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SPY系列-Who to who? 【ML】CH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 / 案件文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SPY系列為兩人合作之創作
上部《Who spy?》由生如初見(生生)執筆,下部《Who to who?》則是由管理人負責
兩部之間劇情有所連貫
但由於是分屬兩人執筆,故腳色性格上稍有差異



「消息精準嗎?」
低頭擦拭鏡片的男人驀然抬首,嘴角帶著似笑非笑的弧度:「如假包換。」
並非不能理解自家上司的詫異,畢竟男人最初得知消息時同樣也懷疑過,然而經過多次證實確定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警探身邊的的確確部有Mycroft Holmes的人,Greg Lestrade是Mycroft Holmes給自家愛惹事生非的胞弟欽點的御用褓姆。
Sherlock Holmes在貝克街的住所安排大量人員警戒誠屬理所當然,但同樣是因為自家胞弟所認識的人,Greg Lestrade卻有John Watson所沒有的待遇,一個警探怎麼看都比一個退役軍醫來的安全無虞,更何況Dr. Watson在前不久還曾經在自己授意下受到攻擊,然而軍情六處卻是為某位警探安排多過五人的護衛等級。
雖說一直沒有獲得切確證據,但單就蘇格蘭場周邊有人護衛這點,Magnussen認為自己有合理的理由懷疑兩人之間的關係有那麼些不平凡。

「安排下去吧,Magnussen幹得漂亮一點。」
「這是自然。」
翡翠色的眸瞳由通話結束畫面轉黑的巨大螢屏移開,懶洋洋地靠坐在純白的沙發中,低垂著眼瞼動也不動的男人像是睡著似的,直到良久過去,讓人喚做Magnussen的男人這才起身取過放在一旁茶几的手機。

「我給你發了資料過去,可別把人給整死了,我只要半死不活。」
與上一回的嫁禍一樣,這一回的重點不在殺死對方,而是僅止於試探……
思及某個總是高高在上官員可能會有的反應,Magnussen只覺得興奮的無可自抑,一雙無機質的碧綠色眸瞳閃過冷光,嘴角揚起戲謔的弧度。



耳膜時不時傳入Lestrade聽不懂的語言,雖說不知身處何處,但男人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的溫度很低。
銀髮的警探摟著身旁的男人瑟縮在角落,身旁圍了很多高壯的大漢,半瞇著眼Lestrade試圖辨識歹徒的身分,然而卻見他們的臉孔像是打了馬賽克似的一團模糊。
始終爭論不休的歹徒突然停止了吵嚷,毫無預警地一支冰冷的槍管抵上Lestrade的太陽穴,還未反應過來,身旁一直悶不吭聲的Mycroft便率先有了動作,只見男人的身形如豹一般撲上前去,與持槍的男子打成一團。
壓制、鎖喉、反擒,Mycroft成功在三招以內奪得高壯男子手上的槍,然而卻避不開由另一個方向襲來的子彈。

「Mycroft不要!」
巨大的悲慟讓Lestrade驀然驚醒,銀髮的警探在黑暗中忙迭坐起身來。
沒有冰冷的槍管抵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沒有驚險的飛車追逐或槍戰,Mycroft也沒有在自己懷中變成冰冷蒼白的屍體,警戒地四處張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不大且有些凌亂的臥室,幾度確認自己仍處於熟悉空間Lestrade大大地鬆了口氣。
耷拉下雙肩,將臉埋進由手臂和膝蓋形成的狹小空間,許久過去,待到氣力回到身上Lestrade這才走進浴室洗了把臉。

讓由窗縫鑽入的夜風吹得一個激靈,Lestrade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自己的睡袍早讓冷汗沁得濕透,將換下的衣服隨意扔在一旁,仰躺在床上Lestrade卻是沒有半點睡意。


