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After the Legend 【狄路】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吾命騎士小說衍生,CP為狄路×伊路
*歡迎留言來玩//


平日祥和無事的聖殿瀰漫著一股隱隱帶著衝突的硝煙味,對立的複雜氛圍彷彿繃直成一條扯緊的弦,似乎只要稍不謹慎便會將情況導向最壞的結果,戰火一觸即發的緊張感在整個聖殿蔓開,就怕一個不注意便會是擦槍走火的導火源。

前些日子因為十二聖騎之中同時有兩位是魔王候選人而鬧的風風雨雨人心惶惶,即便教皇和國王當機立斷下令封鎖消息,短時間之內一度封鎖成功的傳言時間長了仍是控制不住。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當蜚語流言在葉芽城中如病毒般飛快擴散時,咱們的十二聖騎士已經將這可謂是關係著聖殿存亡的嚴重事態控制住了。

至少、這回確定誕生的魔王定是不會為了物慾、美色、金錢或是權力等外在的誘惑──噢、或許會為了食慾!──對人民進行大規模的侵略和騷擾,至少在下任魔王爭奪戰以前整片大陸的安寧和樂是在良好的維護之下的,以上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既然我們的新任魔王人選已然確定,那另一位魔王候選呢?





昂首,或許是心理因素今個兒的天際較前陣子相比顯得清澈明媚許多,金髮的青年痞裡痞氣地坐在稱不上高聳也說不上低的砌磚圍牆邊。

美其名忙裡偷閒實為公然翹班的太陽騎士可半點沒有同時兼任太陽騎士和現任魔王的責任感,嘴裡哼著不知名的輕快曲調還不忘將手裡的藍莓派往嘴裡塞,懸掛在半空的兩條腿晃阿晃的,看上去頗是愜意。

遠遠地瞧見大抵是聖殿花園的方向,眨了眨眼,映入眸底的是一抹熟悉的茶褐色身影和那種是如影隨形半步不離的頎長身形,思及前些陣子那可說是鬧得轟轟烈烈險些連小命都賠掉的魔王之爭,格里西亞故作老成地搖了搖頭,聳拉下肩膀長長地喟了口氣。


魔王啊──…

說到底格里西亞現在都還沒有半分身為魔王的真實感,只覺得多了個聽上去似乎很強悍、很威猛的稱號,身為太陽騎士的日子並沒有因此改變,更沒有世人所想像的可以統馭眾多魔物荼靈生炭,亦或是率領死靈軍團恣意妄為。

他、格里西亞‧太陽仍是隱瞞著另一個足以引起恐慌的身份,繼續過著這種時而自在時而刺激的生活。


只不過,以往身為死亡領主又是魔王候選的羅蘭似乎就沒有這般好運氣,可以揮揮手拍拍屁股便徹底將魔物二字劃得一乾二淨。

想當初可是友情親情愛情什麼能拿出來誘之以情的關係都給搬了出來,在一班兄弟好說歹說了不知多久,終是在萊卡整個人撲進羅蘭懷中哭鬧撒潑才讓那腦袋不知變通總認死理的傢伙答應留在聖殿繼續當他的魔獄騎士,果然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有了情人就忘了友人。

歸隊的魔獄騎士帶了個拖油瓶,若是生得與常人無異的一般拖油瓶便罷了,多個人聖殿也不是養不起,可偏生那喚做伊路的死靈生物彷彿是怕人不知道他的種族一般,光裸的肩胛處延伸出的一對蝠翼招搖而醒目,更時不時地扇扇翅膀直向眾人昭告自己的特殊模樣,真要讓信徒給瞧見了又不免引起一陣恐慌,這不是在砸毀向來以神聖為名的光明聖殿的招牌嗎?


