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異鄉人CH12-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打從意外聽聞那段對話開始,事態便急轉直下,先是過分意識丹佐的存在,而後為其彷彿無所不在的熾熱目光而困擾,如此結果令布蘭登無所適從。
誠如約恩所言,男性從來不列入布蘭登的戀愛範圍,拒絕的答案顯而易見,卻在每每對上那雙黑眸時有所遲疑,於是布蘭登錯過大前天的下午茶、前天的電梯間,甚至是每日上下班路程中的獨處時間,大好機會一次又一次從指縫間溜走,於是淤積在胸口的焦慮不甘地鬧騰了。

偌大的討論室僅餘下二人,時間地點極佳,開口與否僅在一念之間。


「我想和你聊聊。」
「我們確實正在聊。」丹佐莞爾。
「不是公事。」
預感成真,丹佐仍舊感覺到一瞬間的窒息
黑人警探斂下笑意,將擱在桌面不受控抽搐的手指藏進掌心,丹佐定神盯著布蘭登看了數秒後才開口:「我認為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為了不留下遺憾請允許我搶先一步。我喜歡你,布蘭登‧伊茲,正是你所解讀的那種喜歡。」
顯然丹佐的告白並非布蘭登所預期,只見一雙湖藍色的瞳眸中飛快變換各種情緒,有詫異、有慌亂、有掙扎,瞧出布蘭登的猶豫,丹佐接著說道:「我不會為我的感情道歉,但若是你因此感到困擾,我可以和道格討論交換搭檔。」

「不!」
身體較理智來得更快做出反應,不在意、不需要,又或是不喜歡,脫口而出的單詞太過似是而非,就是布蘭登自己也估摸不清究竟該從何解釋。
不知道該震驚於丹佐的灑脫告白,又或是為優柔寡斷而自責,再一次被牽著鼻子走,布蘭登便恨不得咬掉自作主張的舌頭。
「你──」
「剩下的案情明天再討論,今天就到這裡結束。」
這一回換布蘭登打斷對話,猛地闔上手中的資料夾,顧不上失禮,站起身便直往外走。


待到電梯門關上,布蘭登這才後知後覺地憶起自己並無代步工具,抿了抿唇,受制於人的檢察官益發惱怒。
以手機預約計程車的程序尚未完成電梯便已抵達地下二樓,卻沒想門一開,就見方纔被甩在身後的警探已經候在外頭,「走吧。」
不問布蘭登的失態,男人笑得溫柔,彷彿兩人早已事前約定。

外貌看似一切無異,然而在走近時無可避免地感受到丹佐周身發散的高熱,不難想像錯過電梯的警探是如何疾步下樓以求超前。
又一次深刻體會自己處在被追求的角色,布蘭登說不清糾結在胸口的氣悶究竟是什麼滋味。
經過一番權衡,褐髮的檢察官吶吶地應聲,選擇跟在警探身後,畢竟陌生的司機就代表未知的危險。


將車門關上,阻隔地下室無可避免的壓抑感,熟悉的空間令布蘭登不自覺放鬆下來,直到慵懶的曲調和嗓聲流瀉而出,布蘭登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兩人再次獨處,正是讓腹稿面世的好時機。
於是,遲疑了數秒鐘,褐髮的檢察官在深吸一口氣後伸手關掉音源。

「怎麼了嗎?」
對上男人眼底的疑惑,布蘭登欲蓋彌彰地收回手,語帶侷促,「呃,今天想轉換心情。」
「當然,你可以換成爵士、搖滾,或是廣播,做你想做的。」
「等會有空嗎?呃,我有點餓——」話一出口,就見發聲者一臉錯愕。
原以為做好了準備,饒是布蘭登自己也不知道到口的語句竟會在躍出舌尖的瞬間臨陣倒戈。

「這是一個約會邀約嗎?在我告白以後。」
作為回應的是黑人警探極為拿手的調笑,不帶惡意的幽默加上過分燦烈的笑顏,布蘭登肯定丹佐僅憑一雙深邃黑眸就能令眾多男男女女臉紅心跳。
「你想太多了。」布蘭登試圖讓自己否認的語氣充滿篤定,懊悔浮上心頭,倉促垂下眉眼的動作顯得有些狼狽。

「這時間點餐廳差不多要停止供餐了,酒吧好嗎?」
「都可以。」
沈浸於自我厭惡的檢察官心不在焉地搭腔。


「走吧。」
將車停妥,黑人警探順手拉了後頭的檢察官一把。
身為道地紐約人,加上許許多多年少輕狂的夜晚,丹佐知道不少值得推薦的私房店家。

「你一定得試試這裡的炸雞翅,我推薦墨西哥辣醬和蜂蜜燒烤口味。」踏進裝潢半露天的店家,在座位坐定,黑人警探在攤開的菜單上指手畫腳顯得十分熱情。
「那就各來一份,一杯白蘭地。」
「我要檸檬雪碧。」

目送侍者離開,丹佐喝了一口水潤喉,揣著明白裝糊塗:「今天有什麼值得慶祝的嗎?」
布蘭登這些日子的反常丹佐看在眼裡,回推前幾天的日程,很快便尋著了真相——布蘭登聽見那段對話了。
不論什麼原因導致布蘭登遲遲未將拒絕說出口,丹佐肯定等待自己的絕對不是好消息,而在謎底揭曉前,尚且還能維持原狀,對吧?

「我——」
布蘭登這才張口,就見以左肩頂著大餐盤的服侍者去而復返,「檸檬雪碧、白蘭地、墨西哥辣醬雞翅、蜂蜜燒烤雞翅和心型洋蔥圈,餐點已經全部送上,這是你們的帳單。」
「我們沒有點洋蔥圈。」
「洋蔥圈由八號桌的女士請客。」
順著侍者的手勢望去,丹佐紳士地舉杯朝對方點頭致意。

「這份洋蔥圈由我買單,另外我不們希望再被打擾,謝謝。」說著,將壓在瓷盤下寫有一串數字的紙條放進侍者的掌心。

意外的小插曲成了最好的破冰話題,隻手撐著下頷,只聽布蘭登如是揶揄:「挺熟練的啊,經常被搭訕吧?」
既能顧慮對方顏面,亦能堅定表達拒絕,布蘭登不得不承認丹佐這一手相當漂亮。

「別光取笑我,我敢說任何女性都不會放過你這麼一個高薪俊俏的優質對象。」
「我不是好親近的人,更何況我和查娜交往了將近三年。」
話一出口,布蘭登這會兒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恢復單身已經好些時日,痛徹心扉的悲傷不知何時已成追憶,試圖挽回關係的想法亦被忙碌的案子消磨殆盡。
難道真如查娜所言,兩人之間不是愛情,而是長久以來的習慣?

打斷布蘭登沉思的是丹佐誇張的呼語調,「天啊,加州的女人都瞎了嗎?她們應該有大膽挑戰的勇氣!」
被男人故作震驚的反應逗樂,褐髮的檢察官忍不住低笑出聲。





偷偷讓洋蔥圈是心型的~~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