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something out of control… 【羅刃/狄路】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狄路羅刃

指節在雕花木門輕叩了叩,沒有得到預期內的回應讓伊路有些不解,側耳細聽,直到確定裡頭真的沒有任何動作伊路這才逕自推開門板,入目的是隨風飛揚的窗帷和坐在窗欞邊側動也不動的頎長身影,而非空無一人。


唔、有人在……那為什麼沒有回應呢?
望著坐在辦公桌前發愣的金髮青年,眨了眨眼,赤色的眸瞳閃過一絲訝然。

幾步走近,熟門熟路地將懷中的文件隨手擱在一旁較空曠的桌面,只見平日溫和愛笑的萊卡板著一張臉,緊鎖的眉頭顯出青年的苦惱,總是閃爍著虹采的蜜金色琉璃有些黯淡,「這是今天的公文。」得不到任何反應,伊路提高了聲調再次出聲:「刃金騎士?」

「刃金、刃金……刃金騎士?」
不知是第幾聲的呼喚,彷彿讓人下了石化咒的青年這才慢騰騰地昂首望向聲源。

「啊、伊路你來啦……」後知後覺的發言。
太過明顯的異狀就是任何人都瞧得出來,即便伊路向來以遲鈍聞名,生物的本能仍是能夠讓伊路清楚地察覺萊卡的不對勁。


經過這些時日的相處,這不識人情世故的死靈將軍也益發融入人類的生活,不自覺放緩放輕了語氣,小心翼翼地考慮措辭,「刃金騎士長,你……怎麼了嗎?」

對君主,是景仰是畏懼。
對狄倫,是傾心是依賴,是更多說不明也道不清的情愫。
自從魔王戰後,對於聖殿伊路由生疏直到逐漸熟悉,除了羅蘭和狄倫以外,平日接觸最為頻繁的除了萊卡以外別無其他人選。

若說伊路對羅蘭是出於血液和本能的忠誠,對萊卡便是愛屋及烏源於關係的敬重,伊路能夠清楚地辨別前者與後者間的差異,即便他們幾乎形影不離。

君主在面對刃金騎士以外對象的面貌,伊路都不陌生,而萊卡則是不論對象始終笑臉迎人,反觀現下眉頭緊皺、低垂著腦袋不知在思忖些什麼的模樣反倒讓青年感到無措。


「沒、沒什麼。」聽上去微弱、無精神的回應半點都不是沒事兒的感覺。

眉間不著痕跡地攏高,反映出短髮青年的赤色眸瞳寫著擔憂,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別無他法的伊路只能虛應著:「是嗎……」暗忖著雖然有些僭越,但或許該去和君主回報萊卡的不尋常,伊路不知道的是──在不久之後羅蘭會親自目賭萊卡的異狀,當然這是後話。

完成了任務,自然是要離開的。
伊路低垂著腦袋,踩著信步朝門板的方向移動,卻在要踏出房門的瞬間彷彿憶起什麼似的猛地停住去勢,回首問道:「刃金騎士、這幾天是不是有什麼節日?」

腦中不禁浮現前些日子巡邏所見,葉芽城的中心市集本就繁榮非凡,然而這會兒似乎又多了些販售甜點和精緻禮品的小攤位,比起平日絡繹不絕的人潮多了好幾倍,當然這些不足以讓喜好熱鬧市集的伊路打退堂鼓,思及那滿是花花綠綠、各種各樣有趣玩意的攤販,青年兩眼閃爍著期待,向來冷然的臉蛋緩和許多。


仍因為自家情人好得過分的女人緣而惱怒的青年無暇分神注意伊路的異狀,男人毫不收斂的費洛蒙和堆滿了辦公桌小山一般的示愛巧克力……這一切一切都讓萊卡沒來由的氣悶。

提及最初的原由萊卡更是恨得牙癢癢,「幾天後是情人節。」一字一頓,由齒縫中迸出的氣音彷彿承載了極大的怨念和壓力。

「情人節?」……顧名思義是慶祝情人而有的節日吧?
偏了偏腦袋,伊路只道人類如何能夠找著這麼多的理由來慶祝,雖然不討厭就是了,思及市集滿是新奇物品的盛況,伊路心頭樂開了花。

