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歡迎留言來玩//
一抹頎長的身影佇立在樓頂高處,披風時不時被吹得揚起,在仍然喧囂的夜晚,沉默地俯瞰閃爍著各色光亮的城市夜景。
已是下半夜,任務結束的蝙蝠俠理應早些回家抓緊時間休息補眠,男人卻只是盯著車輛高速行駛而形成的流光愣愣出神。

身為男人,適當紓發慾望後的身體是無可否認的舒坦,然而正是這份舒坦惹得蝙蝠俠糟心,一如鯁在喉間的魚刺再再提醒著男人前不久的方才發生了什麼。

例行的夜間巡邏,意外地在火光通明的街區逮著正指揮著手下作亂的熟悉身影,將滅火的雜事丟給後來趕到的警察和消防員,兀自拎著讓自己一頓胖揍後的禍首離開現場。
一切都再自然不過,直到自己又一次禁不住小丑的挑釁。
與往常無異,性愛的前奏總是在蝙蝠俠有意無意的遺忘下顯得格外快速,彷彿火苗碰上高濃度的酒精,情欲一觸即發。

衣領被扯開,褲頭被挑開褪下,隨著兩具肉體的相貼磨蹭,即便蝙蝠俠不願意承認,身體卻早已熟悉了近似偷情這種節奏。
在無人的黑暗巷道,放任自己將對方狠狠摁在牆上,近乎放縱地享受性愛帶來的歡愉。

比起舞會上的名媛淑女,對方那具沒有蜂腰窄臀的肉體卻令男人感到更為熟悉。
畢竟花花公子布魯斯身旁的女伴總是沒有重複的不斷更替,令高譚市民聞風喪膽的小丑卻是獨一無二。
對象若是哪個長腿的金髮妞兒,必然不會如現在這般苦惱。
然而對象不是哪個漂亮女孩和男孩,而是高譚警局榜上有名的極惡罪犯,別說是炫耀了,光是藏著掖著都來不及。


憑心而論,蝙蝠俠也搞不清楚自己和小丑這種說不清明的關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清楚地記得最初瞧見媒體播放的恐嚇影片時的憤怒和驚愕,不按牌理出牌、沒有規則,總是恣意妄為的小丑,是蝙蝠俠從未碰過的頑劣罪犯。
一個又一個連環技,輕易將高譚搞得天翻地覆,即便最後和平落幕,人民學會了恐慌,而瑞秋死於爆炸,哈維選擇報復,對此,蝙蝠俠恨不得自己能夠狠下心將始作俑者扼死了事。

每每荒唐過後,蝙蝠俠就會陷入自我厭惡的懊悔迴圈。
後悔當初沒有破戒出手,後悔自己反應不及沒有在第一時間推開對方,後悔自己放任對方越發親暱的舉動,後悔自己沒有成功拒絕那技巧並不高明的誘惑,後悔最後發展成不該有的關係。
一次的錯誤可說是意外,然而自己為什麼放任錯誤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發生?讓兩人的關係到了這種不可對外人言的尷尬地步……
並非是遺忘瑞秋的死亡,然而與小丑越是靠近便越是無法用以前的想法去面對,這個如謎團一般的男人彷彿燃燒的火焰,璀璨的熾熱和亮度誘得飛蛾奮不顧身,瘋狂到了極致的罪惡不再只是罪惡,甚至能夠稱為藝術。

呵、也許和小丑過多的接觸令自己心軟了,扯了扯嘴角,蝙蝠俠不禁自嘲。
思及此,腦海甚至不合時宜地浮現火辣辣的激情畫面,只覺得下腹一緊,蟄伏在體內的慾望彷彿蓄勢待發的火山,隱隱騷動,「噢、該死。」捂著額,高譚的黑暗騎士不禁暗罵自己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只一次懷疑自己是否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讓小丑下了什麼暗示。
當然蝙蝠俠不會承認和小丑初次發生關係後便急匆匆地做了全面性的身體檢查,並非擔憂因此染上什麼不光采的疾病,而是確認自己真的沒有在不經意中吸入什麼藥物,否則怎會每每面對那張塗了白粉稱得上猙獰的面容有所反應?
好吧、說穿了就是高譚的黑暗騎士不願意承認自己會對小丑產生性慾。


