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Chapter2 【槍牌】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LOL英雄聯盟衍生,CP為葛雷夫×逆命,相愛相殺好基友www
*歡迎留言來玩//


酒館氣氛依然愜意,從門縫以及窗戶透出來的黃光,為開始變涼的夜晚增加了一些暖意。
推開稍嫌老舊的門,缺乏潤滑的門發出了尖銳的磨擦聲,這刺耳的聲響並沒有給裡面的人帶來任何的影響,酒館依舊喧鬧,但稍為加以觀察,就會發現偶爾會有幾雙眼睛時不時的向逆命看過去。
逆命當然察覺了,撇撇嘴角,毫不在意的向吧檯走去。

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定之後,逆命還未開口,便有一杯麥酒擺在眼前。
視線順著調酒師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簾的是身材姣好的美女,修長的雙腿交疊著,玲瓏有緻的曲線,而白皙的手撐著小巧的臉蛋,風情萬種的雙眼正盯著他瞧,無聲的透露出邀請。
嗯,是在這酒館難得的尤物,但他並沒有打算順著女人的暗示進行下一步,禮貌性的點了個頭,便轉過頭灌了口麥酒,與此同時他似乎聽到調酒師微弱的嘆息聲,像是在責怪他的暴殄天物一樣。

酒館裡的吵雜的人們並沒有空閒注意到這個小插曲,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他單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隨著酒館內還不至於被聲音掩蓋的樂曲,用指尖靈活地在木質的桌面上敲出節奏。

「喲,老兄今天不賭一把嗎?」
粗獷的聲音打斷逆命手上的節奏,逆命慵懶的抬起頭,便看到對方肥碩的身軀,眼前的男人是前幾天一起賭過幾把的賭客。
「等我把美人請的好酒喝完再說。」
「哈哈哈,帥哥還是這麼受歡迎,」肥胖的手搭上逆命的肩,「需要我餵你水果嗎?」捏著鼻子,對方用著怪裡怪氣的語調模仿女人的聲音,惹得旁人寒毛直豎,被模仿的侍女也忍不住向他瞪去。

「別逗了!要是吃下你餵的水果,他的財運會跟著廁所水一起唰唰唰的流掉!」顯然有人聽不下去跳了出來,配上誇張的沖水動作,惹的旁人哈哈大笑。

「喂、我說胖子!別笑的這麼噁心,麥酒在我肚裡打滾呢!」
「別翹小指了、你應該把你那口大黃牙刷白了,帥哥才會允許你把你的小嘴貼上去!」隨著對話起鬨的人也不在少數,整間酒館瞬間升溫。

「討厭啦!帥哥怎麼會嫌棄我呢。」隨著群眾的起鬨聲,那人的聲音越發黏膩,肥碩的身軀更往逆命那靠過去,滿是油光的臉甚至要貼上他。
只見逆命抬手將男人的臉推開,「你別噁心我,離我遠點。」逆命露出誇張的嫌棄表情,並把碰過臉的那隻手往對方身上用力抹兩下。
「滾回你的牌桌上洗好脖子等我!」逆命裝出咬牙切齒的聲音,往那人肩頭揍了一拳,「別到最後輸到脫褲子,回去叫媽媽。」

「誰脫褲子還不知道呢!哈哈哈!」那人達成邀約的目的,恢復成原本的樣子,臨走前還不忘向逆命眨了眨眼,「不見不散喔帥哥!」

旁人又是一陣喧鬧,而害得多少人的酒錢貢獻到地板上則不得而知。



喝完杯中殘存的麥酒,逆命用拇指抹去沾上唇邊的白沫,便緩慢起身往胖子所在的牌桌走去。

「喲!帥哥過來了!」
「等你好久啦!」
「等著吧、我今晚要把錢贏回來!」
牌桌上的賭客一見逆命走來,各個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除了歡迎的呼聲,當然也少不了挑釁的聲音,逆命不以為意,逕自坐上為他空出來的座位,與外圍高漲氣氛不同,他悠然自得的翹著腳,抬抬下巴示意牌局可以開始。

