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The trap of the Cat 【雷格】CH3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主副CP分別為雷格羅刃
*MAlice與Call to Quarters為系列作,可分開看也可一同食用

  有些意外地瞧見男人在得到回報後不痛不癢的淡定模樣,畢竟這和當初讓自己去看住太陽時的擔心大相逕庭,喬葛再次體悟自己果然未曾瞭解跟前男子的想法。
  特意讓自己放走格里西亞,雖是在掌控之內,但在這等危急情況,能夠任由那闖禍精恣意在綠芽城裡奔走的大概只有眼前的男子吧!


  將手中的公文處理完畢,慢條斯理地整頓妥善後方才起身。
  「走吧,大地。」男人的嗓聲溫潤,一如古鐘因鎚撞而起的響聲,渾厚得令人安心,卻也同樣對於那份深沈的未知感到心驚,喬葛自是沒問出「去哪」一類的愚蠢問題,只是隨著雷瑟信步而出,默默地打量男人的背影。


  領著整個小隊,眾人來到今天屬於暴風巡邏範圍的酒館街頭,還未見到平時熟悉的大空色身影,一名衣著深色刺客袍的青年便由男人眼前一閃而逝。
  瞳孔瞬間縮放,那身形是絕對不會錯認的熟稔,雷瑟一個快步跟上前頭正四處張望的頎長身影,放輕力度男人趨快了腳步,小心翼翼地逼近,在刺客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前一把抓住,青年反射性地回首,不意外地瞧見那張熟悉的面龐滿是驚訝,先是一愣,隨即如鬥敗的公雞般垂首沉默。

  格里西亞狀似懺悔地低垂下臉,心頭卻掛記著那動作敏捷的老者,一雙眼沒個安分灰溜溜地轉,思及之後雷瑟那悶騷的變態又不知會祭出什麼樣的方法以懲罰的名義對付自己,格里西亞面上一陣青一陣白。


  「格里西亞˙太陽──你最好可以解釋,應該在房裡批改公文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直呼的全名刻意拖長了音調,每個單詞幾乎都是從牙縫間迸出來的狠勁。
  本就稱不上和藹可親的面龐此時更是陰鶩得駭人,墨色的眸瞳讓熊熊燃燒的惲怒燒得晶亮,青年細嫩的頸項被雷瑟用力勒緊的後領壓出了一圈深紅。


  「哎、雷瑟……等等,那人……」
  掙扎徒勞,讓男人拎小雞似地強押回騎士的隊伍中。

  雷瑟似是沒聞著格里西亞的呼喊,任務達成自是領隊回聖殿。
  讓人給當街擒住的青年耷拉著腦袋,看上去無比乖巧、溫溫順順地跟著隊伍打道回府,表面功夫做足了,心頭可是恨的牙癢癢。

  暗暗腹誹著雷瑟壞了自己的好事。
  幾乎是在同時,走在前頭的男人猛地轉過頭來,無可忽視的灼熱視線似是給格里西亞施了個定身咒,強壓下反射性回以瞪視的衝動,垂擺在兩側的雙拳攥緊了,格里西亞佯裝認份地跟著隊伍前進。


  格里西亞說什麼也不甘讓好不容易到手的線索溜了。

  蒼穹色的眸子以眼角餘光掃視著街道上的行人,被施了術的老傢伙應是跑不快的,這下應是趁亂隱在人群中,青年緩下躁動屏氣凝神,眸底的精光越發犀利。
  眼尖地瞧見前方不遠處一閃而逝的身影,駝弓著的低矮身形敏捷地在人潮中竄動。
  反射的動作較腦袋的運轉快上幾分,格里西亞順勢向反方向扔出幾個低階的咒術,看準了一旁的騎士慌張地正要舉步追去時,矮下身子,順勢狠狠地揣下那人的衣襟,倒楣的青年一個踉蹌摔了個跟斗。

