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What is truth 【狄路】 中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吾命騎士小說衍生,CP為狄路×伊路,微羅刃
*歡迎留言來玩//



伊路的努力不懈讓狄倫感到無奈,同時男人也對自己的定性感到訝異,若非親身經歷,狄倫還真不相信自己能夠坐懷不亂,不得要領的伊路動作雖是笨拙,但熨貼在唇瓣上頭的溫軟觸感可是誘惑力十足,故意慢騰騰地睜開眼,長髮青年鼓著腮幫子生悶氣的模樣讓狄倫不禁失笑。

這種孩子氣的個性和冷然淡定的外表不……狄倫這廝暗忖著,眼角的餘光卻在霎那間捕捉到其他的色彩,繃緊神經,目光有些驚顫地越過跨坐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映入眸底的突兀青色讓狄倫頓時瞪大了眼。

超過小腿粗細的巨大蛇身盤繞在一旁的參天古樹,依比例相對應而言這森林主宰的總長絕對是男人不想知曉的可怕數字,艷紅的舌信一吐一縮,嘶嘶的輕聲幾乎要將狄倫的心尖提至最高,似乎是確定了目標的位置,蛇妖大張的口隱隱透出血光,銳利森冷的毒牙眼看就要襲來。

看似笨重的身軀卻有令人招架不住的移動速度,瞪大的眼瞬眼不瞬,就怕在眨眼的霎那伊路和自己便會命喪於此,搶在蛇妖動作以前將伊路的腦袋一把壓低,摟緊了懷中的青年一連翻滾了幾圈。

「別過來!」低喝一聲,用巧勁將還未反應過來的伊路退至後邊,挺腰起身的同時抽出腰間的匕首,微蹲著身子屏神戒備。


從未止歇的蟲鳴似乎停了下來,方才偷襲失敗的蛇妖已不見蹤影,四周反常地沉默,狄倫自然不會傻呼呼地認為魔怪已落荒而逃,高智慧的蛇類會在被發現的霎那隱匿蹤跡,伺機而動。

半瞇起眸子,儘可能地放廣眼角的視界,穩了穩端在手中的短刀,刻意放低的重心讓狄倫能夠在第一時間做出應變,徐徐拂面的清風嘎然而止,細碎的窸窣經過耳蝸時已被放大數倍,只見一抹青影猛地由側後方直襲而來。

迴身的同時向後退了幾步,右臂的匕首下意識地朝前邊的倒三角腦袋猛力擊去,每個動作都彷彿被看穿似地,一次次幾乎要狠狠招呼上去的攻擊都因為機警的閃避而化作虛晃,一來一往纏鬥得激烈,幾個回合下來雙方都討不到便宜,在地上翻滾蹭了一身草屑和泥濘的狄倫看上去頗是狼狽,緩下速度低喘著留意蛇妖下一波的攻擊。


蛇妖滑溜鮮豔的翡翠色外皮幾次都險險避過來意不善的刀鋒,粗長魔物的動作雖是靈巧卻也免不了讓狄倫劃上幾個口子,濃稠的墨綠色液體由傷處滲了出來,這可徹底惹惱了向來被敬稱為森林主宰的巨大蛇妖,要知道森林裡的妖魔精怪碰上了蛇妖哪個不是哈腰鞠躬客客氣氣的,就是有再好的脾氣讓狄倫這般胡攪蠻纏也惱火了。

蛇妖一族向來主張平和無爭,翡翠色的妖物自認方才不過是想同周身釋放強大波動的死靈生物打聲招呼,怎料那人類將自己的好意視為蔽屣不說,更是立馬亮出武器擺好陣勢,這活脫脫赤裸裸就是挑臖,正直交配期渾身躁動的蛇妖自然不會客氣,張大了口便往男人身上招呼。


似乎是緩過氣了,狄倫挺直背脊恢復警戒的姿勢,無懼地直視蛇妖異色的細長眸瞳,凝滯呼息的下一個瞬間,略低下身猛地俯衝向前,刀光驟閃,只見一人一蛇形影交錯,人類體能先天上的不足令狄倫逐漸落了下風,腳下一個不穩險些踩空,好不容易穩住身勢,卻在此時讓蛇妖鑽著了空檔,倒三角的巨大腦袋飛快竄至狄倫腰間,毒牙閃著寒光就要扎上狄倫毫無防備的腹側。

