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王儲與龍騎士 CH6-1

原創BL,R18描寫慎入,雙性描寫注意
*歐美奇幻,架空背景
*北之國相關系列



「殿下,時間到了。」
「好。」
應聲的是今日大婚的主角,一襲純白軍裝打扮的王儲對前來提醒的侍從點了點頭,抬腳踏上馬蹬,優雅地翻身而上,披在左肩的赤豔色斗篷順勢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塞德里克在安有華麗馬鞍的坐騎背上坐穩,回頭望向自從早些時候更衣便面色凝重的另一名主角,「動動你的嘴角,別板著一張臉去遊街。還是說穿那身重甲,你就沒辦法控制表情了?」
「這樣?」
比哭臉還難看的笑臉映入眼簾,塞德里克不禁為之氣結,「你……真誠一點,投入一點好嗎?」
「那這樣?」
見昆汀嘴角不自然地抽搐,塞德里克撇了撇嘴,索性放棄同仍在消極抵抗的男人計較,「算了,還是別笑了,總之和之前說的一樣,我們會隨著遊行隊伍從城堡側門出發,行經廣場,再從正門進入大殿,你要做的只有控制你的馬匹,別超過也別落後於我,和我並行。」
交代妥當,塞德里克輕蹬馬腹,驅使已經有些不耐煩的哈茲前進,等了數秒,始終沒等到理應上前的昆汀出現,脾性不算好的的年輕王儲沒了耐性,瞬間高竄的怒火令綠眸瞇成銳利的縫隙,殺氣騰騰地瞪視落在後頭的男人,「嘿、北之國特有的重甲不至於讓你動不了吧?我們的騎兵可是穿著它打仗。」
「我有移動。」
「拖時間沒有任何意義,何不像揮劍一樣乾脆一點?」
「至少我嘗試到最後一刻。」
「真是幽默。」塞德里克白了昆汀一眼,奚落的語調稍稍緩和下來,「你知道找人替你牽馬並不困難,希望在擂台上打遍敵手的龍騎士不會讓事情那樣發展。」
馬背上的兩人隔空對峙,塞德里克看昆汀不為所動,自然也不打算退讓,擺了擺手示意一旁的侍從上前替不願配合的婚禮主角牽繩。

就在侍從第三次朝韁繩伸手卻被昆汀控制馬匹避開後,男人終於服軟,「不用了。」
「你浪費了我們五分鐘的時間,快點跟上。」目的達成的塞德里克滿意地自鼻腔發出輕哼,率先指揮坐騎旋身走向距離不遠的城堡側門。
這一回,屬於另一人的馬蹄聲很快便追上前來,通體漆黑僅有尾巴雪白的馬匹馱著昆汀,不緊不慢地與毛色相反的白馬並肩而行。

遊行的隊伍由四名騎士做為先鋒,甫才自城門探出頭,就聽此起彼落的歡呼傳來,毫無疑問地聲音來自聚集觀禮的群眾。
端坐馬背的塞德里克小幅度吸了一口氣,姿態優雅地向人們展露笑容,「微笑揮手,或是點頭示意。」
「這和你的作風似乎不太符合。」
「是啊,畢竟照你的說法,我是一個長相不勤政愛民的王子。」
「呃、我不是——」
舊事被重提,昆汀難免有些尷尬,然而不待男人多做解釋就讓短促的巨響打斷。

「碰——碰——碰——」
塞德里克抬頭望向接二連三在蔚藍蒼穹綻開的彩色光點,不禁揚起嘴角。
「那是什麼?」
「是魔法彩炮,原理只是簡單的小把戲,但規模越大對魔力的消耗也越大,也更加考驗施術者的控制力,過去在比較重要的場合曾麻煩拜倫協助,沒想到這次也出現了。」說著,塞德里克示意昆汀望向東側塔樓,拜倫一身純白的法師袍顯得格外醒目。
「他究竟是以什麼身份留在王宮?若說是輔佐君王,似乎又不太像?」
沉吟片刻,塞德里克方才開口,「拜倫沒有爵位,但比起那些身外之物,他應該更樂於鑽研法術或是發明一些小東西。」
「你看起來很了解他。」
「沒辦法,我只有一個玩伴。」塞德里克故作無奈地聳了聳肩,不忘和夾道迎接的民眾招手。

當隊伍浩浩蕩蕩地抵達城堡正門,魔法彩炮也精準地在此時停了下來,一直暗自默數的塞德里克忙不迭轉過頭,笑得有幾分得意,「四十一響,比之前的數字幾乎多了一倍,看來他的魔力增強了。」
「是嗎。」
塞德里克自然察覺男人的意興闌珊,撇了撇嘴,話題再次兜回原點,「都已經到這裡了,可別出問題。」
「否則即使逃離北之國,也會被追殺到天涯海角,我知道。」
挑起眉梢,身為矚目焦點的塞德里克不再多說,率先翻身下馬,等待身旁的男人站定,方才踩著紅地毯,步伐穩健地穿越整齊排列在拱門入口兩側的騎士,進入儀式最末也最重要的場所。
那是用來接待他國賓客或使節的寬敞空間,放眼望去,刻有精緻浮雕的石製巨柱足足有三十支卻不顯擁擠,狄亞洛斯王室的鳥型紋章高掛在王座上方,潔白與淺藍色的風鈴草點綴在各處,為奢華肅穆的大殿帶來靈動而鮮活的氣息。

