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王儲與龍騎士 CH7-6

原創BL,R18描寫慎入,雙性描寫注意
*歐美奇幻,架空背景
*北之國相關系列




即便沿著溪流一路折返,重回墜落的位置也無法攀上懸崖,權衡之下整頓妥當的兩人放棄這項選擇,決定另覓他法。
倘若一切順利,自然就不會有此時此刻的景況。
「這邊。」在只有蟲鳴和鳥囀的林間,人聲格外醒目。
「那裡一個小時前走過了。」
「雷同的景象看久了會覺得相像,所以旅人才會迷失方向,相信我。」
「就是相信你我們才會一直原地打轉,是這個方向才對!」塞德里克沒給昆汀面子,兀自往右側邁步,只留下披風猩紅的殘影。

然而就在一個小時後,仍在樹林中悠晃的兩人再次停下步伐,這一回出言調侃的是昆汀,「剛才你說哪個方向才對?」
塞德里克靠坐在岩石邊,自鼻腔發出一聲冷哼,「說風涼話對現況毫無幫助。」
「今天不走了。」
發話的龍騎士手中拿著不知何時摘的果子,在衣角上隨手擦了擦,一咬就是大半個缺口。
「反正也不知要去哪。」
「出使的隊伍往南,我們往南自然能與他們會合,剛才在那腐朽的樹根處有一個蟻穴,我確認過洞口的朝向,沒錯。」
「就算方位沒錯,走出不去也沒用。」倚著樹幹,塞德里克抬頭看了一眼樹梢,腦中突然閃現一抹身影,「哎、雷因在附近吧?你讓他來接你不就好了。」
「我們摔下懸崖的時候牠有出現,即時扯了一下繩索好放慢墜勢,看我們沒摔死一轉眼就跑得不見人影,現在牠才懶得理我。」
瞧見男人一臉無奈愁苦,塞德里克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世人都以為龍騎士有多了不起,看起來,不怎麼樣嘛。」
「你才知道龍雖然體型大,但心眼卻小得不如拳頭大,牠還記恨之前的事情呢。再繼續抱怨太陽就要下山了,先找地方歇腳過夜。」
誠如昆汀所言,時間在二人兜兜轉轉之際飛快流逝,天色早已不如晌午明亮,蟲鳴減弱,白日蟄伏在暗處的野獸似乎也蠢蠢欲動。

「我去抓幾條魚,你撿一些柴火吧。」
「怎麼不是你撿柴火我抓魚?」
塞德里克有意為難,卻不料男人答得乾脆,「也可以,我們今晚的伙食就倚靠殿下了。」
「有什麼問題。」
話既出口,驕傲如塞德里克當然不允許自己讓人看笑話。

片刻之後,只見金髮的王儲氣勢洶洶地踩在溪岸邊,挽起袖子,手持樹枝削成的魚叉就是一陣忙碌,歷經幾次挫敗,所幸塞德里克總算掌握訣竅,逮著數條活蹦亂跳的大魚。
拎著戰利品,也不在意不久前才烘乾的衣褲讓溪水濺得一身濕,塞德里克樂得直向昆汀炫耀。
入夜後,兩人在避風的位置燃起木柴,少了隨身伺候的侍者,塞德里克只能親手處理食材,缺乏必要的調料,想當然成品相比前些日子紮營時來得淡而無味。
草草果腹,塞德里克和昆汀輪流盯梢守夜,與大部隊分開的第一夜就這麼囫圇度過。


翌日早晨,沒有任何隨身行李的二人只需簡單洗漱便再次踏上旅途,雖說昨夜經過討論,塞德里克和昆汀對於身處的地形和離開的方式已有初步共識,然而才剛啟程不久,兩人依舊為判別方向而爭辯。
「這裡看起來很眼熟。」
「但這裡沒有記號,而且我們確實一直往上坡方向走。」負責沿路做記號的男人回過頭,對提出質疑的塞德里克聳了聳肩。
「是你漏了吧?」
「你和老鷹一樣一直盯著我看,有漏沒漏你很清楚吧?」
「別臭美,誰盯著你看,我是監督你。」
一金一褐的身影在森林中吵吵嚷嚷,不似迷路落難,反倒像是溜出家門私會野餐的小倆口,做什麼都不忘鬥上幾句。

