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異鄉人CH12-2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根據泰勒的證詞,負責通知任務的上線極可能是警方圈內人,至於金主則由現場接洽人員和任務內容綜合推判為薩爾瓦多幫。也許是為了取信於我們,泰勒還供出兩名共謀。」
金髮的鑑識官眉頭緊鎖,「有方向是好事,但缺少直接證據,列卡度可不會吃下這個悶虧。」
「加上這個,也許就夠了。」
丹佐揮了揮手中的照片,隨手將之貼上一旁的白板,「迪克•加爾夫,也就是我們要找的刺殺者。」說著邊朝布蘭登眨了眨眼。


「和醫院當時的監控畫面是同一人嗎?」
「相似度超過百分之九十二,是同一人。」
伴隨鍵盤敲擊聲,加爾夫的家庭、經濟、人際等身家資料悉數躍上螢幕,「加爾夫三十二歲,是一名看護,資料顯示並不隸屬任何幫派,背景乾淨沒有案底。」
「難怪……」
搜查的重點一直聚焦於醫院周邊的監控系統,以還原兇手的逃脫路線,加爾夫則是巧妙地利用這點逃過搜索,更因為自身的職業,即便長時間逗留醫院也不引人注意。


打破沉默的是道格拉斯,「好了,不要拘泥過去的疏忽。我和約恩去找泰勒的同事們談談,至於加爾夫——」
「我負責加爾夫。」
道格拉斯直視打斷自己的黑人警探良久,好半晌才鬆口,「好吧,加爾夫就麻煩丹佐和伊茲跑一趟。」
長期培養的默契讓眾人有志一同地沒有過問消息來源,道格拉斯簡單交代分工,很快大夥便忙碌起來。

兩組人馬分頭進行,也許是兩名共犯從未預料自己的秘密副業有公諸於世的一天,道格拉斯在紐約港的任務十分順利。
藉由職務之利收受賄賂的瀆職犯大致上可分為兩種類型,其一為受到脅迫,其二是無法抵抗利誘,然而多數狀況下都是兩者兼具。
值得慶幸的是不論何種類型只要偵訊時用對方式大多攻無不克。

加上泰勒共計三人,分別擔任關務及港警等職務,收賄辦事的記錄最久能夠回溯至兩年多前,曾經協助小至走私盜版舶來品,大至販運毒品及人口,類型琳瑯滿目幾乎無所不為。
也許是心中有愧,亦或是瞧出趨勢,道格拉斯沒費多少口舌幾人便爭先恐後地交代罪行,以換取更多談判籌碼。


另一頭,布蘭登和丹佐在加爾夫名下住所內找到嗑藥過量的嫌疑人,將人帶回經過梳洗,原先預期會是一場硬仗,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恢復理智的加爾夫竟然格外合作。


「又見面了,你們想問那個女人吧?」
加爾夫伸手捏了捏鼻樑,頂著一頭亂髮和黑眼圈,看上去較照片來得憔悴許多,「我承認是我做的。指使者是列卡度。」
布蘭登和丹佐飛快對視一眼,在彼此眼底雙雙瞧見詫異,「列卡度親自和你接洽嗎?」
「我沒見過那個渾蛋,聽聲音應該有四個人,其中發號施令的傢伙叫列卡度,我到死都會記得他的聲音。」
聞言,布蘭登沒搭腔,潭藍色的眸瞳暗下幾分不禁陷入深思。
倘若加爾夫的證詞為真,即意味事有蹊蹺,列卡度再怎麼說也是道上一號人物,如何狂妄也不該親自為非作歹還刻意報出名號。

沒有察覺布蘭登的異狀,沈浸在怨恨中的男人接著說道:「大約半個月前我被襲擊毒打,再次清醒發現自己染上毒癮。我控制不了,越來越重的毒癮害我丟了工作,毒品也成為他們控制我的手段。」瞪大一雙佈滿血絲的眼,提及自己遭遇的加爾夫咬牙切齒。
「他們要求你做什麼?」
「一開始他們只要我在醫院四處打聽那女人的病房位置,最後是殺了她。」
「任務後你如何和對方聯繫?」
「會有人把毒品送到我手上,兩次都不同人,不過自從我動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因為沒有利用價值了吧。嘿!與其質疑我,你們何不去把那些社會毒瘤找出來?」

毋須加爾夫提醒,常態性的調查亦不可少。
監控記錄證實加爾夫所言不假,缺少光源的襲擊畫面幾乎無法以肉眼辨識,所幸經過處理尚且足夠系統比對體徵。
而結果令人既驚奇卻又理所當然,三名綁匪正是當時涉嫌綁架布蘭登此時已經躺在停屍間的冰冷屍體,不幸的是他們再也無法提供任何資訊。



「你覺得可信度有多少?」
「五成,但機不可失。」
思及列卡度可能的反應,黑人警探笑開一口白牙,撫著方向盤忍不住隨音樂哼唱。
丹佐自認尚且稱不上嫉惡如仇,但能夠替這些黑幫份子帶來麻煩的確令人心曠神怡。


將車停妥,走在褐發檢察官身旁,丹佐低聲提醒:「別離我太遠。」
正式拘捕令加上全副武裝的充足警力,看似一切準備就緒,然而任誰也無法保證不會發生意外。
若要強硬突圍,沒有配備武器身份重要布蘭登自是人質的最佳選擇。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