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Chapter3 【鱷影】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鱷魚×影子、彼得潘×虎克
*歡迎留言來玩//


這是第二次,透過窗戶撞見金髮的船長有自己以外的夜間訪客,而一身綠衣的褐髮青年影子卻再熟悉不過。
──是彼得。

藉由一身黑的優勢影子悄聲無息地隱在夜色之中,眸底清楚地映出兩人在床邊嬉鬧的模樣,只見彼得由身後將虎克抱了個滿懷,嚇一跳的金髮船長猛地轉過頭去,張嘴要說些什麼卻讓彼得吻個正著。
一吻方休,虎克也不掙扎任由青年拉倒在床上,兩人相視而笑。
下一秒便如欲求不滿的野獸急切地撕扯彼此身上的衣袍,相熨貼的唇瓣吻得熱切而纏綿,只見衣袍、褲子連帶著底褲一件件褪下,兩個腦袋變換著親吻角度卻始終沒有分開。
俯瞰的位置讓影子能夠清楚地瞧見船艙內的景象,渾身赤裸的兩人滾在一塊兒,摟著彼此磨蹭撫慰的動作影子自然不陌生,彼得埋在男人胸口,一路由頸窩沿著腰線向下親吻,最後吻上虎克早已起反應的胯間。
一頭燦金色的鬈髮散在床單上,筆直的長腿架在青年肩上,勃發的物事讓人含進口中,虎克手指緊緊地掐住腦後的枕頭,仰頭拉直了頸線,本能地擺動腰肢,略嫌蒼白的肌膚透出情動時的曖昧緋紅。
準備充足的前戲後兩人會做些什麼,不言而喻。

低垂下眼睫不願再瞧,兩人的親暱無須言明也能夠由動作瞧出端倪,伸手抹了把臉,只覺得渾身的氣力都被抽空似的,轉身便向反方向飛去。
影子飛得很快,以一種傾盡全力的速度,想著或許能夠透過那拂面時會隱隱生疼的冷風將胸口的沉悶吹散,近乎自虐地將自己狠狠摔進花田之中,雖說有草皮的緩衝,青年的右臂膀仍是因為落下的撞擊有些吃痛。
也許是瘀青了。
但青年只是扯了扯嘴角,笑了。
疼了無所謂,傷了也無所謂,畢竟對影子來說,此刻什麼樣的疼痛都比不上心口那彷彿整個讓人掏空似的劇烈。

還記得不久之前無意看到兩人相處融洽的模樣,當時的自己是怎麼自欺欺人的……想著善良的詹斯只是幫助彼得度過長大時的慌亂,而彼得也只是多交一個朋友,很顯然在他們的相處過程中,彼得了解詹斯的溫柔,而虎克一直以來的願望也如願以償了。
有了上一回的緩衝,此時影子毫無驚訝,反倒是對於兩人突飛猛進的關係感到理所當然。
是的,雖然影子感到煩悶,但對於這樣的結果他並不訝異,先前的不安並非不知而是不願面對,可見當時的青年潛意識變隱約察覺那悄然逼近的變化。

雖然詹斯從未明說,但影子一直都知道虎克喜歡彼得,而同時間影子也懷抱著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幻想著虎克或許會因為和彼得相似的長相考慮喜歡上自己。
在彼得和詹斯兩人對立的時候都沒能讓虎克喜歡上自己,如今兩人相處和樂甚至過份親近,自己這個替身的戀情怎麼可能會有結果,如此不知羞恥的幻想早就該結束了。
「相信那個傳說的自己真是個笨蛋……」
現下好了,連告白都未曾說出口,願望便已徹底破裂,找不找紫色的蒲公英沒有意義了。
腦中浮現彼得和虎克對視時的目光,那份熾熱和眷戀也許當事人不知曉,但影子遠遠地卻是瞧得透徹清晰,戀情宣告失敗的青年只覺得胸口彷彿裝了大石似的沉重,忍不住自嘲怎麼會癡心妄想著想要介入他們兩人,果然傳說就只是個傳說,說到底就沒有那種所謂完美的愛情。
強求的東西,說什麼也不屬於自己。


