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What? Merry X’mas 【多CP】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內含眾多CP:雷格羅刃地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又是一個忙碌的早晨,暴風騎士是終年無休並不會因為特殊節慶而有假期的苦命差,蒼髮的青年望向疊滿了成堆公文幾乎要看不到原貌的辦公桌,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呼了口氣,亦許是因為聖誕節的熱鬧氛圍使然,希歐今個兒半點沒有批改公文的動力。
  呆立了幾秒,既然靜不下心,暴風乾脆撩起袖擺著手收拾散了滿桌的文件檔案,經過好一番努力,終日凌亂總堆滿了公文急件沒半刻整齊的桌面恢復了原貌,「……咦?」,吸引希歐目光的是一本眼生的精裝厚皮書,上頭隨意纏綁了大概是象徵其禮物身分的粉色蝴蝶結,其次顯眼的自是斗大燙金的標題──教你如何第一次交往就上手!
  這般聳動的字眼令暴風不由自主地伸手抽掉上頭的綵帶,翻開書頁,映入眼簾的是飄逸灑脫的字體,遲鈍的蒼髮青年在盯著上頭的短句好半晌後才後知後覺地意會過來。

  啊啊──……是白雲送的耶誕禮物啊……可是、為什麼呢?
  ……是白雲啊!……我的小天使。

  信手翻了翻,目錄頁上的第一條守則──適度的親密,不黏不膩剛剛好!──讓暴風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嗯……上面寫說不要整天膩在一塊,要給雙方空間,這是要自己和大地別太親近的意思嗎?偏了偏腦袋,蒼髮的青年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頜。
  嗯、再來是第二條──特殊節日務必送禮,否則會讓對方覺得你不注重他!

  眼尖地瞧見下頭建議送禮的圖片,望著雕飾繁複的金銀飾品暴風眨了眨眼,「嗯……」……所以是聖誕節一定要有禮物的意思?門齒扣著下唇低吟,略垂下眼睫似乎在思忖些什麼。



  遠遠地瞧見一抹熟悉的頎長身影,紫羅蘭色的長髮隨風飄揚,只是遙遙地望著幾乎就能夠清楚地看見那髮梢尖兒是如何在半空中劃下一個又一個的優美的弧形,彷彿直搔進心坎裡似的,瞧見心愛人兒的下意識便要走近,卻不料,掩在額髮下的眸瞳映出相談甚歡舉動頗為親密的兩抹身形,腳下的步子驟然停止,一點酥麻一點酸澀的情緒由心口蔓開,直嗆得白雲眼紅。

  緩緩地收回步伐,悄然地回首,然後離開。
  一切的動作都是如此流暢如此低調而無聲,彷彿從未出現過似的,不留下一絲痕跡,唯有那離去前回首的目光,熾熱的令人不忍睹視。

  「站住!」
  駐守城外的士兵,頗視驚慌地看著以身著太龍裝的羅蘭為首策馬狂奔的騎士小隊,手忙腳亂地架起拒馬要阻擋來人。
  毋怪守城的兵士會這般慌亂,畢竟現在魔獄小隊半點都沒有該有的樣子,看上去與失了心神亂了套的狂戰士幾乎無異,其中更以帶頭的褐髮男人為最,一席緊身的的太龍裝讓暗褐色的血跡污了成片,隱約間還散發出刺鼻的鐵鏽腥味,更甚是由衣袍被撕裂的幾處所裸露出的猙獰疤痕,彷彿是腥紅的蜈蚣爬過肌膚似的一般扎眼。

  視橫在前頭炫耀著利刺的成排拒馬,羅蘭半點沒有要慢下速度的想法,狂奔的速度不減反增,直逼近的氣勢帶來一股強大的壓迫。
  嘩的一聲,輕扯了下疆繩,男人胯下的坐騎便如願地撒開了前蹄,帶著身後的眾騎士輕而易舉地飛跨過了一整排的拒馬,給目瞪口呆的眾人留下黑壓壓的背影。