「不過就是讓單戀的少女有示愛機會的無聊節日罷了。」誠如男人收了滿懷的禮物!
低哼了聲,萊卡自知自己這話說的極為不厚道,然而胸腔滿溢的酸楚卻無處宣洩,心口的躁動越發鬧騰,好脾性被消磨殆盡,只餘下青年不願面對的赤裸裸的嫉妒與苦澀。

「已經在一起的戀人不會慶祝嗎?」
萊卡很顯然氣頭上的模樣令伊路不解,只聞金髮的青年哼了哼,當做回應。

酒紅色的瞳仁轉了轉,死靈將軍忖度著自己是否該給狄倫買些什麼,復又問道:「所以刃金騎士你也要對君主有所表示嗎?」伊路的想法很單純很直白,既然羅蘭和萊卡在一起,情人節送禮物自然是理所當然,然而這簡單的問句好巧不巧正拂了萊卡的逆鱗。

碰一聲是以手掌拍擊桌面的聲響,「我為什麼要給那傢伙買禮物?」毫無預警的怒斥和反駁讓沒防備的伊路駭了好一大跳,長睫翕動,望著聲源直瞧的赤眸有些無措。

「可是、你們是情人不是嗎?」
清澈的大眼寫著理所當然,伊路這話問得毫無遲疑。

對於身為死靈生物的伊路而言,人類的情感是個難解而複雜的課題,即便在聖殿與人類密切而和睦的相處了好些時日,伊路仍是如初生赤子一般懵懂。

羅蘭和萊卡之間的動作、行為和種種態度都是伊路首次觀察的人類情感,每一個情緒反應對死靈將軍而言都是一個新的感受,伊路由此學習,再藉由和狄倫的相處反映出來,彷彿雛鳥的印記,不論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甚至是一句話,都可能源於最初的學習。


然而回應伊路的是另一聲巨響,只見站起身的短髮青年賭氣一般地吼道:「快要不是了!」只要思及羅蘭是以如何燦爛的微笑收下每一份禮物,萊卡便覺胸口脹得發疼。


不是了,的意思是……?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伊路瞪大了眼,望著青年因為腦袋低垂而瞧不清的臉面,久久做不出反應。

並非不理智,而是伊路真的無法想像羅蘭和萊卡只是單純朋友的模樣,對伊路而言,他們兩人是密不可分的個體,他們被默許能夠相擁、親吻,甚至是其他更為親暱的行為,因為他們是戀人。

君主和刃金騎士在彼此面前能夠笑得溫柔、笑得真切、笑得毫無芥蒂無所保留,不再是情人是否意味著他們不再輕易卸下心防,緊繃而武裝的君主似乎是記憶中的產物,自從回歸聖殿後,雖然繁多的公文和任務讓君主時不時皺眉,但比起引領死靈大軍無所不能的君主而言,在刃金騎士面前或許才是真正的歸處吧。

在聽聞萊卡發言的瞬間,向來沒什麼情緒波動的伊路感到恐慌了。




純綷的墨色籠罩大地,不絕於耳的唧唧蟲鳴昭顯了春季的來臨,半圓的月弧彎彎地掛在天邊,皎潔的月暈隱隱透出淡淡的鵝黃,隨風飄動的雲絲將光源半掩著。

夜晚的聖殿益發幽靜,月華無聲地灑落一地,乍看彷彿鍍了層銀粉微微發亮,在這樣美麗的夜晚,與情人相倚在窗側小酌幾杯,觀星望月煞是愜意,又或許趁著苦短春宵擁吻床榻培養感情,然後便是一室的旖旎──當然、這是理想狀況下。

騎士向來是守護人民、保家衛國的具體表現,有著嚴肅認真的精神,象徵正義和忠誠──即使實際上並非如此,但在人民心目中締造且維護良好形象才是最為重要的──邪惡無時不在無所不存,為了能夠及時做出因應,這崇高的職業自然沒有定期休假的制度。

