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0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歡迎留言來玩//
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漆黑的布幕將整座高譚市籠罩其中,老舊的路燈時明時滅,沒有實質的照明作用,更驅不開無所不入的黑暗。
這裡是聚集了醜陋和罪惡的街道,沒有正義也沒有法治,有的僅是弱肉強食,然而在夜晚何該熱鬧活躍的街道卻一反常態地透出死寂,甚至總站在路旁拉客的娼妓都說好似的消失無蹤,偌大的巷道沒有人煙。
──唯有暗巷深處時不時傳出哀嚎和惡臭。


「嘻嘻輪到你了,你喜歡什麼字呢?前面已經有了貪婪、暴食和懶惰,你覺得色慾適不適合你呢?」
刀面貼著男人的臉頰滑過,滿是惡意的提議不意外換來肥胖警察的求饒,始作俑者卻沒聽見似的,偏著腦袋噘著嘴,一臉苦惱模樣:「難道你不是最喜歡美人了嗎?把不乾不淨的勾當做盡不就是為了多爬上幾個美人的床嗎?」
「沒有!我沒……」
「嘿、別說沒有,會說謊的人最討厭了不是嗎?」俏皮地眨了眨眼,沒讓對方有辯白的時間,僅在眨眼的瞬間刀刃已經劃開男人臉頰的皮肉,溫熱的液體汨汨滲出。
彷彿沒有聽聞對方撕心裂肺的尖叫,小丑箝住男人不斷顫抖的肩頭,門齒咬著下唇,目光不離刀尖,專注認真的神情一如創作中的藝術家。

「哈、好了!和我想像的一樣適合你!」拍了拍男人爬滿淚水和血水的面腮,小丑放慢的聲調好溫柔,「想看看我的傑作嗎?」
一如預期得到否認的答覆,綠髮的男人聳了聳肩有些失落,「好吧……」然而僅是重新抬眸的瞬間,較前一刻更甚的悚然笑意又重回面上,「來、下一個輪到誰了啊?」大大咧開的赤紅嘴角恍若來自地獄的召喚。

「該你了。」
「對對、該你了!欸……嗚!」
意識到身旁跟班沒有膽子插嘴應聲,連忙回過頭去,右臉恰好迎上一記拳頭。
舔了舔滲血的嘴角,綠髮的罪犯不怒反笑,「小蝙蝠你來啦,對我的禮物還滿意嗎?」提及自己的傑作,雙手大張,瞇著眼笑得好不開心。

面對小丑的挑釁,蝙蝠俠沒有作聲,揮開擋在跟前的男人,走向蜷縮在牆角讓人像牲畜一般一個接一個綑綁起來的高譚市警察。
就著昏暗的燈光,隱約可見幾個人早已嚇昏過去,餘下的幾個滿臉惶恐,藍色的警察制服不再平整,染滿了不知是血液或尿液的污漬,面對危顫顫朝自己伸出的手,蝙蝠俠只是定定望著,唯有掩在面具下的眉頭稍稍蹙起。

「對我的禮物還滿意嗎,小蝙蝠?」
男人面上是顯而易見的嫌惡,小丑可不服了,出聲抗議:「這是藝術!小蝙蝠你的藝術天份呢?」
「抓了幾個條子,用匕首在他們的臉上刻字,這種事情也只有瘋子才做的出來!」
「我和你所做的分明一樣不是嗎?在他們眼中,我們都是怪胎!都是怪胎,呀哈哈哈──……」
如是說著,小丑咧開嘴角,抱著肚子克制不住放聲大笑,「嘿、那一個一個可都是我好不容易抓來的壞警察,我這回可是事前調查清楚了才動手的,特地為親愛的蝙蝠俠分憂解勞,如此體貼可人的小丑不是應該得到一些獎勵嗎?」

「說夠了嗎?」
「噢嗚……」
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只覺得周身揚起一陣風,腹部隨即傳來強烈的疼痛,嗚咽著,小丑疼得幾乎直不起腰,整個人如蝦米似地蜷縮起來。

很顯然談判破裂。
自家老大讓人輕易撂倒,一旁的跟班再不濟也知道這種時候該有所動作,幾個帶著小丑面具的魁梧男人忙迭蜂擁而上,仗著武器和人數的優勢一時間還佔上風。
然而不消多時,只聞碰一聲悶響,眼見一抹人影飛身撞上一旁的磚牆,隨後碰撞痛呼不斷,鐵管木棒等武器被卸了一地,武力值顯然低於對方的男人很快便各自捂著痛處躺在地上直哼哼。

不中用的手下讓男人輕易解決,小丑也不惱怒,定定望向蝙蝠俠忙著將自家跟班綁妥的動作,偏著腦袋,如是問:「小蝙蝠也要這樣綁我嗎?」
瞳孔捕捉到男人手上動作不易察覺的停頓,舔了舔嘴角,綠髮的罪犯瞇眼笑得彷彿偷腥的貓。


再三確認暗巷內除了自己和小丑以外的眾人已經失去意識和活動自由,猛地扭過頭,「夠了!閉上你的嘴,不論你還想講些什麼!」語氣有些惱怒。
惱自己方才一瞬間的動搖,惱自己下手劈昏眾人的手勁有些過重,當然最令蝙蝠俠惱怒的是始終喋喋不休的始作俑者。

