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The Queen's mystery mission 【雷格】CH1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主副CP分別為雷格、羅刃
*MAlice與Call to Quarters為系列作,可分開看也可一同食用
  來自神祈恩寵的暖陽灑落一地,將整座綠芽城籠罩其中。
  坐落於王都中心的光明神殿傲然矗立,彷彿鍍了層金邊的高聳建築彰顯其神聖的氣息,和其相對望的是令人聞之色變、隱隱透出濃烈不祥血氣的問刑中心──審判所。

  接連著數起案件,終是在昨晚將積累下來好些份量的工作給完成個大半,結束了一夜審刑,男人渾身細胞都叫囂著需要休息。
  步出審判所大門的瞬間,稱不上刺目的晨光撲面,一時間的明亮令雷瑟已然習慣昏暗的雙眸有些不適,半瞇著眼以減少射入瞳孔的光線。


  「雷瑟──」

  雙眼尚未適應陽光,不遠處已傳來熟悉的呼喊,望著那不顧優雅急奔而來的身影,唇角不自覺地揚高幾分,燦金的長髮披散在肩頸,日光流轉之處,耀眼如火鍍流金般,在青年周身閃閃發光。
  打自兩人都還是實習小騎士時便已開始,青澀未脫的雷瑟如何也無法融入審判所的森冷氛圍,每回不出審判所時,在晨光下迎來的青年,總閃耀著光明將黑暗逼退。
  即便彼此的身形逐漸抽高年歲漸長,四季嬗替、年復一年……亦不曾改變。

  「西亞……」雷瑟發自內心地笑著。
  依照往例男人該是逮著機會調侃格里西亞幾句,然而經過好幾晚的審刑,就是鐵打的身子也耐不住。
  眼尖的青年怎會沒發現雷瑟的異樣,連忙幾步上前,一把扯過男人因練劍而生了薄繭的掌子,加快步子離開審判所的正門。


  生氣蓬勃的聖殿花園成片的嬌豔花叢顯得綠意盎然,遠遠地模糊只見颯颯樹影下兩抹身影緊密地貼合,玄黑如墨,燦如流金,彼此相對卻又無比契合。
  一個踉蹌,審判有些愕然地伸手摟住猛然撲向自己的青年,被整個摁在草地上的男人無奈地牽起嘴角,隨後又恢復成拘謹嚴肅的面龐,僅僅是一瞬間,卻足夠讓格里西亞得意上好陣子了,畢竟能令審判騎士臉色驟變的人事物可是少之又少。

  「吶,審判騎士,優雅的太陽騎士是不能不優雅地躺在草地上的。」
  笑彎了的眼角邊噙著喜悅,半起的櫻唇親暱地貼附在男人耳邊,有些甜膩的語尾稍稍上揚,好似有隻貓兒膩在懷中撒嬌,順勢勾起的長尾甚至掃過頰邊。
  黑髮的男人恍若未聞,闔上眼享受著颯颯樹濤下的餘涼,不動聲色地將上臂給讓了出去,噘高了嘴正要撒潑的格里西亞立馬喜孜孜地枕了上去。
  鼻腔充盈的是心安的熟悉氣息,格里西亞摟在男人腰間的手臂不禁收緊了些,這些日子不斷高升的犯罪讓雷瑟忙得暈頭轉向,雖然因此可以沒人管地自在胡鬧,總是操持過度的腰桿也可以稍作休息。
  但是接連好幾個夜晚男人都待在審判所可就過分了,直惱得格里西亞想衝著雷瑟大吼──你乾脆和審判所結婚算了!
  思及此,格里西亞有些不滿地皺了皺鼻頭。


  一個俐落的翻身,整個人跨跪在雷瑟身上,一雙眼直勾勾地瞅著男人瞧。
  單手挑開前襟設計繁複的結扣,弧線優美的頸項因而裸露,半敞的衣袍虛掩,春光若隱若現,沒了遮蔽作用反而染上誘惑的意味,蒼穹色的琉璃流轉著精光,似是盯著毛球伺機而出的貓兒。


