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What? Merry X’mas 【多CP】CH4──終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內含眾多CP:雷格、羅刃、地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聞言,羅蘭輕哼了聲,手下在青年莖身撫弄的掌子卻不是那般輕柔,生了薄繭的指腹刻意在敏感的頂端搓弄,「是嗎……?」,將沾了白濁的掌子舉起,五指微張,黏稠液體反映出淫糜的光澤,染了濁液的指尖輕抵上青年的唇瓣細細勾勒描繪著,吐出口的語句是更為惡意的揶揄:「可是萊卡都這樣了……不是嗎?」
  略俯下頭,張口啃上青年胸前被折磨的紅腫挺立的突起,時而啃咬時而舔舐,過分強烈的刺激在萊卡周身流竄,理智什麼的早被慾望給掌控的青年只能無力地靠在自己身上。
  蜂蜜色的臉龐染滿了緋紅,一開一闔來不及闔上只能在喘息之餘斷續地吐出呻吟:「哈……哈嗯羅……羅蘭啊……」,體內的慾望不斷由深層湧出,渾身無力的刃金只能虛軟在男人懷中,有些艱難地側過頭挑高了眼角向羅蘭討饒,但萊卡卻不知道這付欲拒還迎的模樣看在羅蘭眼裡是多麼惹火,肆意滋長的嗜虐欲讓男人只想著該如何從那雙金屬色的眸瞳中逼出淚花,令那張直喘著氣得唇口只為自己吟哦出高昂的情慾。

  單純如懷中青年,那雙貓瞳眼中直白的請求羅蘭又怎會不懂,但對於那條圍巾的不滿讓男人不甘心就這麼放過萊卡,薄唇揚起的弧度勾魂攝魄,在青年腦袋空白的一瞬間,「……我還等著你溫暖我吶……萊卡……」,邊說邊將染滿了黏液的單指探入為經過潤滑的穴蕾。
  被異物侵入的違和感令乾澀的內壁本能地收縮,被緊緊絞纏的手指卻仍是執拗地更加深入,扭著身子想要避開卻做不到,金髮的青年只能癱軟在男人懷中嗚咽著適應,逐漸柔軟的甬道被迫吞納下三指。

  深處麻癢難耐令萊卡不自覺地隨著手指的抽撤而扭動腰臀,慾望的驅使讓青年主動貼上男人散發著極富侵略性熱度的健壯身軀,胯間的勃發疏於觸碰只能可憐兮兮地顫抖著,耐不住性子的刃金本能地以最原始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渴求。

  慾火早隨著血液奔騰至周身各處的男人哪禁得起萊卡這番磨蹭,三兩下俐落地退去彼此的褲袍,撤出手指,在穴蕾還未闔上的瞬間冷不防地扭腰挺進,甫一進入便讓溼熱內壁給緊緊絞纏,低喘一聲,方才沒預警的一個收縮讓男人險一些繳械,報復似地,張口囓咬上萊卡高高昂起下頜,腰下的動作自是沒有收斂,先是沒根埋入後在幾乎退出,以此反覆。
  強烈的羞恥令萊卡異常地敏感,細嫩的媚肉被狠狠地摩擦,最深處的敏感點被重重地戳弄,掀起的快意幾乎要令青年發狂,腦袋一片空白只能被動地隨著男人的動作款擺腰肢,兩腿間的慾望更加勃發,前端更是滲出不少熱液,一下重過一下的頂動直欲將萊卡逼入慾望頂峰。
  沒預警地此時被羅蘭的大掌勒住,「不是說……不要再這裡嗎?」,男人呼出的熱息直接噴在頸上,惡意的調笑更是讓萊卡本就為潮紅染滿的雙頰似可擰出血來……他當初明明就不是這個意思……