望著五光十色的迷離夜景,低垂下眉目,蝙蝠俠陷入沉思。

還記得某個再平常不過的夜晚,照例由阿克漢逃出來的小丑領著一班手下在高譚作威作福,興許是小丑格外小心,這回蝙蝠俠花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才總算是循著線索揪到小丑的小辮子。
而後幾天分別抓了幾個鬧事的酒客和為非作歹的混混,最後終是在第六天才逮著正和馬洛尼等人交易的小丑,轟一聲踹開老舊倉庫的大門,無視眾人愕然的反應,三兩下將聽令於人只長塊頭的流氓處理完畢,這才拎著九成九是煽動者的小丑塞進蝙蝠車。
至於馬洛尼,上百公斤的毒品交易被抓個現行絕對夠他折騰,至少那些檢察官不會輕易放過他。

「進去。」粗魯地將小丑向一旁的副駕駛座推去,反手將車門戴上,然而還來不及發動引擎,蝙蝠俠只覺得眼前一黑,「你……」語音未落便昏了過去。


「唔、該死的!」過多的光線進入瞳孔讓蝙蝠俠本能地半瞇起眼,腦袋昏沉沉的隱隱作痛,意識到自己讓人暗算,男人忙迭蹦起仍然有些脫力的身體便要試圖反抗。
然而卻沒有預料中的繩索和鐵鍊等禁錮,正準備掙扎或反駁的蝙蝠俠怔忡了半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猛地別過頭只見副駕駛座的小丑滿臉笑意,而暗算者是誰則昭然若揭。

環顧四周,兩人仍在車內,但很顯然已經換了位置,窗外漆黑一片也不知是哪個無人的暗巷。
「你趁我昏睡時做了什麼?」讓人偷襲得逞,任誰都沒好氣。
即便小丑總是出乎意料不按牌理出牌,然而蝙蝠俠說什麼也沒料到對方會以毒氣攻擊,想來是從阿克漢的好室友稻草人那裡得來的吧。
自己究竟是鬆懈到什麼樣的程度,若是小丑有意,怕是早已身首異處。
「我什麼都沒做,」噘了噘嘴,小丑俏皮地聳了聳肩,「看你現在好手好腳,也沒綁你捆你,我可是什麼事也沒做,除了……取走了點東西。」說著邊以手裡的物件虛掩自己上半部的臉面,透過面具的眼洞,滿意地蝙蝠俠前一刻還凜然的面孔飛快掠過一絲驚慌。
「為了取下這個小玩意可花了我一番功夫,那防護用的電流可不是玩笑呢。」
嘟囔著說道,低著頭把玩面具良久才裝作驚覺男人的視線的模樣,「嘿、別緊張,別忘了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傷害你啊小蝙蝠……不、現在是韋恩少爺才對。」

面具被揭開,過了最開始的驚愕,回神後的布魯斯反唇譏諷:「現在你目的達成了,是要把我的真面目公諸於世嗎?花花公子布魯斯‧韋恩竟是蝙蝠俠,這新聞稿標題下得怎麼樣,報紙鐵定大賣的。」
嘴上說得輕鬆,腦袋悠轉的可不是那麼一回事。
小丑始終對自己真面目懷有濃厚興趣的理由布魯斯已不想去探究,擰著眉,將對方就地解決以保守秘密的念頭在腦中盤旋。

「嗯、不錯,長得比想像中的帥,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配得上這身材和身份……」
打斷男人思緒的是小丑調笑的語氣。
「怎麼,怕我把你放在太陽底下曝曬嗎?不過比起讓蝙蝠俠死於輿論,我更喜歡看到頂著污名在夜間行動的黑暗騎士。」只見對方的指腹隔著皮革手套順著自己的五官一路向下劃過,撫過眉骨和臉緣,最後停在蝙蝠裝的頸脖交接處,「不用擔心,我會把所有意圖要公開你身分的人一一除去,為你……」小丑挑了挑眉,眼尾噙著戲謔。