一連數日夜不成眠的結果全部化做堆積在眼窩下的陰影。
每當腦袋空閒下來,Lestrade便控制不住去想或許身後的跟蹤者在不知何時會如Sherlock和John一樣出手襲擊,為了提防未知的威脅,Lestrade彷彿是前線待命的士兵時時繃緊了神經,夜裡則是受到噩夢侵擾,別說是好好睡一覺了,就是休息片刻對此時的Lestrade而言也是奢求。

「Boss你今天也要加班嗎?」
揚了揚手中的檔案,銀髮的警探笑道:「是啊,還有幾份報告還沒處理,我看完再走。」
「可是Boss你這星期天天都加班,幹員警這行大家都知道報告什麼的全都能拖就拖,身體畢竟比較重要啊!」擰眉,倚在門框邊的男人顯然對於自家上司的發言甚有不滿。
「不用你瞎擔心,我每天都有回家去,倒是Davis你再不回家你老婆就不讓你進門了。」
「哎!好啦那我先走了,Boss你今天絕對要回家休息!」成功地打發好事的下屬,Lestrade重新將目光放回案上的宗卷。

然而不消多時身體早已累極的男人便陷入恍惚。

真要說Lestrade就只是個工作嚴謹的員警,遠遠與工作狂的稱號搆不上邊,然而Lestrade這些日子到是將這麼一個身份演譯得十分徹底。
沒有什麼迫在眉睫的難辦案件,男人卻十多天夜夜通宵加班,甚至一連數日都沒有踏進家門一步,使用警局的衛浴設備洗漱,倦了便隨意窩在沙發上湊合著休息。

幾天下來,眾人只道Lestrade不知是受了什麼打擊突然轉性,執勤時格外積極不說,甚至翻出過往二三年前塵封已久的懸案一件件重新檢視。
然而卻始終無人知曉Lestrade夜不歸宿的切確理由,打從那日與Mycroft見面開始,作噩夢的頻率便益發增高,原先Lestrade還不甚在意,然而隨著時間過去狀況卻不見好轉,當夢魘夜夜造訪時就是男人再遲頓也無法忽視問題的嚴重性。
臉色越發憔悴,試了各種方式或偏方卻無一管用,三餐正常的男人卻體重直落,末了,Lestrade乾脆放棄掙扎,與其將時間浪費在床上輾轉反側,索性耗在警局徹夜加班,僅在身體無法支撐的時候窩在桌上或是沙發上小瞇片刻,畢竟與不斷經歷夢中那種無比真實的心痛比起來,睡眠不足似乎好的多。



Lestrade單手支著下頜,落在文件上的目光很是渙散,別說是閱讀了,怕是外頭的執勤員警突然推開辦公室的門Lestrade也無法即時反應。
Lestrade就這麼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直到手機震動的聲響才喚回男人半夢半醒的神智。

目光落在手機螢幕上,來自黑髮官員的關懷簡訊適時地溫暖了Lestrade的胸口,緊擰的眉頭舒緩許多,眼梢重新爬上神采,銀髮的警探輕笑著送出給男人的回覆。
因為身後那些虎視眈眈的威脅,也因為夢中無比寫實的情境,除了透過電話以外,Lestrade以各種藉口婉拒所有來自Mycroft的邀約。
雖說不清楚詳情,但毋須猜測Lestrade也知道自己一介尋常員警不可能招惹這些國際特務,理所當然這些人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自己那身為情報頭子的戀人。
Lestrade的想法很簡單,在跟蹤者眼皮下的自己應該儘可能減少與Mycroft有任何不尋常的接觸,也許自己的努力僅是徒勞,但Lestrade怎麼樣也不希望Mycroft身邊的危險因為兩人的會面而提高。