  「唔嗯……羅、羅蘭……」,擰起眉頭,半啟的口低喘著,金屬色的眸瞳泛著水霧直勾勾地望著壞心眼的羅蘭瞧,男人卻不為所動,下身脹痛的難受卻無法紓發,但身處室外的羞恥不容萊卡放肆地沉浸在快感中,無法可行的萊卡只能可憐兮兮地將臉湊近男人,鼻尖相抵地輕蹭了蹭,「……蘭……羅蘭……回房……好不好?」
  刃金罕見的撒嬌神情直戳進羅蘭的心底,撩波得男人心湖盪漾,,低甫下頭,一把攫住萊卡半開的口,撒氣似地在青年的下唇啃上幾口,嘴上說著:「才不讓你那麼好過!」,手上的動作卻是將人兒就著連接的姿勢打橫抱起,催動體內的力量,蝠翅撐破絲質的衣袍展翼,幾下輕扇,在方圓之內掀起一股小型的旋風,待樹葉與落花重歸大地之時,已不見兩人蹤影,徒殘下扔在一旁被遺忘的衣袍。



  東方旭日未升,有的僅僅只是淺灰色的薄曦,由窗帷縫隙中透出的曦光對根本還未睡只是閉眼休息的褐髮男人來說已經足夠明亮,沒有任何預兆猛地睜眼,放輕動作小心翼翼地坐起身來,奧靛色的瞳仁本能地掃視周身的環境。
  即便是最熟悉的私人房間亦是毫無遺漏地將房內審視一遍,略嫌冰冷的目光在觸及蜷在自己懷中睡得香甜的青年時顯得柔和許多,在同一個瞬間飛快地伸手拉了被單將渾身光裸的青年掩了個嚴實。

沉睡中的人兒一吐一納淺淺呼吸著,眼瞼輕輕地闔上,眼袋下有著淡淡的青,昨夜的徹夜索求果然對萊卡來說還是太過吃力了吶……
  再往下看去,淡紫色的紅痕由頸子開始往下延綿,蜂蜜色的肌膚上滿佈的清晰齒痕更是可見昨夜的激烈程度,伸手替萊卡將散落在額前的碎髮撥開,憐愛地在額際落下一吻。

  在除了兩人以外並無第三者的空間,男人低語著些什麼,響指一打,灰黑色的使役魔由未完全關上的氣窗進入,伸手接過昨夜落在中庭青年與自己的衣物,便揮了揮手將之遣離。
  眼皮一抬,讓青年被自己折騰成這般程度的始作俑者被隨意扔在一旁,該怎麼處置那條明顯是出軌的證據?扔了?怎麼可能,黑髮的男人才不捨得把出自於刃金的東西那般對待,即便那是透過轉送才到自己手上,雖然心頭妒火燒的猛烈卻仍是硬不下心來。

  說到禮物,羅蘭才想起自己有特地給萊卡帶回了禮物,昨夜光是怒氣就險些失去理智哪還記得什麼其他,由自己的衣兜內翻出一把雕花細緻以黃玉嵌合裝飾的匕首,這是出任務時經過古董店無意間看到的罕有珍品,第一眼便認定了要買下當作禮物送給刃金。
  拉過萊卡的腰帶,麻利地綁上,望著與青年另外兩把雙刃相互輝映的匕首,男人的唇角邊不禁揚起抹滿足的弧度。

  長睫輕掩,呼息規律,身旁的人兒沒有轉醒的跡象,指腹觸上青年的面龐來回輕撫,不堪其擾的孤月輕嚶了聲後將臉整個埋進軟枕中,蜷起的身子貓似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又沉沉睡去。
  人兒可愛的反應讓男人無奈地搖了搖頭,唇角牽起抹寵溺的淺笑,眼尖地瞧見剛好是方才孤月睡著的地方有著異樣的反光,看來是不知道從哪兒跌出來又剛好讓青年睡覺時壓著了。

  純銀製的懷錶掂在手中頗具份量,將作工精美的錶蓋打開,除了以典雅華麗的鐘面以外,更吸引白雲視線的是放在懷錶內的照片,一張帝摩斯從未見過的照片,算不上十分清晰卻足夠看清整個畫面。
  相片中的兩人是再熟悉不過的孤月與男人自己,由畫面成片的書牆背景能夠輕易地辨別出地點,白雲膝上隨意擱了本正閱讀到一半的厚皮書,罕有地,畫面中的男人不是在閱讀亦非在沉思,而是斜倚著書牆就著麼睡著了。
  孤月呢?
  紫髮的青年一手撐著書牆彎下腰,將臉湊近男人,微微噘起的唇熨貼上熟睡男人的面頰,薄面皮的青年不爭氣地紅了整張臉。