「呵、還真是一片黑啊……」仰望著一片漆黑,總是數量眾多的繁星一個也沒見著,甚至連月彎都躲在烏雲身後的夜空。

他,是彼得潘的影子,身為附屬品的自己,永遠都比不上身為主體的彼得……

沒讓影子有太多自怨自艾的時間,一滴、兩滴,細小的雨點落在青年的臉面。
眨了眨眼張望著可見度極低的四周,並未獲得什麼有用的資訊,很快地雨勢驟然加遽,由毛毛細雨到暴雨僅用了片刻的時間,躲避不及的青年自然無法倖免,全身上下全都濕透了。
這種時候,就是再弱小的動物也知道該找個地方好好休息,然而卻見一抹單薄的身影孤零零地佇在花田中動也不動,任雨水打濕帽子和頭髮,水珠沿著臉緣向下滑動,隱沒在頸窩和衣領的交接處,熨貼著肌膚直到最末被衣服吸收。。

雨很大,強勢地取代了夜晚十分理應存在的其他聲響,白髮的青年危顫顫地伸出手,掌心很快便蓄積了一小攤雨水,低垂的眼睫不斷落下已經承受不住重量的雨水,過大的雨勢打在青年面上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然而即便如此影子卻仍是呆立著久久沒有動作。



「碰碰碰、碰碰碰──」
夜晚的訪客並未有多大的耐心,落在門板上的敲擊聲益發響亮。
「大半夜的是誰啊!」
頂著一頭亂髮,走出臥房的男人眉間高攏滿臉的不耐煩,碎念著絕對要好好教訓這個擾人清夢的傢伙,然而門後撞入眸底的景象卻令抱怨嘎然而止。
屋外的青年一身狼狽,像是由水中撈出來似的渾身上下無一處是乾的,無數水珠仍順著髮梢和臉緣滑落而下……這傢伙究竟是淋了多久的雨才能夠變成這模樣?

「你怎麼來了?」擰眉,翻出乾燥的毛巾給影子遞過去。
「今天是約定的日子。」
「可是──」
豆大雨點打在玻璃上的聲音總是惹人心煩意亂,男人當然知道外頭正在下著暴雨,無事可做便早早休息就寢,畢竟外頭這種大雨男人自然不認為影子會真傻到淋雨赴約。
不過很顯然亞涅斯料錯了。

將仍淌著水的頭髮擦了半乾,影子沒讓男人有多說什麼的機會,不顧仍在玄關處便將身上溼透的衣服褪下,帽子、披風、上衣……直到渾身赤裸。
「來做吧。」
金屬色的眸瞳閃過詫異,直勾勾瞪著影子彷彿是瞧見了什麼珍奇異獸。
朝亞涅斯走近,像是沒注意到男人詫異的目光,青年的聲線十分平淡:「拖拖拉拉什麼呢,要去床上還是就在這裡做?」說著便要伸手去扯男人的衣服。
下意識地便攫握住青年的手腕,掌心所觸及的低溫讓男人心頭一驚,饒是亞涅斯再遲頓也發現影子的不對勁,「欸我說……」張口想要拒絕,卻見青年一臉執拗,那雙血色的眸瞳透出若是自己吐出一個不字便會反過來強了自己的勢頭。
搔了搔一頭綠髮,嘆了口氣,伸手拉過渾身赤裸的青年壓倒在一旁的沙發上,對上那雙血色的眸瞳,「就做一次,不能再多了……」未來得及說完便被打斷。
「男人在床上最忌諱的就是囉唆,別光說不練。」
因為不知什麼事兒大半夜不睡覺,把人當作撒氣工作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要求!
只要是男人自然無法接受自己的能力受到質疑,然而反駁的話到口卻怎麼樣都吐不出,四目相對,紊亂的思緒在腦中來回翻騰,良久過去,亞涅斯乾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對男人來說由上而下的位置無疑擁有最好的視野,青年赤裸的軀體毫無遮掩,揉合了孩童的青稚和成人的誘惑,矛盾卻又異常地毫無違和,古銅色的肌膚在燈光下映出可口的光澤,襯著胸膛上的淺肉色乳粒格外誘人,一雙修長的腿自主纏在男人腰間,彷彿獻祭似地微微弓起身,將最是脆弱也最是敏感的部位呈在男人觸手可及之處。
秀色可餐。
一個念頭飛快掠過腦海,回過神來亞涅斯忍不住暗罵男人果真就是下半身的動物,前一秒還在因為青年的反常憂慮和憤怒,現下倒好了,面對那具已經很是熟悉的身驅,胯間的物事幾乎是馬上便起了反應。