情人節在即,一紙任務單來的不識時務,然而、不論意願為何,當班的騎士們也只能懷著滿腔的抱怨和牢騷,收拾行囊上路去──正巧、羅蘭和狄倫列入其中。


若是以往,羅蘭出任務等同意味著幾天無人看照的自由,讓人管束怕了的青年還不喜孜孜把握機會做這做那的,然而這回卻不同,向來覺得擁擠的單人床榻頓時間寬敞得有些寂寞,即便攏緊了被褥,絲絲寒意仍是不斷侵襲而來,金髮的青年蜷曲著發顫的身子,強迫自己闔眼休息。

一夜過後,毋須有人提及,太過明顯的憔悴面色就是萊卡自己也看不過去。

一個翻身,萊卡只覺胸口悶得發沉,這些日子積累下來的躁動越發鬧騰,在男人離開聖殿的第二個夜晚衝破了臨界點,瞪大的金屬色瞳仁滲著血絲,幾度輾轉仍是沒有絲毫睡意,煩躁地搔了搔短髮,萊卡乾脆翻坐起身。


拎著由廚房搜出的幾罐紅酒和小菜,清楚地知曉夜訪行為的不合時宜,沒有過多的遲疑,萊卡仍是敲響了跟前緊閉的門板,對於自己的夜訪萊卡沒有多過解釋,逕自將手中的東西找位置擱放妥當,沒讓房間主人有任何反抗的機會,便迫著長髮的青年一塊喝下大半瓶的酒紅色液體……於是有了下述的場景。

「快點、喝!」舉起手中的玻璃杯,吆喝著。
瓷盤內魚乾、烤肉等下酒菜已大半落入兩人的胃,罄空的碟子和酒瓶則被隨意擱在一旁的案面,堆滿公文的辦公桌本就稱不上整齊,橫躺了兩具身軀的凌亂床褥已看不出最初的模樣,掩不住一片狼籍。

「伊路我和你說,羅蘭那傢伙……他是個徹徹底底的變態!」
邊說邊用力拍擊一旁的枕頭聊表激動,帶著濃厚葡萄香氣的甜酒雖說只有少量的酒精含量,然而對於幾乎沒什麼酒量的青年而言,足夠恍惚神智了。

話題攸關自家君主,已經有些醺醉的伊路揚了揚眉沒有多說些什麼。

「羅蘭那渾蛋總是罔顧別人的想法恣意妄為,這個不準那個不行,從根本的惡質霸道!」手中捏握著已經喝空的玻璃杯,半瞇著眼,即便舌尖的遲鈍讓語句斷續,嘴裡不忘絮絮叨叨地抱怨:「而且、而且……每次說了不要了還是依舊故我,非要纏著迫著我宣洩兩三回才肯罷休……」

胸口鬱結的悶氣伴隨著過量的酒精,加速侵蝕了青年的理智,在意識模糊間,萊卡並不清楚自己嘟嘟囔囔說出口的究竟是如何羞恥的隱私話題。

「知道是對我好……,但就是因為每次都是他對所以才不甘心啊!」
鼓著不自然泛紅的兩腮,蜜金色的琉璃氤氳著水霧,噘高了唇,咕噥的牢騷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變了味,「每次都、都要不夠似的索求過度,過盛的精力非要把我往死裡折騰……」

「雖然那樣很舒服、可是、可是……」未落的語音消弭在唇齒之間,腦海中浮現的是青年再熟悉不過的景象,兩抹頎長的身影緊密熨貼、交纏,曖昧的水澤聲響盈耳,壓俯在另一人身上的男人汗濕的模樣該死的性感,嚥了嚥唾沫,灼燒的熱度由體內深處傳了出來,紅暈不爭氣地爬上耳梢。


「羅蘭……那個大渾蛋,就不能學習審判長那樣溫柔嗎?」說著,復又揀了一串肉串朝口邊送去,撒氣一般大力撕扯著肉塊,以臼齒狠狠輾磨。

耳邊是自家君主的家務事,香豔直白的話題對伊路而言似乎再平常不過,只是時不時地點頭應諾,標緻的臉蛋絲毫不見赧然,嘴裡叼著烹烤得宜的雞肉串,順手為自己和萊卡的玻璃杯添滿。