思及那蓄了一頭長髮的死亡生物……伊路標緻的面容向來沒有什麼表情,一雙眸子清澈純粹的讓人不敢對上目光,除了那赤紅色的瞳孔與身後的蝠翼之外,與常人幾乎無異。

至少對每回總是假借羅蘭名義,將自己分內的公文飛快地塞進長髮的青年懷中的格里西亞來說,是沒什麼機會與伊路對上眼的,畢竟格里西亞自己心虛的緊。

雖然對話的次數屈指可數,但聽那左一句君主右一句君主來判斷,是能夠百分百被其被馴養的存在,基本上只要掌握不招惹飼主的原則便沒有威脅性,就像是被拔了獠牙的野獸──當然是指沒有被觸著逆鱗時。

分明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也不知是否是聖殿中的騎士頭腦單純,亦或是想要適當的活動筋骨,總愛在伊路面前碎嘴說羅蘭壞話被修理也是活該。


教皇和國王都對於魔王候選人──羅蘭的歸隊,和意外多出來的跟屁蟲沒有什麼意見,那假裝年輕的老狐狸只是佯裝慈愛地拍了拍自己的肩。

擺明了就是要自己想辦法把接踵而來的後續問題解決的意味,眼底那彷彿在說『養了寵物就要自己負責』的目光怎能讓人不恨的牙癢癢,那憋不住直要往上翹的嘴角更是令格里西亞攥緊了拳頭便想要招呼上去。

看教皇樂得逍遙不甘心是一回事,但羅蘭和伊路的身分在聖殿極為尷尬又是另一回事,一幫子仗勢欺人自以為正義的騎士總愛找那死靈生物主僕兩人的麻煩是事實,每每得不著便宜碰了一鼻子灰也是事實,更令騎士之名蒙羞的是──總是認不清事實一而再再而三地皮肉痛的行為。


格里西亞坐在砌磚的圍牆遠遠地眺望只見那稱不上熟悉、但這些日子因為辦公之利而私心越來越中意的長髮青年,不意外地瞧見一旁心態幼稚的騎士們刻意繞過短捷的路徑只為了要製造出和伊路正面碰著的機會,想當然爾沒辦法明目張膽地排擠就只能私底下彷彿孩子玩兒似無意義的欺負行為。

只見長髮青年懷中成疊的代辦公文因為來人惡意地肢體碰撞,猝不及防的伊路手上一個沒抓穩,堆疊得整齊的文件落花似地飛散了滿地,艷紅色的眸瞳稍稍收斂,標緻的面容不帶任何一絲情緒,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似地一臉淡漠,瞧也不瞧一旁滿臉得意的罪魁禍首逕自彎身拾起飛花一般散了滿地的公文紙。

沒有得到理所當然要有的暴怒或是不悅的反應,伊路就是一個眼神都沒有可是讓幾個騎士十足碰了個軟釘子,試圖想要說些什麼刁難的話卻鯁在喉間遲遲吐不出口,但也不是那麼甘願就佯裝若無其事的模樣離開。

踟躕了半晌後只是惡狠狠地在還未來得及被青年拾起的潔白公文上頭踩下幾個清晰的印子,得不到想像中欺負人的娛樂效果幾個騎士只能憤恨而狼狽地離去。


遙望著遠處正在發生彷彿孩子一般排擠的行為,骨碌碌的大空色眸瞳轉了轉,嘴角邊更是噙著意味不明的笑意,十足十狡黠的神情,心頭不知正在盤算些什麼鬼靈精怪的點子





將懷裡的公文擱上勉強瞧得見桌面的辦公桌,一雙紅瞳望向正擰著眉頭埋首於公文、對自己的出現恍若未聞的黑髮男人,偏了偏腦袋,好半晌伊路終是決定出聲:「這些是批改完的,君主說要讓你確認過再送出去。」

正忙於公文的狄倫無暇分神意識到傳入耳中的並非平日慣聽的嗓聲,連人都認不清自然是不會對來人的身分有什麼想法,前陣子魔王爭奪戰因為聖殿運作停擺暫歇而積累下來的文件,這會兒全等著消化,接連著幾日幾乎不眠不休的辦公時間終是讓堆疊起來要比人高的公文消減到大略是桌面一般的高度。

頭也沒抬,只是隨手一指讓來人找個地方將待辦的文件擱下,「好、你將東西放著。」然而狄倫卻遲遲沒有聽聞有人離開或是門板被帶上的聲響,有些疑惑地昂頭,入目的長髮青年讓平日冷靜穩重的狄倫有些反應不過來,眨了眨眼,潛意識希望眼中所見的僅僅只是幻覺。