從以往的情形來看,逆命只要一坐上牌桌,除非酒館打烊,或是逆命耐不住性子走人,不然挑戰的人將會源源不絕不絕的遞補上空位。

而逆命之所以會如此受歡迎,則是因為他當時略顯狂妄的自信態度,吸引到不少看好戲的人,其中大部分是在他推倒全部籌碼後,等待他輸的一無所有時,好好嘲諷一翻的人,他們想看的就是逆命那自大的態度,會因為輸了之後會扭曲成什麼樣子。
然而結果卻並不如賭客們所想,因憤怒而發紅的雙眼仍是出現在對手臉上,逆命則是一貫的輕鬆自在。

在那次的賭局之後,逆命一進酒館就被賭客們注目,本以為會跟上次的牌局一樣驚險、有可看性,然而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逆命竟然馬上就輸了,讓期待著華麗牌局的賭客們一哄而散,當然少不了下來訕笑的人,逆命也不惱,只是笑稱今日幸運女神的心不在他身上。
即便如此,只要逆命出現,便會有人向他提出挑戰,試試自己當天的運氣,也有人已經對當時逆命張狂的行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試圖讓逆命輸的像那個壯漢一樣悽慘。
通常前來挑戰碰運氣的人──只要逆命願意──基本上都會贏,但僅止於小贏一些。

雖然逆命在一開始在酒館裡顯得囂張跋扈,不過在多年的歷練下,也是知道樹大便會招風,更何況是在這種小酒館,麻煩事只會一件件纏上身,儘管以逆命的能力是可以輕鬆解決的,大不了屁股拍拍就可以從這個與自己毫無瓜葛的小地方溜走,但他目前並沒有這個打算。

「哈哈!這局我贏定了。」
「哦?是嗎? 話不要說得太滿啊。」
看著眼前不知道進行到幾局的牌局,逆命開始感到有些厭倦,神不知鬼不覺的換了張牌,丟上牌桌,說聲爆了,給了應付的金額,不管此起彼落的挽留聲,就順手拎起外套往外走。



將外套隨性丟在床上,逆命一把拉開椅子坐上去,身體往後仰,將全身的重量壓上椅背,老舊的木質椅承受不住般的發出嗄嗄的抗議聲,拿開帽子,泛黃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與早些時後悠然自得的模樣不同,眼下的青黑出賣了他,平常被帽檐陰影隱藏的疲態在這時一覽無遺。
將大掌覆上暗沉的雙眼,稍做休息之後,便把身子挺直,些許空洞的眼神盯著前方的桌子,倘若仔細一點看,會發現桌上擺著一顆骰子。

骰子的出現是在幾天前,一踏進房間,逆命看到再度敞開的窗戶,有了上次的經驗,他再也不會大驚小怪的認為是那個男人前來尋仇。

隨風擺動的窗簾像是提醒逆命不速之客的到來,逆命還是小心翼翼的轉手翻出牌,將牌捏在手上,藉助窗外照射進來的微弱光線探查屋內各處,而這一回逆命並沒有發現房間有任何第二個人的存在。
也許又是風太大把可能關的不怎麼嚴實的窗戶吹開,也可能只是個不入流的小偷,總是習慣流浪闖蕩的吉普賽流氓從來都沒有所謂的行囊,小偷來到這裡也是白費力氣。

「這傢伙也真不走運。」收起捏在手中的牌,嘲笑了倒楣小偷一番,從容的將燈打開。
光明照亮整個房間,看到的卻是跟走之前一模一樣,絲毫連一點變動都沒有的房間擺設,看來只是風太大……逆命如是暗忖,順便在內心嗤笑自己的疑神疑鬼。
微涼夜風吹來雖然讓人感到舒爽,但老舊且久未經潤滑的窗戶發出的伊呀聲,實在是考驗逆命本就不多的耐性。

踩著老舊的木質地板,決定上前將窗戶關上。
沒料卻在走到窗前的那一剎那,從腳底傳來異物感,逆命擰著眉將腳挪開,卻意外地發現地上有顆骰子。
──是什麼時候掉的?

