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Prologue 【鱷影】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鱷魚×影子、彼得潘×虎克
*歡迎留言來玩//
即便做足了準備,然而當那不屬於自己一部份的硬熱物事生生嵌進體內所造成的違和感,就是再習慣也十分不好受。
下意識扯著身下的被褥,白髮的青年疼得直哆嗦,「哈啊──」一連吸了幾口氣試圖和緩那股彷彿整個人要被剖開似的入侵。

俯壓在青年上方,居高臨下的位置讓男人能夠清楚瞧見影子面上的任何表情。
克制自己急欲宣洩的欲望,金屬色的眸瞳盯著青年瞬也不瞬,在捕捉到那緊蹙的眉頭稍稍紓緩的同時間,男人挺著腰試探性地動了動。
見影子雖擰著眉梢,眼角卻已染上春意,握成拳狀抵在床榻上的手放鬆下來,男人這下可是毫無顧忌,伸手掐在青年腰肢朝自己拉近一些,放任本能大力地抽插起來。

「唔……」
即便門齒扣咬著下唇,悶哼仍是不受控地流洩而出。
影子的舉動男人自然看在眼中,伸手撫過青年的下頜和面頰,指尖沿著緊閉的雙唇來回按壓,「我想聽你叫出來。」誘哄的語調不難聽出隱在其中的惡質。
男人湊得很近,一臉揶揄不說,呼在頸間的熱息更是十分惱人,影子將唇抿得更緊一些,一雙赤眸恨恨地斜了男人一眼。
「來、啊──張嘴,你忘記我們的約定了嗎?」
如是說著,男人下身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停頓,挺著腰胯的頻率稱不上規律,卻一下下都精準地撞上青年深處的敏感點。

「唔你、亂說什麼呢,當初可沒有這種約定……」重重喘了口氣,咬了便咬上男人的指尖洩憤。
「嘖、真不可愛。」
亞涅斯由著影子撒氣也不掙扎,而是隻手拉開本就大敞的雙腿架上肩頭,不予青年任何反應的時間,沒預警地將自己埋在濕熱甬道內的碩大完全撤出,滿意地瞧見容納自己慾望的穴口因為來不及收縮而微微張開,在深粉色的內壁闔上的前一秒又狠狠頂入。
男人如是反覆折騰,拗著性子抵死不從的青年終是憋不住了,略啞的吟嚀由來不及闔上的雙唇溢出。

「希爾還是這樣最可愛了。」
計謀得逞的男人嘴角向兩側大大咧開,得意不言而喻。
就著插入的動作將青年拉起身來,一個翻轉將兩人換了位置,挺身頂了頂腰胯示意,「動一動。」不意外又換來影子一個惱怒的目光。
懷著還以顏色的心態,方才還侷促的青年扭著腰自顧自地找到最舒適的位置,氤氳的水氣的赤眸斜瞟了男人一眼,猛吸了口氣,內壁將體內作怪的肉刃牢牢收緊,微微向前傾身找著了支撐點,隨後便大起大落地聳動起來。
──與其受制於人,不如反過來掌握主動。

「真是好風景啊……」
青年赤裸的胴體在燈光下映著蜂蜜似的光澤,只見影子一手撐在床褥上,另一手也沒閒著正覆在自己腿間上下捋動,這無疑是能夠令任何人血脈噴張的淫靡景色。
「閉嘴。」
擰著眉,甩著一頭讓汗水沁濕的短髮,影子沒好氣:「你哈、除了說廢話不能幹點正事嗎……」說著邊立直了膝蓋讓股間的硬熱物事幾乎推出體內,重重坐下將肉柱重新納入甬道的同時間,嘴角溢出滿足的喟嘆。

酥麻的刺激由兩人相接處蔓開,電流似的快意飛快傳至四肢末梢,白髮青年低吟著哆嗦著,理智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停止運轉的腦袋漿成一糊,放任自己徹底沉溺在慾望之中載浮載沉。
「唔、嗯啊……」模糊之際,沒來由地影子回憶起最初與男人的約定,達成協議至今的時間其實並沒有多長,還記得自己最初面對性愛時的陌生和惶恐,如今卻已然熟稔於心,或說是,不總是趨於下風受人搓圓捏扁。
一個約定促成如今的結果,雖說已做了心理準備,事態的發展卻仍是超出影子的預料範圍……

沒讓影子有多想的機會,身下男人越發失控的進犯頻率,很快便讓青年只能繃緊了雙腿張嘴直喘氣。
沒預警又迎來一個重頂,不斷疊加的快感幾乎超過人體所能承受,影子只覺得眼前一白,仰直了頸子,低叫著射出熱燙的白濁。

彷彿渾身氣力都被抽乾似地,腰間一軟便直直地向前倒上男人的胸膛。
「唔……」只聞影子低哼一聲表示自己對於兩人過分親暱的不願意,然而高潮後的脫力就是指尖都不自覺微微抽搐,更遑論移動。



兩人變著花樣和姿勢折騰了大半個晚上,好不容易終是消停下來,只見衣服扔得到處都是,榻上的床褥彷彿戰場似的一片狼籍,空氣中滿是仍未散去的麝香氣味。
一改方才相互糾纏的水乳交融,偌大的床上的兩抹身影此時一人分據一頭,顯得格外生疏。

背對自己一頭蓬鬆的羽白色短髮看起來格外柔軟,不知道摸起來是否也是如此……一個念頭飛快掠過,身體總較理智快上幾分,待男人回過神來手掌已經覆上青年的腦袋。
「嘿!」
「就只是給動物順順毛。」語調含著調侃的笑意,說著邊翻身摟上一旁的影子,碎吻無比自然地落在青年髮絲不夠掩住的後頸。

「很熱。」
很顯然青年對於性愛以外的時間如此親暱感到十分不自在,眉間緊蹙,一掌拍開男人不規矩的手就要起身。
沒料仍錮在腰間的手臂一個使勁,毫無防備的青年被扯得一個踉蹌,整個人順著作用力恰恰跌進男人懷中。
「亞涅斯你做什麼?」橫眉豎目,一雙殷紅的瞳仁透出血似的顏色。
「再來一次。」
「什麼東西你唔──」還要再說什麼就讓覆在自己身上作怪的男人打斷,胸口的突起被納入溼熱的口腔,或吸吮或啃嚙,酥麻中隱含著快意的刺激讓青年難受地直扭動,輾磨在唇齒之間的字詞顯得曖昧不清。

一個糾纏一人掙扎,只見兩抹身影眨眼間便滾在一塊,溫度隨著肌膚相熨貼時的摩擦而逐漸升高,慾望再次被輕易點燃。
又是一室旖旎。



待到影子好不容易擺脫男人彷彿永遠不會饜足的索求已是清晨時分,黑幕悄然退去,瞅了眼隱在雲後依稀可見的半月,灰濛濛的天邊甚至隱隱翻出魚肚白。
破曉時的低溫讓影子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伸手搓了搓起了疙瘩的胳膊,「該死的……」嘴上碎唸著咒罵亞涅斯根本是個萬年發情的禽獸。
拖著一身的黏膩和痠疼,青年更加在意的是這個時間回到地底家園是否能夠在無人察覺的狀況下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