好半晌,回過神來的狄倫不自覺地擰起眉頭。

「你……伊路、你還有事嗎?」道出口的稱呼彆扭的十足,幾番思量後終是胡亂地以模糊低聲敷衍過去,擺明了直白的趕人暗示對於死靈生物似乎起不了什麼作用,仍是眨巴著雙眼,標緻的臉蛋盡是無辜。


即便跟前男人散發出的排斥感並不如部分行事強烈的騎士一般是赤裸裸的敵視,然而身為魔物的伊路有較人類更為敏銳的感官,伊路自然不會傻呼呼地以為狄倫是如表面上那般和善,何況這些日子不乏大大小小的刻意找碴,但他人對自己的不滿並不影響伊路遵守羅蘭命令的本能。

只要沒有真正影響到君主切身的利益和名譽,閒言閒語和小動作的惡作劇對伊路來說根本沒需要放在心上,更何況狄倫只是眼神和口氣略略有些不客氣,「君主讓我來找你、聽你的吩咐做事。」一雙赤紅色的琉璃水潤潤的,直盯著狄倫瞧。


不過男人可沒法子同伊路一般什麼都不在意,青年這般一點都不在意的坦然反應,反而讓狄倫有些尷尬,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地衝伊路扯起嘴角笑笑,就怕自己這般模樣顯得小家子氣不打緊,還被冠上擺架子趁機欺負下屬的污名。

「呃、我知道了……那要請你幫忙時我會再通知你的。」

在那雙清澈眸子的注視下,向來沉穩的狄倫反常的有些侷促,這令狄倫不禁懷疑羅蘭這回的指令是不是在尋自己開心,藉以發洩這些日子在聖殿受的白眼和特殊待遇,先不說這等指令擺明了就是正大光明的將爛攤子丟給別人啊!
瞧瞧、讓人在他的指揮下做事,這等命令真的沒有問題嘛!

天知道伊路成不承認除了「君主」二字以外的人存在,還讓自己這當初跟著太陽騎士去討伐他的人負責使喚他!或許現下的狀況看來,兩人之間不是敵人,但絕對不會是朋友啊!更別說之後會不會再成為敵人……

好吧、也許隊長真的有他富有深意的考量……但、伊路會不會聽自己的吩咐還是個問題,更別說光是這般兩人面對面的僵持氣氛,就足夠讓狄倫痛苦不知幾回了。
天啊、這玩笑可開大了!

太陽穴突突跳著,疼得發麻,狄倫這下可是苦在心底渾身憋得難受。


這廝正在天人交戰,心頭糾結得正是問題處,只見另一頭長髮的青年只是小幅度地頜首,默不作聲地轉身離開,一如進入房內那般不發一言,想當然、青年是不會也沒有察覺狄倫有苦難言的複雜情緒,畢竟伊路護主的愚忠是出了名的,同時也是令狄倫最感到最不可思議的一點。




再平常不過的巡邏工作今個兒因為多了個跟班,狄倫攏高了眉頭顯得很是侷促,兩人並肩走在聖殿周邊平時會疏忽注意的小徑道,狄倫也不是同法特林一般總要吵吵鬧鬧瞎折騰的主,但這般相看無語的尷尬氣氛饒是任何人都會發狂。

想來隊長定然是因為這番原因才將這燙手山芋急匆匆地丟給別人……狄倫鮮少出現的惡質性格在這等情況下被激發出來,望著青年標緻的面龐,暗自做出推測。


筆挺的鼻樑、形狀適中的黛眉和粉唇、巴掌大的臉蛋生得白皙標緻,隨意披散在肩頸的長髮黑中帶紅,是與伊路冷然性格絕不相符的鮮明配色,看上去卻又絲毫不突兀,若非是那火焰色的瞳仁顯出其死靈生物的身分,水翦似的一雙眸子撲閃撲閃勾人的很,與其他溫潤柔弱的外觀不同的是由肩胛處突出的蝠翼,再再昭示著青年蘊含的強大力量。

扣除掉身為騎士的立場和其他複雜的恩怨,單就以男人的眼光來看──伊路很美,美得驚心動魄,是有別於聖殿其他美人的聖潔與清純,伊路的美是妖冶、是豔麗,是直接衝擊視覺效果的強烈感受,除了美麗以外,那從未掩飾的強大氣場也令人肅然起敬。

