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王儲與龍騎士 CH3-3

原創BL,R18描寫慎入,雙性描寫注意
*歐美奇幻,架空背景
*北之國相關系列





目光掃過兼具男女器官的人體模型,昆汀一邊套弄始終維持勃起狀態的秀氣陰莖,一邊小心翼翼地抽送探入陰道內的手指,甬道內很緊很窄,觸手的一片冰涼顯得格外不真實。
手下這副身軀既熟悉又陌生,男人總有處理欲望的經驗,昆汀清楚自瀆的力道若輕了只是隔靴搔癢,但面對那處看上去嬌嬌弱弱的部位,昆汀根本抓不準該用多少勁。
兩相拉扯的結果便是顧此失彼,時不時這裡輕了,那裡重了,就是模型毫無反應昆汀也知曉自己鱉腳的技術有待加強。

「好的王夫不止在要檯面上幫襯殿下,私底下也要讓殿下感到舒適放鬆,看看你,不懂禮節,也不聽話,連床上伺候殿下都做不到,你還能做什麼?」
「不要看見洞就只想著插,摸一摸外面的陰唇或是藏在裡面的陰核,殿下的狀態比你的性欲重要。」
安德森絮絮叨叨的指責自耳道傳入,在腦中來回震盪來回播放,一再打擊昆汀所剩無幾的信心。
昆汀蹙起眉頭,不滿的嘟囔爭先恐後地湧出胸臆,同樣影響男人手上的動作。

「唔、嘶……」
突如其來的男聲入耳,昆汀瞪圓了眼,忙不迭停下動作,「怎麼了,會痛嗎?」
昆汀循聲抬頭,這才驚覺冷冰冰的模型不知何時被溫暖的人體取代,而那張寫著嫌棄的精緻面孔,正是塞德里克。
外型上,塞德里克無庸置疑是一名男性,否則昆汀在訓練場上與之交手時也做不到不留情面,更做不到貼身靠近,但這樣一個驕傲倔強的存在,卻生了一處那麼柔軟嬌嫩的部位,想得越多,昆汀便越是手足無措。

「痛死了,你這個粗手粗腳的傢伙是想趁機報復嗎?不行就滾吧,讓別人來伺候。」
「不!等等、我可以!」
「但是我不可以,想靠你我還不如自己來!」
「你——」
昆汀剛啟了話頭,就讓又一次落在手背的疼痛打斷,前一秒猶栩栩如生的幻象頓時消失無蹤。
「你什麼你!連這種時候都能恍神,看來是我的指導方針有問題,我會請求陛下增加你的練習時間!」
全然沒給昆汀討價還價的空間,臉色鐵青的安德森一錘定音,男人痛苦的磨難就此延長。


昆汀年少離家,在外遊歷總有各種機會接觸男男女女的情愛之事,或許是旅人們口無遮攔的葷段子,又或許是吟遊詩人的香豔小曲,再或許是舞女歌姬白花花的胸脯和大腿。
縱使鮮少主動談及,昆汀亦無法昧著良心否認自己對性事的好奇與興趣,但在昆汀的認知中,這種專屬兩人赤裸纏綿的行為理應曖昧隱晦,在美好氣氛下適性發展,而非在一臉嚴肅的老管家眼皮下被指揮被評價。
就是這麼一個分神的空檔,昆汀已然無比熟悉的黑影狠狠招呼下來,拜前幾次課堂上的負面經驗所賜,閃避突如其來的攻擊成了昆汀的本能,及時收手的結果便是馬鞭「啪」一聲抽在極富彈性的模型上頭,聲音響亮得令人心驚。

「專心一點,你要時時刻刻注意殿下的反應,來調整自己的動作。」
「這就是一個道具我能看出什麼反應。」
盯著無端受波及而晃動的性器看了半晌,出於戰友之間同病相憐的感慨,昆汀安撫似的摸了摸模型陰莖的蕈狀頂端,嘆了一口氣。
「你這樣子我敢讓你伺候殿下嗎?」
興許是接連幾堂課積累的壓力,此時瞧見老管家吹鬍子瞪眼睛的模樣,昆汀樂得咧嘴一笑,「就算你想,我也不樂意。」
「如果某人耍嘴皮的功力用在對的地方就好了,偏偏……」
安德森沒把話說完,但恰到好處的沉默成了心照不宣的諷刺。
被堵得啞然,昆汀憑藉衝動低下腦袋,然而鼻尖湊近已經吞下兩指的穴口又忍不住遲疑。
昆汀不清楚真正與塞德里克裸裎相對會是何種景況,但此時此刻,面對冷冰冰、僅有腰胯一截的人體模型,男人只覺得格外彆扭。

