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What? Merry X’mas 【多CP】CH3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內含眾多CP:雷格羅刃地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伸手拍了拍人兒的臀腿,放柔了嗓聲輕哄著:「……希歐來……翻身……」,一如預期地得到了個拒絕的答案,掌子覆上微微顫抖著誘人觸摸的粉肉色莖身,以生了薄繭的粗糙指腹在根處與點端之間來回摩娑,稍稍使勁捏握著飽滿的囊球再次出聲:「是希歐先不遵守的……所以要懲罰吶……來……乖、翻身趴好……」,手中的力度更是隨著語調的起伏而增減,口氣中大有若是不從便別想要快活的意味。
  門齒侷促地扣著下唇,一雙泛了水霧的碧色眸瞳直勾勾地望向男人,染了情慾的面上除了渴求外還有哀求,背後式是青年最不喜歡也最沒辦法習慣的姿勢,看不到喬葛的臉讓希歐心頭虛浮著沒有安全感,只見男人又微微板起面孔,青年只能皺了皺鼻頭,依照男人的要求慢騰騰地翻過身。
  腰胯處被大掌緊緊地扣住只能維持撅高臀部的羞恥姿勢動彈不得,羞於說出口的部位更是大大地敞開裸露在大地眼前,臀縫讓溫熱的軟物觸碰舔舐,本能就要掙扎的青年逃不開只能在男人的逗弄下瑟瑟地輕顫,被唾液潤濕的花蕾不自主地翕張,嬌嫩的內壁彷彿迎接似地吸附住作怪的舌尖。

  「哈啊……不、不要……討……厭這樣……」

  只覺得男人的指跟著探入,更是惡質地用兩指將穴口往相反的兩側勾拉開來,艷粉色的黏膜輕顫著收縮,男人熾熱的目光令暴風羞赧難耐,有些困難地回過頭,一雙眸子寫滿了嗔怨。
  「希歐喜歡吃糖吧?……要什麼口味的好呢……?」,兩指仍是留在人兒濕熱的體內抽撤擴張,另只掌子由口袋中拿出青年喜歡的有著繽紛色彩的糖果彩球,意外地瞧見參雜其中明顯不同的棒狀甜食。
  半瞇起眸子,低俯下身整個人幾乎貼上青年的背,「吶吶、希歐……我們吃棒棒糖好不好?……用、這裡……」,邊說邊撤出深埋在裡頭的手指,慢騰騰地用牙齒撕開鮮豔的包裝,探出的舌尖舔了舔好潤濕粉色的糖球,用指腹揉摁著因為沒了手指填充而自主開闔的粉色褶皺,更是惡質地將糖球抵上一張一翕收縮的花蕾,等著青年將僅存的理智賣給生理欲望。
雙膝幾乎要撐不住自己的重量似地直打顫,身後羞恥的部位空虛地直收縮,腰肢被動地隨著大地的動作扭動,「唔嗯……葛……喬、喬葛要……」,黏膩妖嬈的低喚幾乎是在糖球被移開的瞬間溢出口中,酥麻的搔癢感由深處蔓開,不被滿足的慾望折騰著青年,只能難耐地借助磨蹭欲消弭自內部泛開的渴望。
  迷濛間只聞著男人啞著嗓子低聲咒罵了聲妖精,不帶溫度的糖球便撐開了入口一點一點地進犯,被異物進入的違和感令暴風昂高了頸子驚喘,蒼髮的青年只能無力地抵靠在軟枕上頭渾身發軟,翡翠色的琉璃蒙上了層霧氣,半啟的櫻唇一張一闔地吐出低吟,白皙的面頰被情慾染紅。