狄倫能夠理解那些騎士們總要變著法子欺負伊路的心理,先別說伊路那招搖的蝠翅和擺明了與聖殿對立的尷尬身分,光是特殊的美形外貌就足以令騎士們大感威脅,當然得趁伊路還未融入聖殿前早些欺負個夠本,和平相處或是互助合作一類全都不可能。


「呃……那個、我等會兒要順道去一趟市集,不如我們就在這兒分開……」
一雙眼灰溜溜地繞著青年直打量,小心翼翼地生怕漏掉一個小細節,經過大腦來回修飾迴轉的開脫藉口,雖是因為心虛而有些坑坑疤疤,但總地來說還算說得過去。

伊路接連著幾日牛皮糖似地陰魂不散,可讓狄倫吃夠了苦頭,見伊路不作聲也不表態,狄倫看上去與平日一般沉穩冷靜,心頭可樂得直開花,強壓下樂顛顛的心情,思忖著是否自己的發言意圖太過明顯了,否則怎麼好半晌伊路都沒反應。

以不被發現的角度斜瞟著觀察青年的反應,良久的沉默讓狄倫不禁感到愧疚,就算伊路向來大而化之,但這回自己這般擺明了想甩開他的行為,果然還是……刺傷他了吧,銀灰色的眸瞳試圖在那張低垂著的面龐尋找些蛛絲馬跡,卻無果。

眼底盡是心虛,基於亡羊補牢的心態,狄倫有些扭捏地再補上兩句:「你可以先回去休息,畢竟一整天下來你也……」辛苦了……越發輕聲,最後幾乎是要聽聞不著的低喃。


不料,青年竟會一個抬首,血紅的琉璃對上銀石,伊路也沒注意男人在四目相對的瞬間便匆匆別開目光,逕自說道:「我能和你一塊上市集嗎?君主讓我早些熟悉環境。」這話說的理所當然、情理兼顧,瞧那廝即便被堵得胸口鬱結心悶得慌也說不出個拒絕的藉口。




這傢伙對自己奇特的外貌真是一點概念都沒有……狄倫苦笑著搖頭。

雖說前些日子,教皇大人接連著頒布了幾道皇令,其中一項便是向大眾介紹聖殿的新成員,若是一般的騎士自然沒必要這般費事,可偏生這回羅蘭帶回來的可不是一般的下等的召喚生物,伊路這般與人類相似度極高的上等死靈生物可是蘊涵無法估計的破壞力。

當然放養這種縱虎歸山的方式是不可能的,也為了就近處理可能出現的突發狀況,好好地養在聖殿裡頭便是最好的處理方式,養著沒問題,但總不能空養著不做事啊!既然要做事,就不可能成天只養在聖殿裡頭不示人。

先不論那雙可謂黑暗象徵的赤焰色瞳仁,後背那破膚而出的招搖蝠翅可不是能夠輕易忽視的,可咱們的當事人也不知是因為性格緣故,亦或是不在乎眾人的打量目光和閒語,處在這滿是人潮的市集竟是半點都不受影響。


推說有事本就只是搪塞意圖開溜的藉口,前些日子才同隊友們一塊採購的狄倫這下也不知要買些什麼,反倒是說要來熟悉環境的青年這下可樂得,狄倫望著前頭不遠處,同孩子出遊一般興奮地四處亂竄的長髮青年。

只見伊路每個攤位都停下腳步,頗為認真地聆聽攤主口沫橫飛的介紹,閃爍著異采的赤色眸子盡是對商品的濃厚興趣,在狄倫以為伊路會買下其中一個玩意兒時,青年便會依依不捨地放下,然後再喜孜孜地朝下一攤前進,依此循環。


銀灰色的瞳孔映出已經停頓在糕餅店前好陣子的青年,瞧那幾乎都要將臉整個貼上玻璃窗的模樣,狄倫好笑地上前,出聲打斷伊路那不知神遊到哪去的思緒:「不進去看看嗎?」

昂起小臉,一雙泛著水光的眸子直勾勾瞅著男人瞧,赤色瞳孔裡頭不規則的稜角面頓時散出絢目的神采,期望和興奮的情緒不言而喻,此時的伊路看上去與平日冷冰冰的標緻娃娃不同,那因激動而染紅的兩頰白裡透紅顯得尤其可口。

