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What? Merry X’mas 【多CP】CH2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內含眾多CP:雷格羅刃地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青年軟著身子乖順地窩在自己懷中,碎吻沿著嫩白的頸項游移而下,掌子自然也沒空閒著,三兩下麻利地解開繁複的衣襟扣環,略嫌白皙的肌膚襯著曖昧緋色的暗櫻滿是誘惑,褲袍連著底褲什麼的也不知何時讓男人給褪下,迷茫間根本來不及反應的青年已經讓男人脫了個八分,只餘下向兩邊大大敞開掩不住胸前旖旎風光的絲質上衣,和刻意半退到一半的鮮紅色袍子。
  純粹而鮮豔的紅色衣料,衣擺處滾上了一層燦金色的華麗滾邊加上白色的毛絨球──白雲有些惡質地將這擺明是為了因應節日而推出的服飾留下而不脫去,孤月穿著的是不知道哪個傢伙送的衣袍就是令男人莫名的胸悶──伸手拉了拉連身帽上頭的麋鹿角,問道:「這個……是聖誕節禮物?」
  「嗯是、是太陽他……他唔嗯──…」
  多處敏感點讓人同時刺激,快意浪潮似地直襲上青年的理智,道出口的回答沾染了情慾的味道。
  男人埋在自己胸前饒是自己如何推搡都沒有反應,胸前的突起被溼熱的軟舌吮舔著,彷彿觸電一般的酥麻感四處蔓開,就連四肢末梢都為之顫抖。
  長髮的青年整個人被壓趴在地上,兩腿以白雲所希望的大大打開,半屈起雙腿,胯間難以啟齒的部位盡收男人眼底,那因長年使刀生了層繭的指腹已輕撫的方式劃過大腿根部,繞著渾圓的囊袋直打轉,有意無意地避開逐漸勃發的莖身,孤月被慾望撩撥得無法思考,腦中一片渾沌只能隨著男人的動作扭動,腰桿不受控制地挺起,兩腿間的物事瑟瑟地顫抖著祈求觸碰。

  「哈、啊──…嗯唔……」
  最是敏感的部位讓人給一把握住,或快或慢的捋動摩擦,尖端被有些惡意的摳弄,帶了些痛感的快意刺激著青澀的軀體,硬是又將青年帶向另一層次亢奮,孤月難耐地昂高頸子,拉出的一條誘人頸線更是讓人升起一股想狠狠啃咬的衝動。
  臀縫間那羞恥的部位不知何時已被進入了兩指,被異物進入的違和感不管經歷了幾次都還是不習慣,只覺得緊澀的甬道被強勢的撐開侵犯,一抽一撤的摩擦過逐漸軟化的內壁,痛感伴隨著因為摩擦帶來的酥麻將孤月帶向不斷沉浮的慾望漩渦。
  熱流直往下腹匯流而去,腰臀不由自主地隨著男人手指的進出而款擺,長髮的青年半瞇起雙眼,氤氳著霧氣的異色琉璃茫茫一片只能瞧見男人的輪廓,肌膚下在血液中流動的灼熱慾望順著脈博傳至身體各處,由體內燃燒而出的熱度將孤月剩餘的理智全部侵蝕,啞著嗓子扭著腰臀向男人忝不知恥地求要著,「哼嗯……帝、摩斯…裡面還要……」

  胯間的柱身腫脹不堪,慾望在體內奔騰喧囂著要解放,強忍著下腹躁動的男人,撤出深埋在濕熱甬道中動作的指,扶著自己勃發地隱隱做疼的緊繃炙熱輕抵上羞澀的花蕾,一點一點地撐開,扣抓著青年的腰肢輕柔而強勢的進入,一如對待珍寶似的緩慢抽動,就害失了定性的自己會一不小心就衝動地傷了身下細緻嬌嫩的人兒。
  男人刻意放緩的動作反將每個細微的刺激更為放大,覆在自己慾望前端的手指卻以全然相反的速度帶起更深層的快感,被狠狠摩擦過的脆弱部位只能可憐兮兮地輕顫,酥麻的快意好似數以萬計細小電流在血管中竄動,直傳向末梢,過分強烈的刺激使孤月反射性的全身緊繃。
  埋在人兒體內的熱楔因為青年的一個收縮被緊緊地絞纏,白雲暗抽了口氣,「唔嗯……維瓦爾……」由喉間傳出的低聲除了熱意以外更多的是濃烈的情慾,微俯下身,碎吻灑落在孤月皺起的眉目間,手上一個使勁摟抱起青年柔韌的身子,當同樣沁滿汗水的炙熱肌膚熨貼在的瞬間,心口深處的規律跳動似乎更為明顯,一下一下地,砰砰……砰砰……

