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It's all about Love 以愛為名 【MSL】CH2-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3P設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Sherlock×Lestrade



對於智商極高卻總是需要人照顧的諮詢偵探,Lestrade是怎麼樣也放不下,這麼多年以來,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家人、是朋友、是床伴,卻獨獨不是情人。
沒有人先提起,兩人就只是放任時間帶來一點一滴的改變,千絲萬縷的糾纏在Lestrade結婚後一度中斷,直到妻子的出軌,報復似的Lestrade再度找上Sherlock。

失敗的婚姻給Lestrade帶來的影響是不願再踏入另一個穩定的關係,同樣地,情商仍舊生澀的偵探亦是磕磕絆絆地摸索著,比起沉重的關係,他們更注重給予彼此適度的喘息空間,也享受瀰漫在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
沒有承諾,即沒有傷害,Lestrade曾經如此深信,直到得知Sherlock墜樓的消息,匆匆趕到現場等待他的只是尚未清洗的血漬,Lestrade甚至沒有親眼見到偵探的最後一面。


打從那天起Lestrade便沒一天睡得安穩,每當闔上雙眼,腦中便浮現偵探蒼白的面孔和鋪天蓋地的刺眼血色,銀髮的警探不只一次自責沒有及時察覺Sherlock的不對勁,或許只是一個電話或是一封簡訊都可能改變結果,然而當時的Lestrade光是處理局裡對於Sherlock的質疑便已焦頭爛額。
Sherlock死了,除了純粹的性欲,兩人終究沒有坐實情人關係。
Lestrade甚至天真地想過,若是當初自己與Sherlock交往中,或許多勸阻了一句,結局是否會有所不同?
然而現實向來是殘酷的,這個假設並不成立,而結果自然不得而知。

更出乎意料的是,Lestrade在失去Sherlock的低潮期碰上了Mycroft。
對於這驕傲而沉穩的男人,作為最親近諮詢偵探的其中一員Lestrade自然認識,除了最開始的不對盤,隨著逐漸熟稔,Lestrade對男人運籌帷幄的能力無非是欽佩的,但也僅止於此。
直到發生一連串的意外,Mycroft成了警探的戀人。

他愛Mycroft嗎?
──是的,當然。
也許最初他們只是為了在彼此身上尋找Sherlock曾經存在的事實,冰冷雨夜中微弱的暖意顯得格外珍貴,曖昧的情愫悄悄然地蔓延開來,待到耽溺其中的Lestrade反應過來一切已成定局。
不僅止於情愛,Mycroft對Lestrade來說是個超乎愛情,浮木一般能夠全心依賴的對象。與Sherlock的不同,對Mycroft,Lestrade能夠毫不保留地痛哭失聲甚或是任性耍賴,畢竟最初的相遇自己即是一身狼狽。

如今,諮詢偵探的歸來為三人的關係帶來極大的影響,若是Sherlock沒有主動招惹,Lestrade有自信能夠好好地經營與Mycroft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然而現實總是與人作對,現下這三角關係早已不是簡單一句複雜能夠形容。


Lestrade曾經以為追求真相的同時能夠獲得解脫,然而這會兒終於釐清了來龍去脈,心頭卻是沒有輕鬆半分。
恍惚中一上午過去了,轉眼便迎來大夥期待的休息時間,得出結論的Lestrade實在沒什麼胃口,隨手將三明治擱在一旁,拿起剛買的廉價咖啡湊到嘴邊都還沒喝上一口,便聽聞辦公室外頭的下屬急吼道:「好了別吃了,有活兒啦!」
一時間Lestrade也說不上是否高興,只是下意識的穿戴妥當,機械似地鑽進女巡佐特意為他等待的電梯。


「這是報案人Kay Prescott。」
向引見的女警點了點頭致意,Lestrade將注意力轉向跟前西裝筆挺的男人,「我是蘇格蘭警場的Greg Lestrade,請問Mr. Prescott與死者Helen Murphy的關係是?」
「我們是同事。」
「那請問你今天來是?」
「我和Helen約好了,今天中午要來拿開會的資料,電鈴按了很久都沒回應,打電話也沒接。」
「那你怎麼進去的呢?」
「因為資料很急,拿不到的話下午的報告勢必會延遲。想說Helen可能臨時外出,我在門外乾等了半個多小時,在準備離開的時候嘗試性地扳了門把,沒想到門竟然沒有鎖,我一進去就看見Helen她……」
「我們會找到兇手的。」
「雖然和Helen說不上很熟,但希望你們有頭緒後能夠第一個通知我,畢竟朋友一場。」
男人說的Lestrade手上早已有了資料,如今也只是隨意問了幾個基本問題,見沒有大問題便向男人點頭示意;「好、那Mr. Prescott我們如果還有問題會再請你到案說明。」卻沒想回過頭會瞧見不請自來的鬈髮偵探。