「真搞不懂你到底想幹什麼……」



「真搞不懂你到底想幹什麼……」似嘆息,更似囈語。
打從最初開始,小丑始終對蝙蝠俠有著超乎常人的執念,原因和目的為何布魯斯始終不理解,隨著相處的時間越長,越發覺得小丑是個謎團聚合體,一個一個待解的疑問,各式各樣多變的偽裝,所謂的真假孰能辨別。
與一般的罪犯不同,小丑顯得特立獨行,也許就是這份率性和妄為吸引了一幫子掃除不清的追隨者,即便知道對方可能在任何時候無理由的抓狂仍然奮不顧身,一如爭先衝進火堆的蛾群。
或許正如阿爾弗雷德所說,有些人的行為是不需要理由和規則,一切只論開心與否。

偌大卻冷清的臥室,素色的帷簾讓風吹得揚起。
仰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布魯斯翻了個身,由落地窗向外望去,已經濛濛微亮的夜空依稀能夠瞧見探照燈打出的巨大蝙蝠。
「晚安,高譚。」低聲說著,年輕的男人邊將絲綢被褥拉高幾分,放任疲倦和周身的倦意滲入體內,逼迫仍然活躍的大腦進入休眠。


沖涼過後的男人裹著睡袍,頂著半乾的頭髮步出臥房。
「早安,韋恩少爺,需要來點早午餐嗎?」
「當然,謝謝。」熟門熟路地在自己專屬的單人沙發坐下,打開報紙將重點版面粗略瀏覽後,熱騰騰的食物便送了上來,能幹的老管家總是能將時間掐得分毫不差。

「昨晚的罪犯很難纏嗎?」
褐髮男人的兩腮讓可頌塞得微鼓,眼尾略揚瞥向發聲處,「嗯?」仍忙著咀嚼食物的布魯斯只能發出疑問的悶響。
「似乎比平常回來的晚。」
「啊……有個神經病抓了幾個警察洩憤,讓高登派人收拾花了點時間。」說著半真半假的答案,低頭翻弄盤中食物的動作透出幾分不自然,猛地揚首,「怎麼了嗎?」眨著一雙灰藍色的眸瞳,男人的表情好不真誠。
「沒什麼,只是提醒您別太勉強。」
「阿爾弗雷德你怎麼不擔心花花公子布魯斯遠播的艷名呢?」打著哈哈扯開話題,顯然不願意和老管家討論這個始終沒有共識的問題。
「那也是您一部份的性格啊。」
自然不會沒有察覺布魯斯的目的,阿爾弗雷德嘴角噙著笑,如是問道:「今天有什麼預定的行程呢?需要為您準備下午茶嗎?」

「不了,今天打算和盧修斯討論蝙蝠裝的修改。」將老管家斟滿的橙汁仰頭飲盡,輕輕推開已經空了的瓷盤。
「新換的蝙蝠裝怎麼了嗎?硬化合成纖維板的防禦係數不夠高嗎?」還記得兩個星期前才換了整套的蝙蝠裝,老管家揚了揚眉,語氣有些擔憂。
畢竟人類的血肉之軀要適應冷硬的裝甲,期間要度過好一段不甚舒適的磨合期,所以這麼頻繁的更換裝備可不是阿爾弗雷德所樂見的。
「不、只是想讓盧修斯再修改些細微的部份。」
例如總是讓小丑輕易扯開的腰帶和褲頭,似乎應該讓盧修斯加上一些額外的防護功能……當然這話在面對自家精明的老管家是不可能說出口的。


「沒意外的話晚餐時間我會回來。」
「好的,我就知道你不會想錯過今晚的鹹派。」服侍衣著筆挺的男人穿上西裝外套,打趣道。
目送布魯斯出門後的老管家並未閒著,手腳麻利地將餐盤、報紙等東西收拾妥當,阿爾弗雷德開始了每日的例行公事。