  兩人的節奏調整為同步。





  遠遠地瞧見刃金連在行走的當兒雙眼沒有直視前方,而是低頭不知專心地在看些什麼,幾次都險些要撞上長廊的大理石圓柱,光是看著都要為他岌岌可危處在高度危險之中的鼻樑捏一把冷汗,褐髮的男人罕有地良心發現,「欸,刃金兄弟你是在看什麼?都要撞到柱子了還不知道?」,快步走近一把拉住似乎就要迎頭碰上柱子的金髮青年。

  「……嗯?」
  肩膀沒預警地被拍了一下,讓專注在手中事物的青年嚇得幾乎要炸毛,忙迭回首,金屬色的眸子盛滿了驚疑,下意識地將抓在手中的東西藏在背後,「沒什麼!什麼都沒有!!」,大喊了一聲後連忙逃避地低下頭去,好半晌才敢用眼角的餘光偷瞥了褐髮的男人一眼又飛快地別開,慌慌張張的模樣擺明就是在極力隱瞞些什麼。
  不動聲色地揚了揚眉,望著緊張兮兮的金髮青年,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揚,刃金這般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反應就是三歲的娃兒也能夠辨別是否為真話,琥珀色的眸子閃著精光,吐出的語句並非如表面一般毫無惡意,而是經過縝密計算過的狡黠:「那是……給那個……準備的禮物嗎?」,刻意在提及名字時語焉不詳的忽悠過去。
  若是青年昂起頭來定能瞧見大地那笑得惡質頗富深意的唇角,然而咱們不長心眼的萊卡因為讓人給看穿正緊張的呢,一雙貓眸小心翼翼地偷看男人,咬了咬下唇,心一橫牙一咬乾脆招供了,也許多個人替自己出主意也不錯?
  下定決心的青年一改方才畏縮膽怯的模樣,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肘,一雙金屬色的眸瞳彷彿是看見骨頭的狗兒閃閃發亮,「大地大地、你覺得……覺得聖誕節禮物送圍巾適當嗎?」,邊說邊將藏在身後攥在手中的東西拿了出來,盯著喬葛的目光帶了點膽怯卻又掩不住其中的期待。

  聞言,褐髮的男人不著聲色地揚了揚眉,映入眼簾的一條看上去頗為樸素普通的圍巾,由非上等的質料和那由線條方格的樣式便可推斷其來處,腦中幾乎是當下就浮現出跟前的金髮青年是如何站在市集不知所措地四處張望了一會才決定了要買圍巾做為禮物,想當然花色和顏色亦費了刃金心思,要這般大咧咧總不注重細節的青年親自準備禮物可真是有些為難。
  ……聖誕節嗎?
  「刃金兄弟是要送給魔獄兄弟的嗎?」
  出乎大地意料外地,金髮青年想也沒想地搖頭,「是小天使要給給主人的禮物!」,由那回答時語調中帶上的明顯愉快和興奮,藉此不難猜出刃金口中的主人是誰,不是魔獄,那便是審判了!
  禮物是圍巾然後對象是審判嘛……
  得出結論的男人眨了眨眼,幾乎可預見若是讓某個出任務而不在聖殿的大醋桶知道後會有什麼反應,某個不懂涵義只知道要送禮物的笨蛋定是少不了一頓私心的懲罰,再來那無故受到波及的審判,光明神在上,天知道這兩個從沒對過眼的男人分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我覺得……聖誕節送圍巾很應景很好啊!」……重點是、送對人的話!!!