視線沿著青年身軀的線條來回逡巡,在瞧見青年右間明顯的烏紫時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最末目光落在腿間因為略冷的空氣仍然可憐兮兮地瑟縮的物事,彷彿是揪著了什麼小辮子,男人下頜一揚給影子投去一個挑釁的眼神。
「我不硬難不成你就不硬了嗎!」
白了男人一眼,青年伸手覆上自己的性器,有一下沒一下的捋動看上去滿是敷衍。
終是看不下去,男人將青年的腿架上肩頭,俯身親吻那可憐兮兮不受主人重視的物件,男人的技巧稱不上熟練甚至稱得上生澀,然而唇舌並用,粗糙的指腹更是時不時在最是敏感的鈴口磨蹭,怎麼說都比青年自瀆來得誠意許多。
滿意地瞧見青年的慾望在自己的動作下危顫顫地充血勃發,伸手沾了沾滲出的液體,男人這才將注意力轉向即將要容納自己的入口,指節溫吞卻堅定地埋入,被緊緊絞纏的手指卻仍是執拗地更加深入,抓著了時機很快又添了兩隻手指,直到感覺柔軟的內壁開始自主收縮。
「哈不要弄了,快、快點……」黏膩的低吟彷彿貓撓似的勾人。
起身的同時不忘側過臉在青年敏感的腿根印下齒痕,在青年刻意為之的誘惑下,亞涅斯乾脆連衣服也不脫了,挑開了褲頭,在退出手指的當兒便將自己脹大的勃發挺身擠入。
有些草率的進入讓兩人都不好受,兩人在同時間痛得悶哼出聲,「哼啊……」男人進犯的速度很慢,一點一點的進入只要感覺到身下青年的緊繃便停下來。
「整、整個進來,不上不下的是要折騰誰啊嗯……」
額際被疼出了汗,眼睫下鴿血色的琉璃氤氳著水霧,瞟了同樣煎熬的男人一眼,吐出口的語句除了氣虛以外更多了幾分咬牙切齒。
「話真多。」
眉間高攏,男人猛一挺腰,依著青年的要求惡狠狠地將自己的欲望沒根埋入,滿意地瞧見方才還指手畫腳的青年猛地揚起頸子,驚呼出聲。
沉溺在情慾之際,男人無意間察覺青年因為淋了雨而略低的體溫似乎逐漸回升,這讓亞涅斯更有理由不再忍耐,大掌箝在青年的腰間,埋在甬道內的肉刃毫不留情輾壓過溫軟的內壁,每一下的抽撤都精準地撞在深處略為硬實的一處,一如獵捕時的習性將獵物錮在自己所能顧及的範圍內。


兩人由沙發一路換地方變著法子鬧騰,男人甚至記不得自己到底高潮多少回,今日的影子十分反常,還記得青年在數次高潮過後隨即又如並未饜足的野獸,撲上來又是磨蹭又是勾引只為了再次撩起男人的慾望。
待到好不容易偃旗息鼓已不知過了多久時間,只見幾乎站不穩的白髮青年拖著虛軟的身子,即便跌跌撞撞動作彆扭仍堅持穿上自己扔在玄關的一身濕衣。