暗紅色的液體散發著芬芳誘人的水果氣息,略帶酸澀的清甜刺激著敏感的味蕾,滑過咽喉的瞬間只覺後勁益發甘醇,發酵的酒精令腦袋暈暈然一片空白,嫣紅的舌尖劃過還殘留酒漬的杯緣,目中所見彷彿籠了層薄霧模糊而曖昧,青年絮絮叨叨的嗓聲越發聽不清明。

然而讓伊路驚訝的是沒預警撲上前來的短髮青年,「刃金騎士、怎麼了嗎?」腦袋枕著柔軟的被褥,火焰色的琉璃映出萊卡模糊的倒影,朦朧間,青年面上的表清辨別不清。

「總是欺負人、總是耍脾氣,個性惡質又過份!不只這樣還收了一大堆的禮物……」彷彿是要將長期積壓在胸口的鬱悶一股腦宣洩出來似的,低眉順目雙唇緊抿,泫然欲泣的模樣看上去十足憋屈。


即便受制於人,向來冷靜的伊路仍是一派從容,身體呈大字型放鬆,以仰望的視角觀察已經失去理智、僅憑藉本能傾訴抱怨的萊卡,只見青年蜂蜜色的肌理因為酒精和激動隱隱透出誘人的緋紅,眼梢濕潤,菲薄的唇瓣一開一闔的吐出沒完沒了的抱怨──霎那間,伊路似乎有那麼些暸解自家君主為什麼總是喜歡故意惹惱萊卡的原因。

青年扁著嘴、泛淚的眼眶不自覺流露出的憋屈模樣,除了能夠誘發男人的憐愛以外,更多的是將之狠狠蹂躪的嗜虐慾望,想要讓那雙清澈絢目的眸子再也容不下其他景色,獨為自己流淚,滑過面頰的晶瑩液體彷彿能夠洗滌一切的罪惡。

果然君主是很喜歡刃金騎士的吧?
否則、刃金騎士不會是現下的自由,而是會讓君主狠狠地將美麗的羽翼折毀,鎖在身邊……要讓一項物品永遠只屬於自己的方式很簡單,親手將之扼殺,毋需擔憂會在不注意的當兒讓人奪去,畢竟已經摧毀的物品只會存在自己的記憶當中。

──掠奪是所有雄性物件毋需學習的天性,然而、君主選擇的是守護。
在所能接受的最大限度內給予自由,小心翼翼、以對待上好珍寶般的溫柔給予束縛,伊路以為能夠讓君主做出這樣的決定,果然是因為自己所不清楚的深刻情感吧……

伊路也相信,最初刃金騎士也是做足了心理準備的吧,否則怎會聽了整夜的抱怨只聽見毫無自覺的甜蜜炫耀,時不時不乏滿是妒意的發言夾雜其中,即使能夠清楚地點出君主的缺點和惡質,卻始終沒有聽聞任何要因而離開的發言。


在伊路失神期間,萊卡叨叨絮絮的不知又說了些什麼,「狄倫他、他都不會這樣嗎?」簡單的兩字彷彿咒語似的將伊路飄忽的意識喚回,眨了眨眼,定定望進那雙寫滿意味不明期待的金屬色眸瞳,緩緩地搖頭。

真正的情人究竟是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相處?伊路自問。
或許應該同君主和刃金騎士一樣嗎?然而不論是束縛或是嫉妒,向來冷靜自持的狄倫鮮少有這麼強烈的情緒波動──當然、這只是站在伊路立場目光所及的範圍內,實際上如何卻又是另一回事。

「果然是羅蘭那傢伙的問題!」
這會兒萊卡終於找著能夠和羅蘭相比較的對象,額抵著比起羅蘭單薄許多的胸膛,腦袋暈乎乎的一片空白,萊卡也說不清自己在得到答案時,究竟是喜悅多一分,亦是苦澀多一分,出於本能罵咧咧地說道。


