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SPY系列-Who to who? 【ML】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 / 案件文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SPY系列為兩人合作之創作
上部《Who spy?》由生如初見(生生)執筆,下部《Who to who?》則是由管理人負責
兩部之間劇情有所連貫
但由於是分屬兩人執筆,故腳色性格上稍有差異


「三年前的佛克斯事件,想當然閣下您是知道的吧?此一事件能夠追溯到十多年前的美英俄三國合作的任務,當時為了巴勒斯坦藏在加薩走廊的放射性武器──…」即便談話的對象是大英帝國現任最高領袖,男人的面色如常,指腹慣性地摩挲黑傘的木質傘柄,解說的語調如大提琴般平穩而沉著。
也正因為如此,無人察覺軍情六處的情報頭子在匯報的同時走神。

Mycroft從來不是個喜歡緬懷過去的人,距離俄羅斯成功將巴勒斯坦核彈納為己用已經超過三年,而今一直無法掌握這批非法核彈的切確下落,理智上清楚地知曉當初沒有來得及阻止俄羅斯的陰謀並非自己一人的責任,然而讓人放在掌心耍弄的恥辱Mycroft說什麼也忘不了。
「是的,當時也因為俄羅斯的大動作讓我們意外揪出蟄伏已久的間諜。」
同時間,腦中浮現一具燒得焦黑幾乎無法辨別身分的屍體,職業緣故Mycroft見過的屍體自然不少,然而卻鮮少能夠讓男人恨不得將之挫骨揚灰。
對此即便嘴上不說,Mycroft清楚地自知自己怎麼樣也無法忘懷,以至於在午夜夢迴時不只一次夢見三名探員少了左眼燒得焦黑的屍體,再再提醒男人自己曾經因為大意而犯下無可抹滅的錯誤。

「所幸我們的等待不是沒有結果的,不久前我們已經──…」
經過長達三十六個月的等待,總算讓蟄伏已久的Mycroft盼出了動靜,為此,已經轉向內勤的男人特意親自探訪塞爾維亞以取回能夠證明俄羅斯非法私藏核彈的證據。
此項行動的成功並不僅止滿足男人長久以來的宿願,更是重新振興大英帝國的榮光,一雪三年多前的恥辱,當然,與成功相伴的總是不可預知的危機與障礙,想當然吃了悶虧的俄羅斯自然不會善罷甘休,身為優勢方的英國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您的擔憂自然是有道理的,但掌握晶片只是第一步,在做出任何決議以前,我想先確定晶片內的資料是必要的,您說是嗎?」句尾雖是略為上揚的疑問語氣,男人噙在眼梢的笑意卻是透出不容拒絕的氣勢。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打擾閣下忙碌了。」
得了滿意的答案,幾乎是在首相點頭的同時間,Mycroft起身表達去意:「當然,若是晶片的破譯有更進一步的消息我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您,再會。」轉身離去前不忘禮貌地朝男人點了點頭示意。


正如任何一位高階官員的保全配置,男人在隨扈的護衛下步出官邸,而後搭上早等候一旁的車,一系列動作沒有絲毫停留。
背倚著柔軟的真皮沙發,正準備閉目養神的男人察覺口袋傳出的細微震動,冷硬嚴肅的表情在目光掃過手機螢幕的霎那間放鬆下來,一如因為冬日暖陽而消融的積雪。
撥通寄件者的電話,吐出口的是與會議時截然不同的輕柔語調:「晚上七點,我去接你。你覺得義大利菜如何?」
對方的回應很顯然成功取悅了男人,眼睫下的灰藍色的瞳眸染上笑意,「當然,由警探先生主動提出的晚餐邀約,你說我有什麼拒絕的理由呢?更何況我們有好些時候沒有見面了,Greg想我了嗎?」果不其然,通話在瞬間被切斷。
然而這絲毫不影響男人的好心情,自家戀人預料之內的反應讓黑髮的官員更樂了。

