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Valentine? 【羅刃/狄路】CH0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狄路羅刃


許久不見的明媚午後,一改前些日子的寒冷,逐漸暖和的清風捎來季節嬗替的信息,蔚藍的蒼穹幾乎能夠擰出水來,縷縷雲絲點綴其中,幾許陽光透了出來,灑在聖殿大理石砌疊成的外觀彷彿籠了層矇矓的光暈。

話雖這麼說,但春季的料峭寒意仍是不容小覷,然而這點低溫卻冷卻不了商人想趁機大撈一筆的念頭,屬於戀人的節日在即,葉芽城最是熱鬧的市集已擠滿人潮,賣巧克力、精緻飾品,或是其他攤販,只要商品上頭有顆愛心全都可以和情人節勾得上邊。

不論有對象與否的少女們出手毫不手軟,炫風一般席捲在各種攤販之間,整條街的攤販全都因而受益,單戀的少女希望藉此機會向心上人表達傾慕,商家自然也樂得呵呵直笑。


鞋跟敲擊地面的清脆聲響有些漫不經心,攏了攏沒什麼實質禦寒作用的騎士袍,金髮的青年瑟縮,隔著手套朝掌心呵了口氣著,忍不住暗罵這凍死人的季節怎麼不趕緊過去,太陽更如擺飾一般不帶一點暖意。

摟緊了懷中包裝精緻的小巧盒子,催快了腳步往溫暖的內室直行而去,在長廊盡頭拐過個彎,甫一昂首,遠遠地瞧見熟悉的頎長身影,只見男人要消失在視界內,格里西亞連忙招手喊道:「哎羅蘭,等等。」

「西亞、怎麼了?」
遠遠地便聽聞青年急促的跫音,湖靛色的眸瞳映出西亞兩頰不自然的暈紅,就連鼻尖也凍得通紅,羅蘭有些好奇是何等的大事讓向來唯恐天下不亂的太陽騎士這般上心,這般天氣,畏寒的青年向來都是不肯出門的。

「哼哼、別說兄弟我對你不好,這東西送給你!」衝男人漾起抹燦笑,炫耀似地揚了揚手中的精緻盒子,眼角的神色好不得意。

「還懷疑,總之這東西你收著,」搶在羅蘭回過神之前,將盒子一把塞進男人懷中,「想辦法拐萊姆吃下去,之後就……哼哼、夠你美的了!」嘴裡說著與騎士身分全然不搭調的粗鄙發言,流氓一般痞氣低猥的模樣更顯得突兀。

「呃、這到底……」
羅蘭這廝還未反應過來,望著青年輕快離去的背影,眸底盡是不解。


然而羅蘭不知曉的是──在自己低垂著腦袋試圖解讀青年話中涵義的同時,方才青年給自己送禮物的經過毫無遺漏地、全都落入一對蜜金色的瞳仁。

隱在大理石柱後的身影動了動,眼睫半掩著,讓人瞧不清其中的真實情緒,薄唇緊抿,攥握著公文的掌子不自覺使勁,在平整的卷宗掐出數痕深刻的印子。



輕叩了幾下門板,不待回應即推門進入,幾乎是在踏入內室的當兒羅蘭便敏銳地察覺不對勁,窗帷隨風輕揚,正坐在辦公桌前、專注傾聽副官報告的青年神色無比認真,流利匯報的副官也毫無破綻,一切都看似自然無誤。

正在此刻,完成匯報的刃金小隊員麻利地收拾手中的文件,和自家隊長道別便逕自離去。

即便一如以往,然而出於本能卻讓羅蘭切確地感受到與平日細微的差異──究竟是哪裡不對了?羅蘭如是思忖,苦思不解的羅蘭就是萊卡的副官離去前朝自己友好點頭的示意都沒瞧見。


