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It's all about Love 以愛為名 【MSL】CH1-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3P設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Sherlock×Lestrade



「鈴──鈴──」
一隻手慢騰騰地從被褥中伸出,一把按掉擾人清夢的鬧鈴。
翻坐起身,Lestrade搔了搔一頭銀灰色的短髮,目光落在身旁明顯有人睡過的空床位,嘴角揚起一抹輕淺的弧度,空氣中飄散的香甜氣味更是清楚地交代了男人的去向。

Lestrade踏出房門,不意外在廚房瞧見男人正忙碌著的背影。
躡著步伐靠近,搶在Mycroft反應過來之前偷了個輕吻,「早安。」最後笑瞇著眼接過戀人已經準備妥當的早餐。
「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Lestrade只能夠依稀記得昨晚好不容易等到了男人回來,只是睡迷糊的警探早沒了時間感。
「大約兩點半。」
「今晚也開會嗎?」
「很不幸地答案是肯定的,大概得忙好一陣子了,還有晚上別等我了,睡在客廳會感冒的。」
嘴裡咀嚼的動作未停,琥珀色的眸子掃了男人一眼,沒有多說只是哼哼著點了點頭,聽見了並不代表會就此遵從。
兩人的職業向來說不準什麼時候能夠準時下班,即便同住一個屋簷,整個禮拜下來碰不上面也是常有的事,於是給彼此等門說一聲歡迎回家便成了兩人之間不成文的習慣。

「還是說──」
特意拖長了聲調,甚至朝Lestrade曖昧地笑了笑,果不其然男人這話說得完全出乎Lestrade意料之外,「Greg這麼享受我抱你進房的過程。」
「說什麼呢咳、咳……」
讓果汁這麼一嗆,Lestrade咳得漲紅的面上倒是瞧不出赧色。
拍了拍胸口,這才緩過氣來想要反駁,「你明明可以叫醒──」手機短促的震動聲便打斷Lestrade的話頭。
自外套胸前的內袋取出發聲物,正尋思著這種時候會是誰來簡訊,目光在觸及螢幕時Lestrade的動作明顯一頓,短信的內容並不長,簡單的兩個字狠狠砸在胸口讓Lestrade幾乎喘不過氣來。

警探的不尋常讓Mycroft停下刀叉,忍不住關切:「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局裡有些小事情,但我得先走了。」
朝Mycroft尷尬地笑笑,Lestrade一仰頭飲盡杯裡的果汁,沖洗了餐盤便急匆匆和男人告別。


Lestrade自知反應太過強烈,然而他卻做不到平心靜氣地面對什麼也不知道的Mycroft,就在那棟屋子,客廳的沙發、地毯甚至每一個角落和空氣,滿滿的全都是背叛的證據。
Sherlock的簡訊就是個來自現實的石子,殘忍地打破前一刻還十分美好的假象,若說先前Lestrade成功地遺忘了那些掺帶著負罪感的歡愉,而當警探瞧見Sherlock名字出現在手機螢幕上的同時,強烈的愧疚湧上喉間,心虛的警探甚至不敢多看男人一眼,滿腦子只想逃離那棟愛著既也害怕著的家。

靠坐在椅背上,Lestrade仰著腦袋閉目養神。
小巧的物事在回了簡訊之後被隨手扔在一旁,像是做了什麼劇烈運動,Lestrade呼吸紊亂,擱在大腿上的指尖甚至微微發顫。

「嗡──嗡──」
渾身虛脫的警探無心理會再次震動的手機,毋需去看,也能夠知曉那是偵探在收著自己的拒絕而回傳的抱怨。
──不論基於什麼理由,都不能夠再這樣下去了。Lestrade對自己如是說道。


然而這份堅定卻沒有持續多久。
恰好一個禮拜後的午後,琥珀色的眸瞳瞪著手機屏幕所顯示的短信,再簡單不過的幾個字卻讓Lestrade看了足足五分鐘之久。
──我餓了。
這對任何人來說都再尋常不過的三個字,由某個能夠放任自己連續三四天不進食的鬈髮偵探口中說出來卻是十分駭人聽聞,很顯然這是一個圈套,一個明知如此卻讓人不得為之的圈套,大剌剌地散發著招搖的氣息等待獵物上鉤。
門齒扣咬著下唇,猶豫再三,銀髮的警探嘆了口氣終是敗下陣來。

