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Counseling 【ML】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管理人嚴重探長廚
*如果沒意外的話會陸續把舊文搬過來,不過FC2感覺就是不適合定期更新啊QQ適合當文庫QQ
扣響門把,不待回應便兀自進入,銀髮的探長向正在忙碌的Mrs. Hudson打了個招呼,擺擺手示意能夠自己上去,畢竟自己應該是Sherlock最頻繁拜訪的訪客吧。

熟門熟路地走上二樓,隱約間似乎聽聞房內傳出異常熟悉的低醇聲線,挑起一邊眉頭,Lestrade沒有多想便伸手敲門。

「探長歡迎。」
朝開門的醫生友好地綻開微笑,然而目光在觸及背對自己、正坐在沙發中與Sherlock對話的男人時有些愣怔,眨著榛果色的大眼,Lestrade有些緊張地舔了舔唇──從沒想過會在這裡碰上因為冷戰而大半月沒聯繫的情人。

「風塵僕僕啊Lestrade。」一聲口哨後是偵探慣有的揶揄口吻。

Lestrade不語,畢竟目前最重要的不是Sherlock小渾蛋,也不是什麼懸疑案件……而是慢騰騰回過頭,一臉驚喜甚至起身走近的男人。

「Greg!」
「Mycroft……」
銀髮的警探抬眼望向發聲處,門齒扣咬著下唇,而Lestrade不知道的是自己無意識流露的侷促模樣看在Mycroft眼中是何等誘惑,深棕色的眸子水潤潤的惹人憐愛。

一把讓人摟進懷裡,先是驚訝與僵硬,熟悉的氣息和體溫讓警探不自覺鬆懈下來,「Greg原諒我……」直到耳邊傳來熱息Lestrade這才驚覺此時所處何處。

忙迭拉開兩人的距離,滿臉緋紅的警探惡狠狠瞪了官員一眼,小聲喝斥:「你要道歉但不是現在。」怎料回身正對上John了然的目光,Lestrade只覺得耳窩越發燥熱。

「Lestrade你來不是特地來表演這種不入流的畫面吧。」
要知道,貝克街的房客並非每個都如Dr. Watson一般善解人意。

「Sherlock!」這是好人醫生的驚呼,作為回應的是卷髮偵探不甚在意的撇頭和低哼。

想當然,本就不和的兄弟倆找著了可以針鋒相對機會豈會放棄,果不其然,下一秒便開戰了。
「Sherlock,Mommy如果知道你成為這麼刻薄的人絕對會難過。」
「別總是提Mommy,你永遠無法成為她。」
「Sherlock!」
「得了、別總拿兄長的樣子壓我,不過就是老了點和胖了點。」撇了撇嘴,偵探仍是不願直視自家兄長。
「七年,這七年足夠讓我比你沉穩,而非總是逞口舌之快。還有、我體重維持的很好。」頭也沒抬,拇指摩挲著傘炳,黑髮的官員如是反駁。
「才不沉穩,也不知道是誰拿那種事情來諮詢。」
本就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一窒,短暫的沉默讓旁觀的醫生冷汗直流,不禁咒罵Sherlock什麼不好說竟然在Lestrade面前提起。

「那是、國家要務!」只見Mycroft一派淡然說得理所當然。
索性官員的度量較預期內來的寬容一些……John重重呼了口氣,顯得很疲憊。
「胡扯!」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只需要冰冷的機械陪伴。」
「我有John。」
微微抬高的上顎和睥睨的目光構成完美的質疑態度,「噢、是嗎?」簡短而平淡的語調,激怒卷髮的偵探其實很容易。
「當然!」
猛地回過頭來大聲駁斥,灰藍色的眸子瞠得老大,只差沒鼓著腮幫子以示惱怒。
「John告訴那個胖子他錯了!」
一時間三個人六雙眼睛全都集中在無辜的醫生身上,捂著腦門無聲哀嚎,John只覺得自己認識這對幼稚天才兄弟絕對是最大的錯誤!
「Well我不覺……」

「嘿、男孩們消停些!」終於,忍無可忍的Lestrade出聲打斷不斷吵嘴的兩人。
「哼。」
「Greg可是……」
「閉嘴!」然後是久違的寧靜。



「謝謝。」
接過醫生遞來的熱茶,猛喝一口Lestrade這才緩緩吁出口氣。

「今天的案子什麼類型?」
「竊盜案。」
「無聊──」拉長了聲調,卷髮偵探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抱怨。
「這是今天匿名傳真到警局的資料,說是十九年前家中曾經失竊,但沒發現丟東西所以並未報案,直到最近才發現原來珠寶全都被掉包了。」