搶在影子開門以前伸手壓住門板,男人將青年並不壯碩的身形整個籠罩在自己觸手可及的範圍內,聲線壓的很低,「你心情好不好要不要淋雨,自己愛幹什麼我不管,但希爾我們的約定可不是用來發洩的藉口,今晚這種事我可不再幹第二回。」面色是前所未有的陰騖。
雖說這話由身分近似於床伴的男人來說並不適當,然而經過一夜的鬧騰,亞涅斯讓影子彷彿自虐似的行為給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主動求歡,比起快感青年那擰眉咬唇的受苦模樣更像是在尋求痛楚。
數不清的高潮次數,到最後青年抽搐著洩出來的甚至只剩下少量稀薄的透明黏液,就是昧著良心,男人也不認為這是正常的性愛。

「我該謝謝你的關心嗎?不過不用了,我很好。」
讓影子一把推開,不意外在那雙赤色的眸中瞧見譏諷,聽聞青年話中的挖苦,亞涅斯還要再說些什麼卻見那抹灰白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雨幕之中。



影子、影子……
是誰?
影子、醒醒啊影子──…
這裡是哪裡?那聲音又到底是誰?
放眼所即盡是一片漆黑,來自黑暗的呼喚更彷彿不知放棄為何物,擰著眉,青年只覺得身體彷彿有千斤般沉重,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吐出口的卻只有無法辨別的嘶啞聲線。
恢復闃靜的黑暗深沉得可怕,影子嘗試動了動手指卻是毫無動靜,扯著不適的嗓子喊了幾聲,得不到回應的青年只能在黑暗中乾瞪眼,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遠處的黑暗似乎透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光線,青年用盡全身的氣力試圖向亮處移動,累出一身汗水卻是徒勞。
好不容易透入的光線似乎強烈許多,然而青年來不及感到開心,轉眼間黑暗便將入侵的光明盡數吞噬,一切回歸沉寂。

再次恢復意識,張眼瞧見的確不是一片黑暗。
目光所及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象,擺放了各式各樣雜物的室內空間不大,雖說有些狹窄卻不失溫馨,樹木特有的氣味讓青年不自覺放鬆了神經,半瞇著眼緩和因為一下子映入過多亮光造成的不適,邊強迫自己仍然渾沌的腦中趕緊運作。
還記得在無意間撞見彼得和詹斯歡愛時的震驚,渾渾噩噩淋了不知多久的雨,試圖藉由痛楚麻痺胸口那份益發擴大的空虛,撐著最後一絲神志,疲憊不堪的青年帶著一身狼狽回到地底,往後的記憶便是一片空白。

「喀。」向聲源望去,步入房內的是再熟悉不過的頎長身影。
「彼得?」
影子從未想過再次閒著彼得竟會是這種情況,嚅動著雙唇,乾澀的喉嚨卻只能吐出無法辨別的嘶啞單音。
「影子,你終於醒了!」
一聲驚呼,迷濛間只見彼得向床邊飛撲而來,「我試了好多的方法都沒用,你燒得好嚴重,還好最後莉莉族裡的巫醫拿了藥草給我,差點嚇死我了。」絮絮叨叨地交代這些日子的狀況,邊有些笨拙地將青年扶坐起身。

「剛好到了吃藥時間,來吧。」說著便將手中的瓷碗湊近幾分。
有些驚恐地望向彼得手中的草綠色藥湯,濃烈的藥草氣味撲鼻而來,影子眉間高攏,死死咬著下唇,雖然並未作聲但滿臉的抗拒卻是一清二楚。
「不行不喝。」
彼得自然讀懂了那雙赤眸的退卻,無預警地伸手扳住青年的下頜,「彼得你做什……唔……」抓準了影子張口說話的瞬間俯身吻上,以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方式將早已含在嘴中的草藥度進影子口中。
如此反覆,不多的湯藥很快便進了該去的病號腹中,一系列動作彼得做得流暢而俐落,畢竟在影子昏睡的這些時候,彼得沒少給毫無意識的病號餵藥。