「Lestrade你沒出什麼麻煩事吧,有嗎?」
瞪著跟前安全無虞甚至在和自己討論奇聞軼事的諮詢偵探,呼吸急促的銀髮警探登時氣得說不出話來。
先不論自己為了渥特斯幫忙碌將近一年半的功勞在最後關頭因為Sherlock一封簡訊便拱手讓給局裡的對頭,聽聞窗外傳來直升機旋翼高速旋轉而帶起的劇烈風聲,除了狠狠喘氣讓自己冷靜,哭笑不得的Lestrade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距離上一回Sherlock受到俄羅斯特務的攻擊相隔沒有一個月的時間,當Lestrade收到簡訊的同時,想也不想便聯繫Mycroft身邊那手機從不離身的秘書小姐,在Donovan不諒解的目光下匆匆離開銀行,以過快的車速一路闖了不知多少紅燈匆匆趕至貝克街。
只道這回Sherlock主動求救怕是碰上更為凶險的狀況,Lestrade在腦中預設過各種糟糕的可能性,然而卻獨獨沒想過等待自己的竟是烏龍一場。

無奈地給Anthea打了電話,滿懷著歉意告知實際情況,待到窗外直升機的聲音逐漸遠去,Lestrade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頹坐在沙發上,滿腔的無力感讓Lestrade的語調顯得氣若游絲,「Sherlock你需要我陪你喝一杯嗎?」雖說Lestrade恨不得能夠將某個諮詢偵探修理一頓,然而自己人都來了怎麼樣都得了表關切,畢竟Lestrade也並非不能夠理解Sherlock的困擾。
打從多年以前認識Sherlock開始,這個小渾蛋就是這麼自恃甚高的討人厭模樣,正因為如此Sherlock習慣了孤獨也習慣總是一個人,朋友對他而言就是個陌生的詞彙,Lestrade很高興John改變了這點。
人群的目光和演說都是Sherlock習以為常的,然而偵探卻反常地因為受邀擔任伴郎而萬分苦惱,轉念一想或許能夠將此視為一種進步。
「不了、我還有很多書要看。比起我,另一個人應該更想和你喝一杯,我受夠他喋喋不休的抱怨了。」面對Lestrade的善意很顯然諮詢偵探並不領情,果斷地吐出拒絕。

另一個人?
眨了眨眼,沒讓Lestrade有反應過來的時間,口袋中傳來的震動便打斷了男人的思緒。

「喂?」
只見銀髮警探前一刻還懶散的神色頓時肅穆起來,「地點在……普里德街嗎,好我馬上趕過去。」偏過頭將手機夾在頸側,連忙取出隨身的小冊子記下地址。
局裏都來了電話,仍是執勤時間的Lestrade自然沒理由繼續偷懶,起身整了整自己有些凌亂的西裝外套,朝埋首於書中的Sherlock看了一眼,「有事件發生那我先走了,有事再電話聯絡。」Lestrade轉身離開還不忘叮囑道。


盡可能避開帕丁頓車站附近的觀光人潮,Lestrade心頭還在叨唸著局裡的上司一點都不懂體恤自己這些一線警探,幾個小時以前才剛破了渥特斯幫的搶案,還未來得及喘口氣,這會兒隨即又有了緊急任務。
然而當Lestrade抵達指定地點,四處張望著卻沒看見應該要有的封鎖線或是任何警力配置,反之灰白色的典雅建築顯得格外醒目,瞪著飯店門口高掛的偌大招牌Lestrade頓時明白過來。
自己是讓人給設計了,而主謀無他,正是自己那許久不見的戀人。

就在Lestrade準備離去以前,手機適時地響起短促的震動聲。
盯著簡訊猶豫了好半晌,Lestrade決定收回離去的步伐,板著一張臉向長相甜美的櫃檯服務生索取房間鑰匙。

啪一聲,怒氣騰騰地推開總統套房的門板,瞪著正斜靠在麂皮沙發手執紅酒一臉悠哉的男人,Lestrade張口便吐出尖銳的諷刺:「Mr. Holmes都是用這種方式將約會的對象騙來開房間的嗎?」
「只有你值得我這麼做,我親愛的Greg。」面對銀髮警探的指控,男人並不否認,只是自顧自將仍在氣惱的Lestrade拉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Greg別想這麼多,沒事的。」
男人自然知曉Lestrade在擔憂什麼,討好似地遞上一杯紅酒,「就兩個小時休息一下,等等給你安排了一同離開的美人,什麼事都沒有的。」說著還衝Lestrade曖昧地眨了眨眼。