熟門熟路的走到書房打開通往蝙蝠基地的入口,為有些大咧咧的少爺整理蝙蝠基地也是老管家的份內事務之一。
甫一走出電梯,阿爾弗雷德能夠很清晰地感受到蝙蝠洞內的氣溫較常溫低上一些,攏了攏衣襟,隨手點亮蝙蝠洞的照明設備。
將電腦桌前散亂的紙張收齊,抬眸巡視了一周,老管家走向平台中央向來是最難處理的蝙蝠車,漆黑流線的車身在自家少爺的超常駕駛下,滿是污泥或刮痕都再平常不過。
「真是暴殄天物。」半瞇起藍眸,老管家的目光有些心疼,打開車門,阿爾弗雷德決定先從車內開始清潔。

俯身進入蝙蝠車的瞬間,鼻翼翕動,即便只有相當細微,阿爾弗雷德仍是敏銳地察覺車內來不及消散的情慾氣味。
昨天自家少爺的夜歸頓時有了理由,不知從何時開始,只要夜間的巡邏碰上了小丑,少爺回家休息的時間總會稍稍晚些,而後又在翌日間或發現了幾次很顯然是自家少爺無意間遺漏的線索,幾根綠色的毛髮或是殘餘的男性腥羶味。

「啊……」
只見老管家手上的動作頓了頓,隨後神態自若地以沾了清潔劑的軟布將座椅角落的乾涸精液擦拭乾淨,唯有眉梢不著痕跡地微微揚高,思忖著是否自己該為男人備些必要的物件。

蝙蝠俠那尷尬的、羞於見人的小祕密騙得了警察,騙得了高譚市民,卻獨獨騙不過韋恩家的忠心老管家。
一個是看著長大視如己出的高譚騎士,一個是大鬧高譚惡名昭彰的極惡罪犯,阿爾弗雷德理所當然地不期望兩人有高於敵人以外的深入關係。
已經不是第一次為男人清理不慎遺漏的歡愛痕跡,阿爾弗雷德由最初的震驚開始,直到如今的坦然甚至默許,不論少爺的選擇為何,給予足夠的尊重和空間才是重點。



落地、收回鉤爪槍,然後放倒擋在門口試圖阻攔的嘍囉,一系列動作僅在眨眼之間,黑衣的男人踩著大步,逕自走進發出微弱光線的廢棄貨櫃,不意外地發現裡頭別有洞天。
左拐右彎走了一會,只見一抹熟悉的纖瘦身影正俯著身子,趴在擺滿雜物的桌上不知在搗鼓些什麼。

「終於來了啊,小蝙蝠……」
頭也沒抬,小丑始終低垂眼睫,目光焦距在手上仍忙碌著的物件,「再等我一會兒,就快完成了。」一改平日唯恐天下不亂的吵鬧,小丑的語調顯得很輕很柔,小心翼翼地似乎怕驚擾了些什麼。
身旁佇著散發出強大氣場的蝙蝠俠,還能夠好整以暇地專注於自己手邊事物的人恐怕只有小丑一人。

讓人晾在一旁,高譚的騎士顯然不太高興,面具下的眉頭高高攏起,無聲地散發出不悅的氣息。
「哈、好了!」
一聲歡呼,只見前一刻還坐在椅子上的小丑整個人如鳥兒似的向男人飛撲而去,兩臂掛在男人頸項,「小蝙蝠你看你看!這個很可愛吧!」一如邀功的孩子,小丑的語氣好不雀躍。
「滾開,別黏上來。」
不設防的小丑被推得一個踉蹌,本能揮舞的雙手,連帶波及了一旁的桌椅,各式各樣的雜物一時間灑了滿地。
「小蝙蝠總是這麼粗魯呢……」捂著吃痛的背脊,小丑扁了扁嘴,「我這次分明什麼事都沒做,還特意做了禮物送給你呢。」

