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Chapter 2 【潘虎】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彼得潘×虎克
*歡迎留言來玩//


半大的孩子會在夢中、甚至親身遊歷永無島,而彼得潘正是這些孩子們的英雄……這些都已是老生常談,然而今晚在倫敦市郊的某棟樓中,正發生有那麼些不尋常的事兒。
只見兩道身影飛掠過銀乳色的月彎,繞著高聳的大笨鐘靈巧地轉了幾個圈兒,最末落在某一處仍透出鵝黃光暈的窗口。
彼得潘溜進孩子房中不稀奇,彼得潘能夠讓孩子撲騰著飛翔也不稀奇,稀奇的是彼得潘領著自己的死對頭來到倫敦夜訪早已是兩個孩子母親的少婦。

一襲長裙的少婦手裡還拎著孩子的小棉襖,聽聞窗邊傳來的細碎騷動,猛一抬頭,在瞧清闖入者樣貌的同時,驚呼出聲:「彼得!你是彼得?」
欣喜的情緒未過,疑惑便取而代之,「你……不、彼得不會長大,你是誰?為什麼闖入我家?」擰著眉,厲聲問道。
「我……」彼得沒料溫蒂會是這種反應,有些愕然。

「溫蒂小姐,在夜色下你認不出彼得潘也認不出我了嗎?」
慢條斯理的語調彷彿清風似地撩人髮絲,令聽者不自覺冷靜下來,這會兒溫蒂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青年身後還有一抹人影。
「你是……」對上那雙藍得要沁出水來的瞳仁,溫蒂只覺得眼熟得緊。
「我是詹斯‧虎克,歡樂羅傑號的船長,看來溫蒂小姐真是把我給忘了啊。」
溫蒂忍不住驚呼出聲:「你是那壞船長虎克?」
「正是在下。」
似是沒有聽聞那關於自己的負面評價,金髮的船長只是半彎著嘴角輕笑。
聞言,溫蒂猛地將轉向一旁熟悉而沉默的青年,懷念、愧疚、埋怨……各式各樣說不清明的情緒揉合其中,一時間幾乎反應不過來。

「所以真的是彼得……但、怎麼會?」
且說彼得這廝大半夜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沒有絲毫睡意,然而如今真站在溫蒂跟前,彼得卻覺得舌尖打卷,不知該說些什麼。
「只是、突然想來看看……」
沒頭沒尾說了這麼一句,彼得正愁該怎麼接下去,便聞溫蒂如是說道:「是嘛……五年前我結婚了,現在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一家四口挺好的,邁克和約翰也有了各自的家庭,彼得那你呢?迷失男孩們都還好嗎?」絮絮叨叨地交代著,一字一句沒有絲毫提及因為彼得而間斷的聯繫。

「嗯……很好,大家都很好。」
溫蒂帶笑的眉眼與腦海中模糊的畫面重疊,輕軟的女聲聽在耳中,沒來由地彼得有些恍惚,「昨天莉莉結婚了。」幾乎是脫口而出,
「是嗎,真可惜無法親眼看見,一定很美……」

「溫蒂、溫蒂──準備開飯了。」
沒讓溫蒂有太長的時間緬懷,思緒被打斷的少婦這才赫然驚覺現在不是適合懷念的時間,忙迭揚聲回應:「這就下去了。」
「那是我丈夫。」眨了眨眼,朝兩人禮貌而抱歉的笑了笑。
「你們是特意來倫敦過耶誕節的嗎?」瞧見兩人的愕然,溫蒂輕哂著邀請道:「那你們要和我們一起共進晚餐嗎?今天是平安夜。」

「耶誕節和平安夜……?」
朝擰眉深思的綠衣青年瞥了一眼,彼得潘那小子不懂人情世故,金髮的海盜頭子卻不能不知,自己和彼得兩人身分尷尬不論,招呼也不打便去擾了人家的平安夜未免也太不識相。
潭藍色的眸子轉了轉,搶在彼得以前先一步出聲:「這就不了,我們兩個不速之客不好打擾溫蒂小姐你們一家聚會,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客氣而婉轉地拒絕了溫蒂的好意,虎克便扯著仍在神遊的彼得匆匆告別。