「Tomas我們回辦公室去。」
指尖留連於仍殘有餘溫的手機,好半晌,男人才向前座始終在等待指令的司機說道。
熱愛工作甚至有些偏執的男人罕見地沒有利用時間閱讀急件或報紙,而是望著窗外不斷向後退去的景色,手指不自覺在圓潤的傘柄上敲出輕快而無聲的節奏。
與戀人睽違多月的約會,即便是情緒向來不外顯的Mycroft亦是難掩興奮,而這種情緒則是間接影響男人處理業務時的效率。



久違的約會一切順利,餐廳內的氣氛和燈光全都恰到好處,美酒佳餚就是苛刻如Mycroft也挑不出一點瑕疵,礙於禮貌兩人始終維持適宜的距離。
就這麼憋著一股說不上來的空虛,回到Mycroft在蓓爾美爾的寓所,好不容易盼來了兩人獨處的空間,男人幾乎是急不可耐地擁住跟前背對自己的銀髮警探,幾乎是同時間,Mycroft感覺自己鬧騰整個晚上的心口安份了。
將臉埋在戀人的肩窩,竄入鼻腔的熟悉氣味讓男人滿足地喟嘆出聲:「Greg我回來了,好想你。」
面對男人沒羞沒臊的情話,經過好些這些年來的鍛鍊Lestrade與以往早已不是同個級別,「你想和我說說為什麼你出差回國的時間和Sherlock那小渾蛋如此相近嗎?」一把扣住男人越發不規矩的手,Lestrade揚聲問道。
Mycroft以靜默作為回應。
「你有看見Sherlock嘴唇上的傷口嗎?」
聽懂自家情人的暗示,Mycroft只是眨了眨眼睛越發收緊環在男人腰間的兩臂。
「你說我是不是也應該揍你?」
「Greg你這樣偏心不公平,明明Sherlock得到的是抱抱。」一如撒嬌的寵物,男人的鼻尖在自家戀人敏感的後頸蹭了蹭,直到激起一片疙瘩。
「我想不出你有什麼值得獎勵的?」
「但是我沒有說謊吶。」
「嗯哼。」男人的答案聽在Lestrade耳中就是間接承認自己預先知曉Sherlock的計謀,無論實情如何,仍然擺脫不開知情不報的罪狀。
腦中浮現Anderson這兩年來的自責模樣,Lestrade只道自己真是錯怪了Anderson,天馬行空的臆測竟是矇著了真相,Lestrade不禁暗忖或許沒有人能夠殺死這些智商過人滿腦子壞主意的Holmes,除非出自他們的意願。

「Greg……」
「嗯?」掙開官員的懷抱,Lestrade自顧自脫下西裝外套拋在一旁。
懷中一陣空虛,Mycroft幾步上前伸手試圖攬回戀人卻沒料會撈了個撲空,男人正如被餓極的掠食動物,灰藍色的瞳眸透出渴望,亦步亦趨跟在銀髮警探身後伺機而動。
只見Lestrade一路由客廳走進臥室,衣服一件件落下,先是襯衫,而後是長褲和底褲,很快地Lestrade便一絲不掛,「Greg你這是在誘惑我嗎?」直勾勾盯著那具或許並非完美卻足夠誘人的胴體,男人壓低的聲線異常喑啞。
「你說呢?」
斜倚在浴室門框邊,挑起的眼尾懶洋洋地瞟了男人一眼,「説不準我只是想洗個澡呢……」唇角噙著不明所以的微笑。

拉長的尾音聽在Mycroft耳中彷彿貓兒撓抓似的癢中帶麻,任務關係禁慾了好些時日,如今面對這番惹火挑逗,Mycroft實在沒有不接受誘惑的理由。
幾步上前,將銀髮的警探桎梏在牆面與自身所形成的狹小空間內,低頭攫住那雙薄唇,舌尖有些急躁地掃蕩口腔內的每一處角落,「Greg、Greg……」像是在尋求或證明些什麼,男人執拗地一次次低喚出聲。

Mycroft一手抵在牆上,另一手自然也沒閒著,順著腰間的肌理一路向下游移,精準地覆上男人腿間的物事。
「哈嗯……」
滿意地瞧見銀髮警探在自己的動作下難耐地擰起眉頭,Mycroft張口銜住Lestrade因為低吟而上下滾動的喉結,輕嚙和碎吻間雜著落在頸間,烙下一個個或重或輕的印記,「去床上?」揉捏著手掌下觸感結實的臀肉,男人沙啞的聲線盡是情慾。