「有事嗎?」
打斷羅蘭思緒的是有些陌生的清冷聲線,下意識朝聲源望去,卻意外地發現出聲的金髮青年頭也沒抬,手中批閱公文的動作行雲流水。

……沒有事就不行來嗎?
擰了擰眉,佔有慾十足的男人討厭青年那雙蜂蜜色的澄澈眸瞳映出自己以外的事物。
在一瞬間,羅蘭驀然察覺癥結點為何──是笑容、打從自己入內以來……萊卡始終未正眼瞧過自己,更別說對自己展開笑顏。


有著柔順短髮的青年,向來就是個好脾氣的主兒,正如那抹含蓄的金屬色所傳達的,性子溫柔內斂,即便身份所致必須適時地吐出毒辣的諷刺與揶揄,然而天性卻使之不善言辭,這樣的青年即便是在憂慮、感傷,甚至是惱怒時,即便勉強自己亦不吝綻開笑靨。

自從還未互訴衷情以前,兩人便歷經了總總波折,好不容易確認彼此的心情,好景不常,聖殿接連面臨數重大挑戰,一番折騰終於魔王爭奪戰落幕了,情場順遂事業得意,緊繃的神經,這下總算是能夠好好地放鬆下來。

難不成……這回所面臨的是情變的挑戰!?
這番認知令羅蘭陷入惶恐,向來自持的穩重與冷靜頓時化作灰燼。


「萊卡、怎麼了?」一個箭步上前,羅蘭有些急躁地伸手扳起青年始終低垂的面龐,強迫那雙燦蜜色的瞳仁與己對視,只見青年扁了扁嘴又再次別開目光。

不死心的男人幾番試圖將自己映入青年的眼界內,卻無果。
羅蘭這會兒方才眼尖地發現……或許、萊卡不願看見的並非自己,而是自已懷中的精緻盒子!

高懸的擔憂落了下來,舒了口氣,唇角扯開的弧度帶了幾分寵溺和無奈。
低俯下身,額抵額的距離足夠讓鼻息交融,「那是太陽給我的,我不知道是什麼,萊卡你替我拆開好嗎?」低哄的嗓聲別有一股說服力,湖藍色的眸子彷彿要透出水似的溫柔,熾熱而期待的視線讓萊卡無法忽視。

始終低垂眼簾,門齒扣咬著下唇,不甚甘願地接過男人遞前的精巧盒子,洩憤似地使勁扯著上頭漂亮的裝飾,失去作用的蕾絲緞帶落在一旁,略嫌粗魯地將蓋子打開,有些意外地發現鋪著絨布的盒內只有獨獨一顆巧克力。

瞪著花紋細膩、上邊還灑著金粉做點綴的精緻巧克力,灼灼的目光幾乎要在上頭盯出個洞來,藝術品般的巧克力和精心的包裝,這暗示很明顯了吧──……扁了扁嘴,萊卡不禁暗道。

而青年自己都並未察覺的彆扭神情全都映入男人眸底,不自覺耷拉的肩頭看上去好是委屈,微微泛紅的眼梢幾不可查,這一切一切都惡狠狠地衝擊羅蘭內心最柔軟的一處,彷彿沒有底限的好脾性總是退讓的一方,正是這份溫吞令羅蘭放心不下。

想將之好好地護在身後,即便對方並非需要保護的弱者,近乎執拗地無法容忍任何傷害加諸於青年身上。


伸手取過盒中的精緻甜食,在萊卡還未反應過來前便送入口中,只見那雙瞪大的蜜金色琉璃滿是驚愕,搶在青年說話前便俯身緘封那張半啟的唇口。

牙關被撬開,不大的球體藉由男人入侵的舌尖順勢滑入,巧克力特有的甘甜和苦澀隨著兩舌的交纏漫了開來,口腔內的高溫使之快速化開,藏在內芯的水果酒香氣有了唾沫的催化益發醉人,齒列和牙齦被仔細掃過,萊卡只覺得腦袋漿成一糊,暈乎乎的無法思考,

