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異鄉人CH11-6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什麼!歐森不見了?」
將話筒擱下,丹佐一臉無奈語氣卻是透出幾分欣喜,「你們也聽見了,負責盯梢的員警把人給跟丟了。」意料之外的發展令案情益發膠著,倒是成功阻斷來自各方的指手畫腳。
「走了,收起你的笑容。」
黑人警探樂顛顛地跟在布蘭登身後,直到推開辦公室大門這才猛一回頭招呼:「約恩你不一起過去嗎?」

「勞煩你還記得我啊。」
拎著工具箱,金髮鑑識官語帶揶揄。
此話一出,丹佐驚得連忙回頭偷覷布蘭登,見男人貌似沒有聽聞這才鬆了口氣,惡狠狠朝始作俑者頭去警告的瞪視,換來約恩一記挑釁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的視線一時間火花四射。
這種檯面下的打鬧在坐進車後被迫結束,憑著布蘭登的面子在四十分鐘內取得搜索令,待到三人趕至歐森居住的社區遠遠地就見負責盯梢的員警杵在屋外來回踱步。

「什麼情況?」
「昨天早晨八點歐森下班返家後就沒有再出門,車子一直停在後院,我們以為嫌疑人因為輪休在屋裡休息,直到二點多他應該出門上班我們才察覺異狀。」聽聞與自己猜測相去不遠的情況,黑人警探點了點頭。
「和里克斯島那邊確認過了嗎?」
「歐森沒有準時上班,也沒有請假。按門鈴無人回應,手機則是無法接通。」
「所以你們進屋裡看過了?」說著,丹佐邊將一次性的乳膠手套遞給布蘭登。
「是,我們擔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巡過了,屋裡沒有人。」
「這裡交給我們吧。」
並未忽略兩名員警眼中的愧疚,熟知人性的檢察官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如果方便,是否能夠麻煩你們蒐集附近住戶的證詞呢?」若是以往尋求分局協助需要透過層層關係,而現下亟欲證明自我的兩人自是最好的支援。



「或許是被昨天發的聲明驚動,歐森走得很倉促,這陣仗看起來值錢的東西應該都帶走了,也沒看到二十萬的現款。」拾起落在地面的雜誌隨意翻看,丹佐並不樂觀。
短短數日,再一次踏入歐森名下的住所已是依法有據,扣除像是被颶風肆虐過的書房,屋內擺設與丹佐前一回所見並無太大差異。
「沒有發現任何槍械,只在臥室裡找到幾條皮帶,不過看上去應該都不是凶器。」
在不破壞現場的前提下,伴隨相機的快門聲,布蘭登和丹佐很快將兩層樓的屋子巡視一輪,最末在對視時發現對方的面色同樣不好看。


「克萊兒說歐森的手機已經徹底失去訊號無法追蹤,我們一定遺漏了什麼。」
「當檯面上已經走進死胡同,我們就該另闢蹊徑。」停頓片刻,丹佐望進布蘭登的潭藍色眸瞳,「沒有人可以憑空消失。不論是行色匆匆的路人、陳舊旅館的櫃台、不起眼的街邊攤商,只要還活著就必須與人有所接觸。」

「所以現在去哪?」在副駕駛座坐定,繫上安全帶的同時布蘭登問了一句。
「你覺得呢?」
聽聞男人說得神秘,不多時謎底揭曉後,望著有些日子沒有造訪的酒吧布蘭登一方面覺得好笑,一方面又覺得確實應當如此。

這是布蘭登第二回造訪營業時間的地中海,約莫七點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巷道內熒白的招牌十分醒目,推開玻璃門,旋律有些憂傷的爵士樂便流瀉而出。
亦許是心態產生變化,布蘭登對這間清一色只有男客的酒吧沒來由地興起好奇,忙著四處張望的檢察官很快就落在警探身後。