「耶誕節是做什麼用的?還有,平安夜好吃嗎?」
似是思索了整個晚上,好不容易待到虎克清醒了便抓著機會發問。

只道虎克這廝讓彼得領著飛行近乎一天一夜,好不容易到了倫敦找著了人,到了睡覺時間只能找個地方隨意湊合,嬌生慣養的男人背脊磕著磚砌的屋頂,一夜難眠。
如今虎克腦袋還未清醒,打著呵欠,半瞇的藍眸寫著惺忪,沒料彼得這話問得真是忒有創意,猛一瞪眼,激得瞌睡蟲全跑光了。

訝然僅是一閃而逝,畢竟彼得所生長的永無島沒有這些節日,無知的反應倒是再正常不過。

「耶誕節又稱聖誕節,是為了紀念基督誕辰一年一度的大節日,在這幾天的連假人們會和家人團聚,並互相贈送禮物給予祝福。至於平安夜,是耶誕節的前一天晚上,就是昨晚,人們會和家人一同共進晚餐祈求平安。」
虎克這廝努力地想表達耶誕節的重要性,沒料褐髮的青年卻毫不領情,「真無聊,所以是不能吃的東西吶。」撇了撇嘴,抱怨道。
意料外的反應讓虎克頓時有些愕然,原以為依照彼得的性格會好奇,又或是會扼腕自己長年住在永無島錯過了外邊這些新穎事物,望著一臉嫌棄的彼得,虎克不禁大笑出聲:「本就是不能吃的東西啊,也只有你會這麼想了。」

「還以為有些麼特別的,說來說去都是什麼家人……」
聽到這兒虎克倒是想起對於彼得而言家人根本是個毫無概念的詞彙,腦袋一熱,話便脫口而出:「我帶你去參觀吧,今天是耶誕節街上絕對很熱鬧的。」
「你?」
「看什麼,我絕對夠資格帶你這什麼都不懂的傢伙參觀倫敦!」對上一雙質疑的眸子,虎克氣得鼻子一歪,惡聲惡氣地反駁。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屬實,拉了彼得便往市中心最是熱鬧的方向去。



「媽咪你看,是彼得潘和虎克船長!」奶聲奶氣的軟糯語調顯得很興奮。
「寶貝,不可以用手指人,那樣不禮貌。」
「他們大概是哪裡的銷售人員吧,為了招攬客人特意打扮,說起來扮得還真像……」另一旁的男人這般說著,還不忘朝兩人的方向瞧上幾眼。


聽聞這已經不知第幾回相似的對話,成為焦點的虎克窘得耳尖都紅了,反觀一旁的綠衣青年正興致勃勃地盯著櫥窗內的精緻展示,半點沒有自覺。

「欸、別看了,走吧。」
「嗯、要去哪?如果是想躲過這些視線那就算了,不管到哪都一樣,其實就由著他們認錯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連頭都沒有抬,褐髮的青年只是一句話便堵得虎克啞然。
且說虎克和彼得走在倫敦街頭,四周的人事物無一不充滿了耶誕色彩,惟有兩人一身裝扮說什麼也不合時宜,金髮的海盜船長身上除了貼身的匕首以外沒有一項值錢,至於彼得更是不用說,全身上下衣服全賣了也不值多少錢。
窮的叮噹響的兩人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佯裝沒有聽聞行人一句又一句的閒言閒語,虎克不禁暗罵彼得那傢伙惡名昭彰,想像中的聖誕節可是充滿了禮物、大餐和歡樂,才不是這般佇在街口吹風……

「你才是惡名昭彰的那個吧。」
彷彿能夠看透虎克的想法,彼得回話的時機巧得不合邏輯。
磨了磨牙,金髮的船長悶哼出聲:「分明是你耍孩子脾氣,是我個性好才不跟你計較。」
「欸前面那很高很高掛滿了東西得是什麼?」
「聖誕樹。」
撇撇嘴,正打算為自己辯白的虎克還要說些什麼便讓一旁雙眼發光的興奮青年扯著袖口大步前進。

「既然都來了不如好好享受。」
聞言,虎克猛地抬起頭來,本能地望向發聲處卻只瞧見彼得如小鳥一般輕快的背影,撒開了腿朝公園中央裝飾漂亮的高聳杉樹直奔而去。
果然只是外表長大了裡頭還是孩子啊,說穿了本質和一旁遊樂區嬉戲的孩童沒什麼不同……嘴角微彎,虎克搖晃著腦袋走進滿是母親和孩童的肯辛頓公園。