  入目盡是養眼而誘人的綺麗景象,熱流不爭氣地直竄向下腹,大地強忍著幾乎生疼的慾望,啞聲:「吶……希歐……」,彷彿帶著蠱惑魔力的熱息呼上青年的耳際邊,男人低沉的嗓音羽毛似地暴風心底輕搔。
  「以後……不准再和別人跳舞……只有我……」,在青年背部來回摩娑游移的掌子順著脊骨滑到尾錐的凹處,撤出埋在人兒體內的甜食將暴風整個人翻摟過來,低俯下頭張口啃上暴風弧線優美的鎖骨,兩人沒有遮掩地相貼,十指交扣的雙手,是十足十的華爾茲起步勢。
  「……好嗎……?」
  嘴角揚起的弧度帶著佞氣,蓄勢待發的慾望輕抵在人兒濕濡的穴蕾徘徊不定,時而淺淺進入又在下一個瞬間退出,如此反覆,即便自己讓欲望折騰的同樣難受,亦是要逼出青年口中的承諾。
  「好……嗯、唔喬葛……」,理智羞恥什麼的早已被慾火侵蝕的一點都不剩,那熨貼在入口處的灼熱物事更是隔靴搔癢似地在周圍畫著圈兒,體內的空虛感瘋狂地叫囂肆虐,渾身難耐地輕顫,唇縫間溢出的是希歐清醒時絕對不會承認的黏膩嬌聲,褐髮的男人仍不滿意,惡質地在喉結處徘迴啃咬,更是沿著青年優美的頸部舔舐而上,湊近菲薄的耳垂邊,呢喃:「……好什麼呢?」
  平時受盡疼寵的暴風哪受得了男人如此刻意的挑逗,弓起身子只能難耐地扭腰,胸膛處的暗櫻誘惑地挺立,低喘地說出男人的要求:「以後……只跟喬、喬葛跳舞……」
  得逞的男人笑得像隻狡黠的狐狸,指引著青年的雙腿環住自己,腰下一沉,胯間的勃發已久的慾望順勢進入銷魂的甬道,柱身讓濕滑緊緻的內壁緊緊吸附,終是如願以償的男人緩不下速度,深深貫入後再退至幾乎離開,以此反覆。
  細碎的呻吟由暴風來不及扣上的唇縫流瀉而出,略低下身,將唇壓上那張讓自己吻得微微發腫的唇,四瓣相貼,以極為緊密的方式描繪青年的唇型,一開一闔的口,無聲地道出男人心中最熾熱的眷戀。

  ──聖誕節快樂,我親愛的希歐……



  頗是不悅地半瞇起眸子,一眼望去,仍是留在宴會場中的騎士少的過分,只剩下數個不擅長幾乎可以說是交際障礙的騎士在硬撐,瞧瞧那僵硬地上揚的嘴角還有那半點不理人的態度,格里西亞揉捏著突突跳的太陽穴,滿肚子的怨氣無處發洩只能焦躁地用腳打拍子。

  見鬼的、那些專門負責宴會場面的傢伙呢!
  很好、很好,大地那傢伙又把希歐不知道拐哪裡去了,少了號稱長袖善舞專精交際的暴風,這下子是讓誰來撐場子啊!
  ……嗯哼?今天晚上也沒瞧見那總是在尋尋覓覓適合他身高女朋友的孤月呢?該不會又和白雲躲到哪瞎鬧騰去了吧!

  真是的,這些傢伙要培養感情也不知道要挑時間,把爛攤子拍了拍手丟給剩下的騎士兩個人甜甜蜜蜜的去過聖誕節,這也太過份了!……我都還沒過聖誕節你們竟然……思及至此,格里西亞忍不住氣得磨牙,險些把手中的高腳杯應聲捏成兩段,嘴裡咀嚼食物的力度大的讓牙齒微微生疼,將製作精緻的小餅乾當作那些翹班的渾蛋使勁地咬。

  「得了,別氣別氣……」
  黑髮的男人將與會的眾人視為無物,親暱而泰然地摟上金髮青年的肩,欺近人兒的耳際邊低聲呢喃:「……宴會結束後……夜晚才是屬於我們的時間,不是嗎?」,呵出的熱息噴上敏感的頸側惹得青年不自禁微顫。
  搭在青年腰間的掌子曖昧地輕撫,在離去更是不忘探出舌尖輕舔了下人兒敏感的耳廓,即便是正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情亦不見審判臉上有除了冷靜以外的其他情緒,有的只是那嘴角稍稍上揚的弧度。
  捂著仍是在微微發麻的耳朵,蒼穹色的眸子望著男人離去的背影,腦海中仍是不斷迴盪男人刻意壓低了嗓聲低語─……特殊的節日總要來點特別的……不是嗎?
  揚了揚眉,眸底飛快地閃過一絲狡黠,唇角邊綻開的笑靨何其燦爛,掌子在腿側的口袋處拍了拍,傳說中無色無味的神奇藥粉,朝思暮想的反攻大業就看這回了!

  哼哼……雷瑟、別以為只有你有小天使,我也有!
  我就不相信那條圍巾這回能夠幫的了你!

