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1/2 Deja vu 【前判冰】CH2-2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前審判X前寒冰



有些愕然的男人下意識昂首,對上一雙浸淫著水光的冰藍琉璃,只覺心口猛地一揪,從未有過的、陌生的、憐惜的情緒由左胸膛的位置漫了開來,沒有什麼較青年的笑容來得更為重要──撇開目的和身分不論,這是男人當下唯一的念頭。

「好、不要,別緊張我們停止。」
為艾勒將凌亂的衣袍整理妥當,撫在背脊的掌子輕拍試圖穩定青年緊繃的精神,稍稍欺近,意圖落上發紅眼角的親吻讓青年一個側身避了開來,出乎意料的舉動令男人險些反應不過來,也不強求,蜻蜓點水似地在紅潮未退的面頰輕啄一口,一觸即離。


唇瓣緊抿,低垂的長睫輕顫,掩去眸底大半目光。
突然真切地意識到夢中貌似夏佐的男人與本人有所不同,艾勒感到十足無措,雖說先前隱隱約約有些端倪,然而當真相如此赤裸地攤在眼前卻不知該做何反應,過大的衝擊令艾勒無所適從,愧疚的情緒壓著胸口幾乎窒息。

「不、不一樣……」冰晶色眸瞳平日的虹彩被黯淡取代。

將並非夏佐的男人視為夏佐看待,理智上並非不明白,然而參帶私心的判斷力卻將事實蒙蔽了。

「無法將你和夏佐做出區隔的我很過分,因為你的溫柔而耽溺看不清事實……真的很抱歉,很對不起。」很過分……這樣的自己很醜陋很過分……
負面的情緒不斷湧現,酸澀直衝上鼻腔,微微泛紅的目眶幾乎沁出水來。


艾勒出乎意料的反應全然超脫男人的預料之外,向來遲鈍的青年竟是這般敏銳,果然這傻呼呼的大男孩總是能夠為自己帶來無限的驚奇,一如艾勒此刻的低落反應。

得知真相的人哪個不是無比激動,憤怒、暴躁……以強烈的強緒來表示對自己任意操控對方夢境的不滿,青年哽咽的語調聽在耳中,呼風喚雨的夢境之主頓時慌了手腳,名為心疼的光采在夜色的眸底隱隱閃動,下意識伸出的掌子很是尷尬地停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該道歉的是我,身為夢魔的我將你帶入我的世界,偽裝成別人也是為了更容易接近你,懂嗎?」僵硬地將掌子搭上蒼藍色的柔軟髮絲,從未有過的情緒在胸臆間冒泡發酵,身為夢魔的男人向來對於自己利用誆騙和偽裝取得精氣的行為感到理所當然,然而,面對那雙澄澈的眸子卻是什麼反駁也說不出口。

「應該說抱歉的是我,不是你。」
曾以為魔物無心,今兒到底是顛覆得徹底。


做為回應的是一陣沉默,眸底映出低垂著腦袋兀自沉思的青年,將其擁入懷中細心呵護的衝動油然而生,而男人確實也實行了……

無比自然地拂開男人意圖擁抱的手臂,「讓我一個人靜一靜。」輕柔的力度卻含帶著十足絕決的,意志,男人還要說些什麼,只消艾勒一個目光便陡然遏止,潭藍的瞳仁較以往深邃悠遠,捉摸不定的飄忽令男人不自覺噤聲。

沉默彷彿綿密的大網籠罩了在兩人身上,周身的氛圍凝結似地不再流動,良久的對峙無果,男人終是選擇認輸,「我送你回去吧……」道出口的語句滿是頹喪。


還未反應過來,只覺眼前的景象霎時間有些扭曲,強烈的暈眩迫得艾勒非得闔上眼,待到恍惚過去再次張開雙眼,入目的已是熟悉的房間擺設。

伸手搔了搔微鬈的蒼色長髮,「呼……」坐起身子吁了口悶氣,就是艾勒自己也說不清究竟是失落多一分還是慶幸多一分,紊亂的思緒交雜著充塞在腦袋裡頭急待釐清,歛下眉目,冰晶的牟同在光線某些角度的折射下彷彿透明的琉璃珠,曖曖明亮。

