媒體記者。
高譚市在眨眼間亂成一團,身為局長的高登別說是回家休息,甚至忙得連偷空洗澡吃飯都沒時間。

好不容易事情暫告一段落,距離爆炸案已經過了三天。

即便已是局長,高登仍然保留當初在重案組時養成的習慣,工作上碰著任何困擾,上樓頂吹吹風抽根菸看看夜景,絕對比悶在辦公室來的放鬆愉快。
半瞇著眼,男人抽菸抽得很慢,將點著的菸湊在嘴邊深深吸了一口,放任氣體經過肺部一個循環,才緩緩將白煙吐出。

「這次的事件不是巧合。」
身後傳來的低啞聲線來得突然,沒有腳步聲作為事前預告,高登也不驚訝,「呵、但是抓不準對方到底想要做什麼,我們防也防不住。」顯然早已習慣對方的毫無聲息。
「爆炸案和小丑沒有關係。」
沒頭沒腦的一句,隨即引起了高登的興趣,猛地轉過頭,眼鏡下的一雙藍眸寫著疑惑。
「案件的手法,還有對方的說話方式全都與小丑不同。」
先不論小丑的性格不善與人合作,而就以往的經驗來看,小丑就算和人合作也不會讓自己屈於人下,此外,當時與自己通話的對象口調清晰語氣正常,很顯然並非小丑習慣的刻意噁心人的稱呼和說話方式。
再說就小丑對於自己的莫名偏執,說什麼也不可能一直拉著餌食釣魚,人卻遲遲沒有出現。
在遊戲途中,蝙蝠俠幾次查覺有些不太對勁,雖說不願妄下定論,但小丑並非主謀的結論並非如此難以理解,至少許多疑點都解開了。

像是沒有通報的監控系統,像是小丑有些反常的舉動,又像是男人心底那隱隱認為小丑與這回動亂無關的那股直覺。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