熟門熟路地走到吧檯邊,讓酒保替自己通知莉莉後丹佐這才驚覺身旁一空,忙迭回過頭,就見距離自己幾步遠的男人不知何時成了焦點。
「真是的,別只顧著發愣啊。」
也許是擔憂布蘭登再次落單,又或是其他更加私心的理由,丹佐索性伸手搭上男人的肩,畢竟在這種地方,實際行動較言詞來得更加有說服力。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風情萬種的沙啞嗓音響起,發話的正是扭著腰胯走近的莉莉。
「不歡迎嗎?」
招呼酒保給兩人送上杯水,戴著酒紅色假髮的店主一撩髮絲,拉長了尾音嬌嗔道:「開店做生意,說得像是我有選擇權似的。」

未待幾人說上兩句話,便聞不遠處男人粗聲抱怨:「看看這多不公平,來了兩個年輕小夥子馬上見異思遷把我們拋到一邊了。」
如何應對客人有意刁難的調侃,經營酒吧多年的莉莉自有一套方式,只見身著亮紫色皮裙的高壯大漢噘起紅唇,跺腳嬌嗔一聲:「討厭,人家心裡只有奧斯丁。」
故作嬌羞的模樣換來眾人一陣哄笑,甫才緊繃的氣氛登時雲消霧散。


斜倚在矮櫃旁,領著兩人走進內室的主人低頭點燃一支涼菸,徐徐吐出白霧,「說吧,有什麼事?」人前的千嬌百媚驟然收斂,虛掩的眼睫亦遮不住盡數化作刀刃般銳利的目光。
「我想找個人。」
「找人可是警方的專長,什麼時候破案也外包了?」食指和拇指捏著濾嘴,莉莉的嘴角扯起一道揶揄的弧度。
「我們沒有時間。」
「急件可是要加錢的。」
「那是當然。」面對調侃,丹佐只是好脾氣地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將反壓的照片遞上前。
「丹佐就是上道。」

正事談妥,莉莉將目光落在始終沉默的男人身上,「忙著說話都忘了問,檢察官先生沒事吧?」
或許是眾人不約而同的默契,這是布蘭登多日以來第一次被當面問及那天的意外,錯愕之餘不由得瞥了身旁的警探一眼,「啊、多虧丹佐一切順利。」
「我可是聽說,某人在檢察署鬧得差點連工作都丟了。」似是不甘於布蘭登輕描淡寫的答案,莉莉毫無負擔地加油添醋。
「別胡說。」
並非不明瞭莉莉的用意,然而就是丹佐也尚且沒能釐清自己擺盪的心思,於是種種情緒盡數化作不輕不重地低斥。


而後兩人閒聊了些什麼出神的布蘭登一句也沒聽進去。



同性戀是一種罪惡,教會的保守人士如是說。
在如此環境耳濡目染,布蘭登不曾提出質疑,更精確一些的說法是布蘭登從未在意過與自身並無直接關係的議題,直到察覺丹佐的意圖。


不論是丹佐私底下的小動作,或是與他人對話時的若有所指,布蘭登全都看在眼底,唯一的差異僅在於男人究竟是自認掩蓋得宜,又或是意在欲擒故縱,甚或以上皆是。

平心而論,黑人警探討好追求的分寸拿捏得十分精準,既能營造出曖昧和諧的氛圍,亦不至於讓人心生不悅。
猶記最初湧上心頭的先是震驚,隨後否認、困惑、迷惘各式各樣的躁動翻騰而上,然而人性總是如此,越是刻意忽略便越是忍不住在意,丹佐的視線像是透著溫度,熾熱且存在感十足,即便布蘭登因而感到不自在,卻遠遠談不上厭惡。

布蘭登向來以自己喜好分明為傲,上一回示好的同性即是血淋淋的例證,如今面對丹佐態度卻顯然迥異。
全都是看在丹佐救命之恩的份上吧,抬眸望向相談甚歡的兩人,布蘭登尋了一個最為恰當的理由。





怎麼會這麼喜歡莉莉(扭
但輪到寫他大概還要五年(?????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