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It's all about Love 以愛為名 【MSL】CH1-2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3P設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Sherlock×Lestrade



情事過後,空氣中彌漫著尚未散去的麝香氣味。
緩過氣的Lestrade伸手撈起落在床邊的長褲,取出兜內的菸盒,點燃後深深吸了一口,半晌才將在肺腔內繞了一圈的煙霧徐徐吐出,銀髮的警探背倚著床頭半瞇著眼,渾身上下都散發出饜足的慵懶氣息。

「戒了吧。」
「哼?」
鼻音拖得老長,琥珀色的眸瞳懶洋洋地瞟了發聲者一眼,「別說你這兩年都沒抽,我可不信。」語氣裡滿是調侃。
「所以我才說在那東西把你殺死之前快戒了。」
眼見鬈髮的偵探從Lestrade指間取走香菸,送到嘴邊吸了一口,卻沒想下一個動作竟是俯身吻上沒有防備的男人。
「咳、咳Sherlock你……」
「我們一起。」
到口的拒絕在聽聞Sherlock所言為何的同時沒了聲息。
沒來由地想起多年以前,不知是誰先提議,兩人便開始比賽似的戒菸,眼見尼古丁貼片的療程已經奏效,卻讓Sherlock詐死的意外生生打斷。
為了成功戒菸,斷斷續續花了Lestrade超過五年的時間,然而重新拾起菸卻不過是不足五分鐘的事情,打從再次染上菸癮開始Lestrade便沒想過這輩子會再去做那吃力不討好的事兒,直到至今。
望進那雙翡翠色的眸瞳,不可否認地Lestrade動搖了,雖說辛苦,然而那總要爭個勝負的過程卻總有趣的令人回味,「好。」鬼使神差地,Lestrade應了這似約定又似競賽的邀請。

只聽偵探的方向傳出悶笑聲,Lestrade有些不滿地擰眉問道:「笑什麼呢?」
為了熄菸,Sherlock伸長了手,整個人大半的身體橫壓在Lestrade身上,對男人的嘟囔置若罔聞,直到完成手邊的動作這才猛地抬頭便吻上那雙半啟的唇。
「再來一次。」
「不、我該回去了唔嗯──」
「這句話你早該在躺上床的時候說,現在晚了……」

「哈啊……但我餓了。」
腿間的物事被包覆在溫熱的口腔之中,饒是Lestrade再想抗拒也只能仰著頸子低喘。
「桌上還有你傍晚帶來的外賣,但你得先專注在這裡。」
直到確認兩個深肉色的囊袋染滿唾液,舌尖這才沿著突起的經脈一路向上,沒多少參考物件的Sherlock口活技術說不上頂好,然而當含著慾望頂端狠狠一吮的舉動仍舊讓Lestrade招架不住。
快感來得太過強烈,彷彿整個人漂浮在空中,腦袋暈乎乎的漿成一糊,屈著兩腿,Lestrade只能夠本能地揪住俯在自己下腹的腦袋,「喔該死的,Sherlock別……別停下來!」嘴裡胡亂哼哼著什麼自己也說不清明。
「如你所願。」
又是一個誠意十足的深喉,Lestrade低喘著蜷曲起腳趾,「Sh、Sherlock停下……哈已經、要到了……」語音方落,囊袋驟然收縮,猝不及防地就這麼在偵探口中射了出來。

良久,Lestrade才從高潮的餘韻回過神來,半撐起身連忙朝Sherlock望去,只見白濁的液體沿著男人的嘴角流淌而下,過分淫靡的景象讓警探下腹一緊,不自然地別開目光,語調滿是侷促:「不是讓你離開了嗎……」
「你的東西還給你。」
出於職業本能,Lestrade再Sherlock動作已前一連滾了數圈試圖躲開撲上來的鬈髮偵探,「不用了!哈哈、別過來……」四肢並用,渾身光裸的兩人孩子似的在滿是情愛痕跡的床上打鬧著嘻笑著。
直到兩唇再次貼合,世界才重歸寧靜。



動作彆扭地捂著腰,Lestrade只道自己不再年輕真的不適合徹夜狂歡。
昨晚讓Sherlock半強迫地留宿,今兒一大早趕回家換了套衣服,不知節制的後果導致現在渾身上下都透出縱欲過度的徵兆,腳步虛浮、四肢酸軟,就是兩眼都隱隱有些不適的悶脹。

Lestrade這會兒正打算在還沒有任務以前,抓緊時間回辦公室補眠,卻沒想讓人逮個正著。

「長官!」
聞聲回首,只見黑髮的鑑識官揚著手裡的文件正朝Lestrade小跑過來,「我把這裡改過了,你看看如何?」喜孜孜的語調滿是雀躍和期待。
面對甚是興奮的Anderson,銀髮的警探實在不好拒絕。
垂眸掃視一遍,Lestrade指著整個計畫最為核心的部份問道:「這裡的道具你借的到嗎?至於其他小地方我覺得沒太大問題,只要你覺得可以騙得過Sherlock就行。」破案是每個員警必備的技能,然而自己謀畫一個案件倒不是這麼容易。

