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異鄉人CH10-2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兩人的對話出現短暫的沉默,直到布蘭登突然憶起幾天前綁匪隨口的一句話,「對了,我懷疑署裡有內應。」

「嗯。別緊張,釣魚要有耐心。」
沒有忽略布蘭登擰眉的小動作,黑人警探將果核扔進垃圾桶,衝男人笑開一口白牙,眼底閃爍的精光別有深意,「對了,晚餐想吃什麼?聽說醫院轉角的中東料理不錯。」
「不、那些香料味太刺鼻了,另一頭的日本料理或許可以嘗試。」幾乎是想也沒想,布蘭登點餐的反應自然得像是本該如此。

「好,那我走了。」
或許是受夠丹佐總是顧左右而言他的態度,望著男人寬闊的背影,沒給自己反悔的機會,醞釀多時的聲明已經躍出舌尖:「嘿、你並不欠我什麼,即使我受襲當下準備回你電話。」
「我知道,但我想親眼確認你處在安全的環境下,保有呼吸和心跳。」

聞言,布蘭登先是一怔,本能地想迴避丹佐太過灼熱的目光,卻在真正動作之前意識過來,彷彿要證明些什麼似地梗著頸項與男人對視,「你怎麼能肯定我不在家?也許我只是病了,或是路上出了什麼意外。」
「那是一種直覺。你遲遲沒有回電這點並不尋常,就我對你的了解,你會沒吃飯、沒睡覺甚至沒上廁所,卻不會忘記隨時注意來電。也許我該慶幸鑒於我們的合作關係讓我篤定你會第一時間回電。」丹佐的冗長解釋很含蓄地表達一件事──布蘭登是個工作狂。
或許丹佐說得有些誇大,布蘭登卻不得不承認男人對自己性格的分析著實透徹。

雖說如此,布蘭登仍舊詫異丹佐太過激進的做法,從約恩和克萊兒的對話中可以得知男人當時在檢察署的態度定然不是以往的溫和。
若是正常情況下,布蘭登相信丹佐能夠將此事處理得滴水不漏,然而男人卻選擇最具效率卻義無反顧的做法,那絕計是一個傾注所有的賭注,只要丹佐的推測稍有錯誤,撻伐便會如浪潮般湧向男人,輕則挨處分,重則直接丟掉工作。

「沒事了,那你走吧。」
方才見褐髮的檢察官沉思半晌,丹佐的嗓子眼也隨之高懸,一方面害怕自己的心思被識破,另一方面卻又隱隱期待對方知曉甚至做出回應,卻沒想到最後布蘭登什麼也沒說,反倒下了逐客令。
沒來由地失落湧上,丹佐近似反問地挑釁,「我以為你想說些什麼?」

「我不喜歡芥末。」
超乎預期的答案讓丹佐一愣,忍不住低笑出聲,搖了搖頭,不再細想已經重新垂眉面對筆電的男人究竟察覺多少。

而丹佐不知道的是,幾乎在自己踏出病房的瞬間,男人抬起頭,盯著門板看了良久的鈷藍色眸瞳讀不出情緒。






入院後第四天。
經過又一次系統性的檢查,在天氣晴朗的午後,布蘭登終於獲釋,得以逃離滿是藥水氣味的牢籠,至於黑人警探不厭其煩地同主治醫師反覆確認男人身體狀況的過程則是揭過不提。

「真是煥然一新的空氣。」
將行李放進後車廂,靠著椅背布蘭登如是感嘆,然而銀色的轎車才剛駛出匝道,還未來得及喘口氣,丹佐擱在手機架上的手機便傳出惱人的鈴響。
只見黑人警探瞥了一眼螢幕顯示的來電者,嘴角一彎,「願意幫我個忙嗎?」顯然沒有親自動手的打算。
布蘭登聞言一楞,無可言喻的複雜情緒浮上心頭,然而持續不斷的鈴響卻不容布蘭登多加揣測男人笑容中的意涵,「喂,我是伊茲。好,我們現在就回去。」


「怎麼了?」
「三名綁匪都找到了,在法拉盛。」
沒給丹佐欣喜的機會,布蘭登後頭的話將希望徹底粉碎:「今天上午九點被踢球的孩子發現陳屍暗巷,三男一女共四名死者,千瘡百孔的槍傷加重重案組確認身分的困難,所以案子花了點時間才轉到我們手上。初步推估死亡時間大約是兩天前,值得一提的是那名女性為東歐裔,左手臂的肉被挖去一大塊。」

「與野豬落網的時間十分吻合。」
兩人對望一眼,心頭已經有了初步推斷底,這是幫派份子標準的滅證手法,因傷落網的綁匪反倒是意外逃過死劫。
至於那名女性,十之八九和其他女孩一樣是貪婪人性的犧牲者,亦是在嘲笑警方的辦案效率不彰。




難產超久的《異鄉人-下冊》終於開預購自斷後路了(艸
這次一樣和墨堤合作超美麗的亮粉手工墨水,這次墨水發想是丹佐那種如星空能夠容納一切的好脾氣~
預購到2/5截止,請大家下好離手!!!

預購單
資訊頁

SCID2宣傳小圖
SCID2宣傳小圖1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