  思及至此,男人唇邊揚起的弧度越發張狂,半瞇起噙著惡意的雙眸,眼底清楚地寫著玩味,沒心沒肝的喬葛擺明了就是要放任萊卡做錯,說好聽叫做要讓青年得一次教訓,說直接一些就是坐壁上觀看好戲的心態。

  半瞇起眸子,整個人半倚在大理石柱上,微笑著目送因為自己的肯定而眉開眼笑的金髮青年離去,琥珀色眸瞳中映出的頎長身形越來越小,直到消失在長廊的拐彎處,嘴角揚起的弧度盡是計謀得逞的惡意──不只因為青年的單純易拐,而是因為所謂的〝佳節禮物〞已經有了頭緒
  正愁著該送什麼禮物給自家親愛的格里西亞小主人好了表自己的心意,刃金那無心插柳的禮物,加上方才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念頭,總和起來,豈不是個完美的禮物嗎?


  完美的燈光、輕快的小舞曲,加上珍饈美饌各式美酒無限量供應,不僅如此,入目的盡是位高顯榮的王公貴族或是盛裝參加各家千金,想當然爾美女如雲,嬌俏、艷麗、活潑、恬靜……禮服或長或短顏色不一,唯一的相同點便是足夠華麗!
  這等盛大的宴會場合對於某個褐髮的男人來說應該是意外地合適,或說是相當地喜歡,有美酒珍饈,更重要的是──有看不完的美女,但是─……

  唇邊揚起的弧度已經不是僵硬或是敷衍能夠形容,饒是在遲鈍的人都能夠清楚地感覺甚至看見大地身後所散發的強大氣場,一團黑霧籠罩住整張臉鐵青的褐髮男人,端握著高腳玻璃杯的手勁幾乎要控制不住力度狠狠地捏碎。
  大地如此明顯的不悅讓正在交談的對象渾身警戒,額間不爭氣的直沁汗,想要快些將話題打斷好找個安全些的地方避難去卻遲遲不見男人要切斷話題的打算,可偏生那不斷越過自己往後頭瞧的模樣就是擺明了分神,於是只能敢怒不敢言地見機行事。

  琥珀色的瞳仁清晰地映出一抹蒼穹色的身影,一雙鷹眸膠著在暴風身上隨之移動,眼底除了溫情寵溺以外盡是對與青年幾乎相貼的某位佳麗的怨懟,過分毒辣的目光直刺得女人根本靜不下心來表現舞姿甚至是誘惑暴風,腳下的步子幾次都險一些踏錯,一曲終畢,渾身起雞皮疙瘩直打寒顫的女人忙迭和希歐打過招呼逃也似地拎著裙襬離開。
  見礙眼的存在終於離開,大地一直處在高度緊繃的情緒總算是稍微鬆懈下來,雖說如此卻仍是板著一張拉長的臭臉,草草地將討論到一半的話題做一個結束,全神專注在蒼髮青年上的大地無暇注意到方才與自己對話的男人是以何種表情來表達鬆了口氣的感覺。
  幾個大步要走近蒼髮的青年,沒料卻讓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給搶先了一步,不知道打哪來的女人燙了一頭大波浪捲,穿著合身剪裁俐落的紅豔色晚禮服,巧笑兮倩間的談吐風趣又幽默,可這美好的一切在理智早讓妒火給燃盡的男人眼中全是俗氣礙眼外更是花枝招展的過分。
  抬起的步子重重地落下,稍稍站定,昂首舉杯將琥珀色的液體一飲而盡,半瞇起眸子,深邃的眸底此時闇得幾乎透不進光,隱隱透著肅殺而冷冽的氣息。

  「不好意思打擾了……暴風兄弟,方才太陽兄弟讓我們集合要宣佈事宜……」
  道出口的語句沒有半點波動,冷冰冰地彷彿利刃似地打斷跟前兩人的愉快對談,強烈慍怒的情緒令大地無暇刻意偽裝成所謂溫良敦厚的好男人,一雙眼幾乎能吐出火似地直瞪著無辜受波及的女人瞧,在他人眼中看來男人就是對那女人做出任何危害性命的舉動也不足為奇,那陰鶩的表情是赤裸裸的殺意。