作出了決定,Lestrade開始著手將處理一半的公文稍做個段落,再三確認目前沒有什麼急迫的案件,向來工作認真的銀髮警探便臉不紅氣不喘地打著巡邏的名義翹班。
順路在超市買了一些日用品,當然還有牛奶和微波食品等適合某個生活懶人的簡易食物,結帳的同時Lestrade不禁感嘆Sherlock打從有了John這個室友後,這種採買餵食的工作便落在好人醫生身上,而今Sherlock恢復獨居,這事兒顯然又歸自己負責了。

和Mrs. Hudson打了招呼,便逕自上樓推門而入。
手裡提著兩大包的生活用品,Lestrade只能用腳將門板踢上,目光掃向正蹲坐在椅子上使用電腦的鬈髮偵探,沒好氣:「不是說餓了。」
「我是餓了。」
悶哼一聲,Lestrade也不冀望房間主人會有什麼待客之道,「你不覺得那些雜物該整理整理嗎?」
抱怨著邊走進廚房將東西歸位。

一如預期,整個房子和十多天前相比除了灰塵以外沒什麼改變。
翻了個白眼,關上滿是奇怪實驗品且沒有任何應有食物的冰箱,暗道會認為有可能不同的自己才是有最問題的那一個,「只有微波食品,我沒買別的了。」說著,也不等Sherlock回應便隨手拿了一盒義大利麵扔進微波爐。
多年以來的經驗讓Lestrade知道不該詢問Sherlock的意願或喜好,對付這種挑食又懶惰的小渾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食物拿到他面前盯著他吃完。
手裡拿著牛奶罐,Lestrade還在感嘆自己根本就是在照顧大齡兒童,卻沒想一雙手臂沒預警地由身後環上腰間,一顆毛茸茸的腦袋隨之抵在後頸撒嬌似的輕蹭。

「Sherlock?」
「為什麼不回簡訊?」
「我回了。」只是拒絕了。
「但你沒有過來……」
面對男人的控訴,Lestrade嘆了口氣,語調有些無奈:「我拒絕了你的邀約,記得嗎?」

銀髮的警探自知與Sherlock見面即便沒有滾上床,但太過曖昧的氣氛也夠讓Lestrade感到心虛和愧疚,打從Mycroft回來,推託、拒絕……Lestrade用盡了一切方法,最後乾脆無視那每日固定來信的簡訊,直到今日敗在Sherlock放軟的姿態下。
毋需去想,也知道那封寫著三個字的短訊只是藉口,明知不該如此然而Lestrade卻狠不下心拒絕Sherlock來說鮮少出現的服軟舉動

「但你今天過來了。」不難聽出男人的語調有幾分得意。
「我怕我再不來,下次就要幫你收屍了。」
這話並不誇張。
畢竟多年以前Lestrade所認識的鬈髮偵探便是瘦得只剩一把骨頭,長期的作息及飲食不規律讓Sherlock面無血色,病態的蒼白肌膚看上去似乎隨時會蒙主恩召。
每隔兩三天,除了案件外Lestrade也會順道帶上一些食物,就這麼有一餐沒一餐的不至於讓Sherlock餓死在家,但也僅止於此,直到這幾年有了好脾氣的醫生隨時看照,男人那骷髏似的身形終於養胖了一些。
然而,John的努力很顯然在這兩年內付諸流水。

「你又多久沒吃東西了?」
還記得上回過來時有補了些食物,而現在連影子都沒瞧見大抵是Sherlock给吃了,這是好消息,至少男人還沒餓到昏厥,甚至還有力氣整這些蛾子。
並未回答Lestrade的問題,Sherlock張口又拋出了一個餌食:「你來,我會定時吃飯。」
不可否認,這是個相當誘人的條件。
「好。」躊躇了半晌,權衡利益後Lestrade終是鬆口。
一把拍開已經潛進自己衣襬內的手,轉過身將玻璃杯塞進正要抗議的Sherlock懷中,「先喝了牛奶,等下還有那盒義大利麵。」乍聽有些凶惡的語調卻是透出濃濃的無奈和縱容。

銀髮的警探自然知曉答應男人的要求會有什麼後果,先不論兩人在多年前便間斷地維持超過一般友誼的關係,單就Sherlock那時不時的求歡便夠Lestrade喝上一壺。
正所謂物極必反,當怕極了一件事的時間太長太久,繃緊的神經終有鬆弛的時候,與其這麼提心吊膽的,不如快點讓Mycroft發現以求解脫吧──……一個念頭閃過腦海,Lestrade自嘲地扯起嘴角邊將自己狠狠地甩進單人沙發。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