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談愛傷感情 CH0-2

原創耽美
社工系列:一一三社工督導






而後發展一切都順理成章,張肅良作主在鄰近的旅館開了一間房,在男人拿出證件登記入住時,站在身側的張肅良順勢瞥了一眼,名叫王斯閎的男人年紀比張肅良小上六歲,正是大好年華的二十七歲。
都是成年人,擁有共同目的的兩人進房後便直奔主題。
似乎是王斯閎先開始動作,在黑暗之中張肅良讓人一把摁在門板上,充滿活力的熱息逼近,緊接著如同被大狗舔舐般糊了一臉的口水。
讓王斯閎的笨拙和猴急逗樂,張肅良拍了拍男人的後腰,溫聲安撫,「慢慢來,別急。來、張嘴。」

張肅良舌尖描繪著男人的下唇來回舔吮,徐徐劃過齒列和口腔內壁,而後勾著不得其法的笨拙軟舌追逐嬉戲。
那是一個溫吞的吻,不急躁不冒進,比起掠奪和赤裸的渴求,更似戀人間的撫慰和耳鬢廝磨。
身為不時倚靠一夜情紓解生理衝動的同志,張肅良沒有情感潔癖,但以往也不怎麼和炮友接吻,然而對象是大狗一般的傻氣笨拙的男人,似乎許多底線都能一再退讓。


一吻方休,稍稍拉開距離的張肅良笑看仍半瞇著眼、面露陶醉的男人,「你不會是第一次吧?」
「不是,不過我……不是很擅長這個。」
「擅長什麼,做愛嗎?」
被調侃的王斯閎又一次滿臉脹紅,眨著一雙可憐兮兮的黑眸,嚅囁著嘴唇道歉,「抱歉。」

「沒事,乖,照我剛剛做的親我。」
房間都開了,親也親了,還對慾望藏著掖著未免太過矯情,既然王斯閎經驗有限,由張肅良主導也並無不可,取回掌控權的男人克盡讓自己爽也讓對方爽的職責,手把手地引導對方一路由親吻、撫摸、擴張,到真正真槍實彈地插入。

「舒服嗎?」
躺在床上,視界因為籠上眸底的水氣而模糊,張肅良眨了眨眼,仰視男人欺近自己被架得老高的腿,小腿肚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張肅良發出一聲驚喘,後穴下意識絞緊埋在裡頭的物事。
「很舒服,嗯、那邊……再用力一點嗯啊……」
張肅良該下指令的時候下指令,該扭腰的時候扭腰,該讚美的時後讚美,該呻吟的時候呻吟,兩人配合得十分契合。
王斯閎的性愛技巧確實如吻技那般生澀,然而歷經一番指點,好學又聽話的學生尚且有些進步,甚至時不時還能舉一反三,將張肅良伺候得如先前所承諾,在接連兩場酣暢淋漓的性愛中都叫喚得相當誘人。


事後,張肅良叼著沒點燃的菸,門齒碾磨著濾嘴,懶洋洋地倚在床頭,渾身散發出欲望獲得紓解的饜足。
聽聞由浴室方向傳來的水聲,引人遐想且活色生香的畫面浮上腦海,霎時間靈光一閃,張肅良突然憶及王斯閎那把似曾相識的嗓音是在何處聽聞。

就在昨日,週末的一一三總是格外忙碌,時間早已過了小夜的下班時間,但電話卻如同潮水般源源不絕地湧入。
看著不斷閃爍的燈號和分身乏術的同仁,張肅良實在沒能踏實下班。
就在張肅良猶豫的當口,電話又響了。

抬頭掃視全數滿線的同仁,張肅良嘆了口氣按下接聽鍵,「保護專線您好,敝姓張,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嗎?」
「喂、喂……為什麼他不愛我,為什麼?那個小白臉哪一點比我好?」
聽上去有些年紀男聲突然扯著嗓子大聲嘶吼,張肅良面色不變,冷靜地判斷對方的情緒極可能受酒精影響,「先生請問貴姓?您喝了酒嗎?」
「方,我姓方。我喝、喝了一堆!我他媽喝了一整大箱的啤酒!」
聽聞背景傳出車輛呼嘯而過的響動,張肅良接著拋出幾個問題,「方先生請問您在家嗎?身邊有親友陪伴嗎?」
「我在哪裡關你屁事!管這麼多你住海邊嗎?」
對方不願回答,張肅良也不強迫,將話題拉回男人顯然相當在意的議題,「方先生您剛剛提到似乎提到您的感情上似乎有些不順遂,方便和我說——」