  成功引起騷動的金髮青年沒有半點遲疑,幾個閃身俐落地避開擋在前頭的騎士,快步朝方才老者離去的方向追去。

  且見青年所行之路眾人皆慌忙閃避,格里西亞不禁自嘲,身著刺客裝的自己只怕是讓人錯認為某個需要驚動審判長親自押解的可怕囚犯吧!
  雖說堂堂太陽騎士被劃為囚徒一類讓格里西亞有些不悅,不過這倒是給了青年方便,散開的人群雖不及摩西破海壯觀,卻也很是迅速地讓出條道路來。


  身懷線索的目標僅在幾步之遙,格里西亞急急催快腳下的步伐。
  然而微駝的老者卻若鼠輩一般靈活狡猾,不知何時解開了腳邊的冰封,就等格里西亞奔去時迅速施予咒術,猝不及防的青年被定在原地,然此等雕蟲小技對天生合該是法師的青年而言不成威脅,僅在眨眼的瞬間便已掙脫。

  沒料就是這會兒頃刻的耽擱,後頭領著維達的審判已追了上來。
  急奔而來的男子先是給自家副官使了個眼色,自己則是朝老是不安分的惹禍精直走而去,原先已是不善的臉色更是寒若冰霜。
  沒追到老者的扼腕,加上雷瑟絕對是精采萬分的暴怒情緒,除了雪上加霜之外沒有其他更適合的說法,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格里西亞本就稱不上好的面色剎時間青紅交加。
  審判確實刻意讓格里西亞擺脫大地的監視外出,線索曖昧不明,調查自然膠著不前,雖然此舉彷彿縱虎歸山,但也非不可行的方法,雖說是做足了心理準備,然而在目擊格里西亞忙亂地追趕犯人時,當下雷瑟便後悔了。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即便情況再如何別於以往,自己都不應該親手將青年推向危險,曾經誓言要守護青年不受任何危害的自己,如今卻自掌嘴巴。

  提心吊膽……是的、這詞正是雷瑟此刻的情緒。
  狠狠地收緊掌中那不足盈握的手腕,指尖幾乎要掐進細緻白皙的肌膚表面,透過熨貼的部位隱隱感受到青年脈搏細微的跳動。

  為什麼總是如此胡來?
  總是一個人恣意地遊走在危險邊緣,全然不知旁人看得膽顫心驚,為格里西亞擔心受怕的次數隨著年月更迭不減反增,調皮貪玩、惹事生非幾乎沒個消停。
  扯著格里西亞直到進入偏殿的禁閉室,墨色的眸瞳映出卸下太龍裝盤坐在床榻的青年,姣好的臉蛋別開不願正視自己,湛藍色的美眸一改受傷後的鬱悶,此時因為不甘和慍怒反而顯出幾分生氣。


  「若不是你,我已經逮到他了!」
  「結果你還是不知反省嗎!」
  冷冽的聲線不帶一絲波動,劍鋒一般削刮過青年的耳際,向來不喜形於色的雷瑟黑了半張臉,此時的怒火顯而易見。

  雖說擅自離開的自己確實有錯,然驕傲如格里西亞定是不會承認,而格里西亞最不能接受的是雷瑟的過度保護,這令青年有自己被當作女人一般對待的錯覺,
  「雷瑟、我沒有那麼嬌貴,受傷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難道就只許你在外冒險,而把我困在聖殿之中嗎?」話一出口格里西亞便後悔了,不知所措的騷動在大空色的眸底藏不住,門齒緊扣著下唇,顯得侷促而不安。

  擔憂早已融入心跳的頻率,一下一下隨著青年的喜怒而跳動,對於格里西亞雷瑟除了憤怒,更多的是自責,此時卻聞自己的關心成了格里西亞口中監囚禁錮的理由,自己長久以來所做的顯得可笑至極。
  雷瑟一臉陰鶩,衝著青年吼道:「你是這麼想的嗎?」壓抑的怒氣一觸即發。