男人橫在腰間的鐵臂是渾身發軟的萊卡倚賴的支柱,兩手仍端著已經罄空的精巧盒子,「唔、放唔……」稱不上賣力地在羅蘭的懷抱中扭動掙扎。


將懷中的身子再摟緊幾分,直到確認那顆悠轉在兩舌之間的球體確實融化且嚥下之後,羅蘭這才依依不捨地拉開唇間的距離,雖說是分開了,牽在兩端的水亮銀絲仍閃著曖昧的光澤。

「我喜歡你因為我吃醋的模樣,那代表你在乎我。」低喃著,邊吻去青年唇角邊的褐色殘漬。

欲蓋彌彰地推開跟前的羅蘭,忙迭別開的臉側滿是被識破的赧色,吐出口的是毫無說服力的辯白:「誰、誰吃醋了!」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哼笑,脹紅了臉,羞惱情緒很快地取代了無措,經過這些年的時日,金髮的青年已不再敢怒不敢言、總讓羅蘭欺負的軟柿子,「不准笑!也不准得意!」橫眉豎目,衝褐髮的男人下達命令。

聞言,男人不怒反笑。
能夠讓萊卡這般反應的大抵只有自己了吧……思及此羅蘭嘴角咧開的弧度越發明顯,眸底的神色是掩不住的雀躍虹彩。

「就說了不準笑!」越發氣急敗壞地吼道。
「聽著、萊卡。記得我曾經說過的嗎?我和西亞之間只有友情,你毋須為此傷神的。」唇邊仍是那抹笑,輕柔卻強勢地捧起青年的兩頰,深邃的湖藍色眸瞳彷彿有鎮定人心的功能,即便讀不出其中的訊息,浮躁的萊卡仍是因此緩和下來。
「……」流金對上天青,唇瓣幾番掀動,扁了扁嘴終是什麼都沒說出口。

羅蘭並非沒有察覺萊卡的異狀,然而男人卻不願過於強迫自己這內斂的情人,羅蘭相信,只要給萊卡時間,終有一天會說的,而對於身為死靈生物的男人而言,最不缺乏的就是時間……

在青年的鼻尖落下一吻,低聲:「有事就告訴我好嗎?請告訴我,好嗎?」無可否認地,向來所向無敵的死靈君主在感情面前仍是如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就怕一個不慎會傷害自己最希望好好保護的存在。


萊卡低垂下腦袋,默不作聲。
並非不相信羅蘭的誓言,男人願意耐心解釋,這點萊卡甚至是開心的,然而心口那疙瘩卻不是能夠輕易消去的,思及昨天在羅蘭那兒瞧見的景象,萊卡只覺胸腔處有些沉悶,霎時間有些喘不過氣來。

情人節在即,堆在辦公桌小山一般的禮物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拳握的掌越發收緊,掌心讓定期修剪的指甲掐得有些生疼。

嘴巴內巧克力特有的味道彷彿還未退去,一點點甘甜、一點點苦澀,再加上幾分醉人的香氣,一如萊卡此刻的複雜心情。



仍帶著涼意的春季雖說沒有嚴冬的酷寒,撲面襲來的風刺骨依舊,而這正給了窩在辦公室的魔獄小隊員們合理的藉口,這種天氣除非是必要,誰還出門呢!

小山似的文件被分做兩堆,過量的卷宗讓偌大的空間顯得狹窄,空氣中彌漫著紅茶的清香,相較室外的惡劣氣候,內室的溫度算的上很是可人,毋須巡邏的隊員們各司其職,嘴上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手中批改的動作仍是沒有停歇,畢竟代辦的急件向來都是毫無止盡的。

「呼……」
好不容易工作告一段落,青年將手中的瓷杯隨意擱下,眼兒灰溜溜地直轉,目光在眾人有些忙碌且無表情的面上掃視而過。

微微向前傾身,吐出口的是頗有探詢意味的話題,「欸欸、我前幾天聽到太陽騎士長問我們自家隊長……」說到一半故作神秘地頓了頓,將隊友們的好奇心掉得老高,直到惹來不耐煩的瞪視法特林這才接著說下去:「他問隊長說天使和惡魔比較喜歡哪個?」