Anderson是在兩天前找上了LSE,由寫得密密麻麻紙面不難看出男人對此有多麼上心,對於Anderson的提議警探樂見其成,畢竟那個小渾蛋就這麼消失兩年沒得到什麼教訓實在說不過去,而現在機會來了Lestrade自然不會放過。
對於Sherlock的死,雖然Anderson沒說但任誰都看的出組織了空靈柩的鑑識官對此一直心懷愧疚,直到前陣子帽子神探回歸的消息成為新聞頭版,Anderson這才從那魔障似的追蹤遊戲裡走出來,至少目前這個惡作劇的小興趣是在Lestrade能夠接受的範圍內。

「道具部份我已經安排好了,那我再看看有什麼要注意的,之後再麻煩你了。」
「小事情,就只是一通電話──」
言未迄,熟悉的的手機鈴聲便打斷未完的話頭。
目光掃過螢幕上的名字,琥珀色的眸底飛快掠過一絲柔軟,見兩人洽好討論到一個段落,Lestrade朝Anderson有些抱歉地笑了笑,轉身回到自己的獨立辦公室這才接通來電。

「喂Mycroft,下飛機了嗎?」
聽聞手機傳出男人熟悉的聲線,只有Lestrade清楚自己平穩的語調下是懷著如何忐忑的情緒。
「不,還要再一個半小時才會降落。」
「任務完成了?不、我的意思是你很好,對吧?」正所謂關心則亂,Lestrade有些辭不達意。
「是的我很好Greg,就是連擦傷都沒有。」
聽聞男人聲線含笑,Lestrade心頭高懸多時的大石終是落了下來。
Mycroft有多少能耐Lestrade自然知曉,然而身居幕後多年,男人這是第一回再次回到前線,高度機密的任務遑論受傷,更隨時可能丟了性命。
膽顫心驚了兩個月,就是每回接聽電話也渾身緊繃,生怕傳來什麼噩耗,而今確認自家戀人一切平安,Lestrade語調輕鬆:「今晚一塊吃飯?」雖說報告堆得像小山似的,但向來工作認真的警探樂得放自己一天假。
「單就個人而言我十分樂意接受這個邀約,但很可惜,我等會兒還有乏味的會議。」
「還是拯救世界重要,等你回來,我們多的是機會。」
雖說有些可惜,但這並不影響Lestrade的好心情。

對話到了個段落,也許是為了再多聽一會兒男人的聲音,又或是Lestrade自己也說不清明的理由,下一句便是毫無相干的話題:「對了、Sherlock回來了,你知道吧?」
「是的,Sherlock還好嗎?」
「活蹦亂跳好得不能再好了!看來英國的冬天對大偵探而言構不成威脅。」
聽聞電話另一端顯然被逗樂的低笑聲,Lestrade垂下眼睫,嘴角漾起一抹甚是柔和的弧度。
「……Greg。」
「嗯?」
「我想你了。」
沉默良久,男人這才吐出蚊蚋一般極為輕淺的答覆:「……我也是。」緋紅不爭氣地爬上耳梢,不待Mycroft有所反應,急匆匆丟下一句,「你去忙吧,我有案子進來了,晚點見。」便欲蓋彌彰地掛了電話。


即便經歷過一次婚姻,銀髮警探仍舊無法習慣將甜言蜜語掛在嘴邊,聽著通話被掐斷的茫音,佇在窗邊的公務員笑得好滿足。
似是回味夠了,Mycroft將手機收回口袋。
斂下眉目,再次抬眸已經沒了因為戀人而軟化的神情,就是低聲吩咐的音調也清冷許多:「走吧,別讓首相等急了。」拂了拂西裝下擺,男人拎著黑傘率先步出辦公室。


與首相的會議恰好在晚餐時間結束,胡亂吃了些甜食填飽肚子,又再次埋首於公文之間,依序完成了標註紅色、橘色、黃色的急件和速件,最後甚至將綠標的預定文件也看了一輪,期間拖了又拖,終是在時針指向數字二時沒了繼續待在辦公室的理由。
回到暌違兩個月的居所,即便是自己刻意為之,男人仍舊有些懷念,Mycroft自知不是為了這棟對人們而言或許價值不斐的雙層公寓,而是那總會笑著迎接的戀人。
將外套和黑傘安置妥當,果不其然,在步入客廳的同時瞧見一抹斜躺在沙發上的熟睡身影。

只聞電視仍傳出球賽主播盡責的實況和歡呼,黑暗之中,一閃一爍的螢光看上去有些刺眼,沙發雖大卻比不上柔軟的床褥,綜合而論這並不是個舒服的休息地,然而累極的銀髮警探顯然不受影響。
關了電視世界重回寧靜,晚歸的公務員就這麼杵立著,目光落在男人面上久久不移,清冷的藍眸半瞇,嘴角不自覺勾起一抹無奈而縱容的弧度。

放輕了力道,小心翼翼地取出讓Lestrade攥握在手中的遙控器,然而即便如此,仍不免驚擾夢中的男人。
「嗯?……Mycroft?」眨了眨眼,望向男人的榛果色眸瞳寫滿了惺忪。
「是的,我回來了。」
展臂摟上公務員的頸項,「歡迎回來。」嘴裡呢喃著,邊如動物宣示主權似地在男人胸口蹭了蹭,轉眼復又沉沉睡去。

這一回,一夜無夢。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