「為什麼匿名呢?」醫生有些不解。
「因為失竊的對象身分……咳、畢竟落拓貴族的身分並不光榮,應該是避免在媒體前露面吧。」取出牛皮紙袋內的資料,遞給一旁顯出興趣的John,「而且對方並不希望警方到場調查,所以採取傳真的方式報案,資料除了建築平面圖、珠寶鑑定單以外甚至連近二十年的僕傭資料都十分充足。」
「既然要求隱私,找偵探不是更合適?」John不解。
「不是沒請人調查,只是都沒有結果。」
將嘴裡的餅乾嚥下,瞥了眼仍然一動不動的諮詢偵探,Lestrade揶揄道:「啊對了、聽說也委託過鼎鼎大名的Sherlock Holmes,只是委託人在進門的以前便讓某個喜歡在家裡練靶的偵探嚇跑了。」
「哼。」

「是怎麼發現珠寶被掉包的?」一直沉默的官員發話了。
「因為家道中落典當珠寶,經過專業鑑定後證實全是贗品,氣得男爵一家發誓要在法律追溯期以前揪出兇手!」
「真品沒有流通在市面上嗎?」
「這幾年來復古珠寶因為流行帶動價錢水漲船高,若是有的話絕對很顯眼,那些受雇的偵探也調查過,毫無收穫。」Lestrade搖了搖頭,果斷地回絕醫生的提議。
「當年的竊案發生後家裡什麼都沒少嗎?」
「波斯貓,不過貓在失竊後幾天失蹤,直到十年後才突然回家,聽說是貓自己回家的。」指著照片中白貓頸上顯眼的紅寶石項圈,Lestrade晃著腦袋嘖嘖出聲:「連貓的項圈都非要鑲上珠寶,這家人到底是多虛榮!」


「「但貓項圈上的珠寶是假的吧?」」同一時間,兩個聲調相同的發言。
Lestrade一愣,眨著深棕色的眸子回答有些慢半拍:「噢、是假的,畢竟只是給貓戴的項圈。」翻了翻資料,取出成疊的鑑定書遞給黑髮官員。
只見異口同聲的兩人對望一眼,Sherlock半張了口正要說些什麼,卻在瞥見自家兄長對Lestrade討好的小模樣後聳了聳肩,噤聲不語。

「查查是否有僕傭在偷竊案件發生不久後過世。」
直勾勾望進那雙鬱藍色海洋,Lestrade微愣,只覺得一股念頭飛快掠過腦海,來不及抓著便消失無蹤。
Greg別急,慢慢想,凡事都有邏輯因果,抓住問題癥結真相便在另一端……
擰眉,Lestrade邊試圖跟上男人的思維,邊快速瀏覽過每位僕傭的資料。

端著一壺重新沖泡的紅茶走出廚房,顯然跟不上Holmes腦袋運轉速率的前軍醫皺眉發問:「為什麼?」

「當年偷竊後男爵一家沒發現任何損失是因為小偷根本什麼都沒拿走,只是做做樣子,竊賊真正下手的日期正式貓失蹤的同一天,畢竟項圈上的紅寶石沒有小偷可能放過,」一改方才的緘默和平日的刻薄,諮詢偵探幾乎是搶著解釋:「一次、兩次能夠如此容易下手絕對是內賊,至今失竊珠寶沒有在市面流通當然不是因為竊賊識貨,而是發生了重大意外無法銷贓,從此珠寶下落不明!」叨叨絮絮的一長串,Sherlock無須換氣亦態度自若。
一如慣例,好脾氣的John雙眼閃著晶光豪不吝嗇地表現出對偵探的崇拜,同時、這對Sherlock而言很是受用,眼梢噙著寫滿得意的笑。

「若是這麼說,兇手發生不是重大意外即是已經死亡……」
抽出幾份符合描述的資料,Lestrade暗自慶幸只有三四個,無須由繁忙的案件調用警力獨自一人便能夠將案子徹查完畢,若是快些開始的話,說不準今天還能夠準時下班……思及此,警探手下收拾的動作越發快速。

「Greg那幾份資料借我看看。」
循著被男人搭在自己腕上手臂向上望去,有些意外向來不過問公務的男人會如此發言,眼睫扇動著,巧克力色的眸底有疑惑也有打量。
「愛擺顯的花孔雀……」不甘寂寞的偵探低哼了聲。
垂首翻看著手中資料,官員的回擊也不惶多讓:「比起開屏,你還更勝一籌呢。」
與同樣無奈的醫生對視,揚高一邊眉頭,Lestrade思忖著或許無意義的吵嘴是Holmes兄弟象徵其濃厚血緣且高層次的示好方式。