「不,洗澡先。」
「親愛的警官先生,我等不及了。」說著,邊以勃發的下體熨貼上Lestrade同樣蓄勢待發的腿間來回磨蹭,悶哼同時由兩人口中流瀉而出。
「哈啊可是、我堅持……」
語音未落Lestrade主動將唇覆上黑髮官員的嘴角,此舉自然獲得男人熱烈的歡迎和配合。
就著接吻的姿勢,相擁的兩人跌跌撞撞地走進浴室,不知何時水龍頭被打開,站在花灑下Mycroft一身西裝頓時濕透了。
總是處在領導地位的黑髮官員並不習慣在領導權讓給他人,儘管事態的發展遠超出預期,然而面對如此火辣辣的提案Mycroft卻怎麼樣也吐不出拒絕,「Greg你學壞了……」張口啃上Lestrade的下唇輕輕拉扯,男人潭藍色的眸瞳滿是欲望。
「不喜歡嗎?」
就著水的潤滑滑進臀縫間的隱蔽穴口,用以擴張的指節小幅度地抽送,指腹來回刮搔著內壁,耐著性子等待甬道逐漸軟化方才更加深入,「告訴你,我愛死了。」狠狠地輾壓上Lestrade因為粗喘而微張的唇口,細細地吮吻劃過眼尾的水滴。
「唔你、就打算這樣整晚?」
男人的慢條斯理顯然惹惱了早已慾望難當的銀髮警探,伸手挑開Mycroft的褲頭,隔著底褲掌心覆上官員同樣硬熱的勃發懲戒性地輕捏,「快點……」催促的語調難掩急切。
「Greg不要撩撥我啊。」
面對戀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誘惑,Mycroft,抬高Lestrade的膝窩架在臂彎,俯身吻在男人發紅的眼角,撤出手指的同時間,搶在穴口閉合以前抵上自己的勃發,一點一點將慾望埋入溫軟的甬道。
即便做足了準備,狹窄的入口要容納比手指粗大的異物仍是難免有些不適,「哈、啊嗯……」仰著頸子悶哼出聲,敏感的內壁黏膜不住收縮,本能地排拒外來的入侵卻只是將男人嵌在自己體內的硬熱物事越發收緊。

眉間緊蹙,半瞇的琥珀色眸氤氳著水氣,待到好不容易適應股間的酸麻,「唔啊!」Lestrade甚至無暇說些什麼便讓男人整個人按壓在浴室牆面為所欲為,由下而上的頂動時快時慢,每一下都精準地撞在深處的敏感點。
理智早被拋到九霄雲外,軟化的內壁像是有意識般自主收縮,與男人進犯的頻率相互配合,Lestrade粗喘著展臂摟上官員的頸項以維持平衡,前額抵在男人頸窩間,Lestrade側過臉面,將官員情動的模樣收入眼底,唇瓣開闔著無聲道:「Mycroft歡迎回來──…」

又一次沒根埋入,兩人雙雙呻吟出聲。
肉體拍擊的聲響與始終沒有停歇的水聲相互應和,在不如臥室寬敞的澡間顯得格外淫靡。



像是刻意掐準了時間,幾乎是在Lestrade甫步出電梯的同時,口袋內的手機響起嗡嗡的震動聲,僅只一眼,銀髮的警探忍不住低笑出聲。
『Mycroft說他活在滿是金魚的世界,而他則與其一特別親近,不知警探先生是否有幸見過呢?』
如此暗示,Lestrade就是再遲頓也能看出Sherlock顯而易見的揶揄,竟然用金魚這種僅有三秒鐘記憶的動物來比喻人,這對Holmes兄弟的無禮還能夠再更有創意一些嗎?