「這什麼啊,黏乎乎的感覺真噁心。」委屈地瞪了彼得一眼,接過開水一飲而盡,仍未完全散去的苦澀讓影子皺了皺鼻頭。
「想吃點什麼嗎?」
伸手揉了揉眼睛,搖了搖頭低聲嘟噥著:「還睏……」
「還有些燙。」
伸手探上青年的額際,確認那嚇人的高燒已經降了下來,彼得又交代了幾句,見甫才清醒的病號顯出困倦,「那你再睡吧,多休息比較容易恢復體力。」扶著青年躺下掖好被褥,又低聲叮嚀了幾句才轉身離去。

目光落在讓彼得順手帶上的門板,在吃過藥後有些暈乎的青年只覺得各式各樣的念頭由腦海中浮出,一個接一個如雨後春筍般地爭先竄出。
與自己印象中的不同,本該吸飽了雨水的衣衫早已乾爽,渾身的黏膩也沒了,種種跡象都顯示是有人替自己洗了澡,毫無疑問的那人絕對是彼得,而這意味著自己這滿身歡愛後的痕跡,彼得是瞧見了吧。
然而彼得像是沒事似的,態度除了要自己吃藥休息時較強硬以外,食物準備妥當,好聲好氣地哄自己吃下──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彼得。
彼得絕對很想問吧,想問自己與亞涅斯的關係,想問自己為什麼許久不歸,想問自己一身狼狽是怎麼來的,但彼得卻溫柔地什麼都不提……想著想著,睏意湧了上來,影子很快便失去意識。


「影子影子你總算是醒了!你還好嗎?」總是健康的影子突如其來生了重病,嚇得不清的男孩們幾乎是在再次影子睜眼的同時便圍了上來,嘰嘰喳喳如麻雀似地了表關心。
伸手摸摸托托的腦袋,影子笑著點頭當做回應。
「我和瘦小子摸到了一窩鳥蛋欸!我們說好了特地要留給你的。」
「影子我告訴你噢,我們發現了新的探險地點,你快點好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去了!」男孩們七嘴八舌忙著獻寶。
「好啊當然好,等我好了我們就一起去。」
「耶!」
得了約定的男孩們歡呼出聲,與此同時房門讓人由外頭推了開來,「你們這麼吵是要讓影子怎麼休息!」另一個房間主人踏入房內,怒斥隨之而來。
「好了,影子現在要吃藥了,你們別擋在這裡。」
男孩們和彼得的關係仍然緊張,然而他們彷彿說好似地不在青年面前鬥氣,面對彼得有些強硬的驅趕態度,男孩們也只是一臉不捨地瞅了眼影子,便悻悻然地離開。

「閒雜人等走了,該你了。」還在好笑男孩們的舉動,卻見朝自己逼近的褐髮青年一臉嚴肅。

眸底映出送到自己眼前的瓷盤,影子只覺得腹腔頓時鬧騰了起來,「唔、我好多了真的。」抿著唇一臉牴觸,卻怎麼樣也吐不出拒絕的話。
「還是你想讓我餵你?」
在彼得的目光下,影子接下瓷盤慢吞吞地吃了大半的水果,閉著眼睛一仰頭喝下綠油油的草藥,黏稠的液體在嘴中留下濃烈的氣味,即便做足了心理準備仍是忍不住皺緊眉頭。
「吃塊曼蜜果蓋味道。」
影子幾乎是想也不想,張口便吞下銀叉上的橘紅色果肉,雖說並不能夠完全掩蓋草藥的氣味,但聊勝於無。