伊路只道心口沉甸甸的並不僅止於人體的重量,嗔惱、怨懟、憋屈……,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具有極大的感染性,頓時間,心頭最是柔軟的一處被觸及,不自覺地伸手便撫上抵在胸膛的腦袋,一如預期,金屬色的碎髮和青年的性格一般棉軟輕柔。

無關同情,伊路只是單純地認為此時的脆弱青年需要安慰,即便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

沒料上一秒鐘還消沉低落的青年會猛地昂首,一雙蜂蜜色的琉璃來了精神,狡黠的精光衝伊路熠熠閃鑠,半瞇起眼,唇角上揚的弧度越發得意,笑意顯得燦爛而明媚,彷彿怕伊路沒聽清楚似的,萊卡刻意放慢說話的速度,一字一頓地朗聲宣佈:「吶、伊路我決定──出軌!」

「出軌?」
骨碌碌的大眼轉了轉,偏著腦袋,這下換伊路不解了。

苦思了半晌仍是沒有頭緒,好學的死靈將軍不恥下問,然而、伊路卻沒料到這正巧落入萊卡下懷,「出軌、是什麼……唔嗯……」言未迄,半張的唇口便讓守候已久的青年準確地攫住,以口緘封。

先是愕然,一雙赤眸瞪得老大瞅著短髮的青年直瞧,「出軌就是這樣……能夠讓羅蘭那……」慌亂間,萊卡似乎說了些什麼,做不出反應的伊路兩手擱在萊卡肩頭迎合不對推也不是,乾脆放棄掙扎,任由壓制在自己上頭的青年恣意動作。


四瓣相貼,你親我我親你,兩人廝磨了良久這才意識到這個吻和以往相比似乎少了些什麼。

鮮少主動的萊卡猶豫了半晌,怯生生地探出舌尖,動作生澀地舔了舔視線內的玫瑰色唇瓣,幾番反覆直到確認乾燥的唇瓣潤濕之後,這才學著印象中的羅蘭的動作依樣畫葫蘆,探入的舌尖以笨拙的方式探索濕熱的口腔,時不時換來青年的回應也僅止於追逐和嬉戲。

男人總是麻利而霸道地撬開牙關,狠狠地攫住自己的舌尖吸吮囓咬,然後是一陣暴雨似的纏捲攪和,牙齦齒列無一倖免,甚至舌根處都脹疼著隱隱發麻……反觀現下缺少了能夠令人腦袋發暈的強勢和掠奪,沒有情動沒有顫慄,充其量只能稱做孩子程度的逗弄,根本就不可能讓羅蘭有什麼反應,更遑論因此失控。

……這一切都讓萊卡感到沮喪而氣惱。

伊路自然是不清楚萊卡腦袋究竟如何千頭萬緒一連拐了好幾個彎,並非無法掙開青年的箝錮,對象是萊卡讓伊路出於本能不做反抗,在伊路的認知內不過就是讓人親兩口,不痛不癢,更何況,萊卡帶著柑橘清香的味道聞上去也不討厭……那何不放鬆精神好好享受?


「果然光是接吻還不夠吧……」鼓著兩腮,心裏腹誹著男人的惡劣行徑。

「那樣羅蘭才不會當場生氣,他只會笑笑說著沒關係然後找機會在床上欺負我!」總是裝腔作勢板著一張臉,彷彿所有的事情都在控制內的模樣更是讓萊卡每回想起來就恨得牙癢癢,表面上道貌岸然,實際上卻是個性差勁的傢伙!

即便對於出軌的實際施行卻是一愁莫展,吐出口的的語句倒是半點都不肯示弱,「伊路你、把平常狄倫對你做的對我做,懂嗎?」兩臂摟上長髮青年的肩頸,說著又將唇瓣湊了上去,發酵的酒精讓萊卡益發恍惚,這廝滿腦子只有羅蘭發現時的愕然和失控,卻絲毫沒有考慮到伊路有拒絕的可能性。


出軌、是能夠讓君主生氣的行為。
而若是對刃金騎士做出狄倫平日所做的行為,君主會更惱怒,所以也是出軌的一種……眨了眨眼,伊路試圖由萊卡有些斷續的發言取得線索,並歸納出結論。