對上Anderson疑問的目光,「沒什麼。」Lestrade擺了擺手,嘴角卻是掩不住上揚的弧度。
Lestrade自然清楚的知曉自己的態度有些奇怪,連忙三兩步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反手帶上門板隔開外頭任何探詢的目光,給某個小渾蛋回覆的同時也給Mycroft寄了一封信。
美其名曰善盡看顧Sherlock的行為,實際卻是要黑髮的官員給個說法。

果不其然,Lestrade目光落上待辦的案件資料,還未來得及看上一頁,手機便傳出收到簡訊的震動。
『那不過是Sherlock因為氣不過信口胡謅的,我們今天討論了他的童年時光,嗯你懂得,Sherlock就還像是個孩子。』琥珀色的眸瞳映出螢幕上的字句,忍不住噗嗤一笑,Lestrade腦中浮現Mycroft回覆簡訊時的表情,想必是帶著幾分彆扭和告狀時的得意。
即便沒有Holmes兄弟能夠一眼明辨兇手的超常能力,面對這種各說各話誰也不讓誰、孩童似的打鬧Lestrade卻是看得比誰都透徹,只見銀髮的警探低笑著给Mycroft回覆,將手機調為靜音隨手擱在一旁,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自己還未處理小山似的結案報告。


指腹摩挲著手機一角,『不如和我分享你都是如何欺負小Sherly的,或許我會選擇性遺忘你說我是金魚這件事。』望著螢幕上的字句,自家戀人促狹的語調彷彿就在耳側,笑意悄悄然地爬上男人潭藍色的眸瞳。
黑髮的官員低垂著眼睫,甚是認真地思忖著該舉什麼例子佐證,以便在Lestrade面前形塑美好形象,更同時達到詆毀自家胞弟的預期目的。

然而Mycroft還未由眾多選擇中做出決定,煞風景的敲門聲便打斷男人的思緒。
身著合宜套裝的女秘書一臉嚴肅,吐出口的匯報輕易讓男人眉間籠上一層寒霜,「Boss,我們剛剛收到來自美國白宮的電報,美方表示希望能夠協助我國,且承諾提供相關技術人員以加快晶片的破譯工作。」
接過特別標註了紅色標籤的密件檔案,瞪著內容精短扼要的電報內容,Mycroft的面色益發難看。
外交辭令總是含蓄而婉轉,然而明眼人都能夠清楚地知曉美國在打些什麼主意,畢竟三年前美國同樣扮演受害方的角色,Mycroft並非不能明白美國對此事上心的理由。
然而讓Mycroft震驚的是自己幾天前下令封鎖的消息竟是這麼悄聲無息地流傳出去,當然男人自知國際間沒有永遠的秘密,Mycroft也沒有打算替俄羅斯掩蓋的罪行,關於俄方持有核彈一事的最後決議也可能因為各種面向的考量而有不同結論,但不論如何,都是以晶片內容已經成功破譯為前提。

「這個消息目前還有誰知道?」
「目前知道消息的只有三人,您、我,還有負責國際電報的接收員。」
就是Mycroft再不願接受,英國高層藏有內鬼卻是言之鑿鑿的事實。
十多年前的加薩任務早已成功落幕,反之因其而生的後續事件就像是個蹤跡不定且揮之不去的魅影,意圖追查的人們前一刻還在因為有了些許線索暗自得意,下一秒鐘卻又發現自己深陷迷霧。

「在確認美國目的以前,壓下消息。」
國際間的諜報行動向來祕而不宣,美國此番大動作表態的用意Mycroft怎麼樣也想不透,畢竟美國既然能夠取得我方握有晶片的消息,為何不等到晶片內容破譯完成再坐享漁翁之利?再者,美方如此貿然提出合作豈不是將其消息來源置於危險之中?
對Mycroft而言,不論美國的用意為何,只要與大英的利益相違背,即是需要消滅的危險因子。
「幫我聯繫首相安排會面,馬上。」
啪一聲將檔案夾甩在桌案,黑髮官員早先嚴厲的神色已緩和過來,唯有稍稍加快的語速洩漏出男人的焦慮,「還有,進入標準程序,徹查所有相關知情人員,絕對要把那個傢伙給揪出來!」灰藍色的眸底飛快地掠過一絲陰騖。
當年的佛克斯事件是一連串的失誤所導致,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扳回一城的機會,說什麼也不能在這節骨眼出紕漏。