  「因為是……欸?要集合啊……」
  對話被打斷的青年後知後覺地回首望向發聲處,映入翡翠色眸瞳的是男人黑了大半的表情,在聞著〝暴風兄弟〞那陌生的稱呼心頭突得一跳,直覺告訴希歐褐髮的男人在生氣,而且是相當程度的憤怒,那直勾勾盯著自己瞧的目光帶了一點與平日不同的不悅,看的青年敏感地感覺大事不妙。
  連忙和跟前的女士賠了個不是,草草結束了話題,绀碧色的瞳仁閃著疑惑和不安,腳下的步子不自覺地加快跟上不遠處正背對自己快步離開宴會會場的男人。
  幾個大步搶在門板被關上前跟著男人進入房間,低著頭本能地就是要往前走,「喬葛……欸、喬葛唔……」,沒預期地撞上一堵肉牆,捂著自己被撞疼的鼻子,抬眸,一雙清澄的琉璃閃著水光含著嗔怨瞅著男人瞧,走路走得好好的,為什麼要突然停下來嘛……
  平日總見不得自己疼自己痛的男人此時應該要摟著自己好言哄著,沒料大地仍是繃著一張臉,琥珀色的眸子膠著在大理石地面上就是不願望向自己,饒是自己如何叫喚亦是不作聲,皺了皺眉,門齒叩咬著下唇暗忖著究竟是什麼事惹著了男人。

  得不到結論的暴風乾脆伸手將男人的臉板正,四目相對,清楚地在那雙茶珀色的眼底瞧見慍怒,僵持了好半晌卻仍是無法猜測個大概,暴風洩氣地垂下肩,習慣性地皺了皺鼻頭,鼓著腮幫子嘴裡不停地嘟嘟囔噥著什麼〝生悶氣我也會啊……什麼都不說只會生氣的喬葛最討厭了……〞
  還想要再說下去卻讓人用最迅速的方式剝奪了抱怨中的聲音,軟舌被入侵者反客為主地纏捲吸吮,強勢地掃遍牙齦甚至是最深處的牙根,不知何時橫過腰間的鐵臂將自己摟得幾乎要換不過氣來,兩人緊緊地貼合沒有一絲縫隙,一吻終了,甫要分開雙唇又讓男人沒預警地狠狠咬上一口,火辣辣的疼混著麻癢開始蔓開。

  「……剛剛是說誰討厭來著的……哼嗯?」
  鼻尖輕抵,邊親暱地磨蹭邊道出頗是兇狠的發言,也沒給青年反駁的機會,掌子就著衣擺開口處探入,掌子貼上人兒的背脊,順著滑膩的肌膚毫無忌憚地肆意撫摸,相互熨貼的胯間更是因為希歐有意無意的推搡掙動而緊密摩擦,熱流爭相匯聚,不自覺緊繃發熱的兩腿間更是叫囂著升騰起慾望。
  上臂橫過青年的腰桿和大腿根,稍稍使勁將人兒一把扛抱了起來,大步走向青年總是疊得整齊的床榻,略嫌粗魯地將暴風丟上柔軟的床褥,沒給希歐呼疼的機會,兩臂支在青年臉面的兩側,整個人以極度強勢的姿勢壓覆了上去,微俯下頭,沿著人兒臉緣親吻啃咬直至耳畔,「……希歐……不是說了……在宴會不跳舞的嗎?」,呼出的熱息噴上敏感的耳窩惹的身下的人兒一陣哆嗦,張口叼住菲薄的耳垂沒有歛下力度地囓咬著,帶了點懲罰性質地,直到換來青年吃痛的低哼才肯放鬆。

  手也沒閒著,麻利地挑開設計繁複的華麗袍子,另只掌子更是順著腰際往下游移,支手挑開青年的褲頭,惡質地不將底褲退下,不直接觸碰而是隔著輕薄布料褻玩揉弄,滿意地感受掌心的莖身活物似的跳動,隨著自己的動作變得灼熱勃發,頂端滲出的液體溽濕了底褲顯得曖昧而淫糜。
  扭著身子掙動著,卻在大地刻意且高技巧的挑逗下渾身無力地癱軟只能由著男人擺佈,最後遮羞的布料被扯落,隨之彈出的物事讓男人頗是惡質地彈了下,意識朦朧間聽聞喬葛那由喉間傳出的低沉悶笑,那調侃意味十足的舉動令暴風羞窘了一張臉,翡翠色的琉璃惱怒地瞪著男人瞧。
  青年可愛彆扭的反應讓男人的心情好了大半,不過連日來人兒有意無意的疏離讓男人更是焦躁不安,更何況既然違反了規定就要受罰,若是通融了這回豈不是會養成習慣!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