  在格里西亞沒有發覺的小地方,發出的豪語隱隱暗藏著一股帶了些苦澀的酸味。



  曲終人散便是理所當然,夜已深,就連通火燈明的熱鬧市集亦紛紛熄了火,只餘下裝飾在耶誕樹上時亮時暗的五彩燈泡兀自在逐漸闃靜的夜裡閃爍,宴會結束,大廳只剩下奚奚落落還未完全散去的人影,方才作為室外舞池的中庭一片靜默,只餘下裝飾華麗的高聳聖誕樹還有那滿花園的芳華,與宴會時全然不同的蕭寂在此刻異常明顯,大理石地面上曳了一抹長長的影子,短髮的青年望著樹頂上的明亮星形裝飾,金屬色的眸底映出燈泡一閃一滅的微弱光亮,被閃爍燈泡照亮的面上是掩不住的落寞。

  垂首,低掩的眼睫輕顫,金髮青年就以這樣的姿態在嚴冬的夜晚呆立了好半晌,即便手腳因為低溫而發冷亦沒有自覺,慢騰騰地轉身,感知因為寒冷而有些麻痺的刃金正舉步要走回大廳,腰杆沒預警地讓人由後摟過,整個人順勢向後撞上一堵溫熱的肉牆,防衛的本能讓青年在同一個瞬間抄出綁在腰帶上的短匕首,一個扭腰瞄準來人的面部就要出手。
  金屬色的琉璃映出毫不陌生的面貌,「嗯唔……魔、魔獄……嗎……?」,未經過大腦思考便本能地脫口而出,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在瞧見男人那身華麗而正式的扮相,青年的面上有著驚疑喜悅參雜的矛盾,哪個騎士結束任務進城時不是蓬頭垢面滿臉疲倦,由此判斷男人絕對不是剛回聖殿,想來是經過一番梳洗,但……為什麼自己連羅蘭什麼時候回到聖殿都不知曉呢?……而中間這段時間,男人是去哪呢?……是……去找太陽了吧……
  平時運作不是很迅速的腦袋瓜子此時卻異常地精明,歡喜不過半晌,篤信了自己猜測的刃金復又黯然地垂首,門齒扣咬著嘴唇,下意識地要掙開男人的懷抱。

  在感到懷中青年動作的瞬間,幾乎是本能地收攏雙臂將刃金牢牢地困在懷中,「又再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低頭整個埋進萊卡的頸窩,一如預期地得不到答案,懲罰性質地張口以門齒細細地囓咬青年蜜色的肌膚,脣齒正忙活著,低聲的語句顯得曖昧不明:「你以為我見誰去了?格里西亞?」,將懷中的人兒扳正面對自己,伸手刮了刮青年的鼻尖,輕笑道:「我是去同教皇回報任務,這樣你還吃醋嗎?」,奧藍色的眸瞳中寫著揶揄而滿足的笑意。

  聞言,刃金蜂蜜色的面上不爭氣地染上一層緋紅,不作聲地默默別開臉。

  低笑著將額抵上青年的,觸上的冰涼讓羅蘭不悅地揚了揚眉,身體這麼冷,這傢伙是在外頭呆站了多久?
  寒著一張臉,男人將手中攥在手中的圍巾替青年繞上頸脖,手下的動作因為萊卡的不自愛不自覺重上幾分,「……還敢吃醋,是誰給審判送了精心挑選的禮物去的……哼嗯?」
  只要思及在彼方出任務得到刻意安排保護萊卡的死靈生物的回報就忍不住一把火直燒,再想起方才審判是如何笑著將刃金送給他的聖誕節禮物轉送給自己的景象,羅蘭便無法抑制心底不斷湧現的惱怒和不悅,邊替青年將圍巾調整好邊忍不住嘟囊叨念著,語氣中有男人自己也沒有察覺的酸意。

  「……不是特地……只是、只是聖誕節的禮物而……」

  「明明去了平日絕對不會去的市集買了禮物,還說不是特地?而且……」,越說越咬牙切齒,伸手擰住刃金的鼻尖撒氣似地搖了搖,直到聽聞青年的悶哼才肯罷手,「……什麼不送竟然送了圍巾,這是在暗示什麼嗎?」,半瞇起眸子死盯著金屬色的琉璃瞧,即便羅蘭清楚地知道萊卡根本只是無心,而非刻意送這種暗示性如此強烈的禮物,然而理智上和情感上依舊無法接受。
  「天冷了……就……」
  即便是蚊蚋的低語亦一絲不漏地捕捉,「冷了……是嗎……」,青年的單純反應彷彿像是在火上加油,心底的怒火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吶……萊卡,我也冷吶……你想怎麼溫暖我呢?」
  邊說邊將全身的重量壓附在萊卡身上,雙臂環抱住勁韌的腰肢,面龐側靠在青年的肩窩,一吐一納的呼吸規律而平穩,輕輕掩上的眼瞼彷彿是睡著了,此時的男人退去平日的冷硬和距離,羅蘭一改強勢的形象反而讓萊卡招架不住,隨著呼息輕顫的睫毛看上去有種脆弱的錯覺。