尋了一旁的空長椅坐下,勞動了大半天的雙腿好不容易獲得喘息,盯著娃娃車內的咯咯輕笑的嬰兒愣愣瞧了半晌,一個念頭浮上腦海,這公園中,每天有多少精靈因為嬰兒笑聲而出生?相對地,又有多少孩子因為粗心的母親失去回家的方向,最後成為永無島的迷失男孩?
……再普通不過的公園,卻都是集美好和殘酷於一身。
良久回神後的虎克這才循聲望向正和孩子們搶鞦韆的綠衣青年,忍不住出聲揶揄:「我說你和那些孩子有什麼不同?」
「我還是孩子啊。」聽聽這話說的理直氣壯。
「哪有長成這模樣的孩子,真不可愛。」
低哼一聲,彼得將鞦韆盪得老高,金屬摩擦的嘎吱聲響充分表現出青年的不滿。
「嘿、那可不是正常使用。」
瞟了依然故我的彼得一眼,虎克苦笑望天──畢竟,能夠被輕易說服的就不是彼得潘了。


冬天的白晝總是特別短暫,很快地,鬱藍色的天空讓橘紅的夕霞取代,彷彿極濃而塗抹不開的油彩,不甚明亮的澄黃光線灑落,以餘溫為大地鍍上一層金光。
也不知過了多久,公園中,虎克始終坐在同一張長椅上,雙手環胸,聽著孩童的嬉笑聲發發愣,時不時抬頭看看那抹青綠身影又沒臉沒皮地和哪個孩子搶了什麼遊樂設施,兩個人的下午很平和也很簡單。

燒紅的太陽甚至還未落下地平線,很快地,貪玩的孩子一個個讓母親叫喚回家,偌大的公園頓時安靜得過分。

「潘?彼得?」
叫喚未果,虎克起身拍了拍外袍下擺,認命地邁開長腿搜尋那不知野到哪兒去綠衣青年,依序繞過翹翹板、鞦韆、單槓,或是廣場後方的沙堆,別說彼得,就是一個鬼影子都沒有。
捉迷藏嗎……這種不乾不脆的遊戲最討厭了……
虎克沿著遊戲區外側尋人,半瞇著眼擰眉,暗忖彼得那沒心沒肝的傢伙拋下自己獨自離開的可能性有多少,幾乎要走過大半個公園,所幸最末是在搭成堡壘模樣的溜滑梯底端瞧見那抹頎長身影。

遠遠的,只見彼得手裡拿著木雕的動物正和一個半大的孩子玩做一團,映著夕陽的笑顏好燦爛。

然而,這份美好在下一刻便被打斷。
「彼得、彼得你在哪裡?」略略拔高的女聲有些焦慮。
虎克還未反應過來,卻見正和彼得一同玩耍的男孩猛地蹦起身來,「媽咪我在這裡!」連玩具也顧不上,彷彿快樂的鳥兒,男孩撒開腿飛快地朝聲源奔去,一頭扎進來人的懷中。
「媽咪你買東西好久噢。」
「對不起讓我的小彼得久等了,我們回家了……」隨著兩人逐漸走遠對話不再清明,一高一矮的影子長長地曳在地上,併肩離開。

正如少婦所言,小彼得蹦著步子和母親回家了,反觀另一頭的彼得手裡拿著男孩落下的玩具,愣愣望向兩人離去的背影,半晌沒有回神。
──長久以來,彼得都是被留下的那一個,身邊的種種全都毫不戀棧地逐漸逝去,不論度過多少春秋,仍舊什麼都沒留下。


「哎小子,參觀了倫敦街頭還不算什麼,剛才你也看到了夕陽,現在重頭戲來了……」佯裝沒瞧見榛子色瞳仁中的悲傷和不解,虎克手舞足蹈,自顧自地說著:「你找的這位置真不錯,除了欣賞夜景方便以外,正前方就是聖誕樹。告訴你等會兒天色整個暗下來,那些裝飾的燈泡一亮,絕對美不勝收!」
彷彿是要映證虎克所言,大手一揮,幾乎是在語音落下的同時,合諧輕快的耶誕歌曲由燈火通明的街道傳來,下一秒鐘,環繞整個公園的數十盞路燈和杉樹上頭裝飾的彩色燈泡頓時照亮了整個片夜幕,配合著節奏時明時滅。

