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異鄉人CH10-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來到紐約任職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布蘭登清楚地認知依照自己不易相處的脾性,別說什麼交心朋友,就是點頭之交也沒超過二十個。

軟骨挫傷、皮下出血、輕微腦震盪,羅列在病歷上密密麻麻的學名看上去十分駭人,實際上都僅是稍加休息即可的皮肉傷,布蘭登沒有為此聯繫任何人,鑒於此,除了出於禮貌來探視的辦公室同仁外,就屬丹佐出現的頻率最高。
接連三天,視奉命守在病房外的巡警,黑人警探打著就近保護以免憾事再次發生的旗幟天天報到。


丹佐近似討好的舉動恰到好處,既能彰顯自己的存在,又不太過踰矩,對此,尷尬、感激、困惑、懷疑等各式各樣的情緒湧上胸口,猶豫再三,布蘭登終究沒有出言驅趕,甚至在使用筆電辦公疲倦時會主動和男人說上幾句。
像是兩人說好似的,默契地將前些日子引起紛爭的原因拋諸腦後。

「最近不是應該很忙嗎?」
無人知曉風聲是由何處走漏,待到檢警反應過來時,紐約州首席檢察官被綁架的新聞已經占滿了各大報頭條,所幸在媒體捕風捉影大肆揣測前事件便已順利落幕,布蘭登一夕之間成了與惡勢力對抗的正義英雄。
不過很顯然這種不夠辛辣的報導無法能滿足民眾已經被養刁的胃口,於是檢察署和警局大樓成了各家記者的駐點位置,大有為了獨家內幕掘地三尺的氣勢。

「有道格在。」
「他如果聽見了一定會讓你代替他在鎂光燈下發言的。」兩人交換一個心照不宣的目光,雙雙低笑出聲。

「那幾個人找到了嗎?」
「前天早上在一間沒有營業執照的診所逮到綽號野豬的威利‧皮爾斯,就是受了槍傷的胖子,其他仍然在逃。」
說著,振筆疾書的黑人警探頭也沒抬,雖說此次丹佐沒有因為出格的行為被懲處,但惱人的報告和檢討卻免不了,若是有相關統計,想必要求員警用文字鉅細靡遺交代自己行蹤是所有人共同的噩夢。

只聽布蘭登吶吶地應了一聲,似乎不太在意答案。


身為被害人,布蘭登在傷口獲得處理後第一時間便做了兇手肖像,也許目前進展不盡人意,但在缺乏後臺協助的情況下幾人落網只是時間問題。
思及此,布蘭登沒來由地憶起那個髒兮兮的貨櫃。
刻意出言挑釁換來一頓痛揍和獨處的空間,花費好些氣力掙脫束帶,利用凸透鏡聚光起火不過是理論,打從中學以後第一回實踐,抱持著不能無所作為的想法一次次嘗試,直到火光乍現的霎那,布蘭登幾乎高聲歡呼。
相對計謀成功時的欣喜,再次被逮無疑是洩氣的,絕望湧上胸口,即時出現的黑人警探恍如天降神兵。

比起那幾名手法稱不上專業的綁架犯,布蘭登更加在意一旁已經在陪護椅上坐了整個上午的男人,「你今天輪休?」取下鼻樑上新換的眼鏡,一雙鈷藍色的眸子不自覺瞇起。

「別擔心,該是我負責的一樣都沒少做。對了,要吃蘋果嗎?」說著,從外套口袋拿出兩個大紅蘋果,未待布蘭登回應,丹佐已經隨手用衣襬擦了擦,喀,一口咬下發出清脆的聲響。
面對油鹽不進的男人,布蘭登很是無奈,索性不再追問,「沒削皮。」
「請容我為你服務,親愛的白雪公主。」
「開玩笑的,給我吧。」

伸手接過蘋果,布蘭登沒有動嘴,而是湊在鼻下嗅了嗅,「那些女孩有消息了嗎?」
「已經確認兩個女孩的國籍,和預期相差不遠,安娜來自烏克蘭,薇拉則是白俄羅斯。兩位都是經過報案列入失蹤名冊,其餘的希望不大。」

經過蘇聯解體和巴爾幹戰爭的洗禮,東歐地區時局動盪人心惶惶,成本低廉的人口貿易因而繁榮,誠如相關研究顯示,許多女孩並非被拐騙,而是被監護人主動賣入地獄,像貨物一般轉入黑市等待分銷。
若是後者,這些女孩的存在就像是從根本被抹煞,追查身分就如天方夜譚。

「是嘛……」
低垂下眉眼,指腹磨挲著蘋果光滑的外皮,布蘭登吐出口的語句似是答腔,更似喟嘆。






第十章
成功進入打情罵俏的階段(????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