  盯著懷錶中的相片,白雲幾乎可以想像當下的人兒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敢趁自己打盹的時候偷親自己,暗想著若是照片中的自己在轉瞬間轉醒將孤月抓個現行,維瓦爾羞赧而緊張的模樣似乎就在眼前,就連人兒嬌嗔的反應幾乎都可以想像的出來,思及至此,男人嘴角彎起的弧度盡是寵溺。
  將懷錶闔上,單手把玩著約略一個巴掌大小的精緻品,越發覺得手中的懷錶好似曾經見過,是個差不多的大小相同材質的……啊!是那天……那天在長廊撞見的,與那天維瓦爾拿給刃金的那個相似!
  罰也罰了,醋也吃了……既然什麼事都做了起還有再與孤月生氣的道理?
  雖然對於自己和刃金收到了相同的禮物有那麼稍微地糾結,但懷錶精緻外表所刻的一排英文字讓男人稍稍平復了有些不平衡的心情,更何況懷錶中那張不知是怎麼來的照片,更是大大地取悅了白髮的男人。

  低俯下身,在青年微張的唇口落下一吻,低喃著些什麼,掩在額髮下的眸底盡是對人兒的溺愛。
  ……你也是我的唯一……我親愛的維瓦爾─……
  ……聖誕節快樂。


  接近晌午的歡愉嘈雜趁著窗間細縫流入盈滿日光的室內,即便是冬陽扎在眼眶仍是刺目的生疼,輕哼了幾聲後悠悠轉醒,半張開眸子讓光線透入,過了好半晌視線才逐漸清明。
  下意識的動作便是伸手往身旁撈去,出乎意料外地撲了個空,方轉醒的褐髮男人慢騰騰地直起身子,視線逡巡著四周卻沒瞧見那抹蒼藍色的身影,眼尖地瞧見床頭擱著一方寶藍色的絨毛盒子。

  不敢置信的男人揉了揉眼,大地幾乎要以為自己仍是在甜美的夢中,而所見的只是夢中的殘像,睜著眸子緊緊盯著,就怕眨了眨眼盒子便在下一個瞬間消失無蹤,身子整個向前傾去,小心翼翼地湊近到幾乎連盒上一小絲絨毛都瞧得一清二楚時,喬葛才鬆了口氣。
  ……還好不是自己在做夢!
  有些遲疑地將小盒拿起,呆楞地盯視了好半晌,以經驗來說絨布盒子所裝的不外乎就是戒指項鍊一類的飾品,但是對象是希歐似乎就並不那般準確了,猶豫了好半晌才慢騰騰地將絨盒打開。

  「呵呵……我一定是還沒睡醒。」
  一瞬間的呆愣,大地難以置信地輕笑了幾聲,右手在眉間按壓了幾下,將透著銀光的指環自紅色的絨布中拎起,好氣又好笑地向後一倒,整個人跌進柔軟的床褥,褐髮的男人仍是處在一個無可置信的茫茫然中,仰躺著,攥在手中透著銀光的指環卻是真切而難以抹滅的存在。


  希歐啊希歐……怎麼會買了給女戒呢!?
  在陽光下閃耀的銀環卻恰好適合無名指的大小,只是樣式秀氣的緊,畢竟是女戒啊……暗嘆了口氣,唇角綻開的笑靨卻是十足的滿足而甜蜜。
  將銀環輕轉個幾圈,不難發現戒指的內部已花俏的字體刻寫著著〝Eternal love C to G〞(希歐對喬葛永恆的愛)

  雖說是希歐自幼便養成的觀念,但下回定要好好教他兩人之間究竟與一般的夫妻之間有何不同,光是如此想著,男人的嘴角便不自主地勾起了抹耐人尋味的弧度。


──What? Merry X’mas! Fin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