「好了、都停止!」
淡然的聲調雖是不大卻足夠讓一人一蛇清楚聽見,伊路突如其來的發話不單單喝止蛇妖的攻擊,同時也讓狄倫揚高匕首的偷襲動作暫緩下來,頓時間呆愣了幾秒,率先回過神來的翡翠色長蟲趁機咬了狄倫一口,銳利的尖牙劃破肌膚在皮下血管內注入不知作用為何的毒液,得逞的蛇妖咻地隱沒在森林不知哪個角落。

夾雜著刺痛的灼燒感由傷處開始蔓延,彷彿蟲蟻囓咬似地又痛又麻又癢,狄倫粗喘著捂住腹部,銀灰色的眸瞳怒視蛇妖逃竄的方向,久久別不開眼,直到聽聞伊路的發話方才緩過神來,迴身的霎那受傷的腹側又是一陣鈍痛,伴隨而來的暈眩讓狄倫眼前一花,入目的景象歪斜朦朧。

眨眼間天旋地轉,待到伊路定睛方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將走近的長髮青年一把掀翻整個人壓在身下,抬眸,對上那雙無波的紅瞳,狄倫只覺得喉頭乾澀難受得緊,更是克制不住胸口的澎湃,翻騰而上的衝動取代理智成為主導。

伊路似乎說了些什麼,但狄倫卻什麼也聽不清明,半瞇起的眸子直勾勾盯著那一張一闔的櫻色唇瓣──想要狠狠地壓覆上去,輕銜住那若隱若現的粉色軟舌使勁吸吮翻攪,這是狄倫唯一的想法,而男人也徹底實行了。


想要將總是有意無意又或自己的妖精拆吃入腹──渾身的燥熱和騷動無法平復,紊亂的思緒糊成一片,即便理智不再清明狄倫仍是查覺自己的不對勁,彷彿是由外在因素誘導出的衝動壓抑不住,覆在身下的青年此時就像美味的佳餚珍饈,讓狄倫如何不食指大動?

與先前那回不同,此時的狄倫急躁掠奪的動作顯出幾分粗暴,這令長髮的青年感到新奇,長睫輕扇,一雙血色的琉璃半掩著,即便是在如此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伊路仍是十分享受唇舌交纏的親暱,低哼了幾聲,掌子虛抵在狄倫胸膛,由著男人在自己唇上或啃或咬地胡亂肆虐。

夾帶吮吸與囓咬的親吻綿延而下,因為男人的腦袋埋在肩窩而被迫昂高下頜,伊路拉直的頸線讓狄倫不重不輕地啃上幾口,前襟不知何時已大大敞開,裸露出胸口成片牛乳色的白膩肌膚,在青年自己瞧不見的鎖骨位置綴上點點曖昧的瘀痕,紅紫錯落,盛華一般嬌豔令人移不開眼。

被放倒在地的長髮青年對狄倫反常的舉止毫無牴觸,甚至可說是無比歡喜,本能地弓起腰肢,主動追逐男人的雙唇,饜足地瞇起雙眸,氤氳了霧氣的赤色琉璃水潤潤一片顯得迷離,不自主扭動輕蹭的反應幾乎能夠解釋為誘惑,狄倫本就熱烈的目眶燒得火紅。


兩臂摟上男人的肩頸,四瓣緊密貼合、唾液交纏一時間兩人吻得難分難捨,哼哼兩聲,伊路偏了偏腦袋換個姿勢吻得越發深入。

狄倫毫無預警地情動,伊路雖然樂得開心,卻不會傻呼呼地以為狄倫這般反常的舉動是出於理智,放軟了身子任男人埋在頸間胸前又親又咬,酥麻的快意交雜著刺痛,「哼唔……嗯……」黏膩的低吟聽上去與撒嬌無異。

身下人兒的配合令狄倫更止不住手下撫摸進犯的動作,心底不斷浮現的否定微弱得幾乎聽聞不著,僅存的理智希望伊路能夠出聲喝止或是任何一點拒絕的反應,然而面對欲望,此時的狄倫沒有沉淪以外的選擇。