  沒料到男人會衝自己怒吼的格里西亞先是一怔,眨著眸子,好半晌沒反應過來,腦中醞釀的道歉和安撫就這麼讓審判吼得一片空白。
  詭譎而尷尬的氛圍流轉在兩人之間,沉默無邊地蔓延擴散,相對的四目較量似地相互瞪視,直至敲門的聲響才將僵局打破。

  「審判長。」簡潔而恭敬的稱呼。
  語調如審判般沉穩無波,不難猜出來者是審判小隊的副隊長──維達。

  朝維達點了點頭示意,雷瑟定定地望著仍是倔強不願直視自己的長髮青年,輕聲:「看來讓你留在房裡休息果然是錯誤的決定,你就在這邊待到傷好吧。」撞鐘似的沉穩音調聽上去意外地平靜,但格里西亞自然也不會天真地以為雷瑟會這般容易消氣。

  湛藍色的琉璃灰溜溜地轉,不著痕跡地來回打量房內的擺設,當然青年任何一絲細微的舉動盡收雷瑟眼底,半瞇起眸子,深處的夜色幾經閃動,雷瑟在掌心不動聲色地蓄積某種魔法波動,曳著闇宵色長袍,在跨過門檻的瞬間釋出。
  撲眨著眸子,雖是感覺到空氣中的元素震動,即使是對於魔法十分熟悉的格里西亞,亦無法在霎間捕捉到切確的手法,自然不明白雷瑟究竟動了什麼手腳,唯一能確定的是自己肯定不能再輕易進出了。



  「雷瑟──!」不滿地擰起眉頭。

  姑且不論那份捲軸的歹毒咒語還未釐清,再說後背的咒紋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的皮肉傷,然而雷瑟什麼也沒說,甚至不讓格里西亞有任何的反駁機會,禁閉室的厚實門板讓人重重關上。

  格里西亞隻手撐著下顎,蔥指漫不經心地扯著垂在胸前的髮絲把玩,噘高了唇,半瞇的雙眸寫滿了不耐和煩躁,直至耳尖地聽聞厚重門板讓人推開的刺耳聲響,懶洋洋地抬眸卻不見那熟悉的墨色身影。

  眨了眨眼,定睛一瞧,有些意外地瞧見來者是前些日子將自己救回聖殿的萊卡。

  望著一頭燦金色碎髮的青年,格里西亞不禁與羅蘭做起聯想,禁閉室的門鎖得住他卻鎖不著聖殿裡頭漫天飄揚的流言蜚語。
  聽說羅蘭這小子向萊卡告白被拒絕後,仍沒事似地鍥而不捨地發動攻勢,自幼便是如此,看似溫良的外貌下,羅蘭打定主意的事便勢在必得,即便受到多少阻攔。
  清澈的湛色眸子暗了暗,深處的精光流轉了幾圈,某些可能遂在腦內成型。


  禁閉的時日除了改公文發呆以外,格里西亞沒事就東碰碰西找找,大抵是瞭解了雷瑟設在門邊的魔法結構,若非有傷在身,那些微繁複的空間魔法自是奈何不了他,然而時間緊湊,如今只怕得借助羅蘭身為死亡領主的力量才行。
  且看刃金能夠輕易進入這點,只要能夠說動羅蘭進來幫他,別說這種等級的空間魔法,就是最高級別的魔法亦困不住他。

  提及拍賣會和虐殺刑具時,那雙蜜金色琉璃所燃燒的憤怒全落入青年眼底,嘴角不著痕跡地向上勾起,看來羅蘭似乎並非完全沒有希望,同時,格里西亞也看到離開禁閉室的希望,頓時笑顏燦爛如花。