斜了黑髮的官員一眼,Lestrade賭氣似地仰頸便將紅酒一飲而盡,抹去嘴角的酒漬,「所以呢,方法用盡把我叫到這裡來要做什麼?」惡狠狠的語氣彷彿由齒縫間迸出一般。
「Greg我想你了。」
「什麼?」驀地睜大了眼,琥珀色的瞳仁寫滿了詫異。
雖說早已知道Mycroft的思維有些異於常人,然而很顯然Lestrade是低估了男人的腦袋。
周邊蟄伏了不知多少虎視眈眈的窺探者,每分每秒都受到極大的威脅,然而男人既不緊張,也不擔憂,滿腦子盡是這些風花雪月。
又或許如此反應過度的自己才是異常的人?Lestrade不禁如是自問。
銀髮的警探重重地嘆了口氣,頹下雙肩,這些日子憋了滿腹的氣悶這會兒讓男人這麼一打亂倒是什麼也沒了。

「好吧,我們見面了,所以現在呢?」語氣無奈。
「Greg我建議你應該趁現在休息一會兒,又或是你想藉此提醒我應該增加蘇格蘭場的員警配置,免得部份員警需要長時間熬夜加班。」
「噢、Mycroft閉嘴。」
「基於多方考量我不能讓人清掃跟在你身後的臭蟲,但我會加強警備的人手,所以Greg答應我你會停止自虐式的加班好嗎?你需要好好休息。」男人平穩的聲調隱隱透出懇求。
每每透過監視器畫面瞧見銀髮的警探因為累極而屈就沙發男人便忍不住心疼,對Mycroft來說,與其輕舉妄動讓把柄落入他人手中,不如除了派人牽制以外什麼都別做,為了不打草驚蛇,Mycroft只能強壓下心頭的衝動,放任FBI與FSB的特務亦步亦趨地跟在Lestrade身後。
並未糾正Mycroft很顯然方向錯誤的思維,Lestrade順著男人的話題睜眼說瞎話:「沒辦法,案件堆在那邊我放心不下。」面上做出一臉無奈,心頭卻是腹誹著怎麼樣也不能讓男人知曉那夜夜擾人的不祥夢魘。
畢竟如今局勢劍拔弩張,這種過份真實的夢境怎麼想也不會是什麼太好的兆頭。

「Greg……」
睨了還想要說些什麼的男人一眼,Lestrade俯身朝男人欺近幾分,「與其浪費兩個小時睡覺,不如做點什麼比較有意義的事情不是嗎?」相抵的鼻尖呼出曖昧而灼熱的氣息。
「Greg你最近有照過鏡子嗎?你看上去極度需要休息。」
「怎麼,我的樣子已經糟糕到你硬不起來了嗎?」整個人跨騎在男人腿上呈現居高臨下的姿勢,下頜微揚,琥珀色的瞳仁閃著挑釁的神采。

張口啃上銀髮警探帶著細碎鬍髭的顎骨,輕輕囓咬的門齒沒有使上多少力度,灰藍色的眸瞳暗了暗,語調略啞:「我只是怕……兩個小時不夠。」
「聽起來真令人期待,不是嗎?」
俯首將吻落在男人的眼梢和眉骨處,Lestrade低笑著挑開自己的皮帶,金屬碰撞的聲響在此刻聽上去格外讓人臉紅心跳。
將彼此的慾望緊密熨貼,本就熾熱的溫度隨著益發失速的摩擦逐漸攀升,酥麻的快意在四肢百骸中飛快流竄,粗喘和低吟與肉體的拍擊聲相應喝,盡數化作一室旖旎。