只見彼得三兩口將剩下的曼蜜果解決掉,手腳麻利地收拾餐盤。
突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走近床緣,伸手輕輕扶在影子腦後,彎身貼上青年的額頭,「嗯,真的不燙了,臉色也恢復了。」琢磨了好半晌,彼得稍稍退開,琥珀色的眸仁直勾勾地望近赤色的眸底,似乎在打量些什麼。
「嘿、難不成我會騙你嗎。」
沒料彼得投來一個帶了點責怪和嗔怨的眼神,影子被瞧得一噎,沒來由地有些心虛。
「答應我你會乖乖待著,至少在你養好身體以前。」
面對那張寫著期許和擔憂的臉面,白髮的青年沒有作聲,而是直勾勾望進彼得眸中慎重地點了下頭。
一直都是任性的孩子長大了呢……
一個沒來由的感觸掠過腦海,看著彼得意外認真的表情,不受控的嘴角忍不住向上揚起,下一秒便笑出了聲。
「笑什麼呢?」
「覺得你又長大了一些。」青年狐疑困惑的模樣像極了機警的小獸,影子低笑著伸手撫摸那毛茸茸的腦袋。
「什麼,我又長大了嘛!」
見青年摸不著頭緒的慌張模樣,影子噗嗤一聲,笑得更樂了。



「尊貴的船長大人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小地方來呢?」
鱷魚是極為重視領域的生物,在居所距離不遠處的森林碰著不該出現的人影,男人臉上雖笑得燦爛得宜,但眸中那飛快閃過的惱怒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沒事過來看看不歡迎嗎?」嘴角上揚,海盜頭子的禮節完美得無懈可擊。
關於影子生病一事,因為彼得的關係虎克自然或多或少也聽聞不少風聲,然而在青年提及影子一身紅紫痕跡,下身除了齒印以外更殘有大量體液時,虎克可不淡定了。
即便唐突,說什麼也要找首要嫌疑犯探探口風。
「怎麼會呢,想進屋裡坐嗎?」不著痕跡地挑眉,回以微笑的同時不忘試圖由虎克臉上找出些什麼端倪。
「不了,怎麼好意思打擾你呢。」
聞言,亞涅斯揚了揚眉,金屬色的瞳眸映出虎克仍然毫無破綻的笑容,男人本就不多的耐性頓時消失無蹤:「不如開門見山地說吧,船長大人特意來訪是所為何事?」
「影子,他的狀況是否和你有什麼關係?」
「他怎麼了?」憶及最後一次看見青年的情景,男人不禁皺眉。
「病了。」
「果然啊……」
虎克因為男人過於直白的反應有些訝異,接著問道:「所以影子病了真的和你有關係?」
「算是吧。」亞涅斯伸手搔了搔一頭綠髮,目光由男人面上移開,落在瞧不見底的森林深處。
那麼大的雨,一身濕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沒有及時保暖就算了,青年更是執拗地非要鬧騰,這種明擺了不管不顧自己身體的行為怎麼可能不出事,話雖如此,當時沒有及時阻止甚至放縱影子的自己也脫不開責任。
「聽說病得不輕。」
「你──」
亞涅斯張口正要說些什麼,卻沒料一抹青綠色的身影突然由不知何處竄了出來,飛身擋在虎克跟前。


「詹斯,你還好嗎?有受傷嗎?」
目光在虎克身上來回逡巡,確認金髮的海盜頭子完好無缺,彼得這才扯著嗓子衝男人吼道:「你這傢伙到底對影子做了什麼!」
面對彼得的質問,男人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嘴角上揚帶起一彎扎眼的諷刺弧度。