  「你這是在誘惑我嗎?」輕掩著假寐的眼瞼半開,慵懶的姿態讓人生起正在高級套房內休憩的錯覺,夜墨色的深邃雙瞳滿溢調笑。
  雖說本就有誘惑雷瑟的意圖,不過這般被挑明了調侃可讓格里西亞的面子掛不住了。
  懊惱地皺了皺鼻頭,俯身張口便咬上男人的頸項,輕銜著突起的喉結磨牙,或吮咬或啃嚙,青年在熟悉的頸間百般挑逗,橫了心非得看到雷瑟為他失控。

  早在青年跨坐在而上的瞬間,喉間滾動著欲望,下腹的熱流叫囂著鬧騰,雷瑟伸手將埋於頸間的青年托起,稍稍支起身子吻上那張半啟的誘人櫻唇,四瓣相貼,男人熟練地奪回主導權,舌尖掃過濕熱口腔中的每個角落,引得裡頭滑嫩的小舌一同共舞。
  美食當前,怎有輕易放過的道理。
  更別說男人可是接連著吃素數天的肉食動物,此時饑餓難耐!


  不知何時被扯開的衣袍凌亂地半掛,若隱若現地掩不住下頭的誘人風光半分,掌子順著線條優美的腰線游移而下,自衣擺探入的手自是沒半點規矩,這裡輕蹭那裡揉捏,四處燃起的火苗折騰著長髮青年不住扭動。

  ◆ ◇ ◆

  華燈初上,悠悠轉醒仍帶幾分睡意的青年望向窗外,天際早黑了一片。
  腰間時不時傳來的酸麻讓格里西亞憶起適才的情景,自聖殿旁花園一路至房內的荒唐,空氣中的淫糜氣息還未全然散去,被狠狠疼愛過的滿足令青年不禁顫慄。
  身畔的位置早已沒了溫度,想必那一絲不茍的審判長在歡愛過後,盡職且準時地回到崗位上了。
  嘖……真是個不識情趣的傢伙,難道不識得溫存這兩個字嗎?

  撇了撇嘴不住叨唸著,渾身乾爽已沒了歡愛過後的黏膩,腦中不自覺地浮現男人面無表情地替自己清潔的模樣,大空色的瞳仁灰溜溜地轉,嘴角卻藏不住上揚的弧度,是讓人寵著疼著的甜膩幸福。
  眼尖地瞧見留在案前的紙張,稍坐起身來,露出掩在絲質薄被下頭凝脂般玉白無暇的肌膚,忍著體內隱隱透出的酥麻不適,伸長了藕臂取過便條,燦金色的長髮瀑布般披散在線條優美的背脊。

  鐵畫銀鉤的字體顯得強而有力,一如雷瑟的為人一般嚴肅剛正卻在不經意中流露出一絲溫柔,顯然是不願吵醒睡夢中的自己而留下的體貼,思及此,眼角不禁染上笑意。
  細看了內容後半瞇起眸子,好看的眉挑了挑。

  ……教皇這老狐狸這回又有什麼事?

  格里西亞慵懶地倚坐在墊了軟縟的長椅,壇口微張,粉櫻色的唇瓣輕抿了口透著張揚茶香的淺褐色液體,低眉順目的模樣若是不知情的人瞧見了,豈不讓這一番賞心悅目的美景慑去心神?