「這個、」
官員抽出其中一份遞給正在喝茶的警探,「Tiffany Liam在男爵家當女傭超過十年經歷,在竊案後死於車禍,與貓走失的時間吻合,有趣的是她的丈夫在幾年後因為再婚搬離原本住所,正好是貓回家的時間。」
Mycroft的嘴角悄悄勾起一彎弧度,Lestrade失笑,只覺得男人正如討賞的貓兒,搖著尾巴心裡得意卻非要昂著腦袋強裝不在意。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Liam背後的主導者,沒有門路一般人是無法取得如此精細的仿製品,或許這次能夠釣到一條大魚。」

男人面上一派淡定,然而那對灰藍色的眸瞳一閃而逝的神采卻讓Lestrade捕抓到了,鬼使神差地,Lestrade伸手撫上官員的腦袋,只差沒說出好棒好乖一類的讚美。
出乎意料的舉動讓眾人皆是一愣,Lestrade還未來得及收回手便讓率先回神的男人一把拉住。
以面頰輕蹭著警探有些粗糙的手掌,在偵探和醫生沒瞧見的角度眨了眨眼,「Greg,原諒我了?」薄唇一開一闔無聲問道。

四目相對僅有一瞬間,微微使勁擺脫男人的箝制,Lestrade將紅茶一口飲盡,「我先回局裡追查後續勢力,感謝招待。」拿起收拾妥當的公文袋向醫生點了點頭。

「我送你。」
望向發聲處,只見男人手搭在門框上,眸底寫著委屈,Lestrade不置可否聳了聳肩,先一步走出房門。




「Greg我可以提供幫助……當然是在你願意的情況下。」兩人並肩走在人行道上,Mycroft這廝仍在自我推銷:「我是以個人名義提供幫助,無關政府。」

「蘇格蘭廠有專門的鑑定人員,你有你的特務,我則有我的緝毒犬。」
倚在車門邊,Lestrade直視那雙許多人都認為過份冰冷的潭藍色眸瞳,因為他們並不了解被海洋溫柔包覆是如何心安。

「Mycroft你不需要這樣。」
「但你還在生氣。」眉目低垂,濃密的眼睫予人脆弱的恍惚感。

「Sherlock到底是和你亂說了些什麼?」
暗嘆了口氣,思忖著或許Sherlock那小渾蛋平常就是扮可憐裝無辜博取John的同情心,「不過會去找Sherlock諮詢你還真是聰明吶……」思及兄弟倆的對話,Lestrade只覺得好笑,忍不住挖苦道。
「……Sherlock是全英國最好的諮詢偵探。」
「但他絕對視個最差的感情諮商師。」Lestrade笑了,幾乎笑彎了腰。
「Greg……」黑髮的官員有些無奈。

「你說我為什麼要生氣?」說著,逕自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因為我把Sargent Christopher Graham調走……」
「還有呢?」銀髮的警探此時彷彿循循善誘的教師。
「還有之前的……Kylee Brendan、Owen Moody和Miguel Asante都是我調走的。」

「嗯、」Lestrade點了點頭,怒極反笑,「幾乎所有蘇格蘭場的新人都讓你調走了,你說我們這些警察是不是活該熬夜加班?」
「因為他們……」
打斷官員的辯白,Lestrade反駁:「蘇格蘭場申請人手支援沒有那麼容易,他們接近我或是別有所圖構不成理由,Mycroft聽著、別再利用權限任意干涉蘇格蘭場的人事調動。」只見被點名的男人張了張嘴,沒有出聲。

沉默圍繞在兩人之間,直到Lestrade率先出聲:「Myc來……」朝官員勾了勾手。
一把揪住官員不知價值多少英鎊的絲綢領帶,在車門與車身形成的視線死角,挺身吻上男人下彎的嘴角,彷彿魔法一般,僅是一個輕觸便輕易舒緩男人的緊繃的眉頭和臉色,神采重新回到那雙灰藍色的瞳孔。

「Greg晚餐時間去接你?」拉著Lestrade的手,眸底滿是期待。
拍開不知何時爬上自己腰間的掌子,笑罵道:「別得寸進尺,我手上還有其他案子。」
「只是吃飯……」
「好了,我真的得走了。」忽略男人的勸說,Lestrade兀自發動引擎,最末還不忘降下車窗調侃道:「對了、下次找John吧,他絕對是個比Sherlock有專業道德的情感諮商師。」



看著銀色BMW消失在車流中,黑髮的官員半瞇著眼,思量著下一次該如何排除情人身邊任何有威脅的變數,當然、是在Greg無法察覺的情況下。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