  逐漸迫近喧鬧的市集,褐髮的男人手下稍一用勁勒緊了韁繩,一個俐落的翻身,然後落地。
  幾乎是在同個瞬間,耳際邊盈滿了驚訝的抽氣與叫好的口哨聲,彷彿什麼也沒聽到似地,一雙滿是疲憊的奧靛色琉璃,眨也不眨地望著彼方最是高聳最是華麗的建築物,熱切的視線自始自終都從未轉移。
  接連著幾天的聖誕節假期,對忘響國來說聖誕節自是熱鬧非凡的節日,連日下來的人潮將在聖誕夜的今晚到達最高潮。
  茜紅色的夕霞將天邊染了個徹底,還未到傍晚時分,只見各個商家都應景地擺出小株的杉樹,上頭繞了或金或銀的金蔥,更是綴滿了各式的耶誕飾品,五彩的燈泡一閃一爍的好不繽紛,以紅色綠色為主體的搭配襯托出聖誕節的熱鬧氛圍。
  與街道上或笑或唱穿著保暖衣物的人們,褐髮的男人略低著頭,牽著韁繩,在人潮微擠的市集疾步行走,孤身一人衣著單薄的羅蘭,彷彿獨立出了節慶的歡鬧,孤獨一人帶著蕭瑟,疾走。



  踮起腳尖刻意放輕步子,就連呼息都彷彿染上惡作劇的緊張和急促,嘴角揚起的弧度像極了偷腥的貓兒,掌子攀住木質書櫃的邊緣,小心翼翼探頭的模樣帶了點期待。
  一如預期地,白髮的男人即便在這般特殊且值得慶祝的節日亦不見哪裡不同,沒沾染上半點耶誕節的喜慶和鬧意,饒是聖殿大廳的宴會何其繽紛歡樂亦不為所動,兀自坐在慣有的位置以茶水佐書,由孤月的視角望去,入目的男人周身的的氣流都彷彿凝滯靜止,恍若是跳脫出一般規範外的存在。

  「吶吶……有人願意帶找不到路的麋鹿回家嗎?」
  一改方才不發出聲音的小心翼翼,皮靴叩在大理石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踩著極為緩慢的步伐踱至男人面前停住,兩手拉著帽兜微低著頭,眨巴著眼睛揣著期待的心情望向白雲,在孤月有些失落幾乎要認為得不到回應時,男人沒預警地朝自己伸出手,在碰觸的瞬間,猛地一股拉力突如其來的讓孤月來不及防備,踉蹌的青年整個人順勢跌進男人的懷抱。
  錮在腰肢處的手臂彷彿要將自己折斷似地用力,掙扎著抬起頭,對上的是白雲不帶一點情緒波動的面龐,由男人所散發出的氣勢氛圍隱隱帶了點僵硬與冰冷,饒是如孤月這般遲鈍亦能清楚地判定──白雲正在生氣,正在因為不知名的原因生、悶、氣!

  伸手反抱住男人的肩頸,帝摩斯這突如其來沒半點預警的惲怒一下子讓孤月不知如何反應,只能將臉貼上白雲的胸膛貓兒似地磨蹭,「帝摩斯……怎麼了?」,一雙紫羅蘭色的清澈琉璃由下往上看去,靈動流轉著的瞳仁蘊含著撒嬌的意味,放輕的音調聽上去更是楚楚可憐。
  白雲瞧也沒瞧自己一眼便別過頭去,男人完全無動於衷的反應讓青年頗是震驚,有些無措地咬著下唇,思忖著該如何安撫不知為何原因鬧彆扭的帝摩斯,期間仍不斷地以眼角的餘光瞟向男人,試圖從白雲那沒有半點表情的面上找出一些線索。

  「……帝摩斯、帝摩斯……」
  輕聲喚了幾聲得不到回應,平日讓白雲給慣著寵著的孤月這會兒受到此等待遇,有些失落地低下頭來,似乎是猛地憶起些什麼,妖異色的眸瞳飛快地閃過一絲虹彩,雙手抵在男人胸口作為支點,撐起身子整個人欺上前去,眼睫因為羞赧而不安地翕動。
  只見孤月怯生生地將唇貼上男人的然後又飛快地離開,卻不料男人環在腰間的鐵臂猛地收攏,扭動著掙脫不開只能任由緘封上來的唇舌掠奪似地掃遍口腔中的每一個角落,兩舌瘋狂地纏捲著翻攪,直至幾乎要缺氧雙唇才依依不捨地分離。
  掌子忙迭擋住白雲又要湊上前來的唇,邊躲開男人的欺近邊氣息不穩地提出疑問:「唔、帝摩斯……怎麼……唔啊……」,沒預警的濕熱觸上掌心,驚得孤月忙收回覆貼在男人面上的手,雙眼睜得老大,紫羅蘭色的琉璃盛滿了驚訝和羞惱,柔軟搔癢的觸感似乎還殘留在掌心,酥麻的感覺讓青年不爭氣地渾身顫慄。