「你這傢伙,除了影子以外,你還對詹斯做了些什麼!」
一如預期,不禁激的褐髮青年隨即板著一張臉高速朝亞涅斯飛撲而來。
彼得的動作很快,躍至男人跟前再猛地迸起竄高的動作只花了不到兩秒的時間,眨眼間,青年手中的匕首已經近了男人的身,亞涅斯甚至只來得及瞧見一閃而逝的半月弧狀銀亮,腳下忙迭一動改變身勢,所幸即時閃避,刀尖僅堪堪擦過男人未被衣服包裹的臂膀。
一招沒有得手青年自然不會放棄,落地的同時腳下一蹬,整個人又如迸開的彈簧似地直衝而去,銳利的刀鋒來勢洶洶,青年煩不勝煩的攻擊很快便惹惱了男人,變得幽深的金屬色瞳孔猛地收縮,偏過腦袋躲過攻擊的同時不耐煩地低嗤出聲。
兩抹綠影鬥得難分難捨,面對彼得毫不留情的逼近,亞涅斯則是垂拉著眉眼只守不攻,看似平淡的面上雖瞧不出,實則耐性全失。
兩人由廣大的草地一路纏鬥到河岸邊,望著彼得那張與影子極其相似的臉面,恍惚中,腦中竟浮現影子面色發白臥病在床的模樣,僅是一個出神的當兒,凌厲的刀風撲面,閃避不及的男人乾脆動也不動只是直挺挺地佇立著,任由反映出冷光的利刃貼著肌膚架在頸間。

只見彼得悻悻然地將匕首收回刀鞘,一把揪起男人的領口,凶惡的眼神恨不能夠在男人身上咬下口肉來:「是你對不對?你對影子做了些什麼?為什麼他會渾身是傷高燒不退,說啊!」
「小孩子不懂大人的遊戲就別問那麼多,還是要我教你啊?」面對彼得的指控亞涅斯也不反駁,斜睨了彼得一眼,目光滿是輕挑。

「你該死的說什麼──」
死死攥握的拳頭捏得喀喀作響,在青年忍不住將拳頭招呼到男人鼻樑以前,虎克已先一步出聲打斷:「彼得你夠了吧!這場鬧劇是打算鬧到什麼時候?」
「但是是因為影子他……」
「你有給他們兩人解釋的機會嗎?或是說你有問過影子的意願嗎?」
「詹斯你……」
亞涅斯並不在乎兩人到底在爭論些什麼,正如虎克所言,這是一場鬧劇,而鬧劇結束自己這個丑角要作的自然便是退場,轉身離開前瞥了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一眼,金屬色的眸底透出冷然與無趣。



艷陽高照的午後,彼得依約來到歡樂羅傑號。
兩方人馬在甲板上圍出人牆,刀光劍影,兩抹身影打得密不可分,鏘一聲只見虎克手中的長劍順著拋物線飛了出去,將男人撲倒的彼得高舉著匕首良久,最末卻是做出出乎眾人意料的舉動。
原先的肅殺氣氛的決鬥,在兩人唇口相貼的瞬間徹底起了變化。
一時間鴉雀無聲,闃靜得彷彿連空氣都暫停流動一般,直到虎克的怒斥才將眾人驚醒過來,頓時驚呼和抽氣四起,顯然除了因為意外撞見的影子以外,無人會想到理應是死敵的兩方竟會發展成如此關係。

男孩們抱持著滿腹疑問回到地底家園,幾乎是同時間,便吱吱喳喳的發表意見。
「為什麼要嘴巴貼嘴巴?」
對於捲毛的提問,尼比如是推測:「不知道,但應該是很要好的人才會這樣做吧……」
「尼比你怎麼知道?」
「你會和你討厭的人有肢體接觸嗎?」
雖說尼比的推測合情何理,得出的結論卻仍然令托托不安地眨了眨眼,「所以,彼得你和虎克兩個人……相處的很好嗎?」善良而膽怯的男孩瞅著褐髮的少年,咬著下唇,問得很是含蓄。

