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異鄉人CH9-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是的,躁動的男人竟然選擇了電梯。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情緒,求知求真的慾望驅使人們不斷追尋前進,然而當真相近在眼前時,反倒湧上一股沒來由的膽怯。


片刻的出神後電梯已經抵達標的樓層,穿過燈火通明的辦公區,就見長廊深處的黑暗顯得格格不入。

停在掛有名牌的獨立辦公室前,丹佐尚未來得及伸出手,門板卻先一步讓人由內拉開,不著痕跡地倒抽一口氣,然而在雙眼熟悉黑暗看清楚對方輪廓後,前一秒升起的喜悅登時消散無蹤。
空蕩蕩的辦公室更是讓丹佐心頭一沉,眸底殘存的微光一跳,幾乎熄滅。


「瑞妮?」
「丹佐?你看起來嗯……不太好,還好嗎?」
「伊茲在嗎?」
「我今天都沒看見首席,也許他今天開庭?」
將阻在跟前的助理檢察官以溫和卻不容抗拒的力道推開,只見黑人警探逕自踏入屬於布蘭登的獨立辦公室,信步繞了一周,雷達似的視線一寸寸掃過屋內每一處角落。

「等等、你做什麼!你不能就這樣闖進首席的辦公室!」
無視耳邊聲音高亢的質疑,丹佐在瑞妮幾乎失去耐心前發話:「我要調整棟大樓昨天到目前為止的監視器紀錄。」
「什麼?」秀眉擰起,跟不上男人思維的瑞妮一臉不可置信。

「我懷疑布蘭登,也就是妳們的首席目前身處險境。」
「怎麼會?什麼險境?你有什麼證據嗎?」驚呼出聲,年輕的助理檢察官瞪大一雙眼,不自覺加快語速。
「比起證據,我以為妳會先問搜索令。」
「你!」
被堵得一噎,血色爭先恐後地湧上女人的面頰,可見氣得不輕。
「我現在要封鎖這間辦公室,馬上就會有人來採證,當然所謂的證物包括你懷裡那一疊。」

「你憑什麼這麼做!」
「謝謝。好,妳現在可以去四處大聲嚷嚷了。對了,記得找能夠主事的人。」取過瑞妮手中的文件,丹佐在女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笑著走出辦公室並將門板在身後關上,像是最忠誠的士兵守在堡壘外不受進犯。

拜自家好脾氣的組長所賜,先斬後奏這種事丹佐沒有少做過,聽著手機傳出的規律嘟嘟聲,尋思著如何解釋並說服道格認同自己出格的行為,邊分神朝蹬著高跟鞋逐漸遠去的背影瞥去。
與瑞妮相識超過兩年,雖說並未有直接合作的機會,但偶爾碰上兩人亦會隨口聊上兩句,即便如此,卻不影響丹佐擺出公事公辦不近人情的模樣。



一如預期,重返現場的瑞妮帶來丹佐曾在螢光幕前見過的兩位女士,主事的布蘭登不見蹤影,毫無疑問的自是依層級接續遞補。
分別向來人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先發制人的警探順利拔得頭籌:「真高興見到你們,為了不浪費時間請容我邊走邊說,我希望能夠檢查貴單位這兩天的監視紀錄。另外請幫我個忙,在特搜組的人抵達以前派人看好這裡好嗎?我的意思是三個人。」既有看門的效果,亦能相互制約。
丹佐斂下眉眼嘴角微彎,試圖讓自己看上去真誠一些。


只見其中一位年近五十保養得宜的女士有條理地將人員安排妥當,「行了,走吧。」不高的聲調透出幾分不容抵抗的傲氣,沒讓丹佐有多說的機會,發話的女士已經舉步走在前頭。
一行三人,除了鞋跟敲擊地面的脆響一路上無人發言,由沉默積累而成的低氣壓抑鬱得幾乎令人窒息。


所幸到監控室的路程並不遠,三人在門前停下腳步,一手搭在門把上一頭長鬈髮的女士張口就是尖銳的問句:「悉德尼警官對嗎?在沒有搜索令的情況下這麼做你知道後果嗎?」
「確定我胡說八道後再處分也不遲,不是嗎?」

畢竟理虧在先,對方的反應或許不友善卻乃是人之常情,丹佐並未太過在意,而是自顧自地擠到由九個小螢幕組成的巨大監控牆前,六個人十二隻眼睛齊勾勾瞪著螢幕直瞧。
「這時間太早了,直接快轉到昨晚十點再放慢速度。」
檢察署確實是個大單位,但八卦流傳的速度從來不容小覷,一行人如此大陣仗,第一站的監控中心或多或少都耳聞了風聲。
見自家長官並未反駁,負責操控儀器的工程師不置可否地依言照做。





更新更新
遙想當初,這個俗套走向是很早就決定好的ww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