「「呿、還以為是什麼呢!」」謎底揭曉了,換來哄堂噓聲。
很顯然這個話題並未滿足眾人窺探隱私的欲望。

「你們這就不懂了!」隊友們不捧場的態度激怒了法特林,揚高了眉,拍著桌面反駁道:「情人節將近,你覺得太陽騎士問隊長這種問題會是毫無理由嗎?」這話讓方才還死氣沉沉的眾人頓時來了精神,眾多的猜測一片嘩然。

「該不會隊長和太陽騎士有什麼貓膩吧?」
「不是吧!隊長不是和刃金騎士在一起好些時間了嗎?」
「傻啊你,男人總是圖個新鮮的嘛!更何況自己主動送上門來的還有不吃的道理?」不知是誰嘴上說著不厚道的發言,還不忘搖著腦袋嘖嘖兩聲。

「瞧你說的很有經驗似的,你的女朋友最近如何?」馬上就有人看不過去,發話了。
「呃、這……」男人一時語塞。

「我記得不是早就被甩了嗎?」爆炸性的發言來的正是時候。
眾人頓時笑得沒心沒肺東倒西歪,畢竟向來這種事情只有看好戲的道理,仍是單身、對情人節頗有怨言的隊員們這會兒豈會放過能夠大肆嘲笑的好機會。

望了眼脹紅了臉、一臉尷尬侷促的隊友,始終靜坐在一旁處理公文的狄倫也不禁低笑出聲。
情人節啊,就連伊路究竟知不知道這節日都還是個問題,不懂人情世故這點對伊路來說,是優點也是缺點吧……思及此,狄倫唇角上揚的弧度寵溺之餘似乎有那麼些無奈。

「話說、天使和惡魔,你們猜隊長會選哪個?」氣氛甫才緩和下來,隨即有人拋出話題。
「惡魔火辣的身材、豔麗的美貌和大膽主動的作風……全都是我的愛啊!」
「隊長才沒你那種下流思想!」很顯然這發言立馬引來眾人的撻伐。
「得了沒人問你,別把你那低級思想全都說出來!」邊說還邊朝仍是一臉垂涎的男人扔東西。
「欸你們說──……」被群起攻擊的男人自然要為自己的發言辯白,一時間只見唾沫橫飛,唇槍舌戰好不熱鬧。


隊長大概會選擇天使吧……
畢竟對於身為死靈君主的隊長而言,身邊的惡魔應該夠多了,更何況身處地獄之人渴望光明也並非毫無道理,誠如隊長本能追尋燦爛的源頭一般。
相較於絢目綺麗、集眾人目光焦點於一身的太陽騎士長而言,內斂溫和的刃金騎士長或許更為合適,而事實也證明隊長和刃金騎士長很幸福,即使經過崎嶇曲折,他們也一起度過了……

黑髮的男人單手支著下顎,望著喧鬧眾人的目光有些悠遠飄忽,無聲地為羅蘭與萊卡之間的關係做下註解。


而狄倫不知曉的是,方才還吵吵鬧鬧的話題不知怎地便繞到自己身上。

「副隊長,天使和惡魔你是會選擇哪個啊?」
聞言,被點名的男人一口茶還未嚥下便險險噴了出來,「呃我沒……」還未來得及發言,隨之而來的便是被挑起好奇心的眾人。

「不知道看起來正經的副隊長會喜歡哪個!」
「欸狄倫你別想矇混過去!」說這話的自然是法特林那總愛胡鬧的傢伙。
「究竟是嬌羞的天使還是奔放的惡魔能更討得狄倫的歡心?」只聞歡呼附和的聲音益發鬧騰,面對隊友們那過分灼熱的視線,狄倫這會兒真是騎虎難下。

朝吃吃暗笑的法特林扔去個威嚇意味十足的目光,面對群體的壓力狄倫只能罵咧咧地暗嘆自己誤交損友,即便再不願意,也必須吐出個答案好搪塞這些彷彿見著腐肉的禿鷹,否則不會太容易善罷甘休的吧。