衣服被隨意拋在地上,不知何時兩人由沙發轉戰臥室中央的King size大床,原先整齊的床褥早已不復存在,殘下斑斑淫靡而曖昧的痕跡。
只見兩個同樣光裸的男人或躺或坐,正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著,空氣中充滿了雄性特有的麝香氣息,不難看出前不久兩人是做了什麼兒童不宜的成人活動。

「Greg我國第一對合法的同性伴侶在不久前產生了。」
仍舊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男人挑起一邊眉毛,懶洋洋地翻了個身,搭在腰間的薄被因此下滑幾分,堪堪落在髖骨的位置讓腿間的物事顯得若隱若現,「嗯哼?」Lestrade也不在意,只是皺了皺鼻尖示意一旁靠坐在床頭的戀人接著說下去。
「Greg我們也結婚吧?」
「好啊。」毫無猶豫。
銀髮警探出乎意料的反應讓Mycroft頓時陷入怔忡,卻沒料Lestrade又接了一句:「不過,有相關研究指出男人在床上說出口的話大多不是這麼值得信任的。」半晌男人回過神來,眨了眨眼,不意外對上一雙閃爍著狡黠精光的琥珀色眸瞳。

「Greg……」
嘩地一把掀開早已沒什麼遮羞作用的薄被,伸手箝住察覺到危險意圖逃脫的Lestrade,「看來兩個小時真的不夠了,你不介意再晚一個小時回去吧?」男人面上寫著無奈,染著慾望的灰藍色眸瞳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鷹隼似的目光透出盯上獵物時的銳利。
惡狠狠地拉開男人的雙腿架在肩上,火辣辣的視線落微微發紅的穴口,黑髮的官員只覺得喉間一緊,沒有絲毫遲疑,挺腰將自己硬熱的勃發沒根埋入早已軟化的甬道。
「哈啊──…」
兩人同時低吟出聲。

「Mycroft你該死的,剛剛不是說好了最後一次嗎……啊嗯……」
就著交合的姿勢,「男人在床上的承諾向來都只是口頭說說而已,不是嗎?」俯身吻上Lestrade那雙不住吐出低喘和咒罵的唇瓣,腰胯進犯的頻率卻是沒有絲毫落下。



然而Lestrade怎樣也沒想到,就在與Mycroft見面幾天後會接到這麼一封訊息,一如鬈髮偵探的習慣,手機螢幕顯出的內容十分簡潔──Mycroft受傷了。

眉頭一蹙,Lestrade甚至顧不上和Sherlock問及緣由,下意識就要給男人打電話。
所幸理智在Lestrade將電話撥出以前回籠,強壓下心頭的的擔憂和急躁,尋思著給男人找了個藉口,也許Mycroft只是還沒騰出時間告知自己……
就這麼耐著性子等了幾天,然而別說是坦承了,Lestrade就是男人丁點的訊息也沒有收到,兩人算是徹底斷了聯繫。

眼見七天就要過去,男人很顯然打定主意隱瞞過去,在一個排休的午後Lestrade撥通了Mycroft的電話,也許是由於Lestrade毫不掩飾語氣中的惱怒,Mycroft沒有拒絕的餘地,兩人很快便敲定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非常時期,當住所不再安全,旅館頓時成了兩人最好的見面地點。


「是不是我不問,你就打算一直瞞著?」甫才步入房間,傳入耳中的是冷硬的語調。
「我──」
「省點力氣否認,不如和我說說為什麼不願意遵守承諾?或是你覺得我沒有知道的權利,是嗎?」
聽出自家戀人語氣中的不對勁,總是所向披靡,就是對上黑洞洞的槍孔亦能夠面不改色的男人眸底閃過一絲驚慌,連忙在玄關處找著燈光開關。
不顧雙眼讓突然大量湧入的光線刺得發疼,循著聲源準確地在房中的麂皮沙發上找到熟悉的頎長身影,只見銀髮的警探一臉陰騖,淺褐色的眸瞳寫著明晃晃的惱怒。