昂高了頸子崽貓似地輕聲嗚咽,溫溫順順的人兒看上去哪裡還有死靈生物凶狠殘暴的既定印象,然而,在狄倫瞧不清楚的角度,半瞇的艷色琉璃閃著無比清明的精光,越過男人肩背的視線是直白的威脅與壓迫,本就無波的瞳仁顯得陰騖凜冽,扎得由樹叢中探出頭觀望的蛇妖好生不安。

由羅蘭血肉所召喚的高階死靈生物不僅僅繼承死亡君主的能力,更是將羅蘭性格中的冷然學了八九成,氣勢逼人。

面對伊路直勾勾的目光,蛇妖緊張地渾身僵直,小心翼翼地探出蛇信,通體翠綠的粗長蛇身盤捲攀附在多人合抱的樹幹,滑膩的鱗片因為察覺到危機而稍稍鼓起,怎料好不容易升起的氣勢只消伊路一個冷眼便萎了下來,出於對強大力量屈服的生物本能,即便有所不甘卻只能乖乖解釋,在青年凌利的氣勢下蛇妖幾乎有要被吞噬的錯覺。

不過就是注射了一些蛇妖特有的毒液,不致死的劑量只會讓人產生短暫的幻覺,以示警告,怎料人類這般脆弱的生物會因而陷入瘋狂,那迫不及待將人撲倒的模樣與發情的野獸無異,看來是受了毒液的影響……誰讓現下春暖花開正逢萬物繁殖時期,蛇類自然也不例外。


冷睨了那雙閃著精光的獸瞳一眼,蛇妖得意的表情讓伊路不悅地瞇起眸子,只見那抹翡翠色的青影颼地隱沒在蓊鬱的茂密樹叢。

由體內傳出的灼熱浪潮一波接著一波,得出結論後伊路這會兒倒是擱下懸高的憂心,放任自己隨之沉浮,猛一個挺腰翻身反將狄倫壓制在下,男人半瞇的瞳仁閃爍著獵食者的侵略與飢渴,本就發燙的身子不自禁顫慄,視線游移而下,落在微微發腫的唇口遲遲不去。

幾乎是反射性地撲上前去,鷹隼似的一口叼住對伊路而言極富誘惑力的菲薄唇瓣,憑藉少得可憐的幾次經驗依樣畫葫蘆,探入對方口中的舌尖有些笨拙,怯怯地勾動纏捲試圖引起男人的反應,掌子也沒閒著,揪住軟鎧的衣角一把掀開,沿著胸膛一路而下,撫過敏感的腰間來到腹側的傷處。

好不容易重獲自由的唇瓣比照狄倫曾經所為,碎吻雨點一般依序落在下頜、喉間的突起、肩窩和胸口……不知輕重的青澀動作在健康的焦糖色肌理留下曖昧的青紫瘀痕,最末,伊路吻上狄倫腹間的傷口,尖利的犬齒啃上不明顯的細微窟窿有些惡意地拉扯,引起的刺痛令狄倫不安分地躁動,急切地想要確認青年的存在。

將吮出的汙血吐在一旁,動作幾次反覆,原先看上去呈現不自然艷色的傷處總算恢復正常的膚色,吸吮出的淤血似乎隱隱還冒著青煙,僅在眨眼間,滲入泥地的蛇妖毒液便讓周圍的土壤起了變化,目睹所有過程的伊路黑了半張臉,陰騖的面龐顯得煞氣騰騰。

本能慾望什麼其餘的念頭全給拋到九霄雲外,忙迭查看狄倫的情況,畢竟男人中毒之後過了不短的時間,伊路自己也沒發覺的擔憂在胸口翻騰膨脹,心搏莫名加速,直到確認狄倫除了面色潮紅外並無其他異狀,吁了口氣,伊路這會才定下心神。

火焰色的琉璃映出男人仍是夾帶侵略性的目光,伊路只覺得在如此灼熱的注視下渾身不自然地發燙,理智再次淹沒在本能的浪潮,野獸一般滿腦子只有彼此擁抱及親吻,一如君主和刃金騎士耳鬢廝磨,封住狄倫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的唇口,頓時間,沒了其他雜音只餘下啾啾的曖昧聲響。






打完架要親親就是定番wwww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