  瞟了眼案前的宗卷,奧蒼色的琉璃深處閃著一股不易察覺的波動。
  低垂下長睫,虛掩下眸底翻騰澎湃的惱怒情緒,沉默了良久,直到胸臆的騷動稍稍平息方才出聲:「地下拍賣會?虐殺這件事讓他們得到的教訓還不夠嗎?」
  唇角牽起一抹不帶溫度的上揚弧度,動作優雅地將瓷杯擱下,嘴裡吐出的卻是市井流氓般粗俗的話語,「皇室貴族那群沒腦袋的傢伙整日不事生產,除了蠢事之外還會做些什麼?聰明的國王底下竟是一群低智商的生物呢!」

  即便早已無可挽回,這類話題對聖殿而言一直以來都是禁忌,不可觸碰的……永遠的傷痛,正如格里西亞永遠無法忘懷的羅蘭的另一種模樣。


  嬌小的身子舒服地蜷坐在裝飾華貴專屬於教皇的椅座,白髮的男孩對格里西亞的發言見怪不怪,不著痕跡地瞟了青年一眼,回答的音調不溫不火。
  「拍賣會上一定有很多珍稀寶物吧?」

  不意外地瞧見聖殿數一數二的貪財青年眼底瞬間一亮,巴掌大的小臉盡是得逞的愉悅,嘴角不著痕跡地翹起很是詭異的弧度。
  「不過……既然是羅蘭的任務為什麼還要我去說,你老大可直接告訴他。」
  嘴裡嘟嘟囔囔碎唸著抱怨,一雙大空色的眸瞳灰溜溜地閃著精光,語氣大有這事與我無關,大可以不幹的威脅意圖。

  瞭解青年如斯,就那點花花腸子,教皇怎會不知道格里西亞打的是什麼主意,正因為清楚才不願讓他佔了便宜去。

  「雖說有些不稱職,但對外你也是聖殿眾騎士的掛名領袖。調遣騎士長,不找你找誰去?」望著青年隨著自己發話而越顯燦爛的微笑,白髮的男孩竟覺得脊椎處傳來震震酥麻,沒由來地惡寒直逼,牙一咬:「好吧、三成!」

  果然是吝嗇又狡猾的狐狸,開口便是一頂義務責任的大帽子扣下來,硬生強迫自己接下麻煩差事不說,連自己討價還價的餘地都給限制住了。
  聽聽、那數字可不是小的過分!
  撇了撇嘴,格里西亞又豈是好欺負的主,櫻色的唇瓣微啟:「五成!」
  「直接吃一半也太過分了,三成五!」稚嫩的童音一陣吃緊。
  「四成五。」這方的青年也不甘示弱

  「不管了最多只能四成!」
  「成交。」


  可惡……我非要讓阿奇爾給我加薪不可!
  绀碧色的地翡翠映出金髮青年喜孜孜領著宗卷退下的模樣,眉間攏得老高,嬌小的身形蜷坐在墊了軟縟的華麗椅座,咬緊了下唇兩頰氣惱地鼓起,白嫩標緻的臉蛋上盡是讓人佔盡便宜的飲恨。

  無預警地讓人由後環抱住,年齡是秘密的男孩也不驚慌,舒舒服服地倚進身後男人的懷抱,畢竟綜觀整個大陸,究竟有多少人膽敢偷襲忘響國孩童外貌卻實力成謎的教皇大人,能夠掌權多年勢力穩固絲毫不見動搖可見此人的手段非凡。


  「阿奇爾,我要加薪!」稚嫩的童聲如是要求道。
  聽聞那命令多過於懇求意味的語句,被點名的男人只能苦笑著搖頭,道出口的語調除了無奈以外盡是寵溺:「不是歸屬我名下的珍奇寶物和收藏都讓你拿去了玩嗎?」

  望著懷中又是皺眉又是噘嘴的人兒,國王大人為了確保全國人民的生計發話了:「我們說好了,不可以打國庫的主意。」
  不意外地惹得咱們教皇大人齜牙咧嘴地撒潑胡鬧,自然國王殿下也沒好果子吃,下頜落下的是清晰牙印,讓人扯著玩的髮絲牽動了頭皮隱隱發疼。
  指腹覆上男孩攏高的眉間,將懷中的嬌小身子摟緊了些,輕聲:「沒問題的……那任務羅蘭他沒問題的。」


  「哼……誰說我擔心了!」喝斥的童音在男人聽上去與撒嬌無異。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