自己是喜歡夏佐那討厭鬼的嗎?
即使夏佐總會變法子戲弄自己,但每回為自己解決問題的也是夏佐……正如尼奧所說的,若是不喜歡夏佐也不會夢見夏佐,甚至放任夢中的男人恣意妄為吧……如此顯而易見的道理任誰都看的出來,唯有當局的自己固執得不願接受。

對於偽裝做夏佐的夢魔,艾勒說不出是依戀多一些還是怨懟多一些,理智上清楚地知曉接連幾個星期都夢見同個場景並不尋常,但情感上總會不自覺向夢中的男人尋求溫柔,話雖如此,但對於突然意識到兩人差異的自己而言,果然還是只能夠接納真實存在、獨一無二的夏佐。

好不容易得出結論,該如何應對又是另一回事,若是下一回夢魔再次以夏佐的模樣求愛,說不準自己會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胡亂答應……艾勒如是暗忖著,由此可知目前最為重要的是該如何逃離夜夜的甜蜜夢鄉。

夢中的男人只要沒做夢便碰不著,真實的夏佐卻不然。
坦白招認或告白一類的選項是絕計不可能的,光是想像夏佐會以何種訝然和嘲諷的表情做出回應,艾勒便無可遏止地感到卻步。

軟弱也好,怯懦也罷。
負面的情緒充塞在氣悶的胸口,對此時的艾勒而言,還未有足夠的勇氣面對男人任何可能做出的回應,不論是欣然接受或斷然拒絕。

無法正面迎擊,於是只能迂迴閃避!



半瞇起眼,好看的眉低歛著,一雙夜色的眸瞳飛快地掃視圖書室內的每張面孔,本就陰鶩的表情更是低沉幾分,板著一張臉,周身發散的冷冽氣息幾乎要凍傷一旁路過的騎士。

接連著幾天下來,尼奧那句「艾勒可能讓夢魔纏上了」讓男人無法不上心,追尋那抹冰藍色的身影屢次撲空,夏佐不得不承認艾勒正因為不明的理由刻意而迴避自己,找遍了艾勒可能去的地方,房間、交誼廳、廚房、圖書室……甚至是市集的糕餅店都特意走了一回,一次次的期待換得一次次的失望。

該死、究竟躲去哪裡了……
吁了口氣,又一次的撲空讓向來無往不利的審判騎士感到力不從心。


饒是夏佐再精明聰穎,也沒料到艾勒竟是躲到艾崔斯特的房裡去,可憐咱們的審判騎士長找遍了聖殿的各個角落,無視尼奧的抗議和蘭碧的揶揄硬性將其房間翻找了一回,結果當然一無所獲。

眉間的皺痕越發深刻,黑曜的眸底迸出懾人的精光,腦袋無比清晰地盤算若是揪著了那四處躲藏的傢伙該如何處置,該是剝皮生吃還是油炸燒烤比較入味……由體內透出的氣勢彷彿能夠具體化,此時的夏佐就是向來無畏、被稱為狂獅的男人亦不敢招惹。


突如其來的惡寒直竄上背脊,遠在黑暗精靈房內喝茶閒聊的蒼髮青年陡然一震,手上的瓷杯隨之一晃,裡頭的紅茶險些潑灑出來。

「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艾崔斯特你有聽到嗎?」伸手搓了搓手臂上的疙瘩,有些神經質地四處張望,直到瞧見長髮的精靈搖頭回應艾勒這才放下心口高懸的大石。



打從意識到自己對夏佐懷抱特殊情感開始,秉持能避則避的原則,接連著幾日下來艾勒都過著鴕鳥般的躲避行程,大清晨搶在眾人還在賴床的時間,拎著待辦的公文緊張兮兮地躲到艾崔斯特的房裡去,或閒談或打混又是一日過去,直到夜幕低垂方才依依不捨地同長髮的精靈道別。

拖著沉重的步伐,大大打了個呵欠,好些天沒有充足睡眠的青年目光迷離,眼窩下是無可忽略的暗沉青紫,出於內咎和其他道不清的,艾勒不願也不希望再碰上夢中的男人。

為了這看似容易達成的目標,夜闌人靜時,艾勒得睜著無比沉重的眼皮咬牙硬撐,稍一失神便會陷入昏迷,然而淺眠的青年只消一點聲響便足夠驟然驚醒,然後以此反覆,本就不是煥發的面容更顯得憔悴。