「禮物?」男人低啞的聲線微微上揚,眼底掠過警戒。
「是啊,是禮物!想看嗎?」
「告訴我你又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一雙大眼寫著無辜,衝男人眨了眨。
「夠了,省省你那矯作的模樣,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滿肚子壞水的極惡罪犯費盡心思逃出阿克漢卻什麼也沒做,這話說出去任誰也不會相信。

「不過就是打一炮嘛,小蝙蝠不能溫柔一些嗎?」
明擺了扯開話題的回應成功地惹惱了耐心被耗盡的蝙蝠俠,單手揪起小丑的衣領,「你覺得你這個腦袋承受得住幾次撞擊?」低啞的聲線盡是威嚇。
兩手高舉作出投降的姿勢阻止男人扯著自己頭髮去撞牆壁的動作,晃著暈眩的腦袋,綠髮的罪犯如是求饒:「噢唔、嘿等等,我告訴你!全都告訴你!」
半瞇的眸子在男人塗滿白色妝容的面上來回掃視,試圖辨別小丑話中有幾分真偽。
「我在市區分別藏了五顆炸彈,但是引爆器不在我身上,我把它們分別託付給……有責任感的人,」舔了舔嘴角,在對上蝙蝠俠目光的同時又怪笑了幾聲才接著說下去:「所以你只要在他們引爆以前阻止他們就好,很容易吧?」
「嘿別這麼著急,載我一程如何?我回阿克漢。」
伸手拉住轉身就要離開的蝙蝠俠,眼見男人目光益發凌厲,「相信我,絕對有好處的。」忙迭解釋道。

「你最好是有足夠充分的理由讓我不把你在公路上丟下車。」
「當然,我相信小蝙蝠你絕對有興趣知道炸彈引爆的時間和地點。」不用他人招呼,小丑飛快地竄進蝙蝠車,乖順地正坐且將安全帶繫上,一系列動作近乎熟稔。
「我只是要告訴你炸彈在兩天後的中午才會爆炸,正好是商業區人最多的時候,地址嘛……一個吻換一個地址如何?」男人的動搖小丑自然看在眼中,嘴角的笑意寫著得意和期待。
一如正面迎戰獅子的勇者,每一次的挑釁都是置生死於度外的嘗試,一次又一次地試圖觸碰對方的底限,又為能夠一次次挑戰成功而竊喜。
目不斜視,只聞蝙蝠俠悶哼一聲,猛地煞車的舉動很明顯──乖乖滾下車,或是乖乖給答案。



不意外小丑在沒得到甜頭的狀況下什麼也沒說,許多時候毋須花費多少氣力即可問出所需的資訊,其他時候則是蚌殼似的什麼也問不出,總歸而言,情報透露與否僅在小丑一念之間,視心情而定。

墨色的改裝車奔馳在無人的公路上,寂寥的路燈被遠遠拋在後頭,蝙蝠俠理智清楚自己應該去找出炸彈以阻止小丑的詭計發生,腦海中卻不斷掠過小丑的面孔,猖狂的、得意的、困惑的……
綠髮的罪犯一直以來都是無法以尋常尺度去估量的存在,滑不溜丟,沒個形體抓也抓不著。

改天有時間再好好來一炮吧,好好保存我給你的禮物噢……臨別以前小丑湊在自己唇邊的低語彷彿纏身的鬼魅,揮之不去。
「該死的。」惡狠狠地瞪了副駕駛座一眼,彷彿始作俑者仍坐在那兒,以徒然的方式紓發自己滿腔的怨氣。
瞥了一眼很顯然是小丑刻意擱下的,以戲謔語氣說著要送給自己的禮物──一個畫有大紅微笑、蝙蝠造型的土製炸彈,作工粗糙卻扎實的物件,是小丑一貫的作風。
顛了顛手中有些份量的物件,「給我這東西到底是想做什麼啊……」抱怨著,邊拉開置物的暗格,打算將惹人心煩的東西扔到一旁眼不見為淨,雖說回蝙蝠洞還是要仔細檢查,但至少在這段路程還自己一個清靜。

