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What is truth... 【狄路】 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吾命騎士小說衍生,CP為狄路×伊路,微羅刃
*歡迎留言來玩//



伸手將盤中的野味串燒往一旁的長髮青年遞去,伊路也沒客氣,接過調味得剛好的半隻獐子便往嘴裡送,尖利的犬齒輕易地撕下獐子腿間的細肉,動作一氣呵成合作無間,這可令一旁的隊員十足十的驚駭,圍繞在兩人之間的曖昧氛圍更是讓旁觀者瞪大了眼。


究竟是怎麼了?
甫才瞧見那幕彷彿是餵食野貓的情景總不會是眾人同時見著了幻覺吧……

即便在眾人探詢目光下,某些神經特別遲鈍的死靈生物依然故我,三兩下解決不屬於自己配給的野味,滿足地舔了舔嘴,粉櫻色的唇瓣因為沾上食物油脂和唾液顯出誘人的油亮,半瞇的眸瞳顯出青年的意猶未盡。

然而,即便如此亦無法改變伊路排斥蕨菜的天性,將自己沒有翻動過的半盤蔬菜朝狄倫的方向推了出去,卻見男人只取走一半又將盤子給遞了回來,皺著眉,長髮的青年只能在男人的注視下接過自己相當不喜歡的涼拌野菜,蕨類獨特的黏稠汁液會令舌尖產生短暫麻痺失去辨別的能力,對人類而言沒什麼影響卻是死靈生物的罩門。

默不作聲地將剩下的半盤野菜一口氣全部嚥下,在其他人眼中伊路看上去與平日無異,狄倫卻能夠由眉目的細微變化分辨出伊路的情緒,銀灰色的眸瞳映出青年巴掌大的臉蛋正糾結在一塊,看似無波的眸底寫著哀怨與憋屈,這副罕有的可愛模樣讓狄倫不禁笑了出來。

面對伊路投射過來的不滿視線,男人笑得更是歡暢。




中午的歇息時間,飯飽過後整隊的騎士或坐或躺,後背枕的是青翠草地,仰頭高望是清澈蒼穹,時不時微風拂來其中甚至夾帶不知名的清香,更沒有魔獸妖物的侵擾,愜意的午後幾乎要令人忘卻這番任務的目的。

遠遠地瞧見兩抹身影沒入森林的一處,估計是狄倫和伊路已經遠離聲音傳遞的範圍,便迫不及待地扯著一旁的隊友說三道四,一雙眼賊溜溜地打轉,嘴角大大地向兩邊裂開,那模樣說要有多討厭就有多討厭,整一個蜚言流語的製造源頭。

「走了走了,我說狄倫和伊路他們倆最近特別的曖昧吶……」
「可不是,一會送水一會遞菜,新婚似地如膠似漆!」
「你都沒瞧見昨晚伊路隨手摘的幾個果子只給了隊長和副隊長,就連刃金騎士都沒份。」
「還說呢,你們都沒瞧見他們時不時四目相對眉目傳情的深情模樣。」邊說還邊以誇張的動作搓著胳膊上的疙瘩。

「奇怪、斥侯這事兒既有危險性又沒有好果子吃,說穿了就是爛差事一件!瞧瞧副隊長剛剛那股自告奮勇的幹勁,怎麼……前邊有美女妖精不成?」
「不不不,是因為有美人所以狄倫才奮不顧身!」此話一出,一干子騎士點頭如搗蒜。
相關事例多不勝數,你一言我一語倒是把近幾日狄倫和伊路的親暱行為道出大概,討論越發熱烈,只見幾個厭厭然昏昏欲睡的騎士兩眼發光頓時來了精神。


「他們吃飯一起任務一起,就是帳篷也住在一塊兒,嘖嘖……只是不知道晚上究竟是不是規矩地在睡覺補眠呢?」不知是出自何人的發言一瞬間炸開了鍋,幾個小夥子年輕氣盛,只不過平日聖殿騎士的光環套牢了潛藏於心底的慾望,這會兒尋著了出口想當然口無遮攔、葷素不忌。

仰躺在不遠處樹蔭下頭的男人自然沒有漏聽幾個大男孩的嬉鬧笑談,指腹滑過一旁熟睡青年的面頰,留戀於那燦金色的碎髮游移不去,眼角噙著笑意,潭藍色眸瞳流洩出的溫情與山光水色揉成一片。



且說咱們一塊探路的主角二人,若是以為少了眾多電燈泡的干擾,狄倫和伊路會把握機會甜甜蜜蜜親親熱熱可就錯了,只見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在蔓草叢生的荒林,地點絲毫不浪漫不說更沒有擁抱沒有親吻,沒有任何隊友們遐想的任何肢體接觸,指尖甚至因而微微泛涼。


出了眾人視界之外,接連著幾日有些精神警繃的狄倫好不容易鬆懈下來。
男人的神經稱不上纖細卻也絕不是劃做遲鈍一類,隊友們灼灼的目光豈能夠輕易忽略,更遑論那時不時低聲討論的話題與自己是如何切身相關,畢竟沒有人願意成為茶餘飯後閒聊的對象。

雖說待伊路的親暱是出於下意識,但實際上狄倫仍釐不清自己紊亂的思緒與胸口的澎湃情愫……是喜歡?亦或是那更為深刻、鏤骨銘心的昇華?