很顯然這份巧合也出乎海盜頭子的意料之外,訝然僅是一閃而逝,「看、景色不差吧!」適才說的大半都是隨口胡謅,這會兒因為矇對了增加幾分底氣,且看虎克略略仰高了下頷,說得是心安理得。
「哎、我說了大半天你好歹應個聲。」
一旁的青年悶葫蘆似的,虎克可不樂意了,給了彼得一肘子抱怨道。

「和永無島比起來還差了一點──」
昂首,入目所及星光點點,雖不及永無島那般清晰密集,和時明時暗的彩色燈泡相映成輝已足夠照耀人心。
「嘿!」
「……不過、我很喜歡。」傾身向前,語音結束在與男人面頰相觸的唇瓣之間。

瞪大了眼,理智清楚地知道自己應該維持冷靜,然而虎克卻無法刻自己不去在意面頰邊殘下的餘溫,僅是蜻蜓點水,卻彷彿蔓延的大火,迎面而來的冷風卻拂不去空氣中的曖昧,反倒加劇火苗延燒的速度,最末燃得虎克耳尖通紅一片。
乾燥而柔軟的嘴唇相較女性的馨香甜馥,在鼻尖徘徊不去的是屬於青年,更為接近野性的自然氣息,不自然的嚥了嚥唾沫,虎克只覺得口乾舌燥。

「潘你……你做什麼?」
僵硬而緩慢地轉過頭,對上那雙亮得過分的棕色瞳眸,沒來由地,向來無所畏懼的海盜頭子有些退卻。

「送你一個頂針,那代表了高興和喜歡,溫蒂還說過這對大人而言稀鬆平常,是禮貌的表現。」簡單的一句話,便輕易讓失速的心搏回歸正常,前一刻還沸騰滾燙的血液在下一個瞬間冷卻下來,凍得虎克猛一個激靈,頓時清醒萬分。

禮貌的表現……
桀傲不遜的頑童這會兒竟懂得什麼叫禮貌了,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有這番待遇,我該感到榮幸吧,虎克不禁自嘲。
面色乍青乍紫,過了良久虎克這才找回自己丟失的聲音,咬牙,生生由齒縫間迸出二字:「是嘛……」

一青一紅的身影並肩而坐,昂首仰面的動作如出一轍,心思卻是大不相同。




讓彼得意料外的舉動一折騰,本就沒什麼話聊的兩人一路靜默,虎克只覺得一肚子憋屈,回過神時那抹青影早不知去向,虎克拖著步子回到昨夜落腳的屋頂,無事可做索性倒頭就睡,再有印象已是讓人驚醒的此時。
窸窸窣窣的聲響傳進耳中,虎克忙迭直起身子,四周張望著尋找聲源。
憑藉月色,入目的熟悉身型讓虎克鬆口氣的同時蹙眉,能夠輕易隱去任何聲響的青年何曾如此,走在屋簷的步子零亂不說,幾次險險要整個踩空,當事人不緊張,反倒是旁觀的男人瞪大了眼擔心受怕。


「虎克,是你啊……哈哈果然是你──……」
只聞來人嘟嘟囔囔地叨唸著,一字一句彷彿是翻滾在舌尖,聽在耳中沒半分清明。
「彼得、你怎麼……?」
隨著青年越發靠近,撲面而來的氣息頓時做出解釋──他喝酒了。
鼻尖盡是熟悉的濃厚酒意,虎克本就緊擰的眉間又添上一摺子。

潘這是去了哪裡?又做了些什麼?
還有……到底是誰給這個傢伙碰酒了?滿腹的疑問,還來不及問出口,金髮的海盜頭子便讓腳下踉蹌的青年一把撲倒。
悶哼一聲,虎克克制自己想要將人一把拍昏的衝動,「哎、起來,我扶你起來啊……」幾度試圖起身,沒料青年兩臂卻死死環在腰間,隨著自己的掙扎倒是越發收緊,竟是無法挪動半分。
「喂、別鬧了起來,起來!我說起來!」
輕拍青年呈現不自然酡紅的面頰,虎克試圖喚醒顯然醉得不輕的彼得。
「吶吶……和你說啊,我記得一個故事……」
卻見彼得恍若未聞,自顧自說著,食指還不安生胡亂揮舞,幾度險些戳著虎克鼻尖和眼窩。
拿醉漢無法,虎克暗嘆了口氣,只能由著彼得整個毛茸茸的腦袋埋在懷中,自己則是維持十分不符體工學的姿勢。