聽聞男孩的疑問,影子腦中浮現的是三天前彼得所言:「明明是討厭的大人但是又覺得他很可愛,若是對方對自己微笑時更會忍不住心悸慌亂卻克制不住那種心情,這……到底為什麼?」琥珀色瞳眸中的神采是前所未有的認真,震得影子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詹斯他不止長得漂亮,他溫柔、聰明,因為看了那些書所以懂很多我所不懂的各種事物,他是我知道最聰明的人……當彼得悉數著詹斯的優點時,自己正在做什麼?
大概是在壓抑自己不要附和彼得,也同時壓抑自己那滿胸口的躁動。
何只相處的很好,那是喜歡!他們兩個互相喜歡!就是那種即使好處佔盡卻毫無意識且理所當然的情緒……影子掀了掀嘴唇無聲地吶喊。
彼得與詹斯兩人互相喜歡,詹斯長年的情愫得以結果,所有人都有了歸所,虎克也不再需要自己的保護,似乎一切都得到了完美的結果,既然沒有需要自己在乎和保護的對象,和亞涅斯的約定是否有必要繼續下去?影子不禁自問。

「影子你說彼得他真的改變了嗎?」
是的他變了,變得懂事、變得溫柔,變得足夠成熟學會在乎身邊的人們……眸底映出不遠處孤零零呆佇著的褐髮青年,影子垂下眉眼始終沒有作聲。
耳邊鬧哄哄的一片,衣擺傳來輕輕拉扯的力道,「影子、影子──」似乎有誰在和自己說話,有些吃力地掀了掀唇試圖說些什麼,最末仍是以徒勞告終。
不、我不是影子,我有名字的,就和彼得、托托、尼匕一樣是有名字的……
腦中不合時宜地浮現那右眼留有傷疤的男人,那言行總是惡質卻給了自己名字的男人。

思緒回到許久以前的夜晚,赴約的青年奇怪地發現男人屋內堆滿了大小形狀包裝各異的包裹,困惑了良久,終是在性愛過後,忍不住提問。
「生日禮物?」白髮的青年偏了偏腦袋,一臉不解。
影子的困惑讓男人有些驚訝,金屬色的眸瞳飛快地掠過一絲詫異隨即回歸平靜,解釋道:「生日就是你出生的那一天,而很多人每年都會在那一天慶祝。像你應該和彼得潘那小子同一天生日吧。」
「彼得也有生日嗎?」
「難不成他是無中生有的嗎?就算是那樣他突然出現的那一天也就是他的生日。」孩子似的提問讓亞涅斯忍不住笑了。
「唔、但是彼得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有生日,所以我也沒有……」
「那就和我同一天吧。」
「咦?」望向男人的赤眸寫著驚喜。

「欸我說今天是我生日,你不用有所表示嗎?」看著影子傻愣的模樣,男人頓時起了捉弄的壞心眼,咧開嘴角笑得彷彿偷腥的貓。
「可是我不知道……」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影子一愣,撲閃著大眼好無辜。
「那你叫我的名字吧,除了在床上都沒聽你叫過。」說著,指腹落上青年的唇,沿著淺粉色的唇型來回輕撫。
男人說的沒錯,畢竟兩人除了約定以外根本沒交集,青年只有在床上讓男人折騰時被迫喊上幾聲以外,一直以來都沒有機會呼喊男人的名字,現下面對突如其來的要求,倒是萬分尷尬,「欸你別太過分!」拍開男人不規矩的手,咬著下唇,不禁急紅了臉。
「我今天可是壽星,還是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皺著鼻頭,在男人滿腹戲謔的視線下,影子咬了咬牙,低聲:「……亞涅斯。」
「真乖。」得逞的男人更樂了,笑瞇了眼,一雙大手將青年蓬鬆的髮絲揉亂。
「既然你給了我禮物,那我也送你個禮物吧。」
影子不知道自己眸底無意間流露出的渴望,而男人可沒有遺漏,不待青年反應過來,笑了笑逕自說道:「你沒有名字,那我就送你個名字吧,叫希爾多爾怎麼樣?」
「什麼?」
「希爾多爾,你的名字。希爾,記住了嗎?」
希爾多爾、希爾多爾,這是我的名字……在心中反覆默念,眼眶不自覺便湧上酸澀,眼睫下的瞳眸閃著晶亮的水光,門齒扣咬著下唇卻忍不住揚起向上的弧度。
這是第一次,總是讓人以影子為名的青年有了名字。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