只見長髮的青年耷拉的腦袋,鞋跟叩擊大理石地面的規律聲響聽上去沒有一點抖擻和精神,甚至能夠隱約聽出其中染上幾分疲倦氣息。



「終於回來了,這幾天都到哪裡野去了?」
悅耳的嗓聲聽在艾勒耳中彷彿魔鬼的召喚,猛地停下步子,心口的脈動越發急促,撲通撲通……一下重過一下。

嚥了嚥唾沫,好不容易迸出齒縫的語句有些斷續,「呃、夏佐你……你怎麼來了。」

要逃、快點逃……
理智吶喊著必須逃離男人的掌控之外,然而雙腳卻生根似地無法移動分毫,黑暗中閃爍螢螢幽光的眸瞳彷彿大型獵食者,周身透出的強烈氣場令艾勒不敢輕舉妄動,不由得壓低了呼息。

只見兩人間的距離越發縮短,艾勒渾身僵直,隨著男人走近的步伐瞪大了眼,心尖兒懸吊得老高幾乎迸出口中。


「為什麼躲我、哼?」揚高的尾音令艾勒又是一顫。
鼻尖幾乎相抵的距離,強烈的存在感不容忽視,溼熱的氣息襲面而來,過分直白的逼視讓艾勒慌了心神,卻彆扭地不願承認。

緊抿唇瓣,強壓下胸口的騷動,咬了咬牙昂首與男人對視,「別臭美了,我為什麼要躲你?」然而,閃著侷促的冰晶色琉璃卻出賣了艾勒。

一驚一乍的模樣彷彿受驚嚇的小動物,而這恰巧激起夏佐長年在審判所培養出的嗜虐欲,惡質地屢次戲弄,意圖瞧見青年眼角噙著淚光卻倔強不願認輸的模樣。

「瞧這副糟糕的模樣,是幾天沒睡好了?」一把拑住艾勒形狀姣好的下頜,指腹在青年眼梢磨蹭的輕柔與語氣中的凶惡形成強烈的反差,眉間高攏,隱隱透出憂慮的夜色眸子掩不住男人真實的心聲。

冰藍色的琉璃撞上墨色的黑曜石,在目光交接的瞬間迸出熾熱的火花,男人的瞳孔太過深邃,彷彿能夠將一切吞噬殆盡的黑暗令艾勒不敢對視,堪堪別開目光,一把揮開男人的箝制,嚷嚷著反駁:「我怎麼樣都和你沒有關係!」

這話聽在夏佐耳中顯得無比刺耳,利刃一般直扎進心口的位置,理智線啪地一聲斷裂,接連幾天積累的悶氣爭先恐後地翻湧而出,掩在眼睫下的眸子飛快掠過一抹異彩,「怎麼會沒有關係!」反手將打算進門的青年一把扯住,在艾勒還未反應之前便以身型的優勢欺上前去。

背抵著冰涼的大理石牆面,蒼髮的青年因為突如其來的反轉感到訝然,然而,兩人此時四肢交纏相熨貼的親暱卻讓艾勒無法思考,嗡嗡作響的腦袋漿成一糊,半啟的口一開一闔半晌吐不出半個單音。

望著男人有些異常的舉動,艾勒除了奇怪以外更是感到無比慌亂,怎料夏佐下一句是讓自己更為駭然的直白問句,「你夢中已經開始出現人形了?」壓低的語氣中能夠隱隱覺察男人壓抑的不知名的怒氣,然而艾勒此時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夏佐怎麼知道!
除此之外,還知道了些什麼?是否連自己和夢中男人的任何所為都一清二楚……
艾勒的心情很是複雜,驚駭、愧疚、惱怒、欣喜……各式各樣的情緒糾結在一塊,胸腔內的澎湃翻騰著躁動,對於男人的關切艾勒為無比開心的自己感到羞恥,怎麼就這般不爭氣因為這等小事情而失去控制。

由愣怔回神的青年這才憶起反抗,手上的力度沒有收斂使勁推拒,扭著身子試圖掙脫男人的梏桎,大動作的扭動免不了在緊摟著自己的男人身上落下幾掌。

「好了、冷靜下來。在夢中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好嗎?」
準確地攫住艾勒揮舞的雙手,連忙將有些失控的青年撈進懷中,生怕一個不小心傷到的反而是那相較自己皮薄嫩肉的傢伙,半拖半拉地將艾勒領進房中,午夜時分的長廊只消一點聲響便會引起極大的回音。





回頭看稿
唉呦,艾勒真是個軟萌的性格www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