由相識至今的時間短暫得可憐,狄倫自認還沒有資格談論情人伴侶間那最是崇高的情感,自己懵懂而伊路無知,唯一能夠確定的是──自己對某個不知人情世故的死靈生物確實懷有好感,至於伊路的想法,說完全不期待、不在意是騙人的,但狄倫害怕也膽怯,至少在一切還未得出結論之前再逃避一回,不僅僅是給自己、亦是給伊路一個選擇機會。



望著走在前邊的頎長背影,目光所及盡是一片燦爛的豔紅,這令狄倫不禁出神,一瞬間甚至產生迷濛懸浮的錯覺,好半晌緩過神的男人捏了捏眉心,暗罵自己的不小心,竟在危機四伏的森林發楞走神。

耳邊縈繞著嘈雜的鳥囀與蟲鳴,平日也不是個喜愛歡鬧的性格,然而狄倫卻覺得此刻的沉默令人無可忍受,半啟的唇口一開一闔,「……」良久始終吐不出半個單音,停在空中什麼也沒抓著的胳膊顯得無比尷尬,暗嘆了口氣,男人悻悻然地收回手臂。

銀灰色的瞳仁映出青年收攏的蝠翼,巨大的翅膀此刻正乖順地伏貼在伊路光裸的背胛,絲毫沒有展開時的一分張揚或氣勢,玩具似地小巧可愛──這形容詞驟地浮出腦海,清楚地知曉身為死靈生物的青年與「可愛」二字是半點勾不上邊,然狄倫卻遏止不下胸口的騷動,幾乎攔不住想要伸手觸碰、甚至撫摸的衝動。

不單單只有那招搖張揚的骨翅,精靈特有的纖長耳廓、豔紅似血的瞳孔……種種邪惡的象徵在狄倫眼中都顯得萬分可愛,更別說伊路那嘴角上揚、眼角微瞇的美好,亦或是隨著笑靨綻放的同時而淺淺陷落的酒窩,思及此,狄倫只覺得自己真是徹底沒救了。

即便沒有明文規定,但身為聖殿騎士的自己愛上死靈生物已觸犯禁忌不說,更因為那物件神魂顛倒亂了陣腳,只消伊路一個眼神便呼吸急促,曾幾何時,一向沉穩冷靜的狄倫這般狼狽──男人自知自己是徹徹底底地敗了,一敗塗地。



「狄倫……」
很快地,狄倫無法有效控制自己的事實便得到了證實,簡短的單詞輕易地撩撥男人的理智,面對青年毫無波瀾的眸瞳卻較以往面對各種危險來的緊張幾分,脈搏不爭氣地加快,就是吞嚥唾沫的動作都做得極為僵硬。

「你什麼時候還要教我那種很舒服的事?」
並非第一回聽見這曖昧萬分的問句,沒了想將罪魁禍首大卸八塊的慾望,滿腔的熱血只餘下無奈,由一開始的十足激動至今的小小漣漪狄倫可說進度不少,但對於伊路眼底閃爍的期待狄倫仍是招架不住。

微微別開臉,經驗告訴狄倫沉默是最好的答覆,否則那好學的青年又要折騰個沒完。


想當然這惹惱了某個脾氣不小的青年,翻過身來,也不管身處於危機四伏的未開發叢林一把便將狄倫撲倒在地,不知是第幾次的拒絕讓伊路徹底炸毛了,當然青年感受到的並非求歡不成的屈辱,而是孩子一般沒有獲得滿足的惱怒。

在死靈生物的認知已將幾天前嘴對嘴的觸碰視為所謂的學習,伊路的想法很單純也很直接──他想要知道君主所謂必須和很重要人才能做的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而那意外的親吻伊路不明就裡但動物的本能令他很喜歡也很享受,既然已經打定主意自然要貫徹到底,兩手捧著狄倫的面頰便將雙唇對準覆了上去。

四瓣相貼抵死摩娑了許久,卻什麼也沒有。
這令伊路感覺疑惑,分明依照記憶中的步驟如法炮製,為什麼沒有當時彷彿要融化一般的酥麻感?是因為自己哪裡做錯了嗎?

瞪著讓自己壓制在身下不掙扎也不抵抗、只是閉上眼由自己上下其手的男人,不服輸地重複了幾次,得到的結果始終不變,「狄倫……欸、狄倫……」眉間深鎖,噘高了唇火焰色的琉璃閃著不解與洩氣。





趁想起來趕緊把早被我遺忘的稿子貼出來(艸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