伸手替青年將糕餅店的玻璃門推開,望著伊路同孩子一般樂顛顛的背影,竟讓狄倫有種為人父的錯覺,嘴角在男人沒有察覺的當兒勾起上揚的弧度,邊忙著給伊路介紹哪種糕點如何甜膩,哪種又清爽入口,百忙之中還不忘抽空暗罵自己在見著青年燦爛笑靨時不受控制狂亂跳動的心。



緊閉了整天的門板「碰──」一聲讓人給推開,狄倫聞聲,繼續專注於正在批閱的文件,指著疊放在一旁吩咐道:「快把那疊整理好的公文給暴風騎士送過去,說是急件請他盡快處理。」頭也沒抬地指揮著。

「伊路、怎麼了嗎?」
只見曳在大理石地面的長影動也不動,有些奇怪向來動作俐落的青年這會兒的異狀,狄倫將手邊的文件處理到一個段落,昂首。

瞳孔瞬間縮放,映入眸底的並不止這幾天相處下來已經習慣了彼此存在的長髮青年,嘴角噙著笑、一臉玩味的褐髮男人狄倫當然不陌生。

糟糕、若是讓隊長知道伊路總是讓我這樣使喚……眨了眨眼,道出口的音調是狄倫自己都沒察覺的極細微怯懦:「……隊長?」

朝狄倫擺了擺手,恍若不經意地提起:「看來、狄倫你……和伊路相處的不錯嘛!」勾起的唇角大有戲謔意味。


沒料到羅蘭會這般開門見山,狄倫一時語塞,「呃……」又是皺眉又是咬唇,沉默了良久,終是擠出笑容尷尬地答道:「對啊、還不錯……」

狄倫以為就算羅蘭要為伊路抱不平會以暗示的方式,再不然也是避開當事人私底下找自己算帳,小心翼翼地朝伊路的方向悄悄打量,沒見任何的不對勁……所以是隊長自己發現的?
眉間攏得老高,狄倫這會兒可不解了。


羅蘭可沒錯過自家副官語句中鮮有的情緒,彷彿做壞事讓人抓個正著似的心虛,這可讓男人來了興致,眼角的餘光瞟向佇立在一旁的長髮青年,那張標緻的臉蛋是同平日無異的淡然,回頭再瞧那滿臉侷促的狄倫,一雙眸子溜溜轉著搖擺不定,那聽上去很是尷尬的笑聲別有深意。

這兩人……絕對有貓膩!──羅蘭如是認為。


裝模作樣地咳了幾聲,八卦完了羅蘭這才回歸正傳:「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情,大皇子急召魔獄小隊全員集合,公文就緩些再說吧。」嘴裡說著很是認真的發言,一雙藏青色的眸子仍是直勾勾地瞅著狄倫心裡發毛。




「什麼!?教皇大人被綁架了?」

聞聲,一屋子的人、數十隻眼睛不約而同唰地轉向發聲處,金髮的青年讓這等陣式駭得倒退兩步,只見褐髮的男人不著痕跡地側了側身,替刃金將打量的目光檔去大半,各有心思的眾人或低頭或發楞,兀自思忖著各自的煩惱。

萊卡的發言對在場眾人而言並不陌生,畢竟幾乎每個知情者都曾經在聽聞消息的霎那驚呼出聲,就連向來古靈精怪的現任魔王也不例外,當然非正常物種的羅蘭和伊路並不列在其中。


別於格里西亞的聒噪喧鬧,已成為望響國國王的大皇子──阿奇爾今兒出奇地沉默,面上的神情一如以往,但那略略浮腫的眼窩和泛血的瞳孔卻無法掩飾,教皇在皇都讓人綁架除了對國家顏面是赤裸的挑臖之外,就國王和教皇兩人親暱的私交而言想來打擊很大吧。


坐落於上位的男人輕咳了聲,發話的瞬間亂哄哄的謁見室頓時鴉雀無聲。

「今天緊急召集的原因你們也知道了,而你們……是格里西亞向我推薦的人選,」聽上去平穩淡然的溫潤男聲,若是細聽便可察覺隱隱夾雜其中的顫音,稍稍頓了頓,一雙深邃探不著底的眸子將室內眾人掃視了一圈,目光最終落在羅蘭身上。


男人死亡君主的身分足以令聖殿顧忌,畢竟魔王爭奪戰的鮮明印象仍殘留在眾人心中,但最終的魔王之名卻是落在某個連劍都拿不穩的騎士身上,雖說格里西亞在魔法的造詣頗有天份,但這等結局仍是眾人始料未及。

聖殿的騎士之首──太陽騎士竟然是現任魔王!
這驚駭的消息若是稍稍走漏,傳出去了豈不是人心惶惶?

