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非典型婚姻【賤蟲】CH2-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Alpha!死侍XOmega!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本篇為《非典型關係》之續篇,可分開閱讀






饒是彼得動用所有資源盡可能縮短交通所需的時間,趕到僱傭兵所在座標時也已經四個小時過去。
而這段期間,足夠青年做很多事情,除了恢復冷靜和思考能力,最值得驕傲的莫過於在極短時間內學會駕駛直升機。

無法自在翱翔的人類總是嚮往天空,彼得當時會設計一架蜘蛛人專用的直升機只是出於收藏的私心,說什麼也沒料到會有實際使用的機會。
正因為如此,不論何種身份彼得都不具備駕駛直升機的資格,然而考量到民航客機無法直達目的地,而附有駕駛的私人小飛機又缺乏隱私,幾番權衡,急於找到死侍的青年終究硬著頭皮跳上駕駛座。
盯著使用指南惡補半晌,紅藍二色的機體終是歪歪扭扭地飛出帕克工業樓頂的停機坪。


雖說相較起飛,單純只是控制飛行方向顯然容易許多,然而除非選擇放棄這架只使用過一回的嶄新直升機,否則年輕的英雄勢必得克服降落的難關。
所幸,青年在人機俱毀以前勉強將直升機摔在由成片黃沙和少許低矮植物構成的地面。
「咳、咳咳……」
待到因為過大動靜而揚起的塵土散去,只見原先色澤光滑鮮豔的機身佈滿長短不一的刮痕和凹陷,看上去與乾咳著走出機艙的駕駛是如出一轍地灰頭土臉。

跨越大半個美國來到異地的蜘蛛人拂去一身的沙塵,憑藉不算明亮的月色,十分無奈地發現視野所及除了明顯久無人煙的荒廢小鎮,便是一望無際的沙漠。
死侍所提供的座標落在美墨邊境,是一個連地圖都沒標註名稱的位置,反覆確認降落地點無誤,青年此時要做的便是找出隱身於某處的僱傭兵。

「這地方別說躲人了,就是死在這裡也不會被發現。」惡劣的環境讓情緒益發不悅的鄰家英雄擰起眉頭,一邊嘟囔著抱怨,一邊加快腳步。
幸而只是繞著敗破的小鎮走了一圈,青年便在諸多廢棄建築中發現了端倪。
紅影循著朦朧的燈火前進,最末在一間門外擱有不少損壞農具的倉庫前停下腳步。


曾以為自己做足了心理準備以應付可能瞧見的任何景象,然而當生鏽的鐵門被轟然推開,隨即映入眼簾的畫面仍舊令青年呼吸一滯。
相較外觀的敗破,比預期來得乾淨的倉庫內部顯然經過一番整理,而偌大的空間內除了停有三輛越野車,便是站在一旁的死侍,和其餘數名或坐或躺、雙手被反綁的人質。
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六人身上,亟待解答的疑惑接二連三地湧上喉頭,杵在原地的英雄屢次張嘴,一時間卻不知從何問起。


蜘蛛人這頭稍有遲疑,便讓另一頭的僱傭兵快了幾秒,「小蜘蛛你來啦!我等你好久了。」
兩人之間雖說尚有些距離,但被強化的視力仍讓青年清楚地瞧見死侍面上不加掩飾的雀躍,但僅止一瞬,便讓顯而易見的心虛取代。
也正是這須臾間的變化讓紐約的鄰家英雄驟然回神。

「有五名人質?克萊文呢?」
目光掃過數名行動受限的彪形大漢,青年眉間的疙瘩越攏越高。
綠林實驗室的失蹤者共有三人,雖說沒有見過人質的照片,但任誰都能看出跟前滿臉橫肉的數人,全然與研究員的文弱形象半點沾不上邊。
拜數人身上不加掩飾的野莽匪氣,以及與當地環境再融洽不過的氣息所賜,青年心頭對其身份亦隱約有了猜測。
不論是由死侍主導行動,或受雇於當地幫派,終歸不會是正派英雄樂見的答案。
抿了抿唇,青年垂下眉眼決定暫且不再多想,「那些研究員呢?」


「什麼研究員?還有克萊文是誰?」僱傭兵一臉困惑。
「別裝了,你剛才從綠林綁架的三名研究員呢?」
「綁架?我綁架了誰?」
「這些是共犯吧?綁了也好,剛好省了我的時間和力氣。現在告訴我,那些研究員在哪裡?」不去細想整起行動究竟由誰主導,為了緝兇橫跨異地的英雄索性將一干人等列為共犯。
「沒有綁架,也沒有什麼研究員,從頭到尾都只有這些人。蛛網頭你不是因為我走私武器才來的嗎?這些傢伙是來接頭的賣方,我的武器供應商。」
「走私武器?」
你一言我一語,兩人各說各話良久,紅衣的英雄這才瞭然。
死侍向來以精通各類武器聞名,若非有源源不絕的供貨商存在,自是無法彈藥充足。

死侍雖說聒噪蠻橫,但向來仗恃堅強的實力和驚人的再生體質不屑撒謊,青年凝神盯著男人不似作偽的表情瞧了半晌,心頭那點名為希望的火苗正悄悄然地死灰復燃。
若說監視器畫面和目擊者的證詞是罪證確鑿,堆滿車廂的武器同樣為僱傭兵的說法提供有力的佐證,如今雙方各執一詞,孰對孰錯還尚待釐清。

擰著眉頭,未待青年理出頭緒,就聽陌生的男聲響起,「嘿!我說你該不會打算黑吃黑吧?接了一通電話後,二話不說把我們幾個綁起來,一綁就是好幾個小時,是把我們當傻子嗎!」
好不容易吐出嘴裡填充物的彪形大漢先是不悅地衝死侍叫罵,隨即又將矛頭指向意外的訪客,「還有你,我知道你,蜘蛛人是吧?這裡是墨西哥,不是美國,滾回你的地盤去!」
「安靜!」
思緒被嚷嚷打斷的青年煩不甚煩,索性以蛛絲封住壯漢喋喋不休的嘴。

點開不斷更新現場搜查進度的新聞頁面,紅衣的英雄將手機拋給不遠處的Alpha,「你自己看吧。」
「咦,這個人是誰?和我長得好像,是我嗎?這東西是在什麼時間拍的?」
只見男人撓著後腦勺發出連連驚呼,既困惑又震驚的反應任誰也能看出不對勁,更遑論心懷期盼的青年。
「五個多小時以前,大概是我們通話的前一個小時左右。」
「今天嗎?」
「對。」
目光落在正捧著手機螢幕直瞧的僱傭兵身上,面罩下的青年死死扣咬著下唇,不斷告誡自己真相未明,此時顯露的曙光極可能只是鏡花水月。






相信賤賤的請舉手!
一開始就相信賤賤的請舉手!
或是一開始就覺得賤賤這白目又作死的請舉手!!!

趁中秋連節來更新一下!!!
這次9/21的感染ONLY有賤蟲新刊《非典型婚姻》,之前一直有人詢問的《非典型關係》也一起重新重製了
非典型關係本有【老鳥優惠】
有需要的太太請把我機會,優惠到今年12月底截止。

5tLZCj0JkJK2Xb8xBJFHp9.jpg

544xCnfkE1w7DbJ31Lxsa8.jpg


Comments

Body
管理人

莫斯卡托(Calix)

Author:莫斯卡托(Calix)
莫斯卡托,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噗浪
誰來我家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