「很久很久以前,在倫敦某處看見一家三口正圍坐在餐桌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還有一個長得和我差不多模樣的孩子,在那擺設漂亮的房子裡頭,他們就和溫蒂一家一樣歡樂融洽,溫柔的父母從未錯過孩子的任何成長歷程……」這才說到一個段落,還未消停的褐髮青年又哼哼著扭動。
換了幾個姿勢仍不滿意,最末乾脆將腦袋枕上虎克大腿,尋著舒適的位置彼得喟嘆出聲,讓酒精醺得發紅的眼梢半瞇著,彷彿在懷念些什麼。

「知道嗎,最奇怪的是……現在那裡仍然和我印象中長得一模一樣,只是那男人老了,白髮蒼蒼佝僂著腰不斷咳嗽,一張臉布滿皺紋,還有一個帶著女人和兩個半大孩子的男人,看起來好像和我所知道的一樣,卻又不全然相同。」褐髮的青年蜷曲著,一手不自覺揪著男人的衣擺,彷彿最後的救生浮木說什麼也不撒手。
「啊啊、我還聽到他們說……那個稱做母親的女人,三年前就已經不在了。」絮絮叨叨,乍聽之下顛三倒四的語句卻乘載了彼得自己也無法釐清的複雜情緒。
「吶虎克,你說他們是誰?明明想不起來但卻很眼熟……」
青年呢噥的聲調幾乎聽聞不清,然而下一刻鐘卻又驀然提高聲量,直勾勾瞅著虎克非要男人做出回應,「你說啊,你告訴我啊……大人不是什麼都知道嗎?」無視青年的胡鬧,低斂下眼睫無意識地閃避那雙暈染了水氣的目光,虎克舔了舔下唇,不做聲。

分明再簡單不過的答案,虎克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哪個孩子沒有父母,善於遺忘的青年早已什麼都不記得,深深鐫鏤在骨髓中的血緣卻引領他,引領他在茫茫人海中找尋自己的根源,即便什麼也無法改變,仍如撲火的飛蛾般,義無反顧──……

「彼得……」
真傻。
卻傻得可憐可愛,傻的讓人心疼──……

「你說我說我為什麼難受呢……渾身都難受……」
聞言,虎克低頭注視懷中手背緊貼眼皮、佯裝沒事的青年,泛紅的眼眶遮得住,一臉的濡濕卻掩不了,只覺得心口一揪,酸澀得緊。
彷彿安撫著鬧騰的野獸,指尖穿梭在淺褐色的蓬鬆髮絲間,放柔了聲調:「誰讓你喝酒了?」本意是要模糊青年的焦點,沒料,聽聞這話褐髮的彼得倒樂了,嘴角向兩邊大大咧開,彷彿偷腥的貓兒笑得一臉得瑟。

「我和溫蒂拿的,說是你要的。不過,真不好喝……」
出乎意料的答案聽得虎克一愣,「既然難喝,那為什麼還要喝酒?」撲眨著藍眸,很是不解。
「因為那是大人才會做的事!」
彼得仍是樂呵呵的,在虎克懷中蹭了蹭,翻身的同時打了個酒嗝。

「你為什麼喜歡喝那種又苦又澀的東西呢?」
只見彼得邊說邊拿瞇得只剩縫兒的眼睛瞅虎克,噘了噘嘴,掌心在自己胸口輕揉著抱怨道:「都怪那東西,讓我心口悶得難受……」虎克也不點破,收攏了搭在彼得腰際的手,放任某個醉鬼嘟嘟囔囔著胡說八道。

「睡覺就不難受了。」
「不想睡啊,我、還不想睡……還好難受……」
男人好聲好氣的低哄,孩子性情的青年再自然不過地打蛇上棍,不安分地扭動不說,嘴裡還叨念著反駁抱怨。

好個醉鬼。
暗暗翻了個白眼,虎克板起臉低斥道:「好了快睡,明天就不難受了。」而後再也不對哼哼唧唧的青年做出任何回應,果不其然不消十分鐘,越發微弱的呢喃便被規律的鼾聲取代。