然而氣頭上的男人卻忘了前些日子的教訓。
「該死的,怎麼會忘了……」瞪著整齊碼放在暗格內的保險套和潤滑劑,面具下的表情是可想而知的愕然,高譚的騎士煩躁地將暗格重重蓋上。

前些日子,夜間巡邏時因為打鬥造成的碰撞意外打開車內鮮少使用的置物櫃,出乎蝙蝠俠意料外的是,櫃子裡頭妥善擺放的不是防身武器,也不是救命道具,而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保險套和潤滑劑。
是阿爾弗雷德,除了自己以外,負責維持蝙蝠車的就是自己那個忠心老管家。
想必阿爾弗雷德是察覺了吧,察覺了自己和小丑那不尋常的關係,否則怎麼會……腦中浮現老管家慈祥卻犀利不減的目光,以掌抵額,一時間男人彷彿秘密被戳穿的孩子,徬徨而無措。

在將東西扔掉和留下之間抉擇良久,最後蝙蝠俠一反常態地決定當個縮頭烏龜,佯裝自己從未發現過忠心老管家的好意。
當時的鴕鳥心態避開了一時,怎料今兒卻又因為意外挑起回憶,「真是自作孽……」低咒出聲,男人發狠地踩下油門,車身以一種近似失控的速度在鮮無人煙的公路奔馳。
以一種蝙蝠俠說什麼也不會承認,近乎倉皇地逃離那座住有小丑的郊區瘋人院,逃離那個總是令自己陷入窘迫狀態的存在。



「阿爾弗雷德,這個星期五晚上辦個派對吧。」嚥下口中的牛排,擱下刀叉以餐巾擦嘴的同時,男人不高不低的嗓聲響起。

面對年輕少爺突如其來的提議,不枉費老管家飽經世故,只見阿爾弗雷德眉也沒抬,僅有手上添茶的動作僅稍作停頓,「需要邀請哪些賓客呢?」語氣再自然不過。
「隨意,你安排吧。」衝老管家露齒一笑,褐髮的少爺很顯然什麼想法也沒有,明擺了只打算負責出嘴巴指揮。
「那麼宴會的主題呢?」
「最近沒什麼節日,不如就慶祝韋恩企業前幾天擴編了新的人事制度,不是多聘了不少員工嗎?」偏頭聳了聳肩,無所謂的模樣倒是和外界眾人印象中的紈褲子弟有幾分相似。
「好的,我立即去安排。」
面對自家少爺突如其來的興致,阿爾弗雷德嘴角噙著淺笑,仍是一貫的從容和溫和。


高譚第一首富的韋恩企業一直以來都是媒體的寵兒,宴會消息一釋出,理所當然地佔據各家報社的影視版頭條。
就在外界引頸期盼下,星期五很快就來臨。

以韋恩家的聲勢而言,宴會自然需要足夠氣派才不至於損及顏面。
美食、美酒、美人無一不缺,穿著齊一制服的侍者穿梭在人群之間,力求提供賓客即時的協助和需求。
燈光下,眾人搭配輕快的古典樂翩翩起舞,一時間衣裙紛飛,氣氛和樂融融。

身為宴會主人,布魯斯的責任可不僅止於穿得一身帥氣與美人調情,雖說表面上花花公子不插手企業事務,作為韋恩家繼承人的布魯斯怎麼樣也得和企業上的夥伴或對頭斡旋應酬。
布魯斯臉上陪著笑,言談之餘幾杯隨之紅酒下肚,雖不及醉,意識仍然清晰,反倒是空腹的胃很合時宜的抽疼了。

找了個理由好不容易脫了身,躲在偏僻的角落處稍作喘息,望著滿是賓客的大廳,布魯斯伸手捏了捏眉心,呼了口氣。
原先以為,這光鮮亮麗的宴會能夠稍稍減輕自己那亂七八糟無法釐清的煩悶,然而很顯然,宴會並未達到預期的效果。