「做不到就算了,手伸出來。」
聞言,昆汀如蒙大赦,十分坦然地伸手領罰,怎料預期中的馬鞭沒有落下,手掌反倒是被安德森一把擒住,翻來覆去地端詳。
「打還要選地方嗎?」
「上週和你說過,因為你的手都是厚繭,避免殿下受傷,我有給你一罐脂膏,但你都沒有使用,對吧?」
憶及被拋諸腦後的骨瓷容器,自知理虧的昆汀沒垂下眼簾,榛果色的眸瞳轉了轉,在謊言和吐實之間選擇緘默。
僵持半晌,最末只聽老管家吁出一口長氣,語氣無奈,「今天就先這樣,下次把脂膏帶著,距離大婚還有兩個月,我會親自盯著你。」
好不容易暫時獲釋,步出書房的昆汀心情依舊沉重,入住王宮轉眼已然半個多月過去,每天接觸的人事物全都反覆提醒男人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這場沒有轉圜餘地的婚事彷彿無形的枷鎖,牢牢錮在昆汀身上。
雖說當時尤萊亞辭色俱厲地以全國武力要脅,但倘若昆汀執意離開,饒是護城河再寬城牆再高也阻止不了巨龍騰空而起。
昆汀咬牙度日便是顧及承諾,畢竟取得冰鈴草入藥在先,雷因恢復狀況良好,昆汀說什麼也做不出就此背信的行為。
於是日子一天拖過一天,奇蹟始終沒有出現,反倒是昆汀因為意識到塞德里克的特殊越發不知如何拿捏與其相處的態度,憶及年輕王儲求戰時的拙劣挑釁,昆汀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嘴角卻不自覺上揚。

與此同時,一抹頎長的身影由長廊彼方迎面而來,與陷入思緒的昆汀錯身而過。
「那個、不好意思——」
逐漸靠近然後遠去的規律跫音沒預警地戛然而止,再加上男聲響起,昆汀一頓,有些遲疑回過頭,「你跟我說話嗎?」
這段期間,昆汀沒少聽聞好事者在自己背後議論紛紛,卻幾乎無人膽敢上前攀談。

「奈斯特閣下,啊、抱歉,應該是殿下。」
「你是……」
望向樣貌陌生的黑髮男子,昆汀困惑地眯起眼,試圖由腦海中揪出些許出蛛絲馬跡。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我應該先自我介紹,我是康納,騎士團的康納•蓋爾。」
對方態度客氣笑容可掬,昆汀縱使一頭霧水,也不好怠慢,只能扯開嘴角點頭回應,「你好,我是昆汀。」
視線無可避免地與身形結實的男人對上,對望的第一眼並無異狀,直到定睛細看第二眼,昆汀方才察覺那雙黑眸似曾相識。
昆汀肯定兩人並非初次打照面,但具體是在何時何地?
皺著眉頭沉吟片刻,當浮雲掠動,灑落在康納面上的光影因而有所改變時,眼前的景象終於和昆汀模糊的記憶重疊,「啊!你是那天招親儀式上的騎士!」
「是、很榮幸殿下還記得我。」
「你是可敬的對手。」
當時交手的對象眾多,扣除早先見過、衣著打扮又格外醒目的塞德里克,若非康納劍術出挑,也不會在昆汀腦中留下幾分印象。

「那麼,有什麼事嗎?」
「北之國的氣候和習俗都與南方不同,殿下還適應嗎?」
被關切的感受很新奇,胸口漫開的暖意舒緩出於本能的防備,昆汀也有了打趣的興致,「我常年四處遊歷,習慣克難的環境,王宮裡不用打獵就有食物果腹,晚上還有比稻草柔軟的床鋪,這樣已經很足夠。」
「雖然宮裡傳開了各種流言蜚語,但殿下這麼幽默,和里奇殿下相處一定很融洽吧。」
「呃……」
昆汀沒料到話題會驟然轉向,不由得一愣,「應該算是,還可以吧……」
這答案當然只是場面話,整座王宮這麼大,除非塞德里克突然興起前來求戰,否則整天下來,兩人便只有尤萊亞強制定下的晚餐時間才有機會碰頭,連對話都有限,何來融洽。

「抱歉我逾矩了,我只是……只是希望殿下可以幸福。」
「看來他是備受愛戴的王儲。」憑藉這些日子的觀察,雖說那名愛端架子的王儲確實並非原先預期那般驕縱任性,但如此受人推崇倒是出乎意料。
「雖然殿下有點小脾氣,但他很好相處,對待任何人,不管地位貴賤態度都不會有所不同,整個騎士團都喜歡他,他值得最好的!」
康納神情誠懇不似刻意諷刺,昆汀聽在耳中只覺得男人話裡話外不僅是在強調兩人之間的交情,更是藉以表明心跡。
除此之外,昆汀也聽出康納並未明說的言下之意,重申塞德里克值得最好的,亦即暗示現任的婚約者不適任,配不上男人心目中矜貴完美的王儲。

將匯聚於胸口的煩躁解讀為被人指手畫腳的不悅,昆汀自認具備不奪人所愛的雅量,沒有計較康納的無禮,給出建議,「比起我,這些話也許你該直接和本人說。」
「我本來打算儀式之後再向殿下告白,但是——」
見話題兜了一圈又回到自己身上,昆汀索性開誠佈公,「不用顧忌我,里奇和我的關係不過是一場意外,有情人終成眷屬比什麼該死的傳統來得重要。」
方才猶在思量如何脫身,眼下現成的人選送上門來,昆汀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康納擊敗諸多對手得以和自己交手,武力不在話下,加上男人隸屬皇家騎士團的身份遠比外鄉人容易被接納,越是細想昆汀越發覺得這個做法可行。



*


上課分心的小處男做白日夢XDDD
然後、劇情往奇妙的方向前進了ww
Comments

Body
管理人

莫斯卡托(Calix)

Author:莫斯卡托(Calix)
莫斯卡托,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噗浪
誰來我家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