  「萊姆拜託你,只要幫助我離開這裡就好了。」
  咬著下唇,掩在薄被下的纖指掐緊大腿,逼得眼眶催上幾閃淚花,奧藍色的眸瞳水潤潤的,乍看之下有幾分可憐兮兮的小模樣,「不要太勉強,只需要你告訴羅蘭……那門上的魔法非得請他幫忙不可。」

  只見跟前的青年蹙緊眉頭,正低垂著腦袋不知在思量些什麼,好半晌方才小幅度點了點頭,雖是面有為難卻沒有出聲拒絕。
  標緻的面龐看上去平靜無異,心頭可是欣喜若狂,向來英雄難過美人關,饒是羅蘭那般道貌岸然的傢伙亦不例外,正當格里西亞興沖沖要向萊卡解釋門板上的魔法時,彷彿是有人向雷瑟即時通報似地,一襲玄色長袍的男子板著一張臉,推門進入。

  「喲、雷瑟,你今天還真早啊。」怎料黑髮的男人淡瞟了自己一眼,竟恍若未聞。

  擰了擰眉,格里西亞不免心生埋怨。
  壓下胸口的煩悶,半瞇起眸子不動聲色地打量男人的神情,只見那張沒拉長的面龐,很顯然某個彆扭悶騷的變態面癱氣還沒消,低眉順目地模樣看上去乖巧的緊,就怕雷瑟發現自己又興逃脫的念頭,這會兒甚至順手拖了萊卡下水。

  格里西亞可是做足了準備打算扮演優良囚犯的形象。
  眉料等了好些時候,審判只是出聲關心跟前短髮青年的傷勢,沒有語氣冷列的盤問,亦沒有威脅大過於勸導的警告,男人只是沉默地將每日例行批改的公文置於案前,始終沒望格里西亞的方向正眼瞧過,便領著刃金離開。


  好你個雷瑟˙審判!!!
  祖母綠色的翡翠瞪著雷瑟離去的背影,男人刻意的忽視讓格里西亞咬緊牙根,氣得不輕,嘴角邊勾起的是不相稱的弧度。


  ◆ ◇ ◆

  墨色的眸瞳不帶一絲溫度,黑髮的男人略昂著下頜,倨傲地俯瞰那四肢被固定的老者,蒼灰色的白髮令此人看上去顯得老邁,但身子骨卻有說不出的輕盈,以此可見是經過高明的偽裝,且聽維達回報為了逮到此人,整個小隊沒少吃苦頭。
  不過寡不敵眾,經過一番掙扎最後還是被擒下。

  佝僂的老者無懼地回視跟前的黑袍青年,然銳不可檔的凌厲氣勢卻令其頓感壓力,抑鬱的氛圍撲天蓋地而來,由腦袋到頸間全都給結結實實地摁了下去,在此之前從未踏入審判所一步的老者自然無法由樣貌辨認出雷瑟的身份。

  然而、這般強大的氣場可不是常人所有,來人的身份可想而知。
  推論出的結果令老者一懵,腦中不斷湧現時不時聽聞有關審判騎士的傳言頓時混亂了理智,反應過來的微駝老人連忙出聲求饒:「我是被陷害的!有人栽贓我,這是陰謀!」少了冷靜與沉穩,滿是皺紋的面上頓時添了幾分老態,

  一旁的騎士見狀,忙迭將人拽得更緊一些,然而此舉似乎大大地刺激了老者,四肢拼命掙動著更是急欲掙脫。
  「除了人口買賣、黑市交易,更是涉入多場的非法拍賣……」一旁的騎士依序報告調查的結果,白紙黑字鐵證如山。
  條列出的罪狀一如判決的天錘迎頭砸下,百口莫辯的佝僂老者眼一翻竟昏死過去,人犯不再抵抗,負責桎梏的騎士自然也緩下手勁,湊近了上前查看:「審判長,他昏了過去。」