天使或惡魔、這種問題從未想過的啊……
狄倫只覺得精神有些游離,耳邊是眾人的談話聲響,嗡嗡一片幾乎聽不清明,過分關切的視線讓黑髮的男人腦袋越發渾沌。

若說天使,聖殿最不缺乏的就是那看上去純潔光明的神祈寵兒,一如光明神代言人──太陽騎士集於一身的絢目燦爛、暴風騎士雌雄莫辨的標緻容貌,或是孤月騎士的凜然傲氣,也許初見時有幾分震撼和悸動,然而隨著時日和年歲的增長,真的沒什麼想法啊。

至於惡魔嘛……
相較於隊長魔王集的壓倒性氣勢,伊路或許更貼近一般惡魔的描述吧?

火焰色的眸瞳彷彿能夠看透一切,無畏而無懼,暗中帶赤的艷麗給人一種不敗而永恆的錯覺,精緻的顏容顯出病態的蒼白,大眼、挺鼻、紅唇……每個部份單獨來看都是世人標準中的完美呈現,然而,纖細誘惑的外貌下蘊含無可測量的強大力量。

總的而言,伊路的美是驚心動魄、無可方物,所以比起需要人護著寵著的天使來說……「應該是、比較喜歡惡魔的吧。」有些飄忽的語氣,遠望的銀灰色瞳仁尋不著焦距。

「真的假的?」
「原來副隊長是惡魔派的!」揚高的語氣顯出眾人的訝然。
「沒想到看似正經的狄倫竟然是個大悶騷!副隊長、真看不出來啊!」男人掛在唇角邊、帶有其他涵義的曖昧笑意看上去何其刺目,狄倫也不惱,朝仍是愕然的眾人笑了笑,垂下眼簾繼續專注手上還未處理完畢的公文。

這些總愛八卦的傢伙,只要有個結論不論好壞就不會繼續鬧騰,這或許稱的上是優點吧。

做出忙碌的模樣為的不僅止於逃避大伙的追問,而是有些狼狽地讓自己失速的心跳有時間緩和下來,只因為腦海浮現那抹熾紅的身影便不再冷靜的自己,果然還是修練不足吧。


狄倫……
及腰的長髮鋪散在肩頸兩側,襯著裸露的肌理越發白皙,半啟的櫻唇是記憶中的冰涼和柔軟,濕潤的赤色眸瞳氤氳著水氣,一開一闔吐出自己的名字更是無從抵抗的誘惑,而狄倫也──……

「狄倫、狄倫……」
將男人由思緒中喚回的是熟悉而清冷的聲線,腦袋的運轉仍有些不利索。

只見落在公文上頭的點點墨花暈了開來,眸底映出紙上格外突兀的污跡,仍拿在手中沾了墨的羽毛筆正是肇因,狄倫這才愕然驚覺自己在批閱卷宗時失神了!

見男人未有反應,長髮的青年再次出聲:「狄倫、這些急件說是要馬上處理。」說著,邊將手中的文件擱在一旁的辦公桌上。


「伊路……你、你來啦。」昂首,對上的鴿血色琉璃仍是清澈無波。

大白天的、向來認真的自己辦公失神這點先不論,光是自己意淫的對象就這麼活生生站在跟前這點,更讓狄倫尷尬得無可自容,憶起方才腦海中的幻象,狄倫兩頰一熱很是侷促,慌忙別開的視線逃也似的狼狽。

而讓狄倫羞恥難當的並不僅止於此,如果伊路在此時告訴狄倫,自己方才在門外站了好半晌,或許男人會挖個洞將自己埋下去吧。


拜死靈生物的本能所致,即便隔了一道牆,眾人的對話仍是絲毫沒有遺漏地傳入伊路的耳中,當然、狄倫方才的惡魔論也在其中。

望著黑髮的男人以拙劣的方式佯裝忙碌,伊路只覺心情莫名地感到愉悅,嘴角不自禁上揚幾分,與方纔聽聞狄倫坦言比較喜歡惡魔時的淺笑加乘在一塊,倘若狄倫現在有勇氣抬頭,瞧見的會是長髮的青年半瞇著眼、笑得滿足甜膩的罕有模樣。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