由SIS大樓到唐寧街只需要不足十分鐘的車程,步出車外,走向門上綴有數字十的黑色木門,卻沒想會恰好與正要離開的高個子男人打了照面,在眼神交會的同時兩人禮貌性地點了點頭,紛紛側身給彼此讓道。
在這種敏感尷尬的時機點,馬格努森出現在首相官邸Mycroft自然不以為是巧合,前一刻還再緊急不過的訊息,在瞧見男人的瞬間頓時沒了十萬火急的理由。
不論出自何種原因,美國這是特意早自己一步讓馬格努森向首相本人傳話施壓。

身為MI6的首領Mycroft理當認識,Charles Augustus Magnussen表面上是家財萬貫的報社大亨,暗地裡卻是美國堂而皇之安排在英國的特務。
其身分最初是源於美英兩國的一紙協議,由雙方給予Magnussen所需的政治支持,使其遍佈全球的事業更加發達,藉以獲得更多台面下的機要檔案或是八卦秘辛,而讓美方特務待在英國境內的條件即是美國必須無條件與英國共享Magnussen手上的所有資訊,相對地英國則需要負責保護Magnussen的真實身分與人身安全。
假使僅僅討論運籌帷幄的能力,Mycroft對此人有著極高的讚譽,然而男人那上不了臺面的手段,Mycroft卻是打從心底看不上眼,若非為了與美國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說什麼也不會留下這麼個鯊魚般的男人。

收回落在Magnussen背影的目光,黑髮的官員踏上宅邸門前的石階,一旁的隨扈機警地在同時間將門板帶上,阻隔所有意圖窺探的視線。



午後的家庭式餐廳,過了尖峰時間餐廳內的沒有多少客人,打著巡邏名義翹班的Lestrade坐在角落的位置,正忙著掃蕩盤中食物以慰勞自己空虛的胃。
嘴上卻沒閒著,叨叨絮絮地說著男人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的生活瑣事,Lestrade並不期待黑髮的官員有所回應,面對靜靜聆聽的觀眾,銀髮警探就是一人也能自得其樂,「Mycroft你絕對不會想錯過Sherlock當時的表情,那種像是吞下一整顆雞蛋的難受!」說著,Lestrade兀自大笑起來。

大聲說話,甚至恣意喧嘩,每一項都犯了餐桌禮儀的大忌。
嘴中塞了尚未嚥下的食物,微鼓的腮幫子因為說話一動一動的,這種畫面若是其他任何人來做,對向來嚴謹苛刻的男人而言是可想而知的厭惡,然而目光落在桌面另一端的銀髮警探,Mycroft只覺得胸口盡是暖意。
男人修長的手指撐在面頰邊,眉眼帶笑,「我能夠想像。Sherlock只是還不習慣,但畢竟已經過了兩年,沒什麼是永遠不變的。」就著杯緣喝水的動作幾乎讓人產生杯中盛裝美酒的錯覺。
「就像Anderson組了討論會,而John正準備結婚一樣。」
「說到討論會,Sherlock若是知道連親愛的警探先生也和Anderson一起欺負他會難過的吧。」
聽聞男人的揶揄,Lestrade撇了撇嘴,反駁道:「這是他給我們大家添麻煩的懲罰,他可以把那個案件當成是歡迎的禮物。」
「Greg明明心疼因為少了John而沒精神的Sherlock吧。」
對上那雙像是能夠看透一切的灰藍色眸瞳,Lestrade悶哼一聲,沒回應。
「我很慶幸我們沒有錯過彼此,真的。」
來不及收回的手指讓男人攥在手中,Lestrade連忙低垂下眼睫,假借擦嘴的動作以紙巾遮住自己燒燙的臉面,「我可沒忘記你那些花裡胡哨的伎倆。」嘴上揶揄著,微屈的指尖回應似地在男人掌心輕輕刮搔。

「還有一件事──」
Mycroft欲言又止的模樣讓Lestrade頓時來了興致,「嗯?」好奇的神采爬上琥珀色的眸瞳,要知道向來性格果斷的男人就是下令挑起國際戰爭也不會如此猶豫。
「Daddy和Mommy最近會來倫敦,他們要來看Sherlock。」
即便工作上的成就再高,正如每個孩子,男人提及自家父母總是有些許彆扭。
「這不是很好嗎?你可以藉由這個機會陪陪他們。」話雖如此,Lestrade含笑的眼梢卻染上幾分幸災樂禍。
「不、Greg你不懂……」
眸底映出男人鮮少的無奈和困擾,Lestrade笑得更樂了。