「嘻、小蝙蝠害羞了。」
「夠了我說閉嘴!」一把揪起小丑的領口,連拖帶拉將人扯出暗巷,粗魯地塞進早在巷口待命的蝙蝠車。
「不理會那些垃圾嗎?」揚了揚眉,男人和平日不太相同的舉動讓小丑不禁問道。
「我等會打電話給高登讓他派人來處理。」畢竟連著綁匪加人質將近二十個人,蝙蝠車可說什麼也裝不下。
「所以現在是約會時間了?」
「當然不,這幾天也消遙夠了你該滾回你該去的地方。」踩下油門,蝙蝠車便無聲地滑入夜色中。



今夜的高譚格外寧靜,而這意味著只要將總是惹麻煩的小丑五花大綁送回阿克漢,自己就能夠早些回家補眠,乍看之下值得期待的完美計畫,卻讓永遠學不會安分的小丑輕易打亂。


坐在副駕駛座的小丑理所當然不可能安分守己,嘴上喋喋不休,雙手更是時不時在男人身上摸索磨蹭。
面對一而再再而三的騷擾,蝙蝠俠在無數次喝止無效的同時,理智線頓時迸裂,握著方向盤的手猛地使勁,沒預警一個急轉彎將車子駛進無人的暗巷。
熄火。

「你他媽到底想幹什麼?」
「別明知故問小蝙蝠,即使這種時候也不願承認自己的慾望,你真是個不誠實的男人。」扁了扁嘴,小丑一臉無辜,「你就說你想和我來一炮嘛,這很困難嗎?」
並非第一回聽見這種沒臉皮的暗示,蝙蝠俠沒作聲,只是直勾勾望進對方寫滿戲謔的眸底。
彷彿競爭似的,兩人膠著的視線瞬也不瞬,良久,不知是誰先動作,眨眼的霎那只覺得熱息撲面,下一秒唇口已然熨貼,在舌尖漫開的是血液的腥甜氣味。

有了開始,而後都再自然不過。
很顯然,小丑除了善於挑起人們的憤怒以外,也精於撩撥男人的情慾。


在車內有些狹窄的空間,只見衣衫不整的綠髮罪犯眼角染著春意,整個人跨坐在高譚的騎士身上,染血的西裝外套和背心落在一旁,領帶鬆垮垮的掛在頸間,大敞的襯衫露出下頭的光裸的胸口。
瀰漫空氣中濃烈的腥羶氣息和曖昧的姿勢,不難看出兩人正在做什麼兒少不宜的運動。

親吻一路向下,唇舌所過之處無一倖免,齒印和吻痕紅紫斑斑,錯落在蒼白肌理上頭顯得格外醒目。
吻上小丑腹部自己造成的淤傷,「疼嗎?」聽聞腦袋上頭傳來的抽氣聲,男人的語氣染上幾分惡意。
「你說呢?」
「大概不疼吧,否則這裡怎麼還硬得起來呢?」說著,指腹狠狠蹭過男人挺立莖柱的頂端。
斜了蝙蝠俠一眼,小丑報復性質地收緊內壁,滿意地換來男人的低喘,「一個神經病的屁股幹起來不錯吧,小蝙蝠。」揚起嘴角,說起挑釁小丑可從不輸人。
「做這種事很快樂嗎?」
「呵、都硬著插進來了還說這種話不嫌太遲嗎,誠實點啊小蝙蝠……」
「你什麼時候才可以閉嘴?」
語音未落,伸手掐住對方的腰間向自己胯間壓下,帶了幾分強迫和粗暴,擺著腰,將自己的慾望深深埋入,瞇著眼打量小丑略嫌單薄的身板隨著自己的頂動上下顛簸,滿意地瞧見對方只能大張那張總是聒噪的嘴,除了喘息,暫時喪失了其他功能。

「哈啊、不要突然……」
聲調因為體內肉刃無預警的加速而拔高,重喘一聲,在有限的空間內,仰面拉直了頸線,一如天鵝般優美而脆弱的姿態,未被白色顏料遮掩的肌膚下透出淡青色的血管。

張口咬下去,用牙齒劃破毫無防備的皮肉,再狠狠吸吮……沒來由的衝動支配了理智。
而男人確實也這麼做了,嘴裡銜著對方滾動的喉結,模模糊糊的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思忖著也許自己啃嚙的力道再重上幾分,懷中的鮮活生命是否會就此終結。
在性愛中死去,僅是想像就覺得與小丑莫名的契合,思及此,蝙蝠俠不禁低笑出聲。

「你就這麼點能耐嗎小蝙蝠,還是哪家的美人把你榨乾了?」
似是察覺男人的出神,小丑腰一扭,將甬道內的熾熱物事狠狠收緊。
不讓對方有緩過氣的時間,掌根抵在男人胸膛,擺著腰大起大落的聳動起來,「哈、裡面……再用力……」舔了舔嘴角,染了霧氣的墨色眸子透出尚未饜足的光采。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