  不安地動了動,男人今天的反常讓刃金有些擔心,雖然被依靠信賴的感覺令青年心頭不自覺泛甜卻不希望羅蘭有丁點的不舒服,「……羅、羅蘭……?」,低喚的語氣中盡是憂慮。
  「別動。」
  低聲喝令,感覺到懷中的細微騷動下意識又將環住青年的手臂收攏了些。
  果然硬是把三週的任務壓縮到一週半還是太勉強了,強烈的疲乏感蔓延至全身,就連四支末梢都無依倖免地有些無力,只要感覺到懷中的人兒是真真切切地存在便會有種再辛苦也值得的欣慰感,果然沉淪了吶……徹徹底底地被這笨傢伙給攻陷了……
  「羅蘭……?」,平時一向強硬的男人如今脆弱得令人心驚,越想越不安的萊卡咬了咬牙,硬是伸手板過男人的臉要瞧個仔細。
  沒料到羅蘭一個抬眸,映入眼簾的即是那條格子樣式的圍巾,扎目的讓男人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情緒又再次失控,一把將貼上自己面龐的掌心扯下,伸手扣住青年的肩頭,將原先圍在青年身上的圍巾拉下湊向前去,換上自己溽濕的雙唇,緊密熨貼後細細輾磨,沒預警地發狠猛然一咬。
  「唔啊……痛!」
  吃痛地一縮,不明所以的萊卡本能地扭動掙扎,脆弱什麼的……果然都只是假象罷了!

  半瞇起眸子,青年的掙動令羅蘭感到不滿,麻利地將方才拉下的圍巾幾番纏繞在萊卡腕上,另只掌子也沒閒著,溫熱的掌心熨貼上由衣袍裸露出的腹部便直往下游移撫摸,扣緊了刃金的腰肢不予已有任何逃脫的機會,膝蓋更是惡質地擠進青年的兩腿間,有意無意地頂弄胯間的柔軟物事。
  門齒咬著下唇,最是敏感脆弱的部位讓人如此對待褻玩,酡紅了一張臉胡亂推搡著要掙脫男人的箝制,金屬色的貓瞳閃爍著侷促和羞赧,「不……不要……」,甫張開口正要抗議便讓羅蘭給吻上,被緘封的唇口只能溢出哼哼唧唧的悶聲。
  布料本就稱不上多的上衣不知何時被扯了個大開,胸前敏感的暗櫻在觸著冰冷空氣不自主地瑟瑟輕顫,只聽聞男人似乎低喃著什麼〝都還沒碰到就挺起來了……真是主動啊……〞,羞愧難當,正要抵抗便讓男人有些粗魯的動作給打斷,胸前的突起被兩指夾著磨蹭,最是敏感的頂端更是被惡意地摳弄刮搔。
「討厭……不、不要……」,微弱的掙扎彷彿幼獸的嗚咽,聽在男人耳中更是輕易地撩撥出潛藏的嗜虐欲。
  「不要……?」
  略略揚高的語調中帶了點惡意的暗示,「……這裡都起反應了還不要嗎?」,支手挑開刃金的褲頭一把扯下,邊說邊將掌子覆上哆嗦著微勃的欲望,沒有歛下力度時重時輕地揉壓捏弄。
  腦袋正昏昏沉要隨慾望沉浮的刃金猛地意識到兩人仍身在戶外,隨時都會讓人發現的緊張讓青年感到羞恥,身體卻違背著自己的意願在男人的撩撥之下越發敏感,腰肢不自覺地隨著男人極富技巧的捋動而晃動,染滿慾望頂端的灼熱黏液與室外的低溫有著極大的反差,冷熱交雜的刺激更是加速萊卡體內急速流竄的速度,蒸騰的熱意持續升高。
  強烈的羞恥和同樣強烈的快感交錯折磨著金髮的青年,膝蓋微曲,軟了身子的萊卡只能倚靠著男人讓自己不至於跌坐地上,半瞇的眼迷濛地泛著水霧,一張一闔的唇瓣流洩出的是甜膩低吟:「哈嗯不要……至少……不、不要在外面唔……」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