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異鄉人CH11-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多虧克萊兒徹夜趕出比對結果,確認阿吉雷衣物所沾染的血跡確實與死者DNA相符,此外,指縫及鞋底也都與死者相同沾有麵粉。
綜合這些發現,加之阿吉雷的證詞,很快便鎖定法拉盛鄰近存有的麵粉倉庫,正是阿吉雷平日載貨的必經場所。

既然有了推論,剩下的即是證實。
體貼兩人昨晚的臨時出勤,道格拉斯和約恩接手倉庫的蒐證工作,早餐過後一夜沒睡的丹佐給自己和布蘭登分別泡了杯咖啡,手上正在紙面圖圖改改打算偷閒統整分支益發龐大的事件,消息便來了。

「皮爾斯出事了!」
若說昨夜阿吉雷的自首能夠勉強稱得上驚喜,今天一早得到的消息便是徹底驚嚇,「皮爾斯被人發現吊死在牢房內。」
「自殺?」
「不能妄下定論,但我的確不這麼認為。」先一步推開玻璃門的黑人警探說著邊朝布蘭登挑了挑眉。


待到兩人趕至現場,只見現場即便有獄警維持秩序仍舊鬧哄哄一片,雖說有意封鎖消息卻敵不過監所內龍蛇雜處,如今發生了大事消息馬上傳遍了全監獄,於是平日缺乏刺激的服刑者登時陷入亢奮。

「因為死者沒有在早餐時間出現,值班獄警特地到死者的獨立牢房關切,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悲劇。」
跟在負責說明的典獄長身後,一行五人魚貫通過必經的長廊和層層關卡。
「所以是在九點多的時候發現屍體?」
「是。」
「那為什麼拖到十點半才報案?」
「這,我……」
「我們需要查看監視器記錄。」
「呃……」
「有什麼問題嗎?」黑人警探的聲調隱隱透出威壓。
「抱歉,我們的系統在前兩天壞了,所以……」面對質疑的目光,男人笑得心虛且尷尬。
先是綁架失敗,而後涉嫌綁架的幾人接二連三死於非命,現下甚至連應有的證據都被提前破壞,一連串的事件任誰都能嗅出不尋常,兩人沒再多說,而是悄悄然地交換心照不宣的眼神。

「前面就是了,那我先去忙了。」
未待得到回應,汗如雨下的負責人手裡攥握著手帕,生怕皮爾斯死亡的責任落在自己頭上,逃也似地離開。


獨立牢房空間並不大,塊頭不小的黑人警探只是站在外頭遠眺克萊兒和尤金妮亞忙碌。
單人間的牢房外觀看上去並無異狀,穿有亮橘色囚服的遺體放置在床榻上,仍舊高懸的被單則是已被利器割斷。

「頸部留有兩道清晰的索溝,屍體無明顯外傷,幾乎完全僵硬,推斷死亡時間是在凌晨兩點到三點之間。」
尤金妮亞這話顯然是特意說給聽擠不進牢房的兩人聽,丹佐轉頭問道:「你怎麼想?」
「若說只是體型足夠勒斃死者,這裡超過六成的受刑人都可能下手。受刑人犯案不至於全無可能,但兇手首先要突破裝設電子感應的牢門,還須取得合宜的凶器,相較之下管理者犯罪的確容易許多,」抬眸掃過三名身著制服的值班獄警,布蘭登困惑得擰起眉,「對方為了趕盡殺絕大費周章癱瘓監視系統,疑犯的範圍明顯縮小了。只是我不明白。」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綁架根本不是列卡度下的指示。」
若非不是如此,丹佐說什麼也無法理解這種事為什麼會發生在如此敏感的時間點,只差幾個小時就能擺脫看守所的生活,丹佐不認為列卡度會為了貪一時之快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畢竟處在浪尖上,若是負責該案的檢警出了任何意外,列卡度毫無疑問是首要嫌疑人。
「言下之意即是這些死者都隸屬薩爾瓦多幫派,卻並非聽命列卡度。」憶及列卡度可能的反應,褐髮的檢察官忍不住低笑出聲,然而預期的回應卻遲遲沒有出現,奇怪地抬頭卻見男人雙眼瞬也不瞬地直盯著自己瞧。

「嘿、我臉上有什麼嗎?」
依稀只聽熟悉的男聲低喚,猛地回過神時布蘭登已經湊到眼前,近得丹佐能夠從俯瞰的角度細數鏡片後根根分明的淺褐色睫毛。
「頭髮上沾了棉絮。」
彷彿做壞事被撞破的孩子,忙迭伸手在男人頭頂裝模作樣地取下根本不存在的棉絮,丹佐不自然地向後退了兩步,「這裡一時半會也不會有結果,我們去找其他人聊聊?」說著,未待布蘭登回話便逃也似地朝一旁的獄警走去。



依照規定早午晚三班分別都是由三名獄警一組互相支援,除了發現屍體的早班獄警,甫才下崗的三人自是訊問的重點對象,畢竟少了監視器,證人相對重要。
其中兩名年紀相仿的年輕獄警是一對兄弟,為了上班方便,承租的住所距離里克斯島只需十分鐘的路程,多虧兄弟倆的配合,例行性訊問在中午得以順利完成。




祝大家新年快樂!!!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