  燈光昏暗的審判所內,本就陰沉抑鬱的氛圍在腥味濃厚的處刑室內自然是重上幾分,聽聞今兒幾乎是沒消停過的抽打聲,維達欲言又止地看向自家上司,皮鞭狠狠地落在四肢被分別固定的犯人身上,乘滿鹽水的木桶在一旁候著,就待人犯體力不支昏厥過去,便迎面招呼上去。
  雖說平日審判便是一身凜然,卻從未同今天這般煞氣騰騰,審判所各路人犯聽聞行刑室傳出的淒厲哀號,無不縮緊脖子繃緊了神經,就怕下一個倒楣的會是自己。



  月升月落,不出一天的時間,歷經好一番的拷問雷瑟由老者口中得到一切的訊息,包括格里西亞知道與不知道的。
  催緊了讓維達帶著其他的隊員去查探關於拍賣會的事,依據得到的線索表示,距離拍賣會的時間所剩無幾,然而在這之前有許多配置部署是必須先行完成的。

  來到緊閉的雕花門板,雷瑟顧不得清晨擾人,指節輕叩了幾下不見回應後,便一把推開不屬於自己的房門,卻意外地瞧見床榻上兩相依偎的身影,一室的旖旎風光……
  聰明地不談仍埋在柔軟床褥睡得酣甜的青年,示意自己到房外詳談的褐髮男人回頭被了件衣袍,確定將房門帶上之後方才稍稍穩了心神。


  「羅蘭,已經查到那枚戒指的來歷……」簡明扼要地交代相關的事情脈絡,由看似單純的失敗任務、連帶著接二連三的攻擊,末了還有人員牽扯廣泛的大型拍賣會以及壓軸的拍賣物品。
  雙手環抱背倚著大理石柱的羅蘭低垂著眼睫,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唯有在聽聞那無辜被捲入事件的青年時,那雙湖藍色的眸子方才陡然掠過精光。

  正因為來頭不小,對方才會這般大動作地搜索,除了成群的死士不說,甚至不惜殺害所有可疑的人士,「至於那枚戒指……似乎原先是要送進皇宮。」單憑戒指獨具匠心的華貴款式,可輕易地判斷原主非富即貴,再經由相關的專業人員鑑識後便可讀出其他更多隱含的消息。
  聽聞這場拍賣有可能是近年綠芽城最空前的盛況,只怕光是審判小隊人手方面有些不足,雷瑟起先是想問男人領隊一塊到現場去。
  然而顧及羅蘭不尋常的經歷,幾乎要滑出舌尖的語句臨時改了口:「另外,我想和你借幾名小隊員,還有……嗯、狄倫。」
  若是論能力,羅蘭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戰力。
  然而,就算羅蘭能夠大度地撇開私人情緒,雷瑟卻無法不在意跟前男人黑暗的過去與身分,被皇室貴族殘忍虐殺致死的死亡領主,只怕會為本就複雜的事件加添意外,更何況如此揭人傷疤的舉動……就是有再多的理由,雷瑟也都做不出來。


  「還有事嗎?」
  墨色的眸瞳映出羅蘭搭放在門把的掌子,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黑曜碰上湖藍,僅僅只是瞬間的交會,隱含其中的信息卻足夠彼此接收進而解讀。
  聰穎如雷瑟,羅蘭與刃金之間的糾葛雖是不甚清楚,卻能透過漫天的流言與微末細節推敲一二,之於雷瑟,萊卡是彷彿嫡親兄弟一般的存在,本著不讓自家孩子讓人欺負佔便宜的想法,深邃眸底一閃而逝的精光十足凌厲,彷彿審視女婿一般的神色,隱隱攙帶了擔憂的威嚇赤裸裸地張揚。
  是警告亦是託付,一如羅蘭曾經做過的,雷瑟算是認同了男人與萊卡的關係。


  「不……沒事了。」
  末了,雷瑟只是望羅蘭再瞧上一眼便匆匆道別,忙迭往下一處目的地走去。


  ◆ ◇ ◆

  讓人以靜養名義軟禁了好些時日的青年斜倚在窗邊,大空色的琉璃瞪著天邊近乎血色的夕霞,本就煩悶的情緒加上異常陰鬱的氛圍,格里西亞越發焦躁。
  難道自己真的判斷錯錯誤了?要趕不上拍賣會了嗎?
  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看著悲劇產生,卻無法搶先一步阻止?