距離Sherlock起死回生已經大半月過去,也不知Sherlock是用了什麼法子拐騙John再次與他並肩冒險,待到Lestrade收到邀請,兩人已成功地阻止一場精心策劃的恐怖攻擊。
空間不大的起居室內氣氛和樂融融,襯著眾人閒談的笑鬧聲,Lestrade斜倚在窗邊,淺褐色的瞳仁倒映出讓媒體團團圍住的諮詢偵探和好人醫生,再憶及Sherlock在步出門前朝自己投來的得意目光,Lestrade不禁笑罵道:「這小渾蛋就是個愛出風頭的臭美傢伙啊!」

還要再說些什麼,思緒卻讓口袋中傳出的震動打斷。
「喂,你是特意來電調侃Sherlock的嗎?」
下一秒鐘,Lestrade驚呼出聲,「什麼?」擰著眉,銀髮的探長忍不住看了手機螢幕一眼,重覆確認自己是否看錯了來電者的名稱。
「Greg拜託,我急需你的協助。你可以在幕間的休息時間替我接手。」
「Mycroft你天殺的在說些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父母!」
「你不知道這有多麼可怕,Greg拜託。」
能夠在有生之年聽聞黑髮官員如此可憐兮兮的語調是Lestrade始料未及,拗不過Mycroft的哀求,銀髮的警探沉吟了好半晌,終是嘆了口氣敗下陣來:「好吧你在哪裡。」

切斷通話,Lestrade重重捋了把頭髮,暗罵Holmes兄弟根本就是災星,盡會給自己出難題,忿忿然地仰頭將玻璃杯中的香檳一飲而盡。
然而,就是Lestrade再不願意也只能咬牙和眾人提前道別。


硬著頭皮走進劇院,在幕間休息時補上Mycroft的座位,面對Holmes夫婦探詢的目光也只能忍著尷尬打招呼,打著Mycroft同事的名義與老和藹的夫妻又聽歌劇又逛科芬園,最後甚至在盛情難卻下吃了一頓顯然價位頗高的晚餐。
除卻最初的侷促,在四人稍稍熟識後一整天的氣氛都稱得上合諧愉快,雖說如此Lestrade仍是繃緊了神經生怕有任何怠慢的地方,直到目送Holmes夫妻走進下榻的飯店才徹底放鬆下來。
「Greg你是我的救星。」
「別提了,都已經這個時間,我回家去了。」衝男人擺了擺手,Lestrade只覺得自己就是徹夜盯梢也不曾如此疲倦。
「Greg等等,」
連忙喚住轉身就要在街道上攔車的Lestrade,如是道:「乾脆在我那裡住下吧,好好地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送你去蘇格蘭場,作為感謝的回禮。」
很顯然,男人的提案成功打動了Lestrade,只見銀髮警探沒有多加遲疑便重新回到車上。


步出浴室的男人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幅景象,身著睡袍的Lestrade頂著一頭濕髮,四平八叉毫無形象地趴睡在大床中央,背脊和緩地起伏著,呼出規律而輕淺的鼾聲。

「Greg這樣會著涼的。」
受了騷擾,累極的銀髮警探蹭了蹭頰下柔軟的枕頭,咕噥出聲:「唔嗯、才不會……」
寵溺地搖了搖頭,見熟睡的男人毫無動作之意,黑髮的官員只得認命地取來吹風機親自伺候,半晌吹乾了一頭濕髮,又將Lestrade隨意扔在沙發上的西裝掛上衣架,待到一切收拾妥當,Mycroft這才熄燈就寢。

「祝你有個美好的夢,我親愛的Greg。」俯身在毫不設防的後頸輕輕地落下一吻。
伸手將已然熟睡的Lestrade摟進懷中,臉面順勢埋進男人頸窩,滿意地讓鼻腔充盈自己熟悉的氣息。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