近半個月,除了商業區因為炸彈引起的騷動以外,高譚稱得上是十分平靜。
還記得當時瞪著好不容易停止的倒數計時器,蝙蝠俠以高速率跳動的心搏逐漸緩和的同時,腦袋可不淡定了。
小心翼翼地將蝙蝠狀的土製炸彈拆解後,裡頭沒有預期中的竊聽器也沒有追蹤器,只有一張寫了字的紙條,分別放置了炸彈的五間公司行號字首正好能夠拼湊出一個名字,與小丑的字條完全相同──布魯斯。
五個炸彈分別藏在五間規模、地點、服務內容皆不一的公司,毫無關聯的五個標的在他人眼中看來就是倒楣中標,蝙蝠俠卻怎麼樣也無法說服自己小丑大費周章的安排只是巧合。
小丑究竟想做什麼?以自己的名字作為線索又是什麼目的?
各式各樣的疑惑盤旋在腦海中苦無解答,一種油然而生近似於愧疚和惱怒的情緒壓在胸口,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不減反增。


「韋恩、韋恩先生……怎麼了嗎?」軟糯的女聲打斷男人的失神。
「……麗莎小姐?」是誰帶來的女伴?似乎是個有些名氣的模特兒。
半瞇著眼,對上女人面容的灰藍色瞳仁有些恍惚。
「韋恩先生你也覺得宴會很無聊吧,不如我們一起偷溜出去!」曖昧的暗示,嬌俏誘惑的神態看在布魯斯眼中怎麼可能不明瞭。
將布魯斯的沉默視為默許,「布魯斯、就我們兩個,絕對比在這裡有趣多了……」麗莎大著膽子靠了上去,挽著男人手臂的同時不忘將胸前的雄偉緊緊地貼上,畢竟姣好的容貌和身材面對異性向來無往不利,女人對此深信不疑。

空虛的胃仍陣陣痙攣,布魯斯面色不變,只是斜瞟了女人一眼,「感謝麗莎小姐的邀約,不過我還得繼續主持宴會呢。」禮貌地推辭著。
「哎喲、不然我們出去透透氣等會就回來了嘛。」
「美人的邀約我也想答應呢,不過我若是這麼做的話阿爾弗雷德可是會生氣的。」
薄唇微微上揚勾出一彎弧度,然而若是仔細觀察,能夠發現男人的笑意始終沒有達到眼底,灰藍色的瞳仁在光線的折射下甚至透出幾分攝人的涼意。
讓布魯斯凌厲的目光看得一愣,麗莎有些退怯,「比起阿爾弗雷德,我就這麼沒有吸引力嗎?」也許是想到布魯斯豐厚的家底,女人挺了挺胸將男人的手臂挽得更緊幾分。
畢竟這年頭要找個帥氣的闊少爺不是這麼容易,更何況男人花花公子之名雖然遠播,但布魯斯‧韋恩面對女人向來紳士而大方。

只見男人不著痕跡地挑了挑眉,落在麗莎身上的視線頓時多了幾分審視意味,僅是幾秒間的沉默對女人來說卻是莫名難熬。
「知道嗎,」
伸手捏上麗莎的下顎,「單就你這個姿色,就是脫光了躺我床上我都還要擔心我硬不硬的起來。」壓低聲線,與微彎嘴角相反的是男人毫不留情的譏諷。
語畢,抽回自己的手臂,也不管女人一臉錯愕布魯斯轉身便離開宴會大廳。

不過女人有一句話說的很對,這真是個無趣的宴會,虛偽的應酬奢侈的享受全都煩悶的很。
瞪著鏡中滿臉疲態的男人,布魯斯沒來由地覺得陌生,宴會還未結束,鬱結在胸口大半月的不明衝動陡然遽增。






好不容易期中脫出QQ
結果又發生莫名奇妙的事情
希望明天能夠順利解決QQ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炸藥算是他們兩間的情趣嗎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炸藥算是他們兩間的情趣嗎ww

對他們來說應該算是普通小打小鬧(欸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