刃金騎士因為各式各樣、總結聽上去似乎是因為吃醋的理由『要找自己一起出軌』,藉此惹火君主,但是、君主自從回歸聖殿後,已經很久沒有真正動怒了,若非必要、伊路真不想見識自家君主震怒的模樣……思及羅蘭陰騖著一張臉衝自己冷笑,伊路只覺頭皮發麻,不打一處來的寒氣由尾錐直竄而上。

也許、除了君主以外,總是穩重冷靜的狄倫也會因為自己的出軌而有所反應,甚至失控……
腦海中一閃而逝的念頭勾起伊路的好奇心,很快地,脹滿胸口的莫名期待已取代原先的遲疑,出於自己也不清楚的情緒,伊路越發想念起任務中的男人。


金屬色的瞳仁映出青年幾乎較女孩標緻的臉蛋,伊路大眼挺鼻、紅唇皓齒、頎長纖瘦的身形配上及腰長髮,若是忽略周身那不怒自威的氣勢,若是錯認性別倒也不無可能。

略顯蒼白的膚色在酒精的作用下隱隱透出誘人的緋紅,小扇似的纖長羽睫隨著呼息小幅度的翕動,水翦的眸子氤氳著霧氣,溼潤潤的看上去十足無辜,嫣紅的唇瓣微張,不知在思忖些什麼半晌沒有反應。

「伊路你、好漂亮……」低喃著,不由自主撫上青年的面頰。
被酒精醺醉侵蝕的腦袋以僅存少許的部分運作著,伊路沒有反抗,萊卡理所當然地將之視為認同的行為,笑呵呵樂得繼續上下其手,忙不迭地挑開青年衣料本就不多的上袍,染了粉色的白皙的肌理由敞開的衣襟露了出來,突起的鎖骨處顯得精緻而纖細,彷彿脆弱得能夠輕易毀壞。

指尖順著頸線遊移而下,掌下的滑膩觸感令萊卡愛不釋手,然而、好像單薄了一些,顏色也不對……埋首在肩窩處努力啃咬的萊卡擰著眉,暗暗咕噥。

「哼唔……」麻癢令伊路低笑著吟嚶出聲。
即便手法不熟練,周身的敏感點讓人反覆挑逗對男性而言是極大的挑戰,而伊路也絲毫沒有拒絕慾望的的打算,扭著腰肢禁不住將胸膛向上挺送,兩臂摟上萊卡的頸項,送上一吻。

依照印象中狄倫對自己所做的,探入的舌尖捲起被動的一方,吸吮著啃咬著,來不及嚥下的唾液由唇角滲了出來,生澀而陌生的親暱令伊路感到新奇,半瞇著眼,伊路只覺得自己沉浮在濃烈而甜膩的葡萄香氣,並非平日渾身發熱、腦袋暈乎乎無法思考的熟悉反應。

稍稍挺身,就著相擁著姿勢翻了個身,兩道頎長的身子在紊亂的床褥滾作一團,枕頭、薄被和褪下的衣裳被隨意拋在一旁,空了的玻璃杯悄然滑至床緣,匡噹一聲墬落地面,這讓忙碌中的兩人頓時回神,低喘著,萊卡和伊路對視而笑。

眸底映出彼此的狼狽,染了薄汗的肌理透出情慾的顏色,濕潤紅腫的唇瓣、泛紅的眼梢,還有胸口頸窩綿延成片的紅紫印記,兩人彷彿嬉鬧的幼崽,你咬一下我親一口,熱潮隨著生澀的撩撥侵襲而來,發緊的下腹是男性都不陌生的灼燒溫度。

理智不再,該如何發散渾身的燥熱已成為此刻的重點。

褲頭被扯開,半退到膝間的褲袍沒有任何遮蔽作用,兩雙腿緊密交纏著,僅隔著底褲的輕薄布料,追求慾望的兩頭野獸依憑著本能挺著腰款擺磨蹭,胯間的硬熱物事隨著相摩擦的動作逐漸勃發,頂端滲出的液體在底褲暈開一片,濡濕彼此的腿根。