  「帝摩斯你……」
  話還沒說完便讓男人湊上前來的動作打斷,不解地皺了皺眉頭,今天的白雲令孤月無法招架,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死死憋在心頭,悶葫蘆似地撬也撬不開更是莫名地一直打斷自己,忙迭將兩人間的距離拉開一些讓四目能夠相接,果不其然,掩在額髮下的眸瞳深處隱約閃著怨懟和不滿。
  也不等孤月動作,白雲乾脆把臉埋進青年的頸窩間,摟在腰間處的臂肘不自覺間又用上幾分力,直到背部讓吃痛的人兒拍上幾下之後才稍稍放鬆了些,一股莫名的沉默氛圍流轉在兩人之間,一頭霧水的長髮青年對於一反常態的白雲做不出應對的反應,只能由著男人摟著,彷彿害怕失去似地要緊緊攥在手中才有安全感。
  「……維瓦爾……」
  「嗯?」,輕哼了哼,掌子順著柔軟的純白色長髮輕撫著,孤月回應似地低喚男人的名:「……帝摩斯」
  「……」

  整個人埋進男人的頸窩,面頰眷戀地貓似地蹭了蹭,若是平日男人早衝著自己笑,而不是現在這般饒是自己再怎麼樣撒嬌都得不到回應,蚌殼似緊閉的雙唇就是不見開啟的預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討好不見半點作用,鼓起腮幫子孤月這會兒整個人如洩了氣的氣球,鬱悶的情緒悶在胸口,扁了扁嘴,難過的情緒直薰上雙眼,目眶不爭氣地紅了,噙在眼角邊的溫熱液體幾乎要奪眶而出。
  青年突如其來的沈默讓白雲疑惑,摟著的身子小幅度地顫抖,耳尖地聞著人兒有些不順的呼息,心口處的不安漣漪似地蔓開。
  抬眸,驟然入目的景象令男人不自覺地一震,心頭一揪鼻息一窒,目光隨著透明的液體滑下青年的面龐,滴落的瞬間彷彿也同時烙上了白雲的心頭,灼燒熱度硬生鑽出個窟窿,疼得男人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維瓦爾……」,身體總較理智更早些做出反應,為青年拭淚的指腹一顫一顫的帶著膽怯,妖異色的琉璃讓水氣蒙了層薄霧,不斷滑落的淚水讓白雲來不及擦去,咽喉似乎是被人緊緊扼住,道出口的短句斷續而殘破:「別哭、別哭……」
  「為、為什麼……帝…帝摩斯……」
  哽噎抽氣讓孤月連完整的句意都無法表達,透過那雙哭得通紅的雙眸,青年的不安和沮喪半點不少地傳進白雲心底。
  「不哭……好了不哭……」
  安撫性質的碎吻落在青年的眼角,動作細柔地吻去仍是不斷滑出眼眶的溫熱液體,沿著臉緣親吻著直到準確地攫住仍是不斷傳出嗚咽的口,捲著羞澀的軟舌吸吮翻弄,舌尖試探性地掃過齒列,動作是怕弄疼孤月似的無比輕柔,沒有深吻,僅只是淺嚐即止。
  一吻過後,兩唇沒有分離只是相抵,「維瓦爾…別哭……我、只是……」,話說到一半便因為理由過於羞恥而停頓,卻在瞧見青年那雙氤氳著霧氣的眸子盯視的下才繼續說下去:「只是、很想你……可是、你很忙…忙禮物、聖誕……」,越說頭低的越低,最末的詞語幾乎是隱沒在曖昧的輕音。
  孤月那越發瞠大擺明了滿是驚疑的目光下,白雲腦羞地撲上前去,再度用最原始亦最是有用的方法讓青年的嘴角沒空揚起,張口啃上人兒的唇瓣,門齒銜著軟舌輕輕囓咬,糾絞著纏綿,細細地掃蕩過每一個角落,直要將口腔內的一切搜括殆盡。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