這顆骰子是逆命慣用的灌鉛骰子,但謹慎如他、是不可能這麼隨便的對待自己的吃飯工具,更何況讓它從身上掉出來。
即使真的意外掉落也不會完全沒發覺。稍早之前他才剛用過骰子,在數量上並無異狀,即便如此逆命仍是把手伸進外套的口袋內做確認。

數量是正確的,怎麼會多出來呢?
反覆思考了許久,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逆命只好放棄探究骰子的來由。
其實並不是想不起來,只是他不想事事都朝著葛雷夫的方向想,這樣只會讓他的生活被不存在於此地的男人打亂,這是他不樂見的。

而事實上,當初在出賣葛雷夫的時後,他基於往日的交情,留下一模一樣的骰子,為的就是提醒讓自己出賣的男人趕緊逃走。



跟阿歷戈.皮里格約定的日子就是今天了,逆命翻開月曆確認著。
隨著日子一天天倒數,逆命的心情也越發複雜。

就在前幾天,逆命被皮里格請去喝酒。當時他也只是從鼻子哼了個響聲便掉頭走人,但卻被皮里格的保鑣攔住,正要抬腿踢倒眼前這礙事的傢伙。
皮里格卻先一步湊上前,在逆命耳邊低語:「如果你願意,我這邊有獲得魔法的方法。」一如化身成蛇、誘惑夏娃吃下禁果的路西法,皮里革開出的條件讓逆命毫不猶豫的答應出賣葛雷夫的行蹤。

要說他無情也好、無義也罷,魔法可以說是他一生所求也不為過。若有人問逆命為什麼如此渴求掌控魔法的能力,他一定會笑著說忘記了。
是的,他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到底是何時對魔法這麼狂熱,對其的執著就像本能一樣,毫無理由可言。
關於這點葛雷夫曾經調侃過他,說他根本只是吃不到糖的小孩心態作祟罷了,對此逆命只是聳了聳肩不以為意,他只要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那便夠了。

對於這場交易,逆命並沒有太多的歉意,畢竟擺在眼前的是自己一生可能都無法有機會實現的心願。不好好把握,即便對得起葛雷夫,卻可能會造成自己一輩子的遺憾。
──人的一輩子是靠自己而活的,這是他的想法。
葛雷夫合作的日子十分愉快,就此打住也不過只是回歸以前的生活,對自己來說並無差別,逆命如是說服自己的。

自從把葛雷夫的行蹤傳給皮里格的同時,時間的齒輪便開始轉動。
日子一天天的接近,逆命也就越發興奮,但在潛意識裡他也越來越無法面對葛雷夫。

「今天聽說賭場裡會來一隻肥羊,我打算去把他宰來吃。」葛雷夫一進門,就扯著嗓子宣布今晚的行動。
而逆命早已知曉今晚的肥羊只不過是引葛雷夫上鉤的誘餌,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便不再理會。
「你怎麼看日子看的這麼入迷?」葛雷夫用手肘撞撞逆命,「今晚你要一起扒光他的皮嗎?」
「嘿、會痛。」他護住手臂,誇張的露出齜牙裂嘴的表情,「今晚就算了,我還有事要做。」
「哦?什麼事比這個還重要?」
「美人請喝酒呢,你說這重不重要?」
葛雷夫不以為意的撇撇嘴角,他也不勉強逆命,逕自出門探聽更多消息。

見葛雷夫出門,逆命看了下時間,自己也差不多該走人了。葛雷夫應該不會太快回來,得趁這個時候上路,不然他可沒自信能把戲演下去。

臨走之前,他還是猶豫了,他從口袋掏出骰子放在桌上,希望葛雷夫能明白他的用意。他可不是個粗心大意的人,這點那個人很清楚。就當作是餞別的禮物吧,如果這樣還是無法提醒他的話,那也就是命運之神不眷顧麥肯‧葛雷夫了。



叩叩叩、叩叩叩
「該死!是哪個王八蛋!?」
早晨,逆命被急躁的敲門聲給吵醒,連續幾個夜晚難以入眠,使好不容易睡著他,感到非常的惱怒。大力的將門拉開,正準備破口大罵,看到來人是個孩子,這讓逆命皺起眉,不耐的倚在門框邊。

「什麼事?」
「啊、呃……先、先生這是你的信。」男孩似乎被逆命惡劣的態度嚇到,支吾半天,才說明來意,將米色的信封地給逆命。
還來不及問是誰給的信,男孩件任務達成便如兔子般轉身離去。

無奈地抓了抓頭,逆命有些粗魯地撕開信封。

『致親愛的安迪,還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思念你的史達特』信箋上只寫了簡短的幾個字,但這足以讓逆命確信這一切都是葛雷夫幹的好事。
大大吐了一口氣,即使揉爛信箋也無法止住逆命的怒氣,從前幾天開始的一切簡直是個笑話。

那傢伙絕對把我的窘態都看在眼裡,該死的!如果要尋仇的話就來吧,我隨時奉陪!

題目:電玩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