耐著性子和對方東扯西扯地聊了將近四十分鐘,男人突然話鋒一轉,前一刻猶相當憤怒的高漲情緒驟然降至谷底,「唉,活著好累……做什麼都累……」
關鍵的字句讓張肅良心頭一凜,「現在已經半夜一點,也許回家睡一覺休息一下會讓您感覺好一些?」
「休息?我當然需要休息,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乾脆從橋上跳下去,噗通摔得粉身碎骨,一次休息個夠!」
見事態沒能好轉,張肅良無聲地嘆了口氣,問得直接,「方先生,您想自殺嗎?」
「活著也沒意義,不如去死一死算了,一了百了也不用再浪費糧食了……反正那個臭女人也說了,我就是個成事不足的軟蛋,是個廢物,我為什麼還要活著呢?」
「當您選擇離開,一定有人會為您難過,您能告訴我是誰嗎?」
「爸媽死了,老婆跟人跑了。沒有人在乎我……反正也沒有人會在乎我……」
聽聞男人的囈語,張肅良想也不想便按下強制鍵,毫不意外畫面只跳出來電者的手機號碼,僅止一頓,張肅良忙迭追問,「我啊,我們都很在乎你。方先生請問你在哪座橋上?」
「這裡是……燈很亮,有風,很涼……好像是永什麼康還是福橋?」
「方先生,您能和我做個約定嗎?每當你覺得傷心,覺得不好受的時候,和我們聊聊,打來一一三和我說好嗎?」
「哦……可是我現在就想跳下去,下面黑黑的,摔進去不知道會不會死……」
無暇為男人的自殺宣言感到緊張,張肅良壓下無可避免的焦躁,盡可能緩和語速,「方先生您現在人在北部嗎?」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們在乎你,在乎每一個生命。」
幸而永康橋和永福橋的位置恰好分居南北兩處,猜測的答案獲得證實,張肅良加快打字速度,簡單填妥紀錄便匆匆向警政尋求協助。

然而一般而言,鄰近的警力受到通報需要約莫十分鐘方能趕到現場,這意味著張肅良需要再穩住隨時可能妄動的個案至少十分鐘。
為此,張肅良試圖讓話題輕鬆一些,「方先生住在永福橋附近嗎?那附近的夜市總是很熱鬧呢,您平常——」
一開始確實稍有成效,然而,不過對話幾次來回後,男人很快又開始陷入低潮,「不過我老婆平常都要加班,所以我都自己吃飯……就算逛夜市也是一個人……夜市那麼多人,就只有我是……」
「方先生、方先生,你的聲音有點模糊,可以大聲一點嗎?」
眼見時間一秒一秒流逝,電話另一頭的背景音卻除了一直存在的車流聲,始終沒有應有動靜,加上受到男人情緒狀況的影響,壓在張肅良心口的浮躁不斷增加。

許是企求終於獲得了回應,熟悉的警笛聲伴隨男人粗重的呼息一併響起,然而不等張肅良感到鬆懈,就聽男人啞著嗓音如是說道:「風好涼,下面的水也看起來很涼快……如果跳下去,是不是就什麼煩惱都沒喀……」
男人的音量越來越小,越來越遠,說到一半的話最後甚至讓一聲脆響打斷,掉落的手機同時敲碎張肅良強撐的冷靜。

六月份,正是炎熱時,為了不讓二十四小時運轉的電話和主機過熱,辦公室的冷氣向來開得很強,張肅良卻出了一身冷汗。
張肅良連聲呼喊,「方先生、方先生,請問有聽到嗎?喂?方先生?」下意識伸手緊按掛在耳廓的耳機,彷彿能就此聽得更清楚一些。
然而回復張肅良的不是已經對話一個多小時的男聲,只有喧囂的車聲和分屬多人吆喝,其中,最為清晰的是一聲悶響,「噗通!」
頃刻間,張肅良彷彿親眼瞧見在昏暗的月色下,一個不知名的重物狠狠砸開水面,激起超過半個人高的浪花和波紋。

沉默延續了幾秒鐘,張肅良猛地打了個冷顫,好似終於掙脫撲天蓋地的絕望,重新尋回呼吸的本能。
「方先生?你聽得到嗎?」
警笛聲已經停止,聽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諸多聲響,張肅良心知混亂的現場無人有心力分神注意一隻手機,卻無法克制一次又一次低聲呼喚,「方先生,還記得我們剛才的約定嗎?每當心裡難受時,和我們說話,和我們聯絡——」


張肅良捏了捏眉心,咬著下唇壓抑不斷湧現的菸癮,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張肅良什麼也做不了,只是乾等著通話在不知何時會被外力影響而切斷。
卻不料,沉寂多時的通話突然傳出人聲,「喂?」
「方先生?」瞳孔瞬間瞪大,張肅良滿臉期待。
「別擔心,方先生沒事,他只是嗆了一些水,有一些挫傷但無大礙,我們準備把他送往附近的醫院。」

——王斯閎是電話中那位EMT。





終於寫完啦!
都怪方先生太話嘮電話說太久,結果字數超乎預期ww
感謝王斯閎小狼狗拯救了張督導的三十三歲生日XD

我竟然寫了年下!!!
生生在上篇就發現我的企圖,讓我震驚XDDDD
生:童顏巨乳感覺就年下,憑感覺跟默契跟看你的文的習慣猜的

然後這篇真得沒有要寫靈異啦,所以不會出現各種託夢或個案家屬的角色XDDDD
希望有機會再寫老菸槍男人的故事ww
Comments

Body
管理人

莫斯卡托(Calix)

Author:莫斯卡托(Calix)
莫斯卡托,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噗浪
誰來我家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