「脫掉。」
「嗯?」驀地抬頭,顯然對於自家戀人突如其來的發言有些詫異。
「我要看傷口,還是你希望我親自動手。」
話都說到這種份上,Mycroft自然不會不清楚Lestrade在說些什麼,很顯然自己刻意隱瞞的事情穿幫了,「我自己來……」低垂著眼睫,慢騰騰地退去大衣、西裝外套、背心然後才是襯衫,手上的動作沒停男人的思緒卻已經有些飄忽。
尋思著是什麼時候無意洩漏自己受傷一事,為了達到滴水不漏Mycroft特意要求封鎖消息,除了當時在現場的下屬理應無人知曉。

啊、是那個時候!
猛地憶及前些天因為FSB試圖綁架Sherlock一事去了一趟貝克街,可想而知始作俑者無他,定是那總見不得自己太過好受的諮詢偵探。


在Lestrade將手指觸上自己左臂繃帶的同時間男人回過神,不忍那雙琥珀色的瞳眸沉浸在悲傷之中,一把握住警探那隻小心翼翼的手掌,低喚:「Greg……」
然而Lestrade並未作聲,只是默然抽回自己的手,板著一張臉別開視線, Mycroft知道這是自家戀人生氣的徵兆。
許多天前,也就是與Lestrade在飯店見面的那一天,執行任務的異國刺殺者突破重重護衛,然而卻到了最後關卡無功而返,已然射出的子彈卻僅僅只是劃過男人的臂膀,而刺殺者則先一步死於腦門開花。
「Greg只是輕傷,我沒事。」對任何而言驚險萬分的情況,在男人口中卻是不值一提。

「是,我當然知道,因為你還有餘力隱瞞我!」
低沉的語調幾乎能夠凍出冰渣子:「我知道我身後跟了一大堆不知道哪裡來的特務,我也知道我的戀人成了眾人的靶子,但我不在意也不在乎這些國際機密,我只希望我不是最後一個知道你受傷的人。」
即便隱瞞是經過思考後的決定,然而面對Lestrade的指責,Mycroft抿了抿唇,堵在胸腔的愧疚讓一向巧舌如簧的男人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若不是Sherlock,你就打算繼續瞞著?你在等什麼?在等我到醫院去探望你還是到你的墳前送花?」銀髮的警探試圖壓低聲量讓自己不要像是個無理取鬧的女人,「Mycroft聽著,我不願意見到你受傷,但我更不願意不明不白地失去你……」低垂下眼睫,略微嘶啞的輕聲幾乎聽聞不清。
末了,瞧也不瞧始終維持一個動作杵在原地的男人,「我的擔心對你而言是多餘的吧,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的時間。」門板在Lestrade落下最後一個語音的同時,碰一聲重重關上。



「Boss你的電話響了。」
「嗯、我知道。」
說著,銀髮的警探眉也沒抬,在下屬甚是驚愕的目光下將電話掛斷。
「Boss……」
「好了,把這拿給Donovan,讓她在明天下班以前交給我。」在文件右下方簽名,將整理完畢的檔案往桌前一丟,適時地打斷男人的發言。
沒什麼經驗的新進小菜鳥還想再說些什麼,然而在Lestrade不甚友善的氣場下就如見著天敵的草食動物,「是。」忙迭應聲,抱著懷中的檔案幾乎是逃也似地匆匆離開。

門板被順手帶上,僅餘下一人的辦公室頓時恢復寧靜。
正因為如此,手機嗡嗡的震動聲響顯得格外清晰,只見Lestrade目光始終落在宗卷上,看也不看伸手便將電話又一次掛斷。
安靜不過一分鐘,手機又傳出收到簡訊的短促震動聲,然而同樣地Lestrade也是看也不看便將訊息刪除。