一開始,騎士們對於格里西亞的雙重身分當然不是毫無怨言。
不過日子久了,眾騎士便會發現……成為魔王後的格里西亞仍是如以往的偷懶打混,整天不是睡美容覺,就是溜出聖殿四處蹓躂,半點沒有眾人想像中魔王形象的殘暴強大,亦沒有什麼統帥大軍攻佔世界的偉大野望。


格里西亞這廝樂得輕鬆,卻苦了羅蘭──這對外宣稱的魔王,雖說以死亡君主的身分領導眾妖群魔不成問題,羅蘭必須背負與身份不符的責任不說,相繼而來的問題更是清楚地反映在羅蘭回歸聖殿這回事上。

當初羅蘭空降成為魔獄騎士便已惹人非議,曾經身為魔王後選人的事實又多添了一筆紀錄,更別說羅蘭現今已經進化為死亡君主的尷尬身分,這會兒還堂而皇之帶了個高階的死亡生物回歸聖殿,依序列舉下來豈不落人口實?

而最容易、也是能夠最成功令眾人改觀的方式便是──戴罪立功。
若是羅蘭功大於過,這些閒言閒語自然無疾而終。
這會兒教皇被綁架天大的事兒,豈不是立功的好時機?而萊卡則是為了防堵羅蘭暴走的存在,除了可以確保任務能夠順利地完成,更可以賣羅蘭一個人情,可不是一舉兩得!


依照這等邏輯推論,格里西亞想的到,身為國王的老狐狸當然也想的到,會就著格里西亞的安排行事當然是出於對羅蘭此人的信任。

「吾以國王之名授予羅蘭‧魔獄領隊援救教皇的任務。」道出口的意旨鏗鏘有力,男人掩在過長袖擺下頭的掌子攥緊了拳,低垂下的眼睫將眸底的陰鬱遮掩個徹底。

若是身份許可,王座上的男人此時定不會仍坐立不安地宣旨下詔,為了那總是任性撒潑的青年,就是再凶險的威脅亦義無反顧,然而此時王國擁有最高的權力者只能顧及國家的顏面和身份等等繁複厚重的枷鎖,動彈不得。

前些日子鄰國友邦派遣的使者還安置在偏殿沒來得及好生應付,送來珠寶數箱美人一車不說,昨兒突如其來的聯姻提案更是殺得男人措手不及,應也不是拒也不是,自己分明早有了家室怎麼還落的這般讓人軟性逼婚的景況,撇開名義上的皇后不說,自己那小情兒就足夠鬧騰了多幾個還得了。

並非第一回如此厭惡出生時便加附在身的身份和權力,若說當初讓人迫著選妃立后是經歷過最大的波折,與青年相互扶攜支持終是熬了過來,然而今日青年生死未卜危在旦夕豈不是歷劫,思及此,拳頭攥握的力道越發使勁。


幾乎是在闔眼的瞬間,便會浮現那人去樓空的凌亂房間,瞳孔瞬間縮放,身為一國之君的男人此時卻如孩童一般無助,只能呆愣著坐在那張毫不陌生仍殘留熟悉氣息的床榻,大動作搜索皇城的侍衛一一回報,當班的士兵更是三番兩次地保證沒瞧見任何可疑人物,而那白髮的青年卻這麼地憑空消失。

死死瞪著手中的紙條,從未見過的字跡歪歪斜斜地留下一個地名,強壓下胸臆幾乎迸裂而出的強烈騷動,修剪平整的指甲狠狠地掐進掌心,若是眼神能夠殺人,男人冷冽的目光幾乎要滅了整一個軍隊,陰鶩得駭人。


那傢伙就麻煩你了,羅蘭‧魔獄……
千萬、千萬別讓那傢伙出任何一點意外……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