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異鄉人CH11-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關切沒有說出口,卻不代表不在意。
坐在駕駛座上,布蘭登一手抓著手機,另一手搭在方向盤上也沒能鬆懈,下意識屏住鼻息,雙眸瞬也不瞬隔著車窗死死盯緊大門,生怕錯過任何突發意外。
平日幾不可察的秒針聲響在此時格外清晰。


再次見到熟悉的身影不過是在五分鐘後,短短三百秒卻恍若一世紀般漫長。
「屋裡沒人,下車吧。」
開了車門,在丹佐的招呼下將引擎熄火,男人靠在車門邊,整個人呈現下了車直到迎面吹來一陣風,布蘭登這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滲了一額際的薄汗。

「書房和臥室雜物很多,但還在尋常範圍,冰箱裡的食物也還沒過期。」
「你的意思是──」
醫院發生的事件或多或少影響兩人的判斷力,聽出丹佐話中的暗示,理智回籠的布蘭登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兩人在擅闖民宅前疏忽應有的流程。

「嘿你們兩個在做什麼!」中氣十足的咆哮打斷布蘭登未完的話。
回過頭就見氣急敗壞的男人將車停在路旁,手裡拎著球棒氣勢洶洶地逼近,罵咧咧:「你們鬼鬼祟祟在我家門前幹什麼?」

「歐森先生嗎?」
像是沒有聽聞歐森的質問,瞥了一眼丹佐走出屋外順手帶上的木門,出示證件的褐髮檢察官笑得無害自然,「抱歉打擾了,我是伊茲,這位是悉德尼警探,今天是為了皮爾斯一案前來拜訪。」
「皮爾斯?那個胖子嗎?說起來你是被綁架的那個檢察官吧,胖子都關在裡頭了還能做什麼,是要找他秋後算帳?」聳了聳肩,歐森一撇嘴明顯瞧不起皮爾斯,連帶對伊茲態度也稱不上尊重。

「我們是來告知皮爾斯的死訊。」
「死訊?」
「是的,就在今天上午皮爾斯被發現陳屍在獨立牢房,想請問歐森先生昨晚有發現任何異狀嗎?」
「沒什麼特別的事,而且他不在我負責的範圍。」說著,歐森像是想到什麼趣事般嗤笑出聲,「能把那個胖子弄死,兇手也真是不簡單。」
「謝謝你的配合,那我們告辭了。對了,歐森先生怎麼知道皮爾斯是被謀殺呢?」
「這不是廢話嘛!還是紐約的警察已經閒到連自殺案件也管?」
「說的也是呢。」
捕捉到歐森眼底一閃而逝的驚愕,布蘭登沒有深究只是微笑虛應。


掛在嘴邊的弧度在關上車門的同時消失無蹤,透過後照鏡只見男人佇立在前院的身影益發縮小,「你說他是人緣差,還是裝傻呢?」布蘭登瞇起眼,加重踩下油門的力度。
上午拜訪那對年輕獄警前兄弟倆就已經得到消息,沒道理幾個小時過去歐森仍一無所知,佯裝詫異的反應顯出幾分虛假。

「是該找人盯緊他,雖然人手嚴重不足。」
不論是在哪個地區或部門,人力不足都不是新鮮事,「換個角度想,至少我們鎖定了嫌疑人。」語音方落,沉悶的震動聲便接著取代靜默。
自胸前的西裝內袋取出手機,布蘭登瞧了一眼熟悉的來電號碼,示意副駕駛座的警探接通。

「我是丹佐。」
「怎麼是你?」
聽出女孩語氣中顯而易見的冷熱溫差,丹佐不禁莞爾,「我們都在,親愛的幸運女神要捎來好消息了嗎?」
「很不幸地除了你的手機無人接聽以外,還有一個壞消息。目前皮爾斯的屍檢尚未完成,不過從頸上兩道索溝和指甲縫內的碎屑研判,我和尤金妮亞都一致認同這是他殺案件。」
「不惜監控損毀和延誤通報,這些巧合確實充滿疑點。」布蘭登憶及典獄長曖昧不清的態度。
「我會針對里克斯島內部人員做清查,但短時間不會有結果。」
「不論如何我們都會抓到兇手,謝了克萊兒。」
丹佐切斷電話,邊擺手示意布蘭登路邊停車。


接手案件至今大半天過去,還未能理出頭緒,自然沒有正式的搜查文件,於是兩人憑著證件和好口才,一搭一唱將鄰近的商家唬得一楞一楞,成功收繳周邊大半的監視器紀錄。

有了影像,後續便是繁瑣枯燥的排除過程,兩個人四隻眼睛盯著解析度不算好的畫面反反覆覆看了整個下午,總算是從零星的片段拼湊出歐森離開里克斯島後的行程。
影片中歐森駕駛一台銀色休旅車返家,半小時後再次開車出門,中途在住家附近稍作停留,由於該地區所設置的監視器泰半年久失修,只能看見歐森拎著提袋走出畫面,十分鐘左右重新回到畫面時已經兩手空空。
為了證實歐森將提袋留在其中一間店鋪的推測,丹佐和布蘭登重返現場,不厭其煩地走訪各家店鋪。






這周就是CWT了
這次兩天攤位都在3F-D79
cwt48 2

順便曬一下墨水的實體照
239682.jpg
239680.jpg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