兩人步行至王座前方的臺階,塞德里克左手扶上右胸,單膝跪地,「陛下、殿下。」
塞德里克正欲抬頭望向沒有作為的昆汀,下一秒就聽聞重甲落地的聲音。
「塞德里克‧狄亞洛斯,你願意接受昆汀‧奈斯特做你的丈夫,無論健康或疾病,貧窮或富有,都理解他、支持他、體諒他、照顧他,直至生命盡頭,你願意嗎?」
「我願意。」當做足心理準備的提問響起,塞德里克的態度相當乾脆。
「昆汀‧奈斯特,你願意接受塞德里克‧狄亞洛斯做你的丈夫,無論健康或疾病,貧窮或富有,都理解他、支持他、效忠他、體諒他、照顧他、追隨他,直至生命盡頭,你願意嗎?」
倘若細聽,便能發覺尤萊亞針對兩名新人的證婚詞有所不同,只是陷入寂靜的此時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始終沒有搭腔的昆汀。
一秒鐘、兩秒鐘……不過是幾個呼吸的瞬間,對於只能枯等的塞德里克來說卻猶如一世紀般漫長。
昆汀延遲越久,人們窸窸窣窣的談論聲便越是藏不住,塞德里克不願在大庭廣眾之下示弱,卻忍不住攥緊拳頭以壓制起身揪住男人衣領的衝動,畢竟任誰都不喜歡這種聽候審判的不確定感。
就在塞德里克以為昆汀打算臨時倒戈之際,沉默多時的男聲終於響起,「我,願意。」
隨同語音落下的,除了塞德里克高懸的忐忑,還有昆汀的認命。



之於昆汀,今日的一切都快得令人措手不及,打從一早侍者就不顧昆汀拒絕,強制為其換上早已決定的成套重甲。
遊行結束,緊接著是迎面砸來的提問,原先以為大殿的儀式僅是過場,然而當真正跪在尤萊亞跟前,被要求許下諾言時,昆汀卻彷彿喪失言語功能,許久說不出話。
昆汀不清楚塞德里克怎麼想,但承諾即是承諾,婚姻亦非兒戲,所謂的「願意」並非隨口一說,而是代表落在肩上的義務,必須付出努力和代價去遵守和履行。
吐出宣誓的頃刻間,昆汀隱約察覺有什麼不同了,但騎虎難下的當時並不容許男人多想,光便忙於應付接踵而來的宴會。
先是結婚宴會,接著是晚宴,從晨光熹微忙到夜色昏暗,好不容易脫離繁瑣的程序和人群的注目,昆汀下意識就要返回房間休息,直到被晚宴時換過一身禮服的男人逮得正著。

「哎、你做什——」
昆汀後知後覺地意會過來,噤聲的同時卸下反抗的力道,任由塞德里克動作粗魯地扯進寢宮。
他們的關係變了,歷經整日儀式,就在一夕之間起了變化,原先至多能夠勉強稱為朋友的驕傲王子,成了互許誓言的伴侶。
昆汀還未來得及消化自己陌生的新身份,錚亮的長劍就已抵上頸項,「脫衣服。」
「咦?」
「發什麼呆,如果還想留著那套衣服就快點脫了。」
錯愕的昆汀眨了眨眼,就在怔忡的霎那,與塞德里克樣式相似的禮服被利刃挑開,破損的衣袍順勢滑落,半裸的昆汀只覺得上身一涼。
下一秒,毫無防備的昆汀讓突如其來的外力推倒在床上,始作俑者自是態度強硬的塞德里克。

仰望居高臨下跨騎在自己腰間的金髮王儲,昆汀下意識問道:「喂、你做什麼?」
「新婚當晚要做什麼,還需要我提醒嗎?你沒忘了怎麼做吧?」
傻愣愣地看著塞德里克動作俐落地將自己脫得渾身赤裸,昆汀咽了口唾沫,好不容易才找回突然喪失功能的舌頭,「你……以為安德森會容許我忘記嗎?」
昆汀清楚自己對於美醜向來遲鈍,卻不得不承認塞德里克的確具備吸引注意力的天賦。
映入眼簾的大片肌膚無瑕賽雪,但寬肩窄臀,加上胯間色澤偏淡的陰莖,毫無疑問地,那是一副屬於男性的軀體,然而眾所皆知,狄亞洛斯王室的生理構造特殊,除了表面所見,還有第二副性器藏在極為隱密的位置,思及此,昆汀越發無法控制自己失序的想像力。
塞德里克的會陰處,是否真的如同書冊所繪製多了一道裂口?那一處究竟是否如模型那般小巧狹窄?真正伸手撫摸時又是什麼樣的觸感,又會換來什麼樣的反應,是哆嗦抗拒,亦是柔順迎合?
諸多疑問充滿腦袋,而答案近在眼前,昆汀舔了舔乾澀的下唇,安德森那把老邁嗓音不合時宜地在腦中響起。
潤滑是必要的步驟,千萬不可以讓殿下受傷!
男體孕子並不容易,而根據統計,初夜的受孕機率最高,所以第一晚非常重要,你絕對要好好伺候殿下,為北之國增添子嗣。




他們終於結婚啦!!!!
這次的重點是昆汀不甘願的模樣www想想昆汀也很可憐,被迫簽訂不平等條約XDDD
Comments

Body
管理人

莫斯卡托(Calix)

Author:莫斯卡托(Calix)
莫斯卡托,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噗浪
誰來我家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