  一聲悶響,此時被推開的厚實門板給了格里西亞最好的答案,對於即時出現的來人雖是驚喜,然而盤據在胸臆的抑鬱卻依舊未消,格里西亞蹙緊了眉頭,望著羅蘭和萊卡抱怨道:「真慢。」
  此時羅蘭身著貼身軟鎧,較褐色更為暗沉的墨黑髮色和肩胛突出的巨大骨翼昭示著男人此時死亡領主的身分,不鹹不淡地答道:「得等審判人走了才好行動。」

  聞言,格里西亞本就稱不上好看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眉間擰得老高,心口的焦慮不減反增,雷瑟今晚不在聖殿的意思很清楚……今天便是拍賣會的日子。

  不浪費一絲時間,格里西亞採用最簡潔且易懂的方式解說道:「待會兒羅蘭直接對魔法的漩渦中心發動魔法,什麼樣都行,只要夠強。」罩著在門前的空間法陣很簡單很直接,也很強大,和施術的男人同一個模樣,思及此,積怨已久的格里西亞不禁磨起牙來。
  可惡的男人果然是看準了自己因為受傷而沒有足夠的能力解開這點,才特意設下這種魔法的吧?
  雷瑟‧審判你這個大渾蛋!!!


  「就這樣!?」有著一頭蜜金色髮絲的青年顯然不相信會這般容易。

  「只要夠足夠強大就能將法陣破壞掉,不過可別用力過頭了,我可不希望到時候教皇老頭找我要賠償。」格里西亞嘴角綻出同其絢目髮色一般的燦爛靨花,嘴邊吐出的卻是全然迥異的發言:「不過可能會有些刺眼,萊姆你最好閉上眼睛。」

  
  同時間羅蘭正以己為中心蓄集周身的黑暗元素,迅速牽動空氣中的微浮懸粒,凝聚的氣流最終在男人胸前合做一球夾帶著電光的黑霧,強大而純粹的能量在不大的禁閉室內刮起獵獵作響的勁風。
  球狀的霧團在羅蘭掌中越發混濁且膨脹,幾乎要半個人身高的黑暗聚合時不時地發出啪啪的電光聲響,幾乎是在褐髮男人將黑霧擲向房門的瞬間,毫無預警地,外頭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響。

  「隊長,怎麼了嗎?」
  眼見羅蘭施術而造成的騷動引來亞戴爾的注意,格里西亞情急之下忙迭衝著門外大吼:「亞戴爾快閃開!」

  以外力直接破壞法陣除了會產生刺目的白光以外,更會造成強烈的衝擊波動。
  各式彩光頓時四起,除了巨大的風壓,甚至肌膚上都有魔法波動呼嘯而過的震動,不知持續了多久,卻不見那威勢強悍的光線有任何消退,半閉著眼,格里西亞咬緊了牙根,懊惱自己的輕率舉動或許會因此為無辜的亞戴爾帶來傷害。