「哈、啊嗯……」
下身讓人隔著底褲捋動蹭弄,短髮的青年昂起頸子粗喘著。

失焦的金屬色眸子瞅了同樣情動的伊路一眼,沾染了水光的羽睫扇了扇,撫在青年腰間的掌子遊移而上,來到朝自身方向拱起的單薄胸膛,指腹沿著紅暈畫著圈兒,指尖觸上已經脹紅的突起稍加揉捏,只聞青年鼓勵一般低哼兩聲,光裸白皙的長腿在萊卡腰間無意識地蹭了蹭,無可名狀的滿足頓時膨脹在胸臆間。

萊卡這會兒才理解羅蘭為什麼總喜歡在床上欺負自己,看到對方因為自己的動作感到歡愉……該怎麼說、很有成就感。


由肩胛破膚而出的蝠翅小幅度扇動著,蒸騰的情慾漩渦似的無盡無窮,由體內不斷湧現的灼燒感讓向來體溫偏低的青年也顯得燥熱,快意由下腹流竄至肢體末梢,微弱的譴責聲在耳邊時近時遠,突生的悖德情緒讓伊路益發激動。

「伊路我……比起羅蘭和狄倫……」
模糊間萊卡似乎說了些什麼,酒精和情慾使伊路越發暈然,入耳的響聲嗡嗡一片聽不清明。

「哼、唔對對……」半瞇著眼胡亂虛應,只見瀲豔著水光的紅唇一開一闔,攙帶著甜膩味兒的濃烈水果氣息對伊路形成極大的誘惑,偏了偏腦袋,長髮的青年沒有多做猶豫,伸手捧住萊卡兩頰便將唇覆了上去。

幾度偏轉著腦袋調整角度,曖昧的啁啾聲在闃靜的深夜顯得格外響亮,膠著的四瓣微微分離,低喘著,鼻尖相觸的距離令呼出的鼻息分不出彼此,稍一欺身,張口便啃上青年扣著銀環的下唇,先是一番囓咬,末了又討好似地來回舔舐,這動作惹得萊卡咯咯輕笑。

挺了挺腰,搭在腰間凹處的掌子稍稍使勁將青年向自己的方向壓近,底褲不知何時被褪下扔在一旁,同樣硬熱的部位赤裸裸的緊密熨貼,隨著身子不自覺的扭動相磨擦,「嗯哈、不要管什麼討厭的羅蘭和狄倫了……」低喘著,略啞的嗓音顯出幾分慵懶,半瞇著眼,暈紅的臉面是任由情慾撩燒的放縱。

脆弱的下身讓人掌握,同樣熾熱的溫度燙得伊路渾身輕顫。

「啊、快哈……」敏感的肉粉色頂端讓對方因練劍而生的粗糙指腹狠狠蹭過,重喘了一聲,位居被動的長髮青年不甘於此,伸手便往萊卡同樣光裸的下身探去,骨感的長指劃過分身根部的囊袋,來到臀間的隱密位置。

學著狄倫曾對自己做的,經過撫摸按壓的花蕾逐漸軟化,狹窄的入口隨著青年的呼吸微微開闔,趁勢探入指尖,淺淺地在入口處反覆進出,一個指節、兩個指節……伊路拓張的動作笨拙卻很有耐心,直至長指沒根埋入。

「哈……唔伊路。」
身體內部被擴張的違和感讓萊卡有些不適,扭著身子擰著眉,掌心將彼此的慾望包覆其中,加快手上擼動的速度,酥麻的快意四處流竄,理智讓酒精侵蝕殆盡,沉淪慾海的青年放任本能恣意扭腰,「哈啊、我們不如在一起不要他們了……」即便如此,吐出口的仍是念念不忘的滿腔怨懟。

歪了歪腦袋,長髮的青年試圖以暈暈然的腦袋解讀萊卡的提議,沒有緩下的愛撫催得呼息益發急促,半啟的櫻唇翕動似乎要說些什麼,然而、搶在伊路發言以前的是毫無預警的開門聲響,錯落的跫音聽上去夜來的不速訪客似乎不僅止一人。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