願你一夜好眠……
鬈髮的船長低笑著搖頭,俯身,在青年額際落下一吻,僅是純粹的祝福而不帶一絲情慾。




「來這些帶去給孩子們」不容彼得拒絕,溫蒂已先一步將手中的包裹塞進青年懷中。
「這是什麼?」在彼得的觀念中到手的禮物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偏著腦袋問道。
「一些我做的小點心和餅乾,還有孩子們會喜歡的玩具或書籍,讓男孩們當作聖誕禮物,雖然不多但是我的一片心意。」只見褐髮的青年正忙著把玩手中的玩具無暇回應,反觀虎克顯得穩重許多:「全都給了迷失男孩,那溫蒂小姐你家的孩子呢?」
「有我呢,你擔心什麼。點心沒了我會再烤,玩具和童書我可以給他們再買,但永無島的孩子可沒有母親照顧。」說著,目光不自覺落在一旁沉默的青年身上,淺棕色的眸底寫滿了無可名狀的情緒,似愧疚似心疼也似埋怨。
若說當年的女孩溫蒂對彼得懷抱的是愛情和憧憬,此時的溫蒂變是徹徹底底站在身為母親立場的角度,青澀的情感並非雲霄霧散,而是昇華,化作另一種更為無私更為純粹的偉大情操。

「他們有我,雖然現在我們有些尷尬……」皺眉,彼得顯然不認同溫蒂的說法
「彼得,真的很高興還能夠再看見你,真的。」對於彼得的回應溫蒂也不反駁,「如果、我說如果……再到倫敦來,記得來看我,下次得叫上邁克和約翰,他們都很想你彼得。」半瞇著眉眼,上揚的嘴角笑的好溫柔。

「……好。」即便這個約定可能在任何一秒鐘便忘得乾淨,面對那張與印象重合的笑顏,彼得說什麼也無法拒絕。
「這次恰巧碰上聖誕節所以無法好好你們招待,可要給我機會表現啊!我可是很會做菜的!」拉了拉衣袖,溫蒂故做得意的打趣讓眾人都笑了,氣氛一掃前一刻的沉重。
愉快的閒談時間總是很快過去,在晚餐前兩人匆匆便別過仍有些不捨的溫蒂,循著燦金色箭頭的指引,再次回到永無島已是深夜時分。

足尖沾上甲板的瞬間,彷彿午夜鐘響後的灰姑娘,沒了在倫敦時的隨意和放任,屬於海盜頭子的那份責任頓時重回肩頭,除了管理船上那群不省心的水手們,最重要的一點當然是與永無島的小霸王為敵。
「到了……」
抬眉,視線對上那雙榛果色的眸瞳,虎克只覺得喉間有些乾澀。
「玩得真開心,下次再一起去吧!」
青年大大咧開的嘴角看上去無比燦爛,顯然昨晚喝醉酒胡鬧的當事人將事兒忘得乾淨,然而彼得越是大剌剌,便越是襯出虎克的侷促。

這裡是永無島,不是倫敦……虎克如是提醒自己。
兩人相對而立卻如此平和的景象太過不切實際,稍稍側過臉,潭藍色的眸底掠過一絲不自在,「那就……晚安,這時間小孩子早該睡了。」說話的同時差點咬著自己有些笨拙的舌尖。
「嘿、你說誰是小孩呢……」
順著青年的反駁,接著說下去:「誰應聲就是說誰!好了快些回去,你不是還要把溫蒂的禮物轉交給男孩們嗎。」也不管話題轉的有些突兀,虎克忙迭揮了揮手示意彼得趕緊回去。

「那我走了。」
只聞青年如是說道,好不容易將人送走的虎克轉身走向船艙前,怎料早些已經走遠的彼得卻折過頭來,一抹青綠的身影驟然湊近,嚇得虎克猝不及防,僅在眨眼之間,溫熱的觸感仍殘在額間,隱隱發燙。
「差點忘了,這是晚安的頂針。」語調雀躍,半瞇的眼角盡是笑意,沒等錯愕的船長反應過來,綠色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瞪著一雙藍眸,金髮的男人好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根本不是正常人的思維,小鬼根本什麼煩惱都沒有吧!」捂著額心,脹紅了一張臉,虎克咬牙切齒地咒罵道:「果然、最討厭小鬼頭了!」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