距離兩人不歡而散已經過了一個星期,Lestrade早已不記得自己掛斷多少回電話,即便每回都得到一樣結果,Mycroft卻像是不知疲倦似的定時來電,每日至少三通電話,加上不可勝數的短訊。
只見一方積極求合示好服軟,反觀Lestrade這回鐵了心不論男人說什麼就是不與理會,電話不接,簡訊不看,就是男人特意讓人送上的早餐午餐也全進入其他警員的肚子裡了,見心意無法傳達,男人在幾天後便自主停了送餐的舉動。

日子一天天過去,兩人之間的無聲拉鋸仍在進行中。
不論Mycroft在簡訊中如何叮囑勸慰,Lestrade依然故我,就這樣日日早出晚歸熬夜加班直到迎來了John和Mary的婚禮。


教堂內的偌大空間被布置得十分得宜,亮黃色的牆面在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有朝氣,在婚禮開始以前或許熟識或許陌生的賓客輕易打成一片,而在一派和樂融融的氛圍下,低頭喝悶酒的銀髮警探顯得尤其突兀。

「嘿、Greg!」
「John?」
聞聲回首,只見一身筆挺西裝的前軍醫挽著他的新婚妻子笑得一臉幸福,「很高興你撥空參加,領帶花色很適合你。」說著,邊揚了揚手中的高腳玻璃杯。
「我怎麼能錯過這麼重要的場合,我這不成套的穿著絕對比不上你這準新郎一身的帥氣。知道嗎John,今天看到Mary我都想再結一次婚了!」即便很是疲憊,Lestrade仍是楊啟嘴角笑得燦爛,「哎、那邊有人叫你了,你們去忙吧,別招呼我了。」說著,還不忘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很是自在。

好不容易送走了John和Mary,重新恢復獨自一人的Lestrade頓時沒了陪笑的氣力,重重呼了口氣,耷拉下雙肩,給自己喝空的玻璃杯添上香檳。
將杯緣抵上下嘴唇,憶及方才與好人醫生的寒暄,Lestrade落在遠處的目光有些飄忽。

思緒回到一早出門前的準備,換上自己最好的一套西裝,在選擇領帶時無意間瞥見讓自己擱在床頭已久的精緻禮盒,裡頭裝有什麼Lestrade自然知曉,是當初Mycroft打著為父母致謝的名義給自己送的高級領帶。
Lestrade不禁懷疑當時自己究竟是怎會收下這能夠與自己一個月薪水相抵的禮物?或許是因為男人那一句狀似無意的提醒──我也給自己買了一條一樣的。
然而這句話即便是在相處不愉快的期間仍然對Lestrade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於是,鬼使神差地,Lestrade在恍惚間已經取出領帶繫上自己頸項。

只是因為帶有白點的藍黑色領帶恰好與自己的西裝合適而已,在John的婚禮上穿著合宜是為了自己,與那個男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是認同他對衣服的品味而已……銀髮的警探如是告訴自己。
思及此,Lestrade忿忿然地又喝下好大一口香檳,強迫壓抑已經由胸口鬧騰到舌尖的苦澀。



「好好享受不介入的時光,Sherlock。」
一如預期,通話下一秒便讓沒什麼耐性的胞弟給切斷。
黑髮的官員也不惱怒,坐在單人沙發中兀自把玩著手機,放任思緒飛揚。

我不怕受傷也不怕死,Mycroft我怕的是成為讓你受人威脅的阿奇里斯腱……
Lestrade壓抑的聲調在腦中不斷迴響,Mycroft能夠清晰地勾勒出銀髮警探在說這話時臉部的每一個細節,高攏的眉頭、緊抿的嘴唇還有滿是苦澀和各種複雜情緒的琥珀色眸瞳,一如流連在歌劇院的魅影揮之不去。
因為Lestrade而心神不寧的自己是有什麼資格要Sherlock不要太過涉入呢……男人忍不住自嘲,將支起的手臂稱在顴骨處,落在遠處的目光幾乎尋不著焦距。

也許是因為Dr. Watson的婚禮,黑髮的官員沒來由地憶及自己鎖在抽屜中妥善保存的文件,薄薄的紙張對Mycroft而言既是期許,也是承諾。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