「你怎麼來了?」擰眉。
對於Lestrade的問句置若罔聞,男人菲薄的唇瓣張口便是一句:「他對你的屁股有興趣。」
「什麼?」
「高級西裝加上得宜的香水,從修剪整齊的指甲不難看出是個有些偏執的個性,他的目光剛剛落在你臉上的時間比一般人多上十秒,準確一點來說是十三秒半,你們目光對上的同時,他的吞嚥動作放慢了一些,就像人們在品味食物的動作。」一連串不帶換氣的喋喋不休終是稍作停歇,衝Lestrade扯出嘴角,無法解讀的光澤在翡翠色的眸底閃過一絲玩味。
「我在說,這個報案人是個對你有興趣的同性戀。」
「什麼?」
這才因為Mycroft腦袋仍然一片渾沌,跟不上偵探的思緒,突如其來的信息讓Lestrade有些無法消化,張了張口:「Sherlock你──」
一如往常,Sherlock沒讓Lestrade說完便出言打斷,「Boring──來吧,讓我看看屍體。」說完,不待警探招呼,便熟門熟路地走向拉著封鎖線的現場。


見Sherlock反客為主,Lestrade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跟著彎腰進入封鎖線。
屍體很顯眼,身著一席套裝的死者趴倒在客廳中央,沾著血塊的淺棕色鬈髮沒了光澤,身上沒有明顯的外傷,不難看出致命傷就在後腦,而兇器極有可能是落在一旁的菸灰缸。

放任鬈髮偵探在現場四處走動,Lestrade也沒急著去看屍體,而是站在門邊打量整個房子的配置,說道:「死者Helen Murphy,外貿公司的高級職員,獨居。」
突然Lestrade的目光讓細小的反光吸引,幾步上前微蹲下身,本能地伸手便要撿拾落在地毯的珍珠耳環,手臂卻讓一旁的偵探扯住:「嘿、Lestrade別說你是把僅存的腦袋放在家裡沒帶出門,你現在的智商連AN都不如。」

不理會Sherlock的抱怨,Lestrade拒絕一旁下屬遞來的橡膠手套,擺擺手讓Donovan處理後續事宜便匆匆走出現場。
對於自己犯下的低級錯誤,Lestrade並未表現出太大的反應,只是堂而皇之地躲在一旁無人的角落抽菸,在指腹離開嘴唇的同時吐出白霧,低垂著眉眼,落在馬路上的目光沒有聚焦。
Sherlock說的對,自己這種不在狀況內的模樣只會幫倒忙……

果不其然,這說不上什麼困難的案件在Sherlock嚷嚷著無聊的同時宣告破案,費時不足十分鐘。
當然這並不含括警方押捕疑犯到案說明所花去的時間,更別提破案之後繁瑣的書面工作,不過很顯然這些都不是Sherlock的負責範圍,和Lestrade打過招呼後鬈髮的諮詢偵探便悠悠哉哉地離開了。
至於留下來的警察可沒這麼好命,又是逮人又是寫報告,好不容易忙完已經兩天過去。

而這兩天,Lestrade想了很多,企圖突破當前的僵局。
他心疼Mycroft的忍讓,也怨恨與Sherlock藕斷絲連的自己,但Lestrade卻怎麼樣也恨不了始作俑者的諮詢偵探,或許是長久以來的相處模式,Lestrade早已習慣了對Sherlock縱容和忍讓,但這對Mycroft而言並不公平。
或許,最終也最好的方法是自己選擇離開,Lestrade不是個自卑的人,但他清楚,不論是Mycroft或是Sherlock,兩兄弟都有足夠的資本和條件找到更好的對象,至少不是如自己這般猶豫不決。

得出了決定,Lestrade不做多想便主動撥了Mycroft的電話,生怕再遲一秒自己方才湧現的決心便就此退縮。


「Greg,怎麼了嗎?」
聽聞自家戀人的熟悉嗓聲,男人的語調不自覺放得輕柔,說著邊擺手將仍杵在前頭發楞的下屬趕出辦公室。
「為了慶祝?我的任務都結束這麼久了。」
聽到這裡,善於推理解謎的公務員怎麼會還不明瞭,嘴上說的輕鬆,胸口卻是越發沉重,「好、當然好,今天剛好沒有會議,Greg的邀約我怎麼捨得拒絕?」只見男人手上書寫的動作一頓,黑色的墨漬便暈了開來。
「好的,餐廳由你決定,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調侃的語氣帶著笑,然而只有男人知曉這話說的有多麼違心,如果可以,Mycroft希望這個必然能夠永遠都不會來臨……
低垂著眉眼,腦袋早陷入空白的男人仍舊表現的天衣無縫,閒談了近十分鐘,就是電話另一端最是親近的警探也沒有絲毫察覺。

「晚上見了Greg。」
掛上電話的霎那間,方才始終上揚的嘴角陡然下垂,即便內心深處始終懷著期待,然而男人清楚地知曉──該來的總是會來。
而自己,不是一直以來都在為此作準備嗎?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