  挾帶著強烈魔法波動的彩光頓時籠罩整座綠芽城,霎時間照耀了整片已經灰濛的天際,疾速的風壓更是震撼十足,超乎尋常的異相讓城鎮的居民驚慌失措,連忙駭得躲進屋內只敢小心翼翼地探頭查看。
  除此之外,座落於聖殿旁的光明神殿,內在與外貌完全不相符的嬌小身子硬生由裝飾華貴的專屬椅座給震跌了下來。
  貴為教皇豈有對魔法不專精的道理,又怎麼可能無法追蹤魔力來源的位置。
  只見身側的祭司面上甚至也染上驚駭,白髮的男孩無暇顧及此只能好言慰勸幾句,連忙讓幾個還算鎮定的祭司先去安撫慌亂的群眾,同時不忘讓人去查看聖殿偏聽的禁閉室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望著祭司匆忙離去的背影,嬌小的身子頹靠在柔軟的椅座。
  巴掌大的標緻臉蛋滿是猙獰,半瞇起的眸瞳寫滿了慍怒,將乳白的陶瓷茶杯重重地砸在瓷盤上,一字一句惡狠狠地硬是由齒縫間迸擠而出:「格里西亞那個……惹、禍、精!!!」


  ◆ ◇ ◆

  好不容易由魔法的衝擊回過神來,眾人這才發現自己身處的位置似乎有些改變,並非蓊鬱蒼翠的聖殿偏廳而是已在綠芽城外頭了。

  只見乳白色月華灑落一地,雖是不夠明亮卻也足夠格里西亞瞧清草地上幾名讓羅蘭和被護得好好的萊卡之外,還多了個臉面向下撲倒在地的青年,只聞亞戴爾哼哼兩聲慢騰騰地坐起身子。
  確認自家副官沒事後,格里西亞懸在嗓子間的忐忑頓時放下,鬆了一口氣的語調自然顯得輕快:「看來魔法的衝擊似乎有點強了。」


  「只是有點強?連瞬間移動都造成了,為了逃獄這回可是無法不用啊……隊長!」刻意加重了末兩字的敬稱。
  印象中總是揚高的微笑垮了下來,儒雅親切的臉面黑了大半,瞪大的眼裡滿是對長髮青年為所欲為的不認同,能夠讓總能夠容忍格里西亞胡鬧、溫吞好脾氣的亞戴爾口出怨言這點看來,青年可真是氣極了。

  不過、若是青年真在意的話他就不會是格里西亞了,刻意忽略自家副官發出的不滿,格里西亞揚聲催促:「快點走吧、拍賣會要開始了!」
  睽違許久,終是重獲自由的青年樂顛顛的,蒼穹色的琉璃流轉著興奮的璀璨光彩,眸底的狡黠更讓亞戴爾不禁感嘆自家隊長還真是不懂何謂教訓二字,否則怎麼總學不乖?


  先行脫隊的格里西亞特意去了趟粉紅家。
  長髮的青年面上掛著燦笑,朝眾人很是得意地揚了揚手中幾瓶變妝藥劑和四套正裝,想當然格里西亞自然是先拿自家副官開刀,不管亞戴爾如何掙扎,三兩下將之扒光了,強將其中一襲滿是蕾絲的深灰色長袍往青年身上套,末了還輕挑地吹了聲口哨,頗是滿意地點頭。
  格里西亞先瞪著亞戴爾身上的長袍瞧了好一會兒,又望著手中其他的衣袍看了良久,雖說上頭沾染了死靈氣息,但似乎並非因為如此。
  擰緊了眉頭,待細瞧之後才驚喜地發現這回的甜點和幾份的剉冰相當有價值,卻看這不同風格的華麗服飾皆由上好的絲綢製成,款式和上頭的花紋都是過去歷史上各個輝煌時代的宮廷華服。
  說起價值,這些骨董級的衣物絕對是精品,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再精緻華美的衣袍也是由死人身上扒下來的!
  手忙腳亂正同衣袍奮鬥的萊卡猛一個抬首,很是擔憂地出聲:「可是我們要怎們進去?」

  不過正沉浸在能夠將古董高級貨二次販售藉此大賺一筆的格里西亞,似乎不將這問題放在心上,擺了擺手隨口答道:「我們這邊可是有兩個劍術高手,大不了打暈守衛闖進去!」

  只見眾人表情瞬間一滯,看來除了發話的青年以外沒有人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