當然兩人並非總是鬧騰,偶爾也有平和相處的時候,一如此時,關切來自即使走在上坡路段仍舊健步如飛的龍騎士,「還好嗎?我們休息一下吧?」
「沒事。」
塞德里克接過昆汀遞來的皮革水袋,先是搖了搖確認殘量,方才對嘴抿了一小口,「就是不知道還有多遠,我們水只剩下一半了,這邊可沒有水源。」
前一日昆汀被居心叵測的侍者領至山坡,接著由懸崖墜落谷底,再被急流一路沖刷,這表示困住兩人所處的地勢遠較使節團所在為低,而要離開這片森林,便要先翻過這個巨大的凹壑。
所幸溪流的下游處,山稜起伏的幅度較上游趨緩許多,只是在沒有馬匹的協助下,僅憑人力翻山越嶺著實有些吃力。
「看起來快一半了,應該不遠了。」
塞德里克仰頭盯著雲後透出的陽光看了片刻,方才閉目養神,待到再次睜眼,綠眸之中的倦意已一掃而空,「走吧,別耽擱了。」

又歷經一個多小時的疾行,兩人總算攀上岩石堆積而成的半山腰,隨著地勢升高,不僅聚集在凹壑中的潮濕和燠熱逐漸消散,身後的林木也逐漸減少。
繼續前行,更能明顯察覺腳下落地之處益發收攏,原先還算廣闊的道路不多時就餘下只容二人並肩而行的寬度。
眼見前頭未經人為開拓的獸徑一側是山壁,一側是懸崖,稍有不慎便是輕則鼻青臉腫,重則粉身碎骨,身處險境,塞德里克卻咧嘴笑得燦爛,語氣雀躍,「終於有點不一樣的景色了,我暫時不想看到那些通通長得一模一樣的樹。」
「如果我們的推測無誤,等翻過這個山頭朝南走,應該不遠就會有村落。」
「太好了,總算有點進展。」
思及與大部隊會合後便得以打理一身狼狽,塞德里克哼著不著調的曲子,腳下的步伐也不由得輕快起來。

然而獸徑才剛過了一半,就聽呼喚驟響,「里奇等等。」
「等什麼?如果你會怕,牽著你走也不是不行。」塞德里克偏頭望向身後的男人,彎唇打趣道。
「你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聲音?」
塞德里克皺起眉頭,受到昆汀嚴肅的態度影響,也跟著面色一凜,下意識放緩呼息,閉眼凝神細聽。

只是半晌過去,塞德里克也沒察覺什麼異狀,「什麼聲音都沒有啊。」
「就是這樣才奇怪,本來一直都有鳥叫聲。」
「你想太多了——咦!」
正要嘲笑昆汀過於草木皆兵,塞德里克就聽細微的響動毫無預警地由上方傳來,「聲音是從上面傳——」本能地循聲仰首,豈料塞德里克話都還沒說完,便讓眼前的景象震懾得做不出反應。
只見或大或小的密集落石沿著坡壁快速滾動,挾帶著夷平大地的氣勢和震耳欲聾的隆隆巨響,須臾就將拔腿狂奔的兩人吞噬。

這場彷彿山搖地動的騷亂發生在眨眼之間,樹木或慘遭攔腰撞斷,或東倒西歪,更驚得棲息林中的動物四處逃竄。
五分鐘過去,漫天沙塵方才逐漸散去,裸露出讓礫石掩埋的獸徑,在成片褐色石堆中,不見塞德里克和昆汀蹤跡,僅有一截灰撲撲的斷劍顯得格外醒目。
「嗷——」
難掩急切的沉吟響徹雲霄,低空盤旋的巨大黑影幾番掠過天際,似乎在尋找什麼。






很愛鬥嘴的兩個人ww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Comments

Body
管理人

莫斯卡托(Calix)

Author:莫